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二十七章 去杀人

    那几个道人不自觉被他的笑容感染,不疑有他,指向山顶的道宫,道:“天庭使者此刻就在道宫中,他们地位高,由掌教亲自接待。”

    秦牧连忙称谢,看了看圆台上的阵图,心中微动,笑道:“这阵图只是天象阵法运转的阵法,各个星象,比如太阳,月亮,用的阵法肯定更为复杂。各个星辰的星轨不同,星辰中蕴藏的力量不同,阵法也就不同。各位师兄着实辛苦,实不相瞒,小弟也颇通术数,倒可以为各位分忧解难。”

    其中一个道人摇头道:“星辰阵法早已经布好,无需重新设计。而今我们只需要演算天图,把其中的漏洞补全即可。”

    另一个道人摇头道:“刚才你没有听清,天庭使者的意思是重炼天图,务必将天象神通也融入其中。”

    “原来如此。”

    那道人笑道:“我说道院的那些师兄弟为何这些日子这么刻苦,埋头不出,原来是设计天象阵法。”

    另一个道人笑道:“我问过掌教,掌教说,把天象神通融入到天图中,今后再出现延康这样的国度,或者下界有什么人造反,便无需去请四帝帮忙,直接催动天图降劫即可。天庭虽然看不上延康这等蕞尔小国,懒得理会,但每次都不得不去清理,确实也麻烦。重炼天图便省了许多事。”

    “难怪这次天庭来人这么多,其中好像有很多天庭来人都是来自各大星宿主神的门下,是星宿主神的弟子。”

    “何止!还有四帝的弟子也来了,都在道院,指点道院的师兄弟如何设计天象阵法!”

    秦牧眼角跳了跳,差强忍住拔剑砍死这几个道人的冲动。

    “将天象神通融入到天图中,的确是狠毒阴毒!倘若炼成天图,延康没有任何活路!非但延康没有任何活路,今后所有时代也再将没有造反之力,没有任何威胁到天庭的可能!主谋是天庭来人,砍死这些道士也没用。”

    秦牧想到这里,道:“几位师兄,道院在哪里?”

    其中一个老道士抬手一指,道:“道宫前面便是道院,天庭使者在道宫,他的那些下属便在道院。”

    秦牧谢过,向林轩道主丢个眼色,两人离开这里,林轩道主询问道:“秦教主,你有何打算?”

    秦牧抬头看着山上的道院,沉声道:“去杀人!”

    林轩道主沉默片刻,道:“我们还未曾见过青云派的掌教,便直接动手杀人?”

    秦牧皱眉道:“你对青云掌教还有幻想?”

    林轩道主摇头,木然道:“原本有,见过天图便没了。”

    哀大莫过于心死,他怀着同门同道的心思前来,然而见过天图之后,道心再遭重创。

    林轩收拾心情,正色道:“你若是出手杀了天庭来人,你无法活着走出青云天。”

    “这些人炼成天图,无论延康还是元界,所有人的生死都早已注定,被域外天庭捏在手中,那时候才是真的没有了活路!”

    秦牧淡淡道:“当初我们测出天高十万里,厚三百丈,于是我们成立天盟。天盟,不就是要挑翻这天吗?现在机会就在眼前!至于安危,先放在身后,把事情办成再说安危之事!”

    林轩道主不禁被他的豪气感染,露出笑容,道:“秦教主,你我虽然是好友,但其实我对你一直有些偏见,认为你处事乖僻,是魔道行径。虽然我觉得你是魔道,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偏偏对你非常欣赏,甚至有时候会幻想我也可以像你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瞻前顾后,不用顾虑后果。”

    秦牧哈哈笑道:“林道主,你心中还有正魔之争?”

    林轩笑道:“我自幼便接受这样的教导,一时间难以除去。与秦教主相逢之后,其实我便对所谓正道魔道没有那么看重了。我倒觉得秦教主虽然做事乖僻,但是心却是一颗赤子之心。我看出这一点,正魔之分便更淡了,更多的时候,我是被你的行为处事所折服。”

    秦牧赞道:“老道主选你做下一任道主,的确是慧眼无双。”

    “天魔祖师选你为天圣教主,才是真正的法眼无双啊。”

    两人哈哈大笑,一路登上石阶,谈笑风生。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道院,道院中宫阙重重,几个老道慌里慌张的从里面走出来,道:“闹贼了,闹贼了!青羊殿遭了贼人,被盗走了好多宝贝儿!”

    秦牧停下脚步,拦住一位老道人,问道:“长老,青云天来了贼人?”

    那老道人点头,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贼人像是修炼了我道门的穿墙术,青羊殿的封禁完全没有被触动,里面的宝物便被偷得一干二净!还有几个道人,被人扒光了衣服绑在树上,而且还是用他们自己炼制的金龙索绑的,挣都挣不脱!这贼人就出在我们中间,肯定是门中的弟子所为!”

    秦牧怔了怔。

    突然,那老道人又折返回来,上下打量他们,警觉道:“你们面目陌生,是哪里来的?”

    秦牧笑道:“我是延康霸体,天圣教主,延康国天生学院的大祭酒秦牧。这位是延康道门的道主,听闻青云派是道门分支,前来拜会。”

    那老道人左右审视他们,围绕他们转了两周,冷笑道:“原来乡下的穷亲戚,前来攀富贵的。谅你们也没有这个本事。”

    秦牧含笑不语。

    那老道人匆匆离去,秦牧突然微微一怔,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腰间,脸色大变,向刚才离去的老道人追去,却寻不到那老道人的踪影!

    秦牧停步,眼角抖了抖。

    林轩纳闷道:“秦教主,怎么了?”

    “我的饕餮袋少了一个。”

    秦牧脸色发青,牙齿磨得咯吱作响:“被刚才的老道士顺走了!”

    林轩吓了一跳,试探道:“这种手段,不像是元界的半神所为,反倒像是教主的家长中的某一位的手笔。不过刚才那个老道人不像是秦教主的家长……等一下,我身上好像也丢了点东西!”

    猹道人连忙摸了摸身上,惊呼道:“我道冠里藏着的钢叉不见了!”

    “我的灵丹少了好多!”龙麒麟如丧考妣,叫道。

    水麒麟脸色大变,急忙翻找自己的灵丹,灵丹还在,突然他醒悟过来:“我家老爷呢?刚才还在我背上,怎么一下子丢了?”

    众人急忙看去,水麒麟背上的御天尊赫然不翼而飞!

    御天尊何时消失的?

    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众人骇然。

    秦牧长长吸气,竭力让心情平复下来,冷笑道:“老贼出手,从不走空!经常做贼的,自然很少让人看到真面目,他的易容术高明的很,能够易骨易容,改变身高改变胖瘦。再加上我将造化功传给他之后,他就算是变成女人站在我面前我也认不出他!”

    林轩道主表情别扭,咳嗽道:“我道门也常遭这位前辈的光顾。”

    “不让人省心,早晚被人捉住再打断腿!”

    秦牧恨不打一处来,继续向道院走去:“这老贼早就偷遍了延康,天天与瞎爷爷一起装好人,洗心革面的样子!而今元界破封,最高兴的便是他了。难怪先前在京城没有遇到他,不消说青云天绝非第一个遭他毒手的,这老贼不知偷了多少诸天多少圣地了!对了,你丢了什么东西?”

    林轩道主阴沉着脸不说话,只见他走路的样子有些怪,却是底裤被刚才的老道士顺了去,只是不好说出口。

    他们刚刚进入道院,便见一众道士从里面奔了出来,叫道:“有没有看到刚才那几个老道士?他们来了之后,我们道院便丢了好些东西,连天庭来的客人都被偷了一遍!”

    秦牧抬手一指:“那几个道人去了那边!”

    “多谢!”

    众道士蜂拥而出,杀气腾腾,叫道:“寻到那几个老道,先敲断一双孤拐,让他们跑不了!”

    “刚才的几个老道,都是道宫里的师叔,也要打断孤拐?”

    “偷我道院,就该打断孤拐!”

    ……

    很快,道院中便人迹寥寥,只剩下一些模样古怪的半神,向他们看来。

    秦牧转过身来,让龙麒麟水麒麟留在道院外望风,自己关上道院的大门,向这些半神笑道:“诸位,在下延康变法三杰中的秦牧,被称作延康霸体,天圣教主。我身边这位,是延康道门的道主林轩,林道主。诸君,你们听说过我们的名号没有?”

    那些半神有着各种星宿古神的异象,镇星君的弟子是人首蛇身,荧惑星君的弟子是牛首人身,大日星君的弟子是鸟首三足,各不相同,很少有完整的人形。

    这些半神目光从秦牧、林轩道主身上扫过,一尊狼首人身的半神应该是奎木狼星君的弟子,漫不经心道:“延康的秦霸体?没有听说过。”

    秦牧仅剩的那个饕餮袋中,剑丸徐徐飞起,他轻轻一握,剑丸化作一口拂尘被他握在手中,满面笑容道:“诸位很快便要听说了,不过也是诸位最后一次听说。”

    林轩道主抛开拂尘,抽剑在手,剑光洒出,上来便是道剑第十四篇!

    道养诸天大地,资万法天下归一!

    与此同时,秦牧手中剑丸所化的拂尘突然迎风暴涨,一根根尘丝疯狂延伸,细剑如同纤细的游龙霎时间长达数十里,从道院各个长廊、宫殿内迂回穿过!

    尘丝为剑,每一根尘丝皆是施展不同的剑法!

    猹道人没有了钢叉,只得替他们压阵。

    道院中,怒吼声不断,道院上空升起周天星辰星斗异象,刚刚升腾而起化作星河,突然地磁元力爆发,将星河从空中拉下,狠狠砸在地上,竟然无一人能够逃出道院!

    过了片刻,一切归于平静。

    秦牧打开道院门户,与林轩一前一后走了出来,猹道人在后,转过身来关上大门,门缝中鲜血汩汩往外流出。

    月中啦,求月票!!大家登陆账号看看,说不定有一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