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四十章 豢人经大成

    秦牧修为即将耗尽,只得停止施展传送神通,让龙麒麟水麒麟负着他们全力赶路。

    瞎子强忍着疼痛,咬紧牙关道:“地龙还在追赶,速度很快。”

    他体内一条条树根还在蠕动,只是不像先前那般活跃,力量也小了很多,显然是离开身体太远,渐渐丧失了活性。

    不过,随着地龙的接近,这些树根的力量又在渐渐加强,而且活性也越来越强。

    很快瞎子便被缠成一个木茧。

    玉宸子连忙道:“这些根须必须要取出来,否则地龙还会循着与这些树根的感应追上我们!”

    “怎么取?”秦牧问道。

    “我青云天曾经与地龙打过交道,很久之前交锋过数次。”

    玉宸子取出一个药瓶,瓶里是一些粉末,道:“当年地龙攻打青云天,我青云天也是死伤惨重,地龙的攻击力强,而且刀枪不入,很难斩断他的身躯,伤到他的本体。我们青云天的道人被他扎根在体内,很多人都死得惨不忍睹,幸好得到一些地龙的肢体,被我们用阵法困住,慢慢研究如何对付他。这种药粉便可以对付他。”

    秦牧急忙接过药瓶,嗅了嗅,道:“这不是灵药?”

    玉宸子道:“药材多数都是草木,用灵药对付他只是给他增加养分,地龙是地母元君的根须所化,不惧任何草木之毒,所以我们用的是金石之毒。虽然毒不死他,但却可以将他的根须逼出身体。这药粉是内服的,神藏中也要撒一些。”

    秦牧给瞎子服下,瞎子吃过药没多久,便见那些根须一个个舒展脱落,从他体内抽离出来。

    秦牧以元气控制这些根须,免得触碰到身体,然后将这些根须丢得远远的。

    只见这些根须落地,化作一个个长达六七尺的根龙,在地上呱呱叫唤。

    龙麒麟扭头一口圣火喷出,然而那些根龙在火光中活蹦乱跳,根本不惧他的麒麟圣火焚烧。

    龙麒麟吓了一跳,连忙撒腿便跑,远离此地。

    “这种药粉对人体有些副作用,容易过敏,但便溺之后,便会将药粉排出体外。因此要多喝水。”

    玉宸子道:“我之所以敢带着曲河神捕前来,打算让地龙吞了他,便是因为我带着这种药,倘若地龙吞了我,我便在身上洒满这种药粉。地龙觉得我不好吃,便会把我排出体外,尽管脏了点,好歹不用死。”

    “玉宸师兄,你的聪明才智用在青云天可惜了。你为青云天洗脱嫌疑的计谋我看得出来,是个连环套,让青云天彻底摆脱嫌疑。”

    秦牧用龙涎涂抹瞎子身上的伤口,瞥他一眼,赞道:“神捕营的队正,好歹也是天庭神官中的七品官,他死在这里,肯定会引来天庭的强者与地龙争斗。地龙必死无疑。曲队正是个能人,地龙更是堪比凌霄境界的存在,却都要死在你的手中,你的才干被困在青云天中,抱负无处施展,只会让你抱憾终生。”

    玉宸子笑道:“我本是道人,道人便应该醉心道术,留在青云天并没有什么不好。”

    秦牧取出几瓶新鲜的龙涎,打算让瞎子内服。

    瞎子摇头道:“我不喝,是你那条大狗的口水。”

    秦牧连忙道:“不是口水,是龙涎,你的内脏被地龙根须扎破了很多,不喝的话全身创口炸开,很快血就流光了。”

    龙麒麟吭哧吭哧笑道:“瞎老爷,我才不是大狗,我是龙麒麟,有着龙和麒麟的血脉。你喝吧,教主前不久刚采的,新鲜的呢。”

    瞎子闭上嘴巴,秦牧发狠,强捏开他的嘴,给老瞎子灌了下去。

    瞎子气的浑身发抖,怒道:“臭小子,等我好了之后我看谁能救得了你!”

    秦牧趁他说话又灌了几瓶,向玉宸子道:“你说这话违心了吧?人都说道士乱世下山,盛世上山,乱世下山是为了天下太平,盛世上山是不让红尘滋扰道心。现在就是乱世,有你用武之地。”

    玉宸子摇头道:“倘若乱世到来,我青云天还有下辖的二十四神国,也有我用武的地方。”

    秦牧似笑非笑道:“二十四神国是什么水准,我不清楚,你还能不清楚?我们见面时,你说延康国小力少,无礼贪愎,然而二十四神国想要发展到延康这样的水准,还需要几百年的时间。而且,你还需要一个延丰帝,一个江白圭,一个秦牧,还有数不清的大学、学宫、学院,以及无数人贡献聪明才智。”

    玉宸子沉默片刻,道:“我是道士,不会进入你的天圣教。”

    秦牧哈哈大笑,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头,诚恳道:“道友,我是让你去延康国啊!你有才有能,天圣教容不下你,也没有你施展才干的地方,只有延康国才有这样的平台。你若是答应,我写一封推荐信,你去见延康国师,他必会重用你!想一想你的毕生所学所悟,想一想你的抱负!你是心甘情愿的等着接任青云掌教,还是要自己闯出一番事业和天地?”

    玉宸子终于做出决定,躬身道:“愿请秦教主的书信!”

    秦牧立刻取出纸笔,书信一封。

    玉宸子收了信,笑道:“那么,我去见延康国师,倘若能够以才情打动他,我便不取出你的推荐信。倘若不能,我再取出你的推荐信。”

    秦牧怔了怔。

    玉宸子哈哈大笑,与他作别,飘然而去。

    “这个玉宸子虽然年纪小,但却是个老江湖啊。”

    瞎子伤势基本痊愈,把龙拓神枪抓在手中,笑眯眯道:“牧儿,咱们爷儿俩好久不曾比划比划了,我都不知道你的修为进境而今到了什么地步了。难得我们爷俩重聚,不如比划比划。”

    秦牧脸色微变。

    劲爆的神通碰撞声传来,龙麒麟、水麒麟和御天尊抬头看去,只见两人杀上高空,接着又坠到地上,转而又杀到两座山头上,隔山争斗。

    御天尊担忧道:“我哥没事吧?”

    “没事。教主被打习惯了。”

    龙麒麟突然人立起来,化作一个麒麟首龙髯的雄壮少年,催动功法打熬身体,磨砺元神,只见麒麟珠和龙珠围绕他不断飞舞,光芒四射,两件宝物汲取天地灵力,将天地灵力提纯炼化之后,反哺滋润肉身和元神。

    这两件宝物被他炼得晶莹剔透,蕴藏着莫大的威能。

    而龙麒麟的元神则站在一条滔滔天河上,吞云吐雾,他的元神呼吸时,体外的麒麟珠和龙珠也随之呼吸,忽大忽小。

    水麒麟吓了一跳,连忙道:“丕哥,你何时化形的?你还开辟了天河神藏!何时做到的?”

    那麒麟首少年得意洋洋,笑道:“你只看到我死皮赖脸的跟在教主身边混饭吃,却不知我有多努力。我在地母的地宫中便讨好地母身边的那些大佬巨擘,他们各个都是玉京凌霄境界的存在,帮我把祖龙太玄功和麒麟族的功法融合,那时我便已经可以化形了。”

    水麒麟赫然。

    龙麒麟继续道:“我化形之后,便连续打开各种神藏。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跟在教主身边,我见证了教主连续开辟二十六种第七神藏,就算是再笨,我也学得会了。我便偷偷摸摸的修炼,在天河边,你死皮赖脸的向你主公讨灵丹吃,我却已经趁着天河之力开辟了天河神藏。”

    水麒麟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你可知教主为何愈发器重我?”

    龙麒麟一边修炼,一边道:“正是因为我足够强!灵丹并非是给你爽口的宝贝儿,同样也可以用来讨好其他强者。你看我,遇到子兮天师的吕诤魔王,我便孝敬他灵丹,他吃了我的灵丹自然会指点我修行神通。我遇到武斗天师的牛三多师兄,也孝敬他灵丹,陪他一起抽水烟,他当然会指点我修炼武道。我还讨好过渔翁天师的红鲲,讨好过黑虎神,他们都指点过我。”

    水麒麟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

    “而教主身边的高手便更多了,教主与那些高手谈论时,你只要留心听,用心悟,便可以偷学到不知多少无比精妙的神通和功法。”

    龙麒麟笑道:“比如路上瞎老爷教你主公和教主阵道时,你便可以学到几百种威能强大的杀阵!你学了没?”

    水麒麟迷茫的摇了摇头。

    龙麒麟恨铁不成钢,张口吐出一本宝卷,道:“这是我开创的经,你先拿去看,不要给我们麒麟族丢人。”

    水麒麟慌忙化作人形,身躯高大十多丈,让御天尊坐在自己的肩头,手捧豢人经,用心研读,只觉字如珠玑,端的是神妙莫测。

    御天尊偷眼去看,水麒麟连忙捂住,赔笑道:“老爷,这个是坐骑修炼的,你又炼不得。”

    过了不久,瞎子回来,踌躇满志,龙麒麟抬头看去,只见秦牧被挂在龙拓神枪的枪尖上,低着头随风摇摆。

    “喝,还是瞎爷爷技高一筹!”水麒麟掩上豢人经,赞叹道。

    秦牧有气无力的瞥了他一眼,道:“今晚吃全麒麟宴。”

    水麒麟连忙缩了缩脑袋,心道:“这豢人经莫测高深,我还没有修炼到家,暂时还用不得,免得马屁拍在蹄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