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三十五章 火天尊

    他转过身来,面孔已经变成牧青的面孔。

    “是你!”

    火天尊脸色大变,秦牧趁机脚尖发力,向后方的承天之门中跃去,身躯向后,即将跌入黑暗。

    火天尊法力爆发,五指叉开,秦牧即将跌入幽都时只觉一股浩瀚深邃的法力将自己定住!

    他向外看去,承天之门外的火天尊仿佛是一尊顶天立地的神祇,高高在上,火焰将他周围的空间烧得扭曲。

    “牧天尊,你我的确是好久不见了。”

    他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那浩瀚的法力令人无法想象,即便是隔着一个世界,他的法力还是能够轻易的掌控着秦牧的生死。

    “还记得当年的瑶池盛会吗?”

    火天尊悠悠道:“百万年了吧?让我好奇的是,百万年过去,你还是没有任何长进,与从前一样弱。”

    秦牧与他的距离在飞速接近,即将再度回到天庭。

    然而就在此时,一艘纸船出现在火天尊的视线中,纸船上的老者站在船头,提着马灯。

    火天尊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法力断去,当即停手,与纸船上的阴差老者遥遥相望。

    两人一个站在天庭守藏阁的顶层,处处光明,一个站在幽都之中,到处一片黑暗。

    “幽天尊。”火天尊眼角跳了跳,轻声道。

    黑暗中的老者淡淡道:“火天尊。”

    火天尊目光复杂,低声道:“当年,我们同为七天尊,交情极好,为何会变成今日这种对立的场面?幽天尊,自从御天尊死后你便沉沦了,你不应该去幽都的。去了幽都,你的性格愈发乖张孤僻,终于走上邪路。我还记得,御天尊死时,你带着鬼脸面具为御天尊恸哭,抽搐。那时的你,至情至圣,我虽然烦你的为人,但并不讨厌你。”

    “御天尊死时,你也哭了。”

    纸船上的阴差似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淡然道:“然而你却在之后沉沦了,终于走上了邪路。当年那个正直的火天尊随着御天尊之死也死了。我站在黑暗中看你,已经不认得你了。”

    火天尊瞳孔骤缩。

    这时,他身后传来那个苍老的声音,正在飞速赶往守藏阁顶层,道:“守藏阁有敌人入侵吗?不可能,这里是封闭的空间,而且是在天庭的腹地,禁地中的禁地……”

    黑暗中,阴差老者的纸船载着秦牧远去。

    火天尊面色恢复如常,轻轻挥了挥手,像是为他们送行,他手掌抬起,秦牧的承天之门便被他完全抹去,不留下任何痕迹。

    他身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人登上顶层,四下看去,却不曾看到任何人,露出疑惑之色,道:“没有入侵者吗?”

    火天尊淡然道:“是我的感觉出错了,并没有人来过这里。道祖为何不在这里?”

    那老道人笑道:“道祖已经有百十年没有回到这里了,他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不知他何时回来。”

    火天尊轻轻点头,道:“道主,你启动守藏阁,将符文烙印下来,送往造化神器处,我先走一步。”

    老道人连忙催动法力,守藏阁中所有的玉简飞起,朝向中央的玉柱,顿时一道光柱自下而上升腾而起,照耀在最顶层的御天尊虚影之中。

    “定!”

    老道人喝了一声,将那些光芒定住,接着取出剑,将玉柱中的御天尊虚影切了出来。

    说来也怪,那玉柱被他切下一大块,竟然在慢慢生长,很快又恢复如初。

    这块玉石中,御天尊与那些符文烙印依旧还在,清晰可见,却是这老道人用法力催动符文,将符文烙印在美玉之中。

    倘若秦牧、林轩等人还在此地,一定会瞠目结舌,暗暗跺脚。

    他们只想着如何记下这些符文大道,秦牧也炼制了一面明镜,重工打造镜内空间,耗费了很长时间才炼成可以烙印这些符文大道的宝物。

    然而,即便是他们这些聪明绝顶的人也没有想到,将这些符文大道烙印下来的办法就在最顶层,而且还如此简单!

    只需要烙印好符文大道,然后切下来带走,便可以得到守藏阁所有的符文大道,而且也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只是,越是聪明的人越容易钻牛角尖。

    火天尊向楼下走去,很快来到守藏阁外。

    他却迟疑了,没有前往凌霄宝殿,心中默默道:“牧天尊,你又出现了,这次的你是真正的你吗?过去的黑暗岁月中,你多次现身,然而我知道那并非是你。”

    他看向远处的凌霄宝殿,脸色阴晴不定:“虽然你打过我,但你为御天尊调查凶手,为御天尊报仇,我心中对你没有任何恨意,反而充满了尊敬。不过,你这次出现所为何事?你并不知道,现在并非是百万年前了。现在的你,太弱小了……”

    他收回目光,走向凌霄宝殿相反的方向。

    幽都中,秦牧站在船上,四下张望,搜寻林轩、萧淳风和羽红袖的下落,道:“我将他们推到幽都,应该是落在附近。”

    船头的阴差老者将马灯挂在船头,道:“幽都这么大,他们不是幽都生灵,也不是幽都神子冥都天王,他们在这里无法动用神通,无力飞行,当然会像你当年一样,一直往下坠。倘若他们不是神祇,大概会坠落几百年之后老死,也有可能会被憋死。黑暗中没有空气,他们无法呼吸。”

    秦牧瞪着眼睛看着他,道:“你能接住我,自然也能接住他们。”

    阴差老者淡淡道:“我将御天尊托付给你,御天尊何在?”

    秦牧心虚道:“他好得很,快活着呢,比我还快活。他跟着我一位长辈,我这位长辈便是教导栽培我的人,人品好,修为高,拾金不昧,是延康的士之楷模,国之桢干!”

    阴差老者脸色微变,冷哼一声:“把你教成这个样子的,怎么可能是好人?你把御天尊交给这样的人,我不放心!”

    秦牧怒道:“我有什么不好?我也是天尊,名动古今,栽培我的人自然也是道德典范!”

    阴差老者淡淡道:“我随你去延康,见一见这位道德典范。”

    秦牧连忙道:“你鬼里鬼气的,跑到阳间岂不是要吓死人?你放心,我绝不会亏待御天尊,我对他好着呢!你快将我那三个朋友救回来,再晚便憋死了。”

    前方,又有三艘纸船飞来,各有一个阴差老者站在船头,船中正是林轩道主等人。

    秦牧放下心来,笑道:“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就知道你会搭救他们。你将我们送到涌江边便可以了……”

    阴差老者冷笑:“也就你一人认为我是好人。你看那三艘船上哪个见了我不是面色如土?”

    秦牧向那三艘船看去,果然看到林轩、萧淳风和羽红袖面色苍白,缩在船的角落里,惊恐万分。

    “你跑到天庭做什么?”

    阴差老者放缓语气,道:“天庭岂是你所能来的地方?若非我察觉到你又开启承天之门,你就死在这里了!胆大包天,肆意妄为,我后悔将御天尊交给你!”

    秦牧笑道:“但是你却第一时间赶到了,救下了我。我知道你很关心我。”

    阴差老者摇头道:“我只是担心御天尊被你带到天庭,若是知道只有你,我便不会来了。”

    秦牧脸色一黑,冷笑道:“你把御天尊带回去罢,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才能教好他。”

    阴差老者脸色也黑了,过了片刻,这才讷讷道:“我不认识其他人,还是你来教导罢,你亲自教导,我不放心教你长大的那些人……火天尊很危险,不要接触他。”

    秦牧心中微动,道:“当年御天尊死时,最伤心的便是你和火天尊,我能够看得出来,他与你一样,都是发自肺腑的尊敬御天尊。或许,火天尊也是被人蒙蔽,或许可以将他拉入我们的阵营……”

    阴差老者截断他的话,断然道:“人是会变的!”

    秦牧怔了怔,道:“火天尊为何会变?这些年来他经历了什么?当年我揭破杀害御天尊的便是昊天尊、阴天子,其中还有天帝的黑手,他即便脑袋不聪明,但也能够看出来这一点!为何他依旧留在天庭?”

    “人是会变的。”

    阴差老者重复了一句,突然道:“阳间到了,你们该下船了。不要再去天庭,也不要相信火天尊,你会死的。”

    秦牧压下心头的疑惑,主动跳下船去,而林轩道主等人则被阴差拎起来丢下船去。

    船下便是黑暗,然而下一刻便大放光明,四人脚踏实地,四下看去,只见不远处便是滔滔江水,巍巍群山,他们适才的经历恍如一梦。

    秦牧转头看去,阴差老者早已消失。

    “火天尊,你真的变了吗?”秦牧怔怔出神。

    “秦教主,秦教主!”

    林轩道主将他唤醒,道:“我们该回青云天,处理一下后续事务了。”

    秦牧清醒过来,点了点头,看了看萧淳风和羽红袖,道:“那么经历此事之后,两位有何打算?”

    萧淳风迟疑一下,道:“我出身自天庭道门,与林道主有着相同的传承,因此我打算先去延康道门,然后徐图发展,将来做出一番事业。”

    羽红袖想了想,道:“我也去道门,不过我不做道姑。”

    秦牧眼睛一亮:“红袖姐姐,你听说过天圣教吗?我天圣教是名门正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