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二十八章 霸体杀威

    青云天道宫中一片鸡飞狗跳,许许多多道人有的在天上飞,有的在地上跑,四处搜寻贼道人。道院闹贼这件事被捅出来之后,青云天其他各宫各院这才发现被偷的不止是道院,他们也都遭了贼人光顾。

    只是那贼人着实奸猾,各宫各院的宝库被洗劫竟然无人发现,直到这些道人身上的宝物被偷,这才引起注意。

    甚至连道宫也遭了劫,许多老道人慌忙奔向道宫的宝库,外面守着十几个神境的道人,其他道人则打开封禁鱼贯而入,查看是否少了宝贝儿。

    林轩道主看着青云派鸡飞狗跳的景象,笑道:“秦教主,你家长跑到我道门,也是这般鸡飞狗跳。每逢他来,我道门的师叔们便漫山遍野的搜寻他的踪迹,还养了几条神犬,专门为了对付他。”

    秦牧有些头疼,无奈道:“从前瘸爷爷的修为不高,你们还能拿下他,现在修成神境,又修炼了造化功,连自身的气味也被隐藏起来,想要拿下他就难如登天了。”

    两人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向上攀登,似乎道院中周天星宿主神的弟子死亡与他们无关。

    有些道士急匆匆向外天外飞去,从下辖的神国那里请来几条神犬神獒神鼠,又请来一些捕快,四处搜寻。

    秦牧与林轩道主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不紧不慢上山,猹道人、龙麒麟和水麒麟跟在他们身后,有些道士让他们停下,盘问一番又放了过去。

    “蓝御田没事吧?”林轩道主问道。

    “问题不大。”

    秦牧虽然这般说,但脑门却有炸开的趋势,头疼道:“御弟没有从前的记忆,现在就是一张白纸,在上面可以画出最美妙的图画,也可以胡乱涂鸦,画得乱七八糟。我很担心他染上小偷小摸的毛病。”

    “小偷小摸,能惹出这么大的动静?”林轩道主笑道。

    “瘸爷爷的规矩是,贼不走空。”

    秦牧认认真真道:“他只要出手便要偷最好的东西,适才他把我们偷了一遍,偷到蓝御田时发现蓝御田身上没什么宝贝儿,于是就把蓝御田偷走了。我不担心御弟的安危,只担心他学坏。”

    “神偷应该带着蓝御田逃离青云天了吧?”

    “逃?不可能。瘸爷爷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他现在绝对在道宫中,改头换面,跟着那些道人四处搜寻贼人的下落。”

    两人终于来到山顶的道宫外,道宫如临大敌,许多道士进进出出,催动各种明镜之类的宝物四下照耀,搜寻贼老道的下落。

    一个少年道人从宫内匆匆走出,迎面见到秦牧与林轩道主,微微一怔,压低嗓音道:“你们如何上山了?我刚才向掌教说了你们来访,只是现在道宫里闹了贼人,掌教无暇见你们。”

    这道人正是玉宸。

    秦牧微微一笑,朗声道:“延康霸体秦牧,延康道门道主林轩,前来拜会青云掌教、天庭使者!青云掌教,尔等不过是道门分支,还不快来迎迓?”

    他的声音洪亮,从山下冲起,在青云天道宫的上空炸开,声音传遍青云道宫和二十四殿!

    正在搜寻贼老道的众多道人听到这个声音,不由自主的停下,纷纷向这边看来,气氛一时间变得无比压抑。

    玉宸道人脸色微变。

    林轩道主则是眼观鼻鼻观心,波澜不惊,似乎早已料到秦牧会这般说,悠然道:“秦教主乃是延康霸体,万古无双,教主将自己的名头打出去,只怕道宫中想要杀你的人多如牛毛。”

    秦牧笑道:“天下想杀我的人多了,但我依旧还活着。虽说我有霸体这个名头,但霸体之名更多的是杀出来的,而不是被人吹捧出来的。你不应该担心我,应该担心自己,我称青云派为道门分支,青云派岂能容你?”

    林轩道主挥了一下拂尘,哈哈大笑。

    玉宸道人皱眉,低声喝道:“你们两个好没有分寸!我也是念在同门之谊,这才让你们上山。你们悄悄上山,掌教悄悄会见你们,给你们一些好处你们下山便是。现在你们扯出自己的名头,天庭使者知道了,还能容得了你们?”

    他话音刚落,道宫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玉宸子,请延康道门小友与秦霸体进来。”

    玉宸道人无奈,只得躬身称是,道:“你们随我来。你们惹出祸事了,能否活着离开都很难说……”

    秦牧笑道:“玉宸师兄,我们又不是上山要饭的穷亲戚,悄悄进来讨点吃的便被打法出门。天庭使者算得了什么?天庭的秋冥皇子还不是被我杀了?师兄在鹿县时眼界见识极高,令我佩服,怎么回到道门反倒如此不堪了?”

    玉宸道人大皱眉头,引领着他们向道宫内走去,摇头道:“你们不知天高地厚。”

    两人微微一笑,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入道宫。

    道宫内,大殿极为宽敞,方圆百丈,然而古怪的是上方没有穹顶,这座道宫露天,上面有阳光照射下来。

    秦牧细细看去,只见道宫正是因为没有穹顶,天上的日月星辰的光芒都可以照下,而且这里的空间似乎有古怪,等到太阳过去之后,月亮的光线便会投到这里,让道宫永远处在光明之中。

    而天空中的人造星辰星河,光芒经过了聚集之后,从这里看去也比其他地方大许多,甚至仅凭肉眼无需催动任何神通,便可以看到那些星辰上面的纹理和宫殿。

    群星璀璨多彩,很是奇妙。

    此刻,道宫的正殿里已经有几十位老道人坐在蒲团上,漂浮在空中,各有祥瑞之气环绕在他们周围。

    这些老道形容高古,不知活了多少年头,长眉长发雪白,枯坐在那里,昏花老眼张开,神情肃穆。

    虽说眼睛昏花,但是他们的眼眸中时不时迸发出点点骇人的光芒,显然修为深不可测。

    还有些道人较为年轻,年轻是相对而言,这些道人的年纪只怕也不小,个个头发花白,身上的道袍也被洗得发白,有些道袍破破烂烂,脚上的草鞋也被穿破了,钻出几个脚趾头。

    秦牧四下看了一眼,注意到几个衣着最光鲜的人。

    其中一个头戴黄色道冠身系紫绶,手里一柄拂尘,腰佩道剑的中年男子,应该便是青云天的掌教。

    另几个应该是天庭来客,很是年轻,多是少年少女,眉目清秀,正在好奇的看着走进来的秦牧和林轩道主。

    奇怪的是,青云掌教并非是坐在高位上,而是坐在下一阶,地位要比那几个少年少女低一些。

    那几个少年少女也并非是坐在最高位上,最高位上的是道祖的神像,应该是木雕,年代很是久远。

    那雕像高约十丈左右,是个邋遢道人,背上插着一柄拂尘,手中托着一个奇特的罗盘,躬着身躯,罗盘向前探出,邋遢道人的目光则落在罗盘上。

    木雕惟妙惟肖,很是生动。

    “果然是他。”

    秦牧露出笑容,这个邋遢道人就是他在瑶池盛会中遇到的那个道人,与年轻时的大梵天王佛一起赴会。

    当时道人什么都不干,天天研究术数,而大梵天则化缘灵丹,靠他化缘的灵丹养活这两人,而且大梵天还有脾气,多给一些灵丹的话便会坚决不收,说坏他修行。

    “下界的道门,是当年道门的弃徒所建,在开皇时代曾经相助开皇,做了谋逆之事,其实有罪。”

    青云掌教座位很高,居高临下看向林轩和猹道人,解释延康道门的来历,不疾不徐道:“而我青云天又叫青云派,则是道祖所传的嫡系,素来居于此地。当年逆贼开皇造反作乱,青云天隐居在元界诸天,奉命封印延康天穹。以天庭的律法,延康道门是要被灭绝的,是我向天庭请命,留下了你们。林小友,你适才说我青云天是你道门的分支,而今知道原委了吧?”

    旁边的一位老道士冷笑道:“林小友,还不参拜掌教?”

    林轩道主向青云掌教稽首见礼,道:“师兄。”

    众道士皱眉,纷纷喝道:“混账!为何不跪?”

    林轩见礼,行的礼数是平辈之礼,按照规矩,应该是小辈向长辈见的跪拜大礼,三跪九叩!

    秦牧笑道:“同出道门,既是同门。见同门行跪拜大礼,你们又不是道祖,当得起吗?”

    “我身上有道祖所传的三宝,拂尘,道履,道冠,代表着道祖,自然当得起林小友的跪拜。”

    青云掌教目光雪亮,向秦牧看来,道:“延康的天圣教主,也被称作霸体秦牧。林小友是同门,我也认这个师弟,他可以不拜。你为何不拜我?”

    秦牧哑然失笑,道:“我这一拜,别说你当不起,就算是道祖亲自来了也当不起。我拜你,会折你寿的。”

    青云掌教挥了挥拂尘,悠然道:“延康,小国也。我青云天下辖二十四神国,任何一个神国都不比延康小。你是小国的一个小门派的教主,我可以当你一拜。”

    他微微一笑,道:“我身后的,便是天庭使者,代表天庭而来,象征天帝权威,也当得起你一拜。秦霸体,你可以跪下参拜了。”

    他身后那几个天庭少年少女坐在宝座上,饶有兴趣的看着秦牧。

    秦牧哈哈大笑,摇头道:“既然掌教一定要我拜,那么我当先拜道祖。天庭的小鬼们,退下,不要挡着道祖!”

    青云掌教皱眉,从宝座上离开。

    天庭的那几个男女轻笑一声,也纷纷离开座位。

    秦牧上前,仰头看着那邋遢道人的木像,笑道:“老道士,牧前来见你了。你的徒子徒孙让我来拜你。那么我便下拜了!”

    他刚刚撩起衣摆,突然那道祖木像轰隆一声巨响,四分五裂!

    道宫中,所有老道士吓了一跳,只见那道祖木像裂开之后,突然燃起道火,很快烧成灰烬!

    秦牧哈哈大笑,没有拜下去,转身朝向青云掌教,朗声道:“老道士,你的徒子徒孙让我拜你的道冠、道履和拂尘,拜这三宝便是拜你。那么你当我一拜!”

    他作势要拜下,青云掌教头顶的道冠突然啪的一声炸开,手中的拂尘突然燃烧,脚下的道履顷刻间便化作草木灰烬!

    秦牧直起腰身,看着手足无措的青云掌教,似笑非笑道:“掌教,你现在知道了,你当不起我一拜,道祖也当不起我一拜。收起你的威风吧。”

    青云掌教头发散乱,丢掉烧成灰烬的拂尘,光着脚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其他老道士心中骇然,也不知所措:“霸体真的这么厉害?连道祖也不敢受他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