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三十二章 重构天庭

    “不必追了!”

    青云掌教唤住那些试图追杀过去的老道人,摇头道:“那人速度太快,而且变化多端,能够随时改变面目,追也追不上他,追上也认不出他。此事就这样罢了,不必深究,不必张扬。你们谁去找一找飞鹤师弟,刚才老贼扮作飞鹤师弟的样子,飞鹤肯定是被他五花大绑,不知被塞到哪里去了。”

    立刻有道人去搜寻飞鹤下落,其他长老则飞速来到青云掌教身边,询问道:“适才星象化作天公复活,将阵法启动,是怎么回事?”

    “自然是道祖出手。”

    青云掌教淡然道:“延康霸体、天庭使者都想除掉对方,让道祖没有选择的余地,然而道祖是什么存在?他岂会让这两个小辈决定自己的前途命运?这并非智者所为。”

    众道人心头大震:“掌教的意思是?”

    “道祖将他们拿到天庭,自然是自己做出决断。青云派的前途命运,我们无需担忧了,道祖会帮我们安排清楚。”

    青云掌教道:“我们现在只需要想好善后事宜。”

    有道人连忙道:“玉宸子已经带人去准备了,说是做两手准备。”

    青云掌教打听一番,不禁赞叹:“玉宸子做得很好。天庭人才辈出,延康这么小的地方也有这么多出类拔萃的天才人物,幸好我青云天也有可以与他们媲美的年轻一辈,不至于落后太多。”

    青云天外,“飞鹤”道人带着小道士飞速穿行,很快远离青云天数万里,又连连变化,改变成不同相貌,时男时女,时老时幼,有时候还变成半神形态,而且还取出各种衣裳,让小道士看得瞠目结舌。

    这老者不仅自己变化多端,而且还精通造化之术,把他的模样也改动了十多次。

    “现在安全了,青云天的道士追不上来了。”

    老者恢复本来面目,背着双手一脸憨厚的围着御天尊打转,上下打量,果然如秦牧所料,这老者正是瘸子。

    御天尊心中惴惴不安。

    “真是好苗子。”

    瘸子赞叹道:“你学什么都很快,比牧儿那坏小子还快,咱们一起去妙手空空,盗遍天下!”

    御天尊连忙摇头:“我要去找我哥……”

    “找他做什么?”

    瘸子摇头,有些不开心:“这小子小时候很有趣,长大了就没那么有趣了,我教他偷天换日玄功,本以为他会和我一起去盗遍天下,做个爷孙大盗。他倒好,天天出去玩都不带着我,而且也不偷东西,跟屠夫学得满脑子都是肌肉。走,我带你去参观我的宝库!我告诉你,这几年我发达了,延丰帝见了我都得叫一声盗爷。你会飞吗?我教你如何踩风……”

    光芒跃动,秦牧处在流光之中,心中一怔:“这是……传送神通?比樵夫老师的传送神通还要精妙一些,有些像是空间大挪移……莫非道门与开皇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传送神通是樵夫传下来,传给天圣教的,而秦牧他们所处的光芒是空间大挪移,与传送神通相比更加精妙,动用的术数也更为精湛。

    两者有相通之处,因此秦牧怀疑樵夫曾经见过道门的空间大挪移。

    他原本有些惊慌,而现在则安定下来,很快理清头绪,心道:“渔夫天师说老一辈都是这么老奸巨猾……嗯,智慧通达,果然如此。这空间大挪移神通必然是道祖借用天象之力施展出来的,他不想我与萧淳风替他决断道门的立场,因此将我们拿去,亲自做出决断。”

    终于光芒散去,秦牧看到四周的光亮渐渐退去,萧淳风、红衣少女和林轩道主的身影也从退去的光芒中浮现出来。

    红衣女子一脸惊恐,做出防备姿态。

    萧淳风咳嗽一声,道:“羽红袖,不必惊慌,是道祖召见我们。”

    林轩道主赞道:“道祖在调动星象天公时,动用的术数真是无以伦比。”

    秦牧打量四周,只见他们身处在一个规模宏大的玉质建筑之中,这个建筑用美玉砌成,楼梁极高,向上看去,可以看到六角,应该是一座六角飞檐的高楼。

    向外看去,隐约可以看到外面是千宫万殿,金碧辉煌。

    “外面便是域外天庭?”

    秦牧心中微动,想要走出这座玉楼观察天庭是否便是当年的龙汉天庭,却还是忍耐下来。

    他继续打量这座楼宇,楼内中空,一根十几人才能合抱的玉柱插在这座玉楼的中心,有阶梯环绕玉柱一路向上,从下往上看,却看不出这座楼有多少层。

    每一层楼的六壁都是一排排书架,也是用美玉雕琢而成,每一层楼与玉柱间皆有几道玉桥相连,可以通过玉桥走到六壁上看书。

    然而古怪的是,这座藏书楼内空无一人,他们四人突然间出现在这里也没有人前来询问。

    他们向外看去,这座楼宇的四周也没有人,很是空荡。

    “这里是……天庭的守藏阁!”

    萧淳风目光闪动,低声道:“守藏阁,是天庭藏书的至高圣地啊,这里的藏书传闻是天庭的最高机密!奇怪,道祖为何在这里召见我们?难道他不怕被天庭发现,他竟然把下界的叛逆也召来了?”

    那红衣女子羽红袖情绪稳定下来,忍住伤痛,道:“道祖召见我们,为何自己不现身?”

    秦牧关切道:“红袖姐姐,你的伤势要不要紧?我颇通医术,经我之手医治,你很快便会活蹦乱跳。”

    羽红袖冷哼一声,离他远一些,靠近萧淳风。

    林轩道主走上前来,好心道:“羽师姐,秦教主在延康被称作国手,早年出道时更是妇科圣手,名动天下。”

    羽红袖咬牙,冷笑道:“你们两个没安好心!”

    秦牧耸了耸肩,沿着玉柱石阶向上攀登,来到守藏阁第二层楼的书架前,随手抽出一卷书。

    书是用玉片打磨而成,分成长条,用金线串起来,像是竹简串成的书籍一般,上面刻着的却不是文字,而是符文。

    林轩、萧淳风和羽红袖也走上前来,萧淳风和羽红袖离他们稍远一些,也抽出一卷玉简,细细看去。

    “这些古怪的符号……”

    羽红袖摇头,不认得这些符文,又将玉简塞了回去。

    “这些是用术数架构而成的基础大道符文,属于周天星斗正神中的天罡符文,我这一卷是天魁星的符文。”

    萧淳风道:“其他经卷,难道是其他天罡正神的大道符文?”

    “不是。”

    秦牧摇头道:“我这一卷也是天魁星符文。”

    “我手里的也是。”林轩放下手中的经卷道。

    萧淳风飞速移动,打开其他经卷,只见这些经卷上的符文都是天魁星的符文。天魁星君是周天星斗正神,也是古神,天地所生,诞生于天魁星。

    他的基础大道符文应该只有百十种,这些玉简上的符文印记数量极多,让萧淳风有些茫然:“难道玉简上记载的是天魁星君的神通?这神通数量也太多了……”

    秦牧心中微动,突然挥手,元气飞出,只见六壁书架上所有的玉简统统飞起,围绕着玉柱哗啦啦展开,玉简上的符文朝向这根通透的玉柱。

    玉柱折光,映照出玉简上的符文,所有符文渐渐亮起,玉柱中竟然浮现出一尊赤龙天神,狰狞凶恶,栩栩如生!

    “原来如此!”

    秦牧挥袖,所有玉简飞回六壁的书架。

    他随即来到第三层,如法炮制,所有玉简上的符文照向玉柱,玉柱中便浮现出天罡星君的身影。

    第四层楼的符文是天机星君,第五层楼是天闲星君,秦牧飞速攀登,很快登上三百六十重楼,将这里的玉简朝向玉柱。

    萧淳风身躯大震,呆呆的看着玉柱中浮现出的古神虚影,那是自己的母亲太阴星君。

    他不由心乱如麻:“这些玉简上的符文,恰恰可以组成一尊星斗正神,道祖用符文重构星斗正神做什么?”

    秦牧继续向上走去,三百六十一层楼是太阳星君,也即是大日星君的符文构造。

    秦牧看着玉柱中的大日星君,失笑道:“难怪大日星君死得这么利索,原来他早就被研究透彻,他死掉之后也可以再造一个大日星君!”

    林轩道主、萧淳风和羽红袖飞速跟上他,闻言都是心头乱跳。萧淳风哈哈笑道:“秦霸体,你在说什么疯话?天庭的大日星君何时死了?他明明好端端的!”

    秦牧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栋守藏阁越往上走便越是心惊,到了三百六十一层楼之后,六壁上的玉简所刻画的古神地位便越高,如紫薇正神,天皇正神。

    终于,羽红袖尖叫起来,她看到玉简的符文在玉柱内合成出她的师尊,南帝朱雀的身影!

    秦牧淡然道:“不仅有南帝,只怕其他三帝也都在其列!”

    众人继续攀登,果然在之后几层楼见到了北帝、东帝和西帝的玉简。

    “四帝有了,那么上面会是什么?”萧淳风突然恐惧起来,双腿战战,停下脚步,不敢再向上走。

    秦牧瞥他一眼,摇头道:“天庭废物。”

    萧淳风大怒:“不要小觑了天庭!”说罢,咬牙跟上他。

    “这位是天阴娘娘。”

    “这是帝后娘娘,我见过她的尸体……嗯?不对,是帝后的妹妹。”

    “这位才是帝后娘娘。”

    终于,他们来到地母元君的楼层,秦牧看着玉柱中的地母元君,心中感慨万千,笑道:“难怪地母元君会死在元都,原来你已经被人完全解密,再无秘密可言。”

    萧淳风和羽红袖惊骇欲绝,看着玉柱中的地母,不敢想象这里面的故事。

    秦牧摇了摇头,继续攀登。

    这一层,他见到了天公。

    这一层的玉简似乎有着不足,天公的身影没有完全被架构出来,但这种架构也即将完成。

    “天公离死也不远了。”秦牧突然道。

    萧淳风和羽红袖眼中充满了恐惧,想要夺路而逃,然而守藏阁还有几层楼便会登顶,这几层楼对他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他们不自觉的想要登上这几层楼。

    秦牧又登上一层楼,这层楼的玉简符文是土伯的,不过符文缺少了很多,玉柱中架构出的土伯也不完整,比天公少了更多部位。

    “再向上,便应该是古神中的天帝了吧?”秦牧笑道。

    萧淳风和羽红袖差点昏死过去,林轩道主也有些声音沙哑,笑道:“秦教主,你说笑了,天帝怎么会让道祖重构自己?他难道想杀死自己取而代之不成?”

    秦牧笑道:“难说。”

    过了片刻,三人看着玉柱中那位古神帝皇,迟迟无语。

    羽红袖终于嘤咛一声昏死过去,萧淳风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不敢说话。

    秦牧抬头,却见守藏阁上面还有一层,喃喃道:“古神基本上已经被重构了一遍,上面这一层是干什么的?”

    他的好奇心无比旺盛,其他人已经不敢攀登,而他却兴冲冲的继续爬上去。

    片刻之后,秦牧眼角乱跳,怔怔的看着柱子中的那个少年。

    “道祖,你到底想做什么?”他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