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三十六章 膨胀的秦牧

    羽红袖对他很是防备,相比正人君子林轩道主,秦牧便显得有些邪气,她自然不乐意加入天圣教。

    林轩道主很是开心,不住的瞥了瞥秦牧,难掩自得之色。

    他被秦牧挖了很多墙角,道门中有很多道士跑到延康去做官,也有的跑到天圣教求学,而年轻一辈更多的是进入天圣学宫求学,去道门学宫的反而少了很多。

    甚至连他这位道主,也不自觉的被秦牧折服,有一段时间他都无法稳住道心,想要加入天圣教。

    可想而知挖秦牧的墙角是何等困难?而今他终于有所成就。

    青云天。

    青云掌教看到他们从外面赶回来,不免有些惊讶,林轩向他说起这段时间的经历,这才打消他的疑虑。

    “玉宸子已经去准备嫁祸地母元君的事宜,将尸体送到地母元君的腹地,沿途几百里布置战斗痕迹,摆布尸体,即便是啸天神族去查看,也只能认为是地母元君麾下的半神伏击了他们。”

    青云掌教道:“你们放心,玉宸子心思缜密,术数造诣极高,做这种事情天衣无缝,不会留下任何马脚。”

    秦牧点头,青云天是道门的分支,精修术数,天庭要造天图也要来请青云天的道士出马。

    作为连青云掌教也器重的人物,玉宸子肯定在术数上的造诣极高,连复杂的术数都能弄明白,做事自然天衣无缝。

    “只是如何让萧小友羽小友诈死脱身,这就有些困难了。”

    青云掌教瞥了萧淳风和羽红袖一眼,道:“两位在天庭有名有姓,天庭若要查两位的下落,只需要动用生死簿便可以知道两位的生死。想要断去生死簿的感应,唯有用生死簿来注销生籍,这样便查不出来了。即便天庭用生死簿去查,也只能查到两位已经死了。只是生死簿这种宝物天下罕有……”

    “这事简单。”

    秦牧笑道:“生死簿,我这里也有一本。”说罢将生死簿取了出来。

    众人惊骇的看着他,萧淳风失声道:“这种宝物你也有?”

    秦牧笑道:“生死簿很珍贵吗?这是我延康的大尊和星犴两位道兄送给我的,我还在阴天子的弟子那里见过这种宝物。”

    众人不禁无语,羽红袖心道:“不是说下界穷乡僻壤的吗?怎么连生死簿这种宝物也遍地都是,还能送人?到底是下界穷还是天庭穷?”

    “真正的生死簿,是土伯用幽都的大道规则炼制的宝物,天底下只有一本,掌握在天齐仁圣王的手中。其他的生死簿,都是黑帝阴天子和天齐仁圣王所创造的仿制品。”

    青云掌教接过生死簿,道:“尽管是仿制品,但阴天子炼制的生死簿却有着幽都生死簿所不具备的功效,还要胜过原版良多。”

    他展开生死簿,对着萧淳风和羽红袖照耀一番,勾掉二人的生籍,道:“这种宝物平日里用来寻人,查看真实身份,这只是小用处。大用处是灭绝一个种族的大杀器,等闲神魔也无法与之抗衡!这位大尊,还有星犴,他们是何来历?可否也送给我青云天一本生死簿?”

    秦牧将生死簿收了回去,摇头道:“他们也只有这一本,送给我时他们也很肉疼,追杀我良久。”

    青云掌教瞪大眼睛,这才醒悟过来他口中的“送”是什么意思。

    “原来他口中的送,就是偷或者抢的意思。”

    青云天将天庭使者之死安排妥当,无需秦牧林轩多费周章,很是省事,后面的事情与秦牧关系不大,多是林轩商议延康道门的道士来青云天求学之事。

    延康道门而今已经成了延康的道门学宫,道门将青云天的本事学过去,必然会传播到延康中去。

    当年的四大圣地,此刻都已经成为了学宫,脱离了当初的江湖门派气息。

    大雷音寺建了雷音学宫,王沐然建立了玉京学宫,天圣教成立了天圣学宫,各个学宫各有所长。

    秦牧还将天圣学宫分为三百六十余大学,分布在延康各地,由各堂堂主副堂主负责教学士子,很是兴旺。

    除了四大圣地,当年的各门各派也纷纷改头换面,成立小学大学,试图在延康这个变法的时代存活下去,倘若固步自封,很快便会被这个时代所淘汰。

    守旧的门派,无需外力灭门,自然就会因为人丁稀少而自我灭绝。

    这便是延康变法的滔滔大势,大势所趋如洪水滔天,抵挡者只会被扫平,顺势而为造船造筏,则还有一线生机。

    回想延康变法当年,各门各派试图杀掉延康国师试图换一个皇帝,各地造反叛乱不断,到而今各门各派也不得不变法适应时代。

    秦牧、林轩等人是亲身经历者,这个历史过程在他们看来是习以为常,并无多大感触,但回想起来却令人心怀激荡澎湃。

    “秦教主,这次虽然天庭派来的诸神弟子死在你与林道主的手中,但是天庭还是会派人前来,继续制造一个完美的天图,扼杀元界一切可能叛乱的种子。”

    青云掌教送他们离开,道:“天庭再度派来使者,我青云天还是会全力帮助天庭制造天图,天图还是会制造出来。道祖没有发话,我青云天便不会背叛天庭。这一点,还请秦教主见谅。”

    秦牧面色肃然,沉声道:“掌教放心,我明白其中厉害。”

    青云掌教露出笑容,继续道:“还有一事,盗走我青云天宝物的那人,不论他与秦教主是何关系,我青云天也必将派人去追杀他,追缴我青云天的财物。这一点也请秦教主见谅。”

    他叹道:“追杀这位神偷,追缴财物,我们并无把握,不过事关我青云天和道门的脸面,无论如何都要做。”

    秦牧脸色微红,讷讷道:“还请掌教手下留情。对了掌教,可否让出一座山头?”

    青云掌教询问一番,哈哈笑道:“这是小事,你看中哪座山,改了名之后,让那位白隙神祇过去便可。”

    秦牧称谢,与林轩道主等人离开青云天,带着龙麒麟和水麒麟离去。

    鹿县旁边,秦牧安排好白隙神祇,白隙神祇感激涕零,急忙到江边的新百岁山上任去了。

    江边,秦牧、林轩、萧淳风、羽红袖等人看向涌江,天河江水滔滔奔流而去,江面浩瀚如海。

    “秦教主,就此别过。”

    林轩和猹道人整理行装,林轩将拂尘抛起,拂尘化作一条白龙矫腾于空中,两人坐在龙背上,林轩伸出手,把羽红袖拉上龙背,笑道:“我们将返回道门,秦教主若是想学太微算经,便去道门找我。”

    秦牧点头,道:“而今元界并不安全,一路小心。我寻到御弟之后,便去道门。”

    林轩看向下方的萧淳风,道:“萧师兄,道门颇远,咱们尽快赶路,快点上来。”

    萧淳风的目光一直落在秦牧身上,并未动身,突然笑道:“秦霸体,你我一战还未结束便被道祖打断,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和我谁更强?你是延康的霸体,可并非是天庭的霸体。”

    林轩额头冒出冷汗,暗暗叫苦。

    羽红袖目光闪动,低声道:“林道主,你不期待这一战?”

    林轩摇头:“萧师兄比秦教主还差一线,不是他的对手。”

    “一线之差,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羽红袖兴奋道:“何况萧师兄乃是天庭道门年轻一辈中最顶尖的几个弟子之一,又是古神的初代子女,血统极高!他的战力,在天庭神桥境界中也是排的上号的!这一战,有的看了!”

    林轩道主闷哼道:“差了一线,没得打。萧师兄学会了太微算经之后也没得打,除非他能够得到延康所有变法成果,才有可能与秦教主争雄。不过那个人不是他,而是虚生花,但而今的虚生花没有学会天河神藏,也比秦教主差了一线……”

    羽红袖正要说话,江面上波光粼粼,萧淳风一步跨出,下一刻一道神桥横跨涌江,他的元神浮现,立在神桥之上,手持药杵和砍斧,身躯高大伟岸!

    萧淳风元气爆发,一轮圆月越出江面,无数术数符文化作一颗颗星辰围绕圆月运行,如同星河盘绕一轮巨大的月亮,甚至遮掩太阳的光辉!

    萧淳风长声笑道:“延康的霸体,可敢一战?”

    白龙背上,羽红袖兴奋的握紧双手,向林轩道主笑道:“萧师兄动用他的血脉之力了……”

    江边,秦牧一步跨出,身后一道天河从天而降,天河连接天宫,浩荡澎湃,他的元神站在天河上。

    林轩道主叹了口气。

    霎时间,涌江江面上巨浪滔天,甚至拍碎了空间,让江上的天空裂开一个大洞!

    羽红袖只来得及看到星河崩裂,明月破碎,然后便见江面炸开,剧烈动荡了十多下,接着恢复平静。

    龙麒麟和水麒麟脚踩江边,从平息的战场上奔过去,跟上从落下的大浪中走出的秦牧,向江对面奔去。

    那个宝蓝色的水麒麟还停下脚步,向江面下瞅了瞅,然后快步跟上秦牧。

    过了片刻,萧淳风从江下浮了上来,四仰八叉的躺在水面上,像是被无数头蛮牛糟蹋了千百遍一般,鼻青脸肿,衣衫破败,双目无神的仰望天空。

    林轩道主又叹了口气,催动元气,只见白龙垂下一道龙须,将江面上的萧淳风卷起,送到龙背上。

    林轩道主为他医治,闷声道:“秦教主愈发没有医德了,从前打伤了人还会给医治的,虽然收费贵了点。现在他膨胀了,已经看不上这点小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