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三十章 道剑斩天罡

    诸多老道人涌出道宫,站在四周,听到这话都是大皱眉头。

    青云掌教正在请示道祖,而秦牧、萧淳风等人却准备杀人!

    “要不要阻拦?”

    一个老道人头大如斗,喃喃道:“关键是怎么阻拦?他们是天庭的使者,星宿古神的弟子死在青云天已经是我青云派的罪过,倘若再阻拦天庭使者报仇,更是罪不容赦。而另一边则是连道祖也不敢受他一拜的霸体,打不得骂不得也碰不得,如何阻拦?”

    其他道人愁眉不展,青云掌教不在这里,他们全然没了主意。

    突然,玉宸子低声道:“延康秦霸体与天庭萧淳风,其实是各为自己性命考虑,趁着掌教请教道祖的空档,先把生米煮成熟饭。”

    几个老道人连忙向他看来,问道:“此言何解?”

    玉宸子道:“诸位师叔师伯,试想一下,倘若秦霸体先把天庭使者杀个精光,那么我青云天如何自处?”

    “杀掉这个混账霸体,脑袋送到天庭!”一个脾气火爆的道人恶狠狠道。

    玉宸子哭笑不得:“天庭使者连同星宿古神弟子三四百人死在我青云天,这罪是何其之大?足以让我们青云天灭族灭派灭国了!那时我们最佳的办法,便是跟延康联手,一起反了!”

    众道人醒悟。

    “而萧淳风的目的也是如此。杀了秦霸体,让道祖没有选择的机会,把道门和青云天牢牢绑住,让我们没有造反的机会。因为道祖若是选择秦霸体,必然会杀萧淳风他们祭旗。”

    玉宸子道:“他们都想在道祖做出决断之前,先木已成舟,让道祖没有选择的机会!秦牧秦霸体支开掌教,让掌教去问道祖,便是要趁掌教不在,把生米煮成熟饭。萧淳风师兄的目的也是如此。这是聪明人的做法,不把自己的命和前途交到其他人手中。”

    众道人对他刮目相看,一个老道人问道:“那么我们该如何做?”

    玉宸子沉吟,断然道:“我们阻止他们,便是替道祖做出选择,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准备善后。”

    众道人齐齐皱眉,问道:“此言何解?”

    “倘若延康秦霸体胜了,杀了天庭使者,那么我们便须得提前准备好毁尸灭迹,嫁祸给地母元君,把我们青云天的干系撇得干干净净。天庭查下来,查到地母元君头上,我们受罚最小,而后便可以与延康密谋,徐图发展,伺机而动。”

    玉宸子飞速道:“倘若是天庭使者杀了秦霸体,我们便需要准备好各种财宝,贿赂使者,由天庭使者在天庭说情,将我们的罪罚降到最低。我们只需要做好这两点,无论秦霸体与萧淳风谁胜谁败,无论道祖如何抉择,我们都可以从容应对。”

    “好!”

    众道人纷纷赞叹,立刻去着手准备。

    道宫前,秦牧、林轩和萧淳风注意到那些老道人对他们视而不见,反而匆匆离去,心中都各自暗赞一声:“青云派中有高人,看清楚了局势。”

    他们各自的想法都是如玉宸子猜测的那样,不把自己的生死和利益交给道祖做抉择,自己先干掉对手,迫使道祖不得不做出倾向于自己的抉择!

    “这天上真是风云变幻。”

    秦牧抬头看向天空,只见风卷云涌,遮住天上的人造日月,让各种人造星河星宿浮现出来,异常的迷人,不禁赞道:“道门术数神通,非同小可,可以演化世间一切道法。”

    萧淳风也抬头望天,赞道:“秦霸体的确眼界不凡,天庭之所以重视道门,正是因为道门的术数造诣天下无双,冠绝古今。天庭的神魔大军,包括天庭十卫,都是由道门设计武器,设计阵法。”

    “所以想要与天庭争夺天下,便必须得到道门的支持。”秦牧道。

    突然,他身后一个少年咆哮一声,腾空而起,纵身跃到半空中,高声道:“姓秦的,来让我见识一下何谓霸体!”

    那少年站在空中,突然身躯一摇,身后元神浮现,龟蛇缠绕,龟,龙首龟身,蛇,身上长着千对蝉翼,扑棱棱拍动,张开血盆大口。

    那是玄武。

    玄武元神出现,顿时天空中一道大河浩浩荡荡,出现在玄武足下,长河澎湃击空,沛然作响。

    秦牧看向林轩,笑道:“林道主,北帝玄武的弟子,有把握吗?”

    林轩没有看天空中的北帝弟子,笑道:“秦教主,你的脑袋构造与众不同,总有些奇思妙想,然后自己又不做,交给我们来做。而你又经常四处乱跑,经常一跑便是一两年不回来。你这次回到延康也是忙来忙去,大概还没有了解到这几年时间内延康道门的道法神通进展到哪一步了吧?”

    秦牧微微一怔,林轩道主背着长剑一步迈出,步步高升,向北帝玄武的弟子走去,笑道:“虚生花曾经说过,你交给我们的太微算经和地磁元力这两个研究方向,其中以地磁元力最容易出成果,然而对变法带来最大变动的还是太微算经。地磁元力只是让世间多出一种神通体系,而太微算经却可以改变天下所有道法神通,甚至神兵架构,阵法架构!这几年,我道门上下便是专攻太微算经!你交给我的太微算经只有总纲架构,而这几年我道门却将太微算经细化,延伸出更多的细微算法,从而改进神通!”

    半空中,北帝玄武的弟子玄武元神催动大河,长河澎湃,又有五大云雷自长河而起,五重云五重雷,风云雷电,长河如龙,声势浩大,向林轩压下!

    北帝玄武是四帝之一,远古神王,大道天成,即便是帝译月也曾经拜入他的门下求学。

    而这个北帝弟子的修为也是无比浑厚,他的身躯站在腾蛇的脑袋上,腾蛇婉转飞行,神出鬼没,他在腾蛇之首上施展神通,而下方的玄龟发出龙吟怒吼,利齿利爪,撕得天空时而昏暗,又时而被雷霆照亮!

    北帝一脉,以修为浑厚而著称,而且防御惊人,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我首先改变的是,道门的道剑十四篇,虽然我只完善了道剑七篇,但也远非天庭的土鳖所能媲美!”

    林轩道主长啸,拔剑,迎上北帝弟子,言行举止充满了无以伦比的自信,长笑道:“秦教主,你见我真剑,当知你这几年错过了什么!”

    道剑第一篇,一点穿联浩动,两极内,反复阴阳!

    天空中,方圆百丈的黑白太极图浮现,其中的阴与阳变得无比纤细,内部构造与从前的道剑截然不同。

    从前的道剑第一篇以宏大和变化著称,而现在的道剑则同时兼备宏大与微观,在术数的变化上已经复杂到难以衡量的程度!

    这正是林轩苦研太微算经的结果。

    秦牧在参悟天火时,领悟出太微算经,用太微算经来解构天火的内部细微构造。

    不过他明知道太微算经前途无量,但让他穷经皓首,用毕生精力去完善太微算经,他却不干,所以秦牧将太微算经交给林轩和虚生花。

    虚生花忙于建立西土上苍学宫,又要去与司婆婆研究地磁元力,很少有时间前往道门。

    而林轩道主却将所有精力用在太微算经上,这几年时间,终于让他的道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秦牧仰头,作为太微算经的开拓者,他可以看出道剑的真正奥妙,心中暗暗赞叹:“国师没有说错,仅仅几年时间,延康的道法神通便翻天覆地,我一直在外漂泊,的确错过了很多道法神通上的变革。但好在还为时不晚,青云天的事情解决之后,我需要去各大学宫和太学院再度求学。我倘若不学,真的会被林轩他们超越。”

    天空中,北帝弟子的神通声势浩大,无以伦比,然而下一刻便被林轩一剑破去!

    青云派上下,正在搜寻贼老道的弟子和长老,被这一剑惊动,纷纷抬头望向半空,目光痴迷。

    青云天是道门分支,也修炼过道剑,然而林轩的道剑却与他们有着细微的不同,从宏大到微观,用不同的术数不同的细节重构宏观,更加完美,让道剑再无任何破绽!

    林轩道剑再度一变,五气三元结秀,升腾处,云辂交加!

    这一招一出,山上山下的道士们都忍不住喝彩,愈发痴迷。

    道剑第二篇是三进制和五进制,用数理构件日月和七星,其中牵扯到日月以及五曜运行轨迹。

    然而林轩这一招施展出来,招式一样,但内层构造却全然不同,增加了无限细节,倘若不断向剑法内部解构,会解构出无数日月五曜星轨!

    天空中血光乍现,北帝弟子已然受伤。

    五彩祥云覆罩,三天上仙韵琅琅。

    道剑第三篇已出,林轩道主这一招施展出来,道音道韵,沛然而出,北帝弟子顿时身首异处,元神遁逃而去。

    林轩道主的道剑斩向他的元神,秦牧身后,东帝弟子、南帝弟子和西帝弟子立刻扑出,迎上天空中的林轩,将他挡住!

    林轩剑法运转,招式再度一变,天空中参罗万象,只听得漫山遍野的道人齐声喝彩。

    默把周天斡运,见参罗,万象推迁!

    他的剑法变招极为迅速,参罗万象乍现,便随即化作道剑第五篇,玉洞收归万化,昆冈上,风月珊珊!

    天空中浮现出昆仑山岗虚影,林轩立于山岗之上,手中剑抖,剑招如同玉洞,参罗万象收入山中玉洞,连同东帝、南帝、西帝弟子统统收入玉洞之中。

    只听得龙吟虎啸凤鸣,三人破洞而出,浑身鲜血淋漓。

    迎上他们的是道剑第六篇,七朵金莲显异,清朝喜,优渥惟新!

    三人同时出手抵挡,林轩道主身随剑走,长啸如道吟:“一自飘零浩散,空愁苦,宁得超升”

    这便是道剑第七篇。

    道剑第七篇施展出来,三帝弟子遍体鳞伤,合力硬撼这一招,空中剑光猛然一收,林轩道主如同一道剑光从天而降。

    他只将太微算经推演到道剑第七篇,七篇过后,便是普通的道剑,无法抵挡三大高手的围攻。

    而在同一时间,秦牧与萧淳风几乎同时冲天而起,两人在半空中轰然碰撞,萧淳风挡住秦牧攻向三帝弟子的杀招,却见秦牧揭开揭开眉心金柳叶,头颅一摇,现出三头六臂,三颗脑袋,三道光芒从眉心射出!

    萧淳风刚刚挡下他前一招,便见这三道光芒直奔北帝、东帝和西帝的弟子而去,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欢迎大家加宅猪的公众微信号,搜索宅猪。近期活动送牧神记的周边,一把记载着秦牧与虚生花江上相遇的扇子,还有雁知归的题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