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四十五章 南疆龙蛇乱舞

    “灵儿!”

    秦牧心中欢喜,将脑袋上的小狐狸摘下来,正要打量几眼,那白狐又从他手里钻出来爬到他的脑袋上,尾巴蒙住他的脸。

    “灵儿别闹,我早就猜出是你了。”

    秦牧又把她摘下来,小白狐这才安分下来,用尾巴缠住他的手臂,在他的胸前做了个窝儿,舒舒服服的卧了下来,身躯倦在一起,时不时眨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秦牧的面庞。

    小狐狸眨眼,很是妩媚。

    “公子。”她道。

    秦牧嗯了一声,狐灵儿又叫了声公子,秦牧又嗯了一声,这只小白狐放下心来,眯着眼睛假寐,几条毛茸茸的尾巴又悄悄的挑了起来,拨弄秦牧的下巴。

    旁边的烟儿见了她很是开心,把狐灵儿从秦牧怀中抱走,狐灵儿连忙离开她的怀抱,又钻回秦牧怀里。

    烟儿再度抱走,狐灵儿又打算跑回来,突然嘴里被塞了一颗灵丹,顿时止住,安安分分的躺在烟儿怀里。

    霸山祭酒道:“狐灵儿而今负责我漓江学宫的妖院,你出了门,看到漓江学宫最乌烟瘴气的地方,便是妖院了。不过狐灵儿交游广阔,请狐仙、灰仙、虎尊、大尊、冥都天王等人前来授课,妖院倒是比其他各院还要兴旺。只是狐祭酒有一种帮派之气,总喜欢别人叫她大姐。”

    “灵儿就是这样,青牛和龙胖都是她的把弟。”

    秦牧哭笑不得,侧头看向烟儿怀里的小狐狸,一根一根的数着狐灵儿的尾巴,狐灵儿的尾巴舞来舞去,让他看得眼花缭乱,数了半天也没有数清有几条。

    “实不相瞒,冥都天王田蜀是她的把兄。龙胖跟这位天王拜了把子,又喜欢喝酒,因此与灵儿的关系反倒比与龙胖好。”

    秦牧惊讶道:“灵儿竟然能把大尊请来授课,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霸山祭酒猛地一拍大腿,道:“我说冥都天王总往我这里跑,原来是看上我的酒了,我还以为他欣赏我。狐祭酒还曾经请来星犴到我漓江学宫来授课,只教了几堂课便走了。我琢磨着这些家伙臭名昭著,估计其他学院学宫不要,也只有我的漓江学宫放得开,才会让这些邪魔外道来授课。”

    秦牧不说话,腹诽道:“霸山师兄的漓江学宫的确是所有学宫中最杂最乱的一个。”

    他还未来到漓江学宫时,远远眺望,便发现了漓江学宫上空各种异象混杂,有武道高手的锐气,比如猛虎下山,比如白象踏海,比如饿鹰捕食,还有魔道高手所形成的魔道异象,极为恐怖,还有妖族高手的妖云,剑道高手的剑气,法术高手的庆云。

    霸山刚才说妖院乌烟瘴气,其实整个漓江学宫都是乌烟瘴气。

    但也幸亏如此,漓江学宫才能各种神通道法碰撞,各种思潮碰撞。

    秦牧来到漓江学宫后便发现这里是各大学宫中最狂野的一个,一路上他便见到大小几十起斗殴!

    而漓江学宫的国子监、祭酒对此不以为意,反而在一旁鼓劲助威,并且以自己的弟子获胜而引以为豪。

    霸山祭酒目光闪动,道:“师弟,你前来求学,其实听课并非是学知识最好的途径。”

    秦牧哦了一声,虚心求教:“师兄,那么什么才是最好的途径?”

    霸山祭酒打个哈哈:“自然是打。我这漓江学宫各院都有所成就,延康改革变法,最前沿的不是在太学院,太学院太正统,开发道法神通有些畏首畏尾,生怕被皇帝责罚。而我这里天高皇帝远,延丰帝管不到这里,我这里什么道法都可以开发出来,什么武学神通都有。”

    他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的大氅,露出大氅下宽广的胸膛,一身筋肉,淡淡道:“而任何神通道法,好不好用还要看动手之后的效果如何。你来我漓江学宫求学,当然是从我漓江学宫的各院打过去,打一遍。”

    秦牧露出胆怯之色:“打过去,不太好吧?”

    霸山祭酒睥睨他一眼:“师弟不是怕了吧?”

    秦牧连连点头,叹道:“烟儿喜欢喂食,已经把我的灵药用完了,我路上补充了一次,也快耗光了。倘若打伤了漓江学宫的祭酒和国子监,我拿什么来医治?”

    霸山祭酒握紧拳头,骨骼啪啪作响,呵呵笑道:“师弟这些年在外面大有长进,说起话来,气魄都比从前大了不少,喘气都粗了。”

    秦牧气若游丝,有气无力道:“我是肯定不如师兄了,师兄早已突破神桥,修成神祇。而我却才堪堪开辟天河神藏,离登临天宫还不知要修炼多久。屠爷爷肯定又传授你什么刀法了吧?还有武斗天师,恐怕也教了你不少好东西,赤明余族那边,师兄只怕也学了不少好东西。我不敢说自己比师兄略强少许。”

    霸山祭酒双手连摆,慌忙道:“我可没有你用功,你是霸体,又比我勤快,我肯定打不过你,最多只能把你打个半死。”

    秦牧舒展身躯,体内传来龙吟之声,笑道:“屠爷爷就在这里,他怎么忍心看到我把他的得意弟子打得满地找牙?”

    “天刀老师的确看不得我痛扁你,这老头见到我把你打得下不了床,还不提刀杀了我?”

    两人一边说,一边向外走去,秦牧催动霸体三丹功,活动筋骨,霸山祭酒则拔出霸刀,竖在身前,张口喷涂风火云雷,淬炼神刀。

    烟儿眨眨眼睛,看着他们走出门去。

    狐灵儿连忙从她怀里跳下来,落地化作一个八九岁的丫头,张开嘴巴,烟儿恰恰把一颗灵丹送到她的口中。

    “公子要打架?能打得过吗?”

    烟儿继续投食,道:“刚才那人很强壮,元神炼得很厉害。”

    狐灵儿把灵丹嚼得咯嘣咯嘣作响,道:“公子也很厉害,霸山祭酒想揍他有点悬……这灵丹可以做成中空的吗?倘若每颗灵丹里都加一些美酒,那么味道便更好了。”

    御天尊来到她们身边,张开嘴巴,烟儿喂食一颗。

    御天尊瓮声瓮气道:“灵丹里加酒?好吃么?”

    狐灵儿看他一眼,眉开眼笑:“你便是蓝御田蓝公子?我上次去京城听说过你,你是公子的弟弟。你怎么姓蓝?灵丹加了酒,味道可好了,不过我没有这么吃过。我平日里吃灵丹是放在盘子里,就着酒吃。三多师哥吃过也说好。不过我想,灵丹里加酒,味道更好。”

    御天尊跃跃欲试。

    三人走出大殿,外面秦牧已然与霸山祭酒动手,两人从地上直接杀到天上,霸山祭酒是战法合流的创始人,延康变法也有他一份功劳。

    这些年来,随着延康的神通大爆发,霸山祭酒在战技上的技业更加惊人。

    南疆地理虽然偏僻,但这里功法汇流,是最无法无天之地,反而神通道法进步神速,再加上有武斗天师濯茶、天刀屠夫、赤明神子、星犴等人前来授课,霸山祭酒的本事也愈发惊人,无论是在武道战技还是在神通上,都有着翻天覆地的提升。

    他师从天刀屠夫,从屠夫那里学到天刀九法,然而屠夫当时因为向天出刀而被斩断肉身,假死躲入大墟。

    他的天刀九法没能学全,于是自己开创出霸刀七式,用战法合流来弥补自己在刀道上的不足。

    后来屠夫复出,便说他不堪,把刀法炼得不入流。

    而今,霸山祭酒却将自己走出的道路走的更远,足以让天刀屠夫刮目相看。

    他的刀法中藏着神通,威力奇大,一口霸刀霸气十足,与秦牧近战远攻,统统不在话下,而且力量奇强,秦牧每接下他一击都要被击飞出百十丈才能稳住身形。

    霸山祭酒步步紧逼,刀法千变万化,时而夹着神火,时而夹着天雷,时而一刀劈下,刀光掀起一片汪洋大海,时而挥刀斩落,元磁爆发。

    秦牧连连败退,打得异常辛苦。

    而漓江学宫中,牛三多和青牛停止殴打龙麒麟和水麒麟,抬头望去,纷纷赞道:“好刀法,好神通!霸山祭酒了不起,战法合流端的是厉害,倘若用在武道神通上,还可以让武道威力再上一层楼!”

    青牛两蹄叉腰,得意洋洋:“我老爷打败你老爷,我干爹打得你嗷嗷叫唤,龙胖子,看你今后还怎么与我争锋!”

    老农和屠夫走了过来,仰头看了一眼,老农道:“你徒弟本事不坏,然而要输了。”

    羽曌青一身衣裳流光溢彩,走了过来,仰望天空,道:“武斗天师为何这么说?霸山祭酒的战法合流,乃是延康一绝,单论威力,尊神之中已经少有人是他的对手。我见到他与虎尊相争,虎尊也拿不下他。”

    屠夫解释道:“他战法合流,走到这一步已经实属不易,然而想要刀法入道,以武入道,神通入道,三种法门一起入道,实在艰难。他尽管是战法合流的开创者,然而资质不如灵家的六公主。只要牧儿施展出入道的神通,他便败了。”

    老农道:“他太贪心了,能够做到单一入道的,已经是天下少有,三种入道是何其艰难?别的不说,做到以武入道的人便不多。秦家子是其中之一。”

    正说着,只听哒哒哒的声音传来,又有几人上山,一个俊美少年站在一口箱子上,那箱子长着六条腿,登山如履平地。

    而在这古怪的箱子后,则是一个鹿腿少年,跟在一个紫衣年轻人身边。

    “星犴。”屠夫冷哼一声,身后神刀发出清脆的出鞘声。

    箱子奔来,到了众人面前猛然止住。

    箱子上的少年一直在抬头仰望天空中的战斗,听到刀响这才收回目光,淡然道:“天刀,你不是我的对手。”

    屠夫哈哈笑道:“当年是谁将你杀得满地乱跑?我听闻你去南海,是去求赤明神子用造化神通为你重铸肉身,你现在不四处抢夺其他人的身体了?你现在肉身刚刚生长出来罢?我不占你便宜,你想复仇,随时可以来找我!”

    星犴摇头道:“我对你没兴趣,我是来见秦教主的……这么迷人的身体……”

    他目光露出狂热之色,仰望天空中与霸山祭酒大打出手的秦牧。

    赤明神子走来,笑道:“天刀不要误会,星犴是听闻秦教主到了,有难题想要求他解开。他在造化玄功上的造诣不逊于我,去南海请教我,我虽然帮他解决了一部分难题,然而他想再造肉身还是留下了些弊端。我告诉他,秦教主才是造化之道的最高造诣者,所以他闻讯前来。”

    星犴淡淡道:“造化之道,秦教主天下第一,我与赤明神子并列天下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