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四十四章 南疆趣事

    秦牧黑着脸一边吃着桃子一边走入道门学宫,他回头望去,万里桃林依旧在,桃花深处笑春风。

    桃林中的女子还在那里,隐居避世。

    然而秦牧知道,月天尊并不会一直留在桃林中,只要时机恰当,她肯定会再度出山。

    桃林是一个奇特的诸天,这个诸天出现在元界中,意味着月天尊心有不甘,有入世之心,并未完全割舍掉对世间的情感。

    她教导齐暇瑜便是明证。

    齐暇瑜是她的弟子,代替她出世,代替她在世间行走,代表的是她的入世之心。

    而且更为奇妙的是,齐暇瑜是南帝朱雀推荐给月天尊的,与南帝朱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也可以说是南帝朱雀的弟子。

    这里面的内情就颇为值得玩味了。

    “齐暇瑜是南帝和月天尊的弟子,两人栽培她,让她成为帝座强者。而齐暇瑜经过数次背叛,从地母麾下的凤族领袖一路成为域外天庭的南天赤帝。”

    秦牧将嘴边的桃子啃得只剩下桃核,目光闪动,露出饶有趣味的笑容,心道:“而天庭在守藏阁中有南帝朱雀的符文玉简,显然早有替换掉南帝朱雀之心。南帝朱雀在上皇时代便培养出一个替代自己的人,除掉前任赤帝,将她栽培成新一代赤帝。在天庭想要杀她时,她便可以诈死脱身,然后让赤帝齐暇瑜继承她的势力。她毫无损失,却从明转暗。”

    秦牧眨眨眼睛,天河的楼船上那个穿着大红衣裳站在船头的朱雀姐姐,竟然也如此狡猾,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瞎子没有回到道门学宫,应该是怕了烟儿这个姑娘,于是逃之夭夭。

    对于他的安危,秦牧并不担心,瞎子虽然好奇心旺盛,但是神眼和心神眼已经是天下少有,而且阵法造诣更是延康首屈一指,只要不刻意作死,他没有危险。

    御天尊对术数的兴致不高,但这些日子却也将道门术数学得七七八八,龙麒麟更是高明,只有水麒麟在听课时一直睡觉。

    秦牧向林轩道主请辞,道:“道主也需要寻找一位高手,打破神桥神藏,开辟天河神藏才是。倘若道主寻不到这样的高手,那便去涌江学宫寻初祖人皇,他有这个实力。”

    林轩道主称谢:“教主放心,青云天掌教应该也有这等实力。秦教主离开道宫,打算前往何处?”

    “我打算前往漓江学宫、玉京学宫,再去江陵学宫、太学院等学宫转一转,学习这些年的变法成果。”

    秦牧四下看了看,悄声道:“元界破封,真假地母齐现,两强相争,都遭到重创,因此一直没有动作。然而,这两位地母一个是来自古神天帝的支持,一位自己便是古神,肯定不会安分,都等待时机。这两位地母发作时,道门抵挡不住,延康也抵挡不住,倘若道门有危,道主便率领士子进入桃林,可保安全。”

    林轩道主心中凛然,道:“教主前几日进入桃林,是否有所发现?”

    “桃林中是我一位友人,没有恶意。”

    秦牧没有明说,道:“这些日子,道主也需要派人去各地将各地的凡人迁来,早做准备,以防地母发作。能多救下一人,都是莫大功德。”

    他告辞离去。

    林轩道主看向桃林,心道:“秦教主的故人?教主真是交游广阔。”

    秦牧离开道门学宫前往南疆,龙麒麟的脑袋上挂满了桃核,龙麒麟只觉自己脑袋上教主身边的那个女孩一直没有停手,总是在削桃子喂教主。

    秦牧被撑得连打饱嗝,总算将烟儿的存货吃完,这才松一口气,心道:“现在没东西喂我了吧?”

    烟儿连忙道:“我速度快,飞回桃林再摘一些,你们不用等我!”

    秦牧连忙拉住她的手,告饶道:“好姐姐,不要总是喂我,我实在吃不下了。我帮你炼一些灵丹,你给他们投食罢。”

    龙麒麟、水麒麟和御天尊一起露出期待之色。

    秦牧一口气炼制了十几炉灵丹,分门别类,把灵丹整理好,告诉烟儿哪些是给龙麒麟的,哪些是给水麒麟的,哪些是御天尊可以吃的,道:“不要喂太多,会变胖的。”

    烟儿接过灵丹,兴奋雀跃,这些灵丹不知被她收到哪里去了,然而手掌一翻,灵丹便会出现在她手中。

    这姑娘在龙麒麟、水麒麟身上跳来跳去,给他们三个投食,忙来忙去,心中很是幸福,过得前所未有的充实。

    秦牧看着这丫头忙活的情景,暗暗头疼:“要不了多久,他们三个便会胖成球了……我饕餮袋里的灵药也不多了,须得寻到一个城市买些药材。”

    过了几日,他的灵药彻底消耗干净,而今的延康实在太大,路上秦牧没有寻到城市,只好继续赶路。

    烟儿没办法投食,坐立不安,秦牧连忙安慰道:“再走十几日,便会到漓江学宫,到了那里便可以买来更多的药材。烟儿姐暂且忍耐。”

    烟儿忍耐了五六日,终于忍耐不住,突然化作一只小青雀振翅飞走,叫道:“我去觅食,你们先走一步,我很快追上来!”

    秦牧唤之不及,只见小青雀很快飞出一片苍茫神山中,消失在山峦间的神霞内。

    秦牧只好让龙麒麟继续赶路。

    过了不久,天色猛地一暗,众人抬头,却见一只青翅大鸟振翅飞来,翼展千丈,利爪如同金石所铸,爪下扣着一尊威武不凡的魔神。

    那尊魔神高约一两百丈,应该是一尊半神,威武不凡,但被青鸟抓住,动弹不得,哭丧着脸,一副等死的模样。

    秦牧、御天尊等人骇然,张着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青鸟口中传来烟儿的声音,清脆鸣叫:“我觅到吃的了,龙胖,你最能吃,你张嘴,我放到你嘴里!”

    龙麒麟张了张嘴,觉得自己吃不下,连忙摇了摇头,叫道:“烟儿姐,我是吃灵丹的,岂能吃血食?而且这尊魔神还是生的,没熟……”

    那青鸟收拢双翅,落了下来,一只利爪将那尊魔神踩翻在地,道:“你稍等一下,很快便熟。”

    她鸟喙张开,口中神火熊熊,便要将这尊魔神烧熟。

    众人悚然。

    龙麒麟看向秦牧,秦牧头疼欲裂,连忙道:“烟儿姐,我们不吃这个。”

    那青鸟纳闷,放开那尊魔神,道:“很好吃的,我小时候经常吃。要不你尝尝?”

    那尊魔神瑟瑟发抖,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秦牧哭笑不得,道:“神魔不在我们的食谱之中,烟儿姐无需为我们的口粮费心。”

    那尊魔神目光闪动,悄悄爬走,随即又被青鸟一爪子摁住。

    那青鸟疑惑道:“真的不吃?”

    秦牧、御天尊和龙麒麟一起摇头,水麒麟迟疑了一下,有心要吃,不过连自己的主公也跟着摇头,自己不好特立独行,只得也摇了摇头,心道:“可惜了,我还没有吃过魔神……”

    那青鸟啄下,将那尊魔神叼起,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仰头吞了下去,又摇身化作小鸟依人的青衣姑娘,跳到龙麒麟的脑袋上,郁郁寡欢。

    龙麒麟额头冷汗滚滚,心里嘀咕道:“这姑娘是教主从哪里拐来的?好强,好凶残……”

    没多久,青衣姑娘又飞了出去,采来许多果子给他们投食。龙麒麟水麒麟虽然不爱吃这些果子,但也只得硬着头皮吃下。

    终于,他们来到漓江学宫,这里靠近南海,翻过几座神山便是赤明余族的领地,赤明余族极为强大,因此这里还算安宁。

    秦牧来见霸山祭酒,刚刚说明来意,便听得龙麒麟把霸山的青牛打得嗷嗷叫唤。

    秦牧装作没听见,又听得水麒麟把青牛打得嗷嗷叫唤,御天尊也老老实实的坐在霸山祭酒面前,装作没听见。

    霸山祭酒慌忙跑出去,却见龙麒麟和水麒麟把青牛摁在地上打,不由脸色黑了,转过头来怒目而视,道:“师弟,你还不把他们分开?”

    秦牧和御天尊连忙呵斥,把他们分开。

    青牛爬起来,叫道:“你们等着,我去叫我干爹来,你们别走!”说罢,怒气冲冲的去了。

    龙麒麟和水麒麟人立起来,双手叉腰,得意洋洋道:“叫你干爹来也没用,叫你爷爷来也照样打!”

    “早就看这头牛不顺眼了,叼着牡丹花,牛鼻子朝天!”

    霸山祭酒松了口气,向秦牧道:“你有所不知,我漓江学宫与其他学宫不同,分为许多道法派系,极为热闹,有我的战法流派,也有羽曌青祭酒的自然流派,还有赤明神子也经常前来授课,他们是造化流派。这几日,天刀老师和武斗天师联袂来到这里,帮忙打造城防,传授武艺和刀法。”

    “屠爷爷和武斗天师濯茶也来了?”

    秦牧闻言大喜,突然醒起一事,试探道:“那么青牛的干爹是?”

    外面传来龙麒麟和水麒麟的嗷嗷叫唤声,只听龙麒麟叫道:“三多哥,我不知道他是你的义子,别打了。三多师哥,你还记得咱们一起抽过水烟哩……大姐,救我”

    正听着,一道白影闪过,一个八九岁的丫头飞奔进来,直奔秦牧而去,身后白狐狸尾巴飘来荡去,突然奔到秦牧身边,围着秦牧转了一圈,化作一只白狐爬到秦牧肩头,几条尾巴勾住秦牧的脖子,而她则爬到秦牧的头上,毛茸茸雪白的尾巴将秦牧整张脸都遮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