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四十三章 画中女子

    齐暇瑜恶狠狠的瞪了秦牧一眼,秦牧无奈一笑,旁边的女孩又把桃子送到他的嘴边,秦牧只好继续吃。

    齐暇瑜看到他的窘态,不知该气还是该笑,本着脸道:“别吃了!她们是青雀,南帝送给我老师的,平日里最喜欢伺候人,最让人烦的也是伺候人。平日里她们嘴巴叼着食物喂小鸟,她们是把你当成雏鸟了。而且,她们没有节制,当心把你撑死!”

    秦牧恍然大悟,难怪这些女孩总喜欢喂他。

    “齐姐姐要被她们嘴对嘴喂过?”秦牧面色古怪,不觉想象出这些女孩喂齐暇瑜吃东西的情形,忍不住问道。

    齐暇瑜脸色微红:“小时候喂过……呸!你还吃?还不赶快起来?”

    那个叫烟儿的女孩吃吃笑道:“秦公子,我们也可以咬着桃子来喂你,还可以喂你喝茶。”

    秦牧心神一荡,这画面太香艳,想一想都有些身体燥热。

    他已经不是当年的清纯少年了,他在国师那里看过《京城艳闻录》,知道一些情事,这种画面让他把持不住。

    少年慌忙起身,道:“不喝了!也不吃了!谢谢几位姐姐照顾!齐姐姐……”

    “别叫我姐姐,不熟!”

    齐暇瑜面色一沉,拂袖转身,七彩华服如同凤凰翎羽将秦牧的视线遮住,向前殿走去,冷笑道:“师尊,你怎么把这个登徒子带来了?你的桃林是何等复杂,我没有师尊的琴音引路,也难以进来。分明就是你放他进来的!”

    秦牧抹了抹嘴,跟着她来到前殿。

    屏风后的女子摇头道:“哪里是我放他进来的?是天公多事,在天上挂一颗星辰为他引路,破了我的桃林法术。我刚才已经把天公的那颗星辰掐灭了,省得他四处乱瞄。”

    齐暇瑜道:“天公自身难保,却还是不安分。”

    烟儿与那些女孩搬来玉几和蒲团,让秦牧坐下来。

    秦牧正襟危坐,无视这些可爱的姑娘削的桃子,也无视放在唇边的茶。

    烟儿抿了一口茶,嘴唇来到他的脸颊边,期待的看着他。

    “明心和尚曾经送给我一本多心经,可以坐怀不乱,怎么背的来着?”

    少年有些心猿意马,只觉自己的道心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满脑子都是红唇,哪里还有佛经?

    秦牧急忙分心:“适才齐暇瑜说,烟儿她们是青雀,南帝朱雀送给屏风后的女子的。那么朱雀姐姐与屏风后的女子交情匪浅,能够与朱雀姐姐相交的存在,肯定不会比她逊色。那么屏风后的女子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屏风后的女子让烟儿等女孩退下,歉然道:“烟儿她们让秦公子费心了,我看你局促得额头上出汗了。”

    秦牧额头的确在出汗,然而烟儿等女孩离开他便恢复如初,不再局促,笑道:“没想到赤帝竟会是姐姐的弟子。赤帝曾经追杀过我,这次能与她化解干戈,我也是松了口气。”

    坐在不远处的齐暇瑜额头冒出一根青筋,道:“师尊,我并非是追杀他,而是追杀负心汉。而且,这个男人与负心汉一样靠不住,嘴上花花,师尊不要信他!他与负心汉大闹佛界二十诸天,大梵天王佛借他们之手杀了天庭安插在佛界的势力,天庭早就想除掉他们。现在,天庭已经派出了其他强者去捉拿负心汉。”

    屏风后的女子道:“秦公子,暇瑜其实并无恶意,不要怪她。她的遭遇其实也颇为坎坷,本身在凤族不受重用,被地母钳制,地母之子成为北上皇天庭的天帝,又点名让她入宫侍寝。她不得已,叛逃到南上皇天庭。”

    秦牧目光闪动,道:“然后南上皇天庭落败,她便投靠了域外天庭。”

    齐暇瑜挑了挑眉头,并未说话。

    屏风后的女子笑道:“暇瑜小的时候,是南帝推荐她拜入我的门下,其实她算是我与南帝共同的弟子。我想来是不理世事的,不过南帝与我关系极好,她出面相请,我不好拒绝,这才收她为弟子。秦公子不必疑心暇瑜,其实她做的事情,多半都是出于我的授意。”

    秦牧道:“姐姐隐居在此,但心灵上并未隐居,还是有些想法,想要通过赤帝来改变外面的世界。不过赤帝连续叛变,从地母到北上皇,又从北上皇到南上皇,再到域外天庭,到了开皇时代,又背叛帝释天王佛。虽然当着赤帝的面不好说什么,但我心中也颇为不齿。”

    齐暇瑜淡淡道:“你怎么看我,天下人怎么看我,我一点也不在乎。但是李悠然那厮,就是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你说我背叛他,那才是颠倒黑白!他不仅背叛了我,也背叛了开皇,跑去做了和尚!”

    秦牧微微皱眉。

    关于帝释天王佛,他的确不好多说什么。

    屏风后的女子笑道:“暇瑜的确疑心重了些,然而事出有因,无论从她的视角还是从李悠然的视角来看,他们都没有做错什么。秦公子不必苛求他们。”

    秦牧叹了口气,萧索道:“我只是可怜天工神族的族人,可怜他们被天庭困死在彼岸方舟中,竟然只有一个孩童逃了出来。我可怜这个唯一的幸存者最后变成一个打铁的老头,而且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世,不得不割掉自己的舌头,甘愿做个哑巴。”

    他神色黯然,想起村里那个“阿巴阿巴”的坏老头,眼睛有些酸胀。

    哑巴是村子里最苦的一个人,身世和遭遇最是凄惨,然而哑巴却从来没有哭过,最低没有在村人面前哭过。

    他总是笑,嘴里露出半截舌头。

    他虽然很坏,总是捉弄秦牧,然而那只是他苍老外表下的童心作祟,与秦牧玩闹而已。

    他的目光总是很纯净,很清澈,仿佛还是那个从无数族人尸骨上走出封印的无助孩童,独自面对着黑暗的大墟,在黑暗森林中踉跄摸索,无助前行。

    秦牧不觉得齐暇瑜和帝释天王佛有错,然而他站在哑巴的角度去看,这两人便错的太多,错到了天工族人无数尸骨埋在他们的脚下!

    秦牧收拾心情,道:“姐姐既然不愿现身,那么我留在此地也没有益处,便不打扰你们师徒叙旧了。我有一位长辈误入桃林,是个腰缠黑龙枪的神,还请姐姐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带他离开。”

    “那位神眼神本事很是不凡。”

    屏风后的女子笑道:“他竟然突破桃林外面的屏障,走入桃林内部,我不得不调动一部分法力困住他。然而他很是聪明,刚才趁着我用琴音接引暇瑜的空档,他在琴音中穿行,已经到了这个诸天之中。你若是独自去寻他,只怕寻不到他,我让烟儿随你前去。”

    秦牧称谢,站起身来,道:“姐姐隐居在此,外面却正值水深火热,或许你有千百种理由避世不出,然而我却只有一个理由主动赴汤蹈火。”

    屏风后的女子侧头,耳坠悬珠,微微晃动。

    秦牧露出笑容,道:“我不忍族人被当成鱼肉,我不忍族人被当成愚民,我不忍他们在愚昧中死亡,我不屑佛门的四大皆空,不屑道门的无为而治。我要做点什么,才能不负自己的良心,哪怕是舍此身躯,舍此性命,亦在所不惜,亦义不容辞!”

    他长揖到地,站起身来,沉声道:“今日未能与姐姐真颜相见,他日不知是否还能再遇,或许姐姐想起我时,我已经战死多时。别过。”

    他转身向殿外走去。

    屏风后的女子突然道:“等一下!”

    秦牧停下脚步,那女子唤来齐暇瑜,齐暇瑜来到屏风后,那女子低声吩咐一番,齐暇瑜走出屏风,来到秦牧身前,双手托着一个画轴。

    屏风后的女子道:“秦公子收下此物,先不要打开,你离开桃林后再打开看。”

    秦牧心中疑惑,收了画轴,走出宫殿。

    殿外,那个叫烟儿的女孩挑着红灯笼正在等他,嘻嘻的笑着:“公子请随我来。”

    秦牧报以微笑,烟儿不知从哪里取出一颗葡萄打算喂他,秦牧连忙摇头:“烟儿姐,我已经饱了,真的饱了!”

    烟儿脸色黯然,垂头丧气的提着灯笼向外面走去。

    秦牧心中不忍,张开嘴巴,烟儿又开心起来,飞速把葡萄送入他的口中。

    葡萄很甜,又带着点涩味。

    然而下一刻,烟儿手中又出现一颗桃子,秦牧黑着脸默默的咬了一口送到嘴巴边的桃子。

    殿内,夜明珠依旧明亮,师徒却久久无语。

    突然,齐暇瑜道:“师尊为何不见他?”

    屏风后的女子沉默片刻,苦笑道:“而今我已经残了,又何必见他?他带走了我的画,将来自然会明白为何会有今日的遭遇。这次桃林相逢,只是偶遇,偶然罢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所创立的天盟会变成什么样子。当年的天盟,早已经物是人非……”

    秦牧跟随着烟儿,闭紧嘴巴,坚决不再接受投食,任由这女孩如何做出懊恼的样子也绝不接受,哪怕她做出嘴对嘴喂食的样子也绝不接受诱惑,神态很是坚毅。

    烟儿无可奈何,气鼓鼓的不再理他。

    终于,秦牧在桃林深处寻到了正在四处乱闯的瞎子,瞎子对他的到来惊疑不定,连声询问,秦牧将自己在宫殿中的遭遇说了一番,道:“瞎爷爷,你被困在这里快一个月了,桃林主人不会见你,咱们离开便是。”

    瞎子道:“我寻不到出路了。”

    “无妨,长老,我知道路。”

    烟儿笑嘻嘻的看着他,眼睛明亮,取出一个红彤彤的桃子,道:“长老吃桃么?”

    瞎子谢过,却见这女孩把桃子送到他嘴边,瞎子不由纳闷:“这女孩怎么如此殷勤?”

    秦牧松了口气,心道:“这一路有瞎爷爷受得了。也幸好有瞎爷爷在身边,我就省事了。”

    烟儿带着他们走出桃林时,外面天色已经亮了,瞎子被这女孩投食喂得肚子又鼓又涨,实在吃不下,然而烟儿太殷勤,做出要用嘴喂的姿态他也承受不了,只得抢过来大口吃下,撑得脑门上青筋乱跳。

    秦牧走出桃林,立刻打开画轴,将画展开。

    一缕阳光从东方洒来,照在画上,画中是一个女子,站在月光下,恬静而忧伤。

    这幅画,是秦牧自己的手笔。

    秦牧将画卷起来,默默的收入饕餮袋中,回头看向桃林。

    “月天尊,将来再会。”

    烟儿在桃林中窜来窜去,突然化作青雀振翅而飞,过了片刻,青雀飞回秦牧与瞎子身边,落地化作烟儿,哭丧着脸道:“我回不去了,娘娘不要我了!”

    秦牧失笑道:“既然如此,烟儿姐跟着我们去人世间走一遭罢。”

    烟儿眼睛一亮,翻手取出一个桃子。

    瞎子连忙仓皇逃窜,远遁而去,叫道:“牧儿,我消受不起,你慢慢享用罢!”

    三千六百多字,真的不短!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