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二十四章 江上奉茶

    洛无双的小船远去,后方的江面上传来无比恐怖的幽都魔气,即便没有回头去看,他也可以想象得出那幅恐怖景象。

    像是最为可怕狰狞的魔神从另一个世界探出身子,以伟岸的力量撕碎碾碎世间一切,将所有能够吃掉的东西统统吞噬!

    幽都神子这件事,哲华黎并未瞒着他,因此洛无双感觉到不妙时便立刻抽身而退。

    “洛师,哲华黎他……”小船上,一个弟子小心翼翼道。

    洛无双面沉如水,看着自己空空荡荡的袖子,断臂的疼痛似乎再度袭来,痛彻心扉。

    “四万年前,上皇霸体断我一臂,而今,他又断我一臂。”

    洛无双闭上眼睛,忽而又张开,轻声道:“哲华黎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这条路上,他不会与我们同行,而是背道而驰。我本以为他是我的左膀右臂,没想到……今后遇到他,你们要当心,要以死相搏,不能留情!他以刀入道,实力很强,将来的成就非同小可!”

    江面上的波动平息。

    赤明神子、初祖人皇和村长等人还有些恐惧,适才那一幕太可怕,让他们也不寒而栗。

    江水被染红,那两位天庭来客死得很快,出乎意料的快。

    秦牧倒是还好,取出柳叶把眉心贴上,跑到江边去检查齐康、意山等人皇的修为进境。

    “哲华黎,船上的事,是真的吗?”村长询问道。

    哲华黎点头,将鬼船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众人神情错愕,赤明神子有些后怕,瞥了瞥江下,江下的鬼船早已不知所踪。

    “祖龙王与凤秋云进入了鬼船,不知道她们是生是死。”

    村长心中一阵暖意:“牧儿舍命救我回来,连古神四帝也无法摆平的事情,他却摆平了。他真的已经长大了,也很自信。关于霸体的真伪,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他很想告诉初祖,自己创造了一个霸体的传说,不过想到自己说出实情多半又要被群殴,不仅历代人皇要痛殴他,只怕初祖也会忍不住出手暴打,因此他只得按捺下来。

    他们来到江边,对于历代人皇来说,秦牧等人去了江心,在那里大战一场而已,时间不久。然而对于秦牧来说,他在船上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天亮后,齐康人皇和意山人皇感应到天河之力,开辟天河神藏,让众人激动莫名。

    他们开辟成功,意味着天河神藏可以取代神桥神藏,成为第七神藏!

    不过这个取代的过程只怕很漫长。

    “秦教主,这天河神藏,是你开辟出来的?”哲华黎查看两位人皇新开辟出的天河神藏,震惊不已。

    秦牧不无得意,笑道:“我与虚生花打赌,看看谁能先开辟出新的第七神藏,谁赢了谁就是真正的霸体,谁输了谁就是雌的。原本我没有把握胜过他,不料我遇到了地母元君,送给我一枚地元道果,让我一下子便生死破壁,进入生死境界。虚生花的才情极高,我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不过他修为进度比我慢了半拍,因此被我提前开创出天河神藏!”

    哲华黎心驰神往,道:“能有这样一位道友不断鞭策自己,的确是人生一大幸事。”

    他留下来参悟天河神藏,秦牧则收拾行装前往天河对岸。

    既然天河神藏可以开辟,之后的事情便无需他来插手,延康国上下会将天河神藏推广出去,而且延康国师也会开辟出封锁南天门的功法,让延康的诸神也可以修炼天河神藏。

    江心,秦牧带着龙麒麟坐在豢龙君的脑袋上,豢龙君腾云驾雾,飞向对面的百岁山。

    江水中,宝蓝色的蛟龙王浮现出来,一路跟随,伴着秦牧向江对面游去,速度极快。

    经过昨日之战,豢龙君趾高气昂,甚至可以说飞扬跋扈,在江中横冲直撞,恨不得让所有江中的龙王和半神都知道自己有一个厉害的主公。

    旭日东升,阳光倾洒,秦牧看向东方,只见太阳宛如从天河水中跃出一般,河面上金波嶙峋,如金蛇乱舞。

    秦牧和龙麒麟齐声喝彩,都道好看。

    随即,秦牧的脸阴沉下来,只见东方江心升起的那轮太阳变得歪歪扭扭,像是歪瓜裂枣,说不出的形容可憎。

    自从元界再现,天上十万里的天图便罩不住延康,天上维持天象运转的天庭诸神也一日比一日懈怠。

    这也怪不得他们,天图高十万里,厚三百丈,而今元界再现,元界中有许多瑰丽雄山比天还高,将天图撑得高一块低一块,日月星辰的运行紊乱,让掌管天图的天庭诸神手忙脚乱。

    秦牧收回目光不再去看,突然只见江水翻涌,一个龙首人身的老者手拄拐杖从江心冉冉升起,站在水面上,身后有着许多龙子龙孙,挡住他们的去路。

    江面上神霞飞腾,神光萦绕。

    其中两个龙女化作人形,一个龙女手捧各种珠宝,宝光冲霄,另一个龙女捧着茶水点心。

    秦牧让豢龙君停下,道:“老丈为何当我去路?”

    那老龙王连忙见礼,道:“小龙忝为天河这一段的龙王,从龙汉天庭至今百万年,世代镇守此地,维护天河运行。昨日得见上神大展神威,今日上神又从这里路过,因此上来款待。”

    “上神?”

    秦牧哈哈大笑,摇头道:“我还不是上神,我只是打开了天河神藏的神通者而已,距离神境还有一步之遥。”

    那老龙王唯唯诺诺,道:“上神劳顿,特奉上薄礼,都是天河水产。”

    秦牧从豢龙君背上跳下,落在水面上,那老龙王挥手,立刻有虾兵蟹将龙子龙水上前,用法力操控大水,建造一个水上宫殿,请秦牧落座。

    这江中宫殿由天河之水组成,桌椅都是白玉雕琢,坐在其中,感觉不到风吹日晒,却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致。

    秦牧落座下来,那老龙王相陪。

    那两个龙女连忙上前,献上宝物和茶水。

    秦牧饮茶,看了那些宝物一眼,道:“豢龙君,你先收下。”

    豢龙君大喜,慌忙将各色珠宝收起。

    秦牧深深的看了看对面的老龙王,道:“我已经封豢龙君为天河龙王,今后你追随他,我可以保你子孙后代都安居此地。”

    那老龙王迟疑一下,小心翼翼道:“上神,豢龙君英明神武,然而血脉不纯……”

    秦牧哈哈笑道:“血脉若是有用,我岂能一剑杀了秋冥皇子?血脉倘若有用,地母元君为何会落败身亡?”

    那老龙王不敢说话。

    “既然你是世代镇守此地,我也不会为难你,这段天河还是由你们家族来掌管,我要此地风调雨顺,不得肆意发洪水祸害两岸百姓,你们可享岸边的人们的祭祀,但不得掳掠百姓奴役百姓。”

    秦牧放下茶杯,走出这座水上宫殿,道:“豢龙君会与你立下小土伯之约,容不得你反叛。茶喝了,供品也收下了,你们退下吧。渡江之后,豢龙君会来寻你。”

    那老龙王称是,水上宫殿突然哗啦散去,那老龙王与诸多龙子龙孙一起消失。

    “小土伯之约?”

    豢龙君眨眨眼睛,心中欢喜万分,暗道:“小土伯之约比土伯之约还要凶残,说不得我真的可以成为天河龙王。”

    他欢欣鼓舞,载着秦牧与龙麒麟继续前行,没走多远,又有一位龙王带着各色宝物出现在江面上,奉上香茗。

    秦牧喝了茶,如此这般说道一番,便继续赶路。

    路上,不断有江中龙王现身奉茶,献上宝物。昨晚之战,动静极大,天河上游下游几十万里的天河龙王都赶了过来,每走一段路便有一位龙王率众相迎,极为客气。

    秦牧走走停停,茶水喝了一肚子,等到了天河对岸,已经是中午时分。

    龙麒麟悄声道:“教主,这些龙王是因为祖龙王消失,没有了主心骨,这才会假意来降。等到地母发号施令,这些龙王都会造反作乱!豢龙君的本事虽然不弱,但还镇不住天河。须得去请龙村的青荒老人,才能镇住他们。”

    豢龙君心中很是不爽,不过龙麒麟说的也是实情。青荒老人是开皇天庭的第二天王,实力仅次于第一天王帝译月,胜过他不知凡几。

    青荒老人的实力比祖龙王还要强横,他来镇守天河最适合不过。

    “青荒老人出山,也镇不住这条天河。”

    秦牧摇头道:“只要地母一声令下,先前投诚我们的这些龙王和半神,都会反叛,绝对没有一个会真心投降我们!”

    龙麒麟有些迷茫,问道:“那么教主为何还要接受这些龙王的投降?这些龙王造起反来,操纵天河大水,水淹延康,足以将延康淹一遍,变成水中泽国,让无数百姓变成水中鱼虾的粮食!”

    秦牧回头看了看波涛澎湃的天河水面,悠然道:“我知道,我只是在等地母下令。”

    龙麒麟和豢龙君怔然。

    “地母下令的话,这些龙王和半神反叛,只要反叛,便是违背小土伯之约。”

    秦牧面色阴沉下来:“他们不造反便没有任何事情,若是造反,一夜之间,这条天河将会有无数龙尸漂浮在水面上!地母元君威胁延康的最强手段,就此解除,天河再无水患之忧!从此,小土伯之名,威震天下!”

    豢龙君连打几个冷战,不敢想象那幅场面。

    而秦字大陆中,大头娃娃兴奋莫名,坐在石桌边等着开饭。

    秦牧看向前方的百岁山,道:“豢龙君,你回去罢,去与他们签订小土伯之约。天河中的半神,但凡有着神境的实力,都要签下小土伯之约!去吧!”

    “末将遵令!”

    豢龙君沉入水中,消失不见。

    秦牧脸上的阴沉之气消失,看着小土丘上的白隙神祇,笑道:“白隙尊神,我来看你了。”

    白隙尊神连忙见礼,不敢发脾气,但还是有些怨念,道:“主公,适才是豢龙君吗?他有福了,涌江变得这么大?主公,你看我旁边的山高不高?”

    秦牧仰头看去,但见百岁山旁边的那座山脉连绵近万里,山峰座座,挺拔俊秀,山上多有神庙神殿,各种奇珍异兽在山中出没,还有大鹿腾云驾雾飞行往来。

    秦牧温和一笑,悠然道:“这座山,今后便改名叫做百岁山,你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