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四十二章 秦牧吃桃

    “公子,宫主有请,请随我们来。”

    那几个女孩子挑着灯笼,灯笼散发出红光,在秦牧面前晃了一下,随着女孩们的身体微微沉下。

    那几个女孩退了小半步,左手握拳放在腰间,右手提着灯笼压在左手上,身子沉下,向他道了声福。

    秦牧还礼,便见灯笼转了半周,那些女孩转过身去,身子婀娜,挑着灯笼在前方带路。

    灯笼的红色烛光照在前方的道路上,地面很干净,看不到半片枯叶。

    秦牧随着她们前行,四下打量,想要从建筑的风格上推测出此地的主人是谁,不过这里的建筑却是没有花纹镂刻之类的东西,让他无从看出年代。

    从建筑风格上看出建筑的年代,对他来说并不麻烦,每个时代的建筑都有着不同的风格,很容易分辨。

    甚至相同的时代不同的种族,其人的建筑风格也是大相径庭。

    然而这片桃林中的宫殿却是没有任何雕饰,白墙红砖青瓦,简单朴实,然而却也有着别样的美感,尤其是在星光和烛光的照耀下,显得简约而脱俗。

    “适才宫内那个女子说故人前来,那么她口中的故人,指的是我还是我眼睛中的天公土伯等人?或者是否是赤皇他们认得的某人?”

    秦牧神识波动,传到秦字大陆中,道:“天公,这桃林中的女子不知是谁,天公在天上帮我查看一番。”

    天公分身摇头道:“我看不到宫殿中的情形。这里有一个奇怪的屏障,我看过来的时候满眼都是桃花,纷纷攘攘的飞舞。”

    秦牧惊讶,瞎子也曾经说过他看望桃林中的宫殿,也只能看到桃花。

    “天公,你刚才说你看到我身处一个古怪的诸天中,这个诸天是什么样子?”

    天公的声音渐渐微弱:“这个诸天的空间被扭曲,形成了各种折叠空间,你走出一步便有可能跨出千里万里,有可能从一个世界走入另一个世界。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诸天……”

    他的声音消失,似乎被什么东西屏蔽起来。

    秦牧试图感应到秦字大陆,却发现秦字大陆似乎也消失了。

    他想感应幽都,随即发现他也无法感应到幽都!

    他定了定神,心道:“既然是故人,应该不会有恶意……”

    很快,他随着这些女子走入殿内,殿内的布置也很是简单,没有那么多的装饰,只在四周挂着几颗夜明珠,珠光大放,将这里照耀得温暖如春。

    前方有屏风遮挡,屏风后隐约可见一个女子,坐在那里,似乎在抚琴,然而却很慢,偶尔挑起一根琴弦,没有音律,但又回味悠长。

    屏风后的女子侧身对着他,她身后有一颗夜明珠,将她的倩影投在屏风上。

    挑灯笼的女孩们向屏风后的女子见礼,转过身来将灯笼挂在门外,一个女孩取来蒲团,请秦牧落座。

    秦牧坐下,面朝着屏风后的女子,双眸眨动,眉心的竖眼也时不时眨一下,并不说话。

    过了片刻,琴弦拨动一下,琴音袅袅。

    “天公真是多事,无故将你引到这里来。”

    屏风后的女子声音很是好听,微微侧头,鬓角有秀发流了下来,隐约可见耳垂下挂着一个珍珠,微微晃动。

    “我这里已经很久不曾有客人来了,原本不该见你,不过秦公子对我有恩,既然寻来了,那么我不能不见。”

    那女子笑道:“难得见到故人,我忝为地主,疏于接待,还请见谅。”

    秦牧目光闪动,试图看穿屏风,然而那屏风不知是何宝物,即便是他的九重天开眼法也无法看穿,甚至他眉心竖眼也无法看到屏风后女子的面容。

    “这位姐姐,既然是故人,为何不出来相见?”

    两个女孩抬着一个小玉几放在秦牧身前,沏上香茗,然后又退了下去。秦牧抿了一口,唇齿留香,比上苍的茶还要好一些,笑道:“元界重现,我从元界寻到这里也算是艰难,既然我们难得一见,为何姐姐还要藏在屏风后面?”

    “妾身已经不是当年了。”

    屏风后的女子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我的双腿断了,无法起身,还请秦公子见谅。”

    秦牧站起身来,向屏风走去,笑道:“我颇通医术,造化之术,任何病痛都是手到擒来,哪怕是为你再造肉身都不在话下。既然你不方便起身,那么我过去见你。”

    他来到屏风前,绕了过去,突然一怔,只见他面前还是屏风。

    秦牧再度绕行,面前依旧还是屏风,无论他绕到哪个角度,面对的都是屏风的正面,那女子的侧影依旧投在屏风上,似乎他始终没有移动过。

    秦牧转过身来,看向这座大殿的门户,向一旁移动脚步,然而他无论怎么移动,始终都是面朝大殿的门户。

    这女子的神通应该是一种空间神通,极为玄妙。

    “秦公子还是请坐吧。”

    屏风后的女子拨动一下琴弦,笑道:“而今我相貌丑陋,身躯残缺,免得吓到你。至于我身上的伤,秦公子只怕还没有这个本事治愈。我的伤是神通造成的,残余神通依旧藏在伤口之中,不断破坏我的肉身和元神。你现在还没有把这种神通抹去的手段。”

    秦牧只得返回,依旧坐在蒲团上,道:“姐姐……”

    那女子噗嗤笑道:“秦公子有多少个姐姐?”

    又有两个女孩捧着果盘走来,将果盘放在秦牧身前的玉几上,果盘中是一些洗得干干净净的桃子,香气沁人肺腑,令人食指大动。

    秦牧脸色微红,笑道:“我也不曾数过。姐姐,我们从前见过?”

    “自然见过。”

    那女子道:“后来我才知道……”

    突然,外面隐约传来琴音,那女子神情微动,道:“我有客人来了。烟儿,你们请秦公子去殿后歇息,把玉几也搬过去。”

    她歉然道:“还请公子去后面饮茶,吃些水果。”

    秦牧只得起身,那个叫烟儿的女孩和其他女子一起把玉几抬走。

    外面传来的琴声渐近,屏风后的女子也拨动了一下琴弦,很是空灵。

    秦牧坐在后殿,耳听得琴音,屏风后的女子的琴音只是偶尔拨弄一下,而从外面传来的琴音却是一首完整的曲子。

    琴音似乎在空中碰撞,让空间变得不稳,空间像是跳动的琴弦,又像是音符律动。

    秦牧心中微动,顿知来人是谁:“赤帝齐暇瑜!她怎么来了?”

    他正想着,琴音已经来到殿前,接着琴音戛然而止,只听脚步声传来,齐暇瑜的声音传来,道:“弟子拜见师尊!师尊这些年可还好?”

    “还好。”屏风后的女子道。

    秦牧心头大震:“齐暇瑜是这屏风后女子的弟子?等一下,等一下,齐暇瑜是帝座强者,天庭的南天赤帝,当年又是地母元君麾下的凤族首脑!这女子竟是她的师尊,那么她究竟是谁?”

    更让他有些恐惧的是齐暇瑜的经历,齐暇瑜先是在地母元君麾下称臣,然后在北上皇天庭的麾下为将,后来上皇时代遭劫,她落败被俘,投靠了域外天庭。

    投靠了域外天庭之后,齐暇瑜又与开皇四大天王之一的李悠然,也即是后来的帝释天王佛好上了。

    这关系极为复杂,齐暇瑜的人品因此也遭人非议。

    然而,倘若她的这些经历都是早已安排好的呢?

    倘若齐暇瑜的一举一动都是这屏风后的女子暗中操控的呢?

    “师尊身上的伤势是否再度爆发了?”齐暇瑜的声音传来。

    屏风后的女子道:“自从你离开之后,每隔几百年都会爆发一两次,时至今日爆发的数次我已经没有数过了,大概是早已习惯。”

    “师尊倘若寻到道祖、大梵天王佛等人,说不定能够解开伤势。”

    “没用的,道祖来看过,说他也无能为力。”

    秦牧听得入神,那个叫烟儿的女孩捧起茶杯示意他喝茶,秦牧慌忙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又将茶杯放下,继续倾听。

    那女孩席地而坐,侧偎在他身边,又削了一个桃子送到他的嘴边,秦牧想要接过来,烟儿却晃了晃手,秦牧只得咬了一口,囫囵咽下,悄声道:“烟儿姐姐,我自己来便好。”

    那个叫烟儿的女孩噗嗤笑道:“你果然见谁都叫姐姐。”

    其他女孩也都噗嗤笑出声来。

    齐暇瑜似乎有所察觉,警觉起来,道:“师尊在殿内藏了个男人?我听到有男人的声音!”

    屏风后的女子笑道:“是我的一位故人前来看我,你又多疑了。你的疑心太重,所以生活并不美满。”

    齐暇瑜起身走了过来,笑道:“既然是师尊的故人,那么我自当要拜见前辈。”

    她飞速来到殿后,笑道:“前辈何必躲躲藏藏?晚辈齐暇瑜前来拜会……怎么是你?”

    她瞪大眼睛,只见后殿一个阳光少年坐在蒲团上,几个女孩依偎在身边,都在试图喂这个少年吃桃。

    秦牧嘴里正咬着一个桃子,果汁满嘴,很是尴尬的向她看来,笑道:“赤帝不必多礼。”

    齐暇瑜大怒,迈步走来,咬牙道:“负心汉身边的多情种,竟然跑到我老师这里来勾三搭四,今日送你上路!”

    这时,前殿屏风后的女子咳嗽一声,声音传来:“暇瑜,他是我的贵客,不得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