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二十二章 为皇子上坟

    六十八万年前。

    “林枭,快点!”

    一众神人护送着一口棺椁来到天河边,其中一人催促道:“林枭,你还站在岸边做什么?快点,娘娘吩咐的事情,必须要做好!”

    林枭定了定神,看着光芒中出现的鬼船,犹豫了一下,跟上众人,低声道:“这里我好像来过,像是一场噩梦一样,我见到了四帝登船,还见到了羽林军的令主……”

    “你就是在做梦!快点上船!”

    林枭站在传遍,迟疑不决。

    “这件事做得好,娘娘会保你的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飞黄腾达!”

    一个神人恶狠狠道:“你若是再犹豫,为了守护这个秘密,我们只得现在便除掉你!”

    林枭硬着头皮向船上走去,心道:“一场梦境。绝对是一场梦境!”

    七十万年前。

    天河。

    一团光芒从天河中炸开,南帝朱雀,东帝青龙,西帝白虎,北帝玄武的身形出现,站在天河两岸,只见光芒散去,一艘鬼船在天河中重组。

    船上,龙伯咆哮怒吼,试图挣脱这艘鬼船的束缚,从船中脱离出去。

    那头神龙强横无比,然而却被羽林军用锁链贯穿了身体,镇压在船上,因此秦牧借四帝之力破解凌天尊神通时他也未能摆脱镇压。

    而今,这艘鬼船重组,凌天尊的神通卷土重来,他这一挣扎,便与船体融为一体,身躯与甲板前的那座楼宇相容,只剩下龙头露在外面。

    龙伯王眼中露出惶恐,高声叫道:“救我出去!四帝救我出去!”

    古神四帝各自站在两岸,看着这艘再度被笼罩在黑气之中的船,惊疑不定。

    “牧天尊在那艘船上!”

    北帝玄武突然看向南帝朱雀,沉声道:“牧天尊还叫你姐姐。南帝是否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看我做什么?”

    南帝朱雀咯咯一笑,大红衣裳一卷,化作一道火光远遁而去,笑声远远传来:“我也是与你们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其他三帝皱眉。

    “除了我们逃出去之外,我还看到一道道光芒隐去,像是一个个身影。”

    东帝青龙轻声道:“还有,我刚才抓住的那几个羽林军大将,也从我手中消失了。光芒爆发的时候,他们……他们也从船上消失了!”

    他四下看去,却没有看到那几位羽林军将领的身影,喃喃道:“这艘船,太诡异了……”

    七十二万年前,迷雾袭来。

    “将军,雾中有一女子作法!”

    一艘巨大的楼船缓缓驶入迷雾,魏随风看着天河突然出现的迷雾,心中微动,脱下身上的铠甲,取来悬挂在船桅上的灯笼,在楼宇的墙壁前奋笔疾书。

    他写下最后一段话:“我从归墟而来,逢此女而回远古,访远古奥妙,寻历史谜团。今又逢此女,我想,我是该灭灯回去了。”

    他将灯笼挂在灯架上,打开灯笼,吹灭这盏神灯,楼中陷入黑暗。

    迷雾渐渐变黑,将整艘船笼罩。

    就在此时,天河中光芒炸开,三个羽林军将士突然出现在天河的水面上,迷茫的向前看去,只见黑气将他们的楼船吞噬,从世间消失。

    “你们破解了我的神通?”江面上,一个豹裙女子侧头看着他们,露出好奇之色。

    三位羽林军将士还是有些茫然:“你是……凌天尊!”

    那女子笑道:“看来我的神通还不完美,肯定存在什么漏洞……你们既然出来了,那就不要四处乱跑,免得耽误了大事。随我走吧。你们可以告诉我,你们是如何破解我的神通的。”

    她衣袖一卷,带着三人离去。

    涌江上,村长与豢龙君莫名其妙,他们只是刚刚追上秦牧,打算跟着秦牧一起去探索鬼船,明明一直都在,秦牧说得却像是很久没见了一般。

    而且,现在的秦牧也有些古怪,从前村长给他脑袋一拳,他都是抱着脑袋装疼,现在居然只是摸了摸。

    豢龙君突然惊讶道:“剑神,你看他的胡子!他的胡子比刚才长了好多!”

    村长看向秦牧,只见秦牧下巴和上唇的胡须长出了几寸长,胡子拉碴,而刚才秦牧明明是下巴光溜溜的。

    秦牧捏着胡须,老神在在道:“从天上顺着银绳下来的,是天庭的秋冥皇子和他两个随从,实力极高。”

    村长与豢龙君抬头,果然看到菊花般的月亮上有三个细小的人影顺着银绳而下,银绳越来越长,直奔江面下的鬼船而去。

    “从水下登船的是祖龙王和他麾下的半神们。”

    村长和豢龙君刚刚看向水下,还未来得及看清祖龙王等人的身影,秦牧便已经指向西边,道:“天庭灵秀军的独臂刀神洛无双,即将催动一口明月状的宝物破开船外黑雾,远处,凤秋云带着地母坤元剑,背着一口石棺化作一团火焰前来。天上,还有异星来袭,赤明神子化作一道光芒从天而降。”

    村长和豢龙君愕然,果然看到坐在小船船头的洛无双催动一口明月状的宝物,向江面下的鬼船照去,明月般的光芒如柱,破开黑气。

    另一边,火光熊熊,江面上如有一轮大日贴着江面飞行,速度极快,隐约可见火光中是一只七彩火凤凰,爪下抓着一口木剑,身上背着一口石棺!

    而在天空上,赤明余族的异星不知何时来到天顶,与江面下的鬼船垂直,一道红光从天而降!

    村长和豢龙君脑中一片混乱。

    “主公何时改行去做神棍了?”豢龙君喃喃道。

    秦牧突然道:“村长,赤明神子在船上帮助我们,我也答应过他救他他脱离鬼船,你阻止他,不让他落在鬼船上。”

    村长懵懵懂懂,鬼使神差般拔剑,一剑飞出,鬼船上空顿时千山万水扑面而来,截住赤明神子的去路。

    红光一顿,照耀在剑履山河这一招上,接着红光急剧收缩,村长握剑的手猛地一沉,赤明神子站在漂浮在空中的山河上,向秦牧和岸边的初祖见礼。

    秦牧还礼,初祖人皇也遥遥还了一礼。

    “幽都神子为何阻我去路?”赤明神子从剑履山河所化的异象中走出,笑问道。

    “救神子性命。”

    秦牧微微一笑:“我在鬼船上答应过你,要救你脱离鬼船,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出来,你又要进入鬼船,我岂不是白忙活了?”

    赤明神子怔了怔,村长和豢龙君也是一脸茫然。

    初祖人皇唯恐他们有危险,飞身而至,看向赤明神子,淡然道:“神子,好久不见。”

    赤明神子紫衣飘荡,聚气凝神,如临大敌,沉声道:“秦道友的实力比从前又有精进。”

    秦牧皱眉,向洛无双的小船看去,只见那艘小船突然止住,没有继续驶向鬼船,显然是哲华黎在劝阻洛无双。

    赤明神子咳嗽一声,道:“秦教主说话一向大有深意,你让我犹豫了。不过这艘鬼船干系极大,牵扯到一个极大的秘密,我必须要前去查探……”

    “帝后娘娘的秘密吗?”秦牧问道。

    赤明神子怔了怔。

    秦牧突然高声道:“秋冥皇子!”

    天空中,从月亮垂下的银绳已经拴在鬼船的桅杆上,几人正顺着银绳而下,即将来到船桅处。其中一个少年听到秦牧的话,猛地止住,向秦牧看来,突然眼睛一亮,笑道:“天圣教的秦教主,延康霸体,延康变法三杰!我刚从天庭下来,秦教主竟然能叫出我的名字,你手眼通天,看来是我小觑了你!”

    秦牧哈哈大笑,得意洋洋,向村长道:“村长,他说我手眼通天。”

    村长哼了一声,侧头向他屁股看了看:“幸好你没长尾巴,否则你还不翘上天去?”

    秦牧向赤明神子笑道:“我并非手眼通天,而是我在船上见过他。神子现在应该信我了吧?”

    赤明神子更加迷惑。

    就在此时,洛无双的小船驶来,船头,洛无双站起身来。

    秦牧含笑示意,洛无双眼角抖了抖,声音沙哑道:“我来确认一件事情。哲华黎告诉我的事情实在离奇,匪夷所思,因此我来问问上皇霸体,是否有此事。”

    秦牧点头:“确有此事。”

    洛无双沉吟片刻,道:“多谢。”

    秦牧惊讶道:“神刀洛为何这么轻易相信我?”

    洛无双淡然道:“上皇霸体延康霸体都是同一人,我为何不信?”

    村长更加茫然,心中有些惶恐:“我与初祖搜寻上皇遗迹,发现记载上皇霸体的石碑,因此我以为真的有霸体,还留下了石碑拓本。听神刀洛无双的意思,上皇霸体就是牧儿,那么那块石碑上记载的霸体就是牧儿!上面描述霸体的话,其实就是我说的,是牧儿跑到了上皇时代,把我的话重述了一遍!等一下,我有些慌,让我好生捋一捋……”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了:“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我撒的谎,传到上皇时代去了!”

    赤明神子还有些浑浑噩噩,看了看水下的鬼船,又看了看秦牧,难以决断。

    水下,突然光芒闪动,鬼船消失无踪。

    赤明神子反倒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笑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现在我都不必登船了。”

    秦牧哈哈大笑,四下看去,祖龙王与凤秋云等人不翼而飞,想来已经进入船中。

    “神子,咱们去江边叙旧。”秦牧邀请道。

    赤明神子点头,正欲随他去江边,突然,秋冥皇子笑道:“秦霸体唤住我,耽误我登船,就想一走了之?相请不如偶遇,我此次下界便是为了延康变法三杰,既然遇到了,那么不能让秦霸体就此离开了。”

    秦牧停步,转身看着他。

    秋冥皇子悠悠道:“你身边有玉京高手,我身边也有玉京高手。强者拼杀,何其无趣,不如你我就在这江上一决生死。你意下如何?”

    哲华黎噗嗤笑出声来。

    秦牧瞥了哲华黎一眼,向秋冥皇子温和笑道:“明年今日,我为皇子上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