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四十七章 天尊令

    “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件东西的?”秦牧从箱子上移开目光,询问道。

    少年星犴舒了口气,道:“元界破封的时候,我看到一处遗迹颇为古老,其中神霞漫天,于是进去搜寻,得到了这件东西。”

    赤明神子、屠夫等人纷纷上前,只是箱子已经关闭,他们无法看到箱子里到底是什么。

    不过,这世间能够让秦牧心动的宝物不多,等闲什么帝座功法也难以让秦牧动心,箱子里面东西一定非同小可。

    龙麒麟上前,蹭了蹭箱子,悄声道:“好兄弟,里面是什么?让我看看?”

    狐灵儿则试图把箱子扒开一条缝,然而箱子却紧紧闭合,不给他们看。

    “你得到这件东西的遗迹在何处?”

    秦牧沉声道:“这件东西对我并无大用,只有那个遗迹对我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的地方。想要我救你,那就告诉我是什么地方。”

    “箱子里有地理图。”

    星犴道:“救了我,箱子里的东西和地理图归你。甚至,你若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亲自带你前去。”

    秦牧深深看他一眼,点了点头,向霸山祭酒道:“师兄,借一处地方,我为这厮作法,重塑灵魂。”

    霸山祭酒立刻清空主殿漓江殿,秦牧把箱子提起来,走入殿中,将箱子放在身边。

    星犴走到殿中,看了看箱子。

    箱子可以自己走,然而秦牧却还是固执的要提着,显然自己寻到的那件东西对秦牧极为重要,说明自己带着这件宝物来找秦牧是对的。

    殿内,秦牧身后浮现出承天之门,作法为他聚集他已经崩散的魂魄。

    星犴虽然是前代五百年一出的圣人,有着过人的聪明才智,但是受时代所限,他无法成神。

    与延康国师这位当代圣人不同,延康国师是将满腔心血投入到延康的改革变法之中,尽情施展自己的抱负,不在乎自己的性命,而星犴则将满腔心血投入到如何延续自己的性命之上。

    他剑走偏锋,杀了许多近神高手,将这些高手已经修炼到真神层次的肉身部位拼接到一起,让自己保持年轻。

    后来,他的研究更进一步,把自己的元神乃至于魂魄也切割,取来他人的灵和魂,来拼接元神。

    久而久之,星犴便迷失了,不知道哪个才是自己。

    而他人的魂魄肉身,终将限制他的成就,在而今的道法大爆炸的时代,他无法回归本我,便会被淘汰。

    对于秦牧来说,为他重塑灵魂是轻车熟路,并不费力,毕竟星犴不是地母元君、天阴娘娘这样的存在。

    而且他也不担心星犴能够学去他的牵魂引,没有幽都神子的身份,便休想修成真正的承天之门。

    更为关键的是,没有与天公、土伯良好的关系,窃取他们的力量来重塑魂魄多半会被这两位古神弄死。

    过了不久,施法结束,星犴跏趺坐下,仔细感应着自己的魂魄,心中感慨万千,难以言语。

    秦牧则打开箱子,箱子里一尊尊神人的肉身队列整齐,站在箱内的空间中,这些神人很多都是修炼到神境的半神。

    还有许多元神被星犴以奇异的法门定在那里,各种元神都有,千奇百怪,各个种族。

    不过吸引秦牧目光的并非是星犴的这些收藏,而是一块玉质令牌,一块与牧天尊令牌相似的令牌。

    箱子将这块令牌吐出,落在秦牧手中,秦牧翻过令牌,令牌上用古老的神文刻着一个“秦”字。

    秦天尊的令牌。

    当年他与牛三多回到龙汉初年,在天河上遇到了开皇,瑶池盛会上两人一番大战,震惊天庭。

    御天尊见两人神通广大,非同凡响,超越当时的人族,超越当时的古神半神,于是上奏古神天帝,为两人请赏。

    于是古神天帝封赏两人为天尊,秦牧化名牧青,因此封号牧天尊,开皇秦业化名秦开,因此封号秦天尊。

    秦牧与开皇与七天尊并列,被称为九天尊。

    古神天帝封赏,有圣旨和令牌,两人各有一份。

    这就是他看到这块令牌后,立刻答应星犴为他重塑灵魂的原因!

    秦牧把秦天尊令牌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收入自己的饕餮袋中,看了看星犴。此时的星犴因为灵魂重塑,灵魂虚弱,正在催动玄功提升自己的魂魄。

    秦牧取出箱子里的地理图,打量几眼,这地理图是而今的元界地理图,太多陌生的地方,他几乎看不出头绪。

    “即便有地理图,我也需要星犴随我一起前往那里。”

    秦牧收好地理图,走出漓江殿。

    殿外,屠夫化作一道刀光飞向他处,笑道:“牧儿,你不是要学漓江学宫的变法成果吗?我在天刀院等你!”

    秦牧放下心思,笑道:“屠爷爷,你会被我打死的。”

    屠夫哈哈大笑,刀光落入学宫中的一片宫阙中,那里是天刀院。

    赤明神子紫衣一卷,闪身而去,声音传来:“幽都神子,我在造化院恭候大驾!”

    老农向外走去,淡然道:“武道院,来找我挨打!”

    秦牧脸色一黑,羽曌青笑吟吟道:“自然院,妾身恭候教主大驾。”

    班公措一时间豪气干云,哈哈笑道:“秦教主,我在巫法天行院领教!”

    ……

    漓江殿前,众多强者纷纷各回各院,等候秦牧挑战,狐灵儿也兴奋起来,驾着一道妖风便走,雀跃道:“公子,我在妖院等你来挑战!”

    秦牧挠了挠头:“灵儿好像误会了,我是来学神通的,妖法我又学不会……不过难得她兴致勃勃,打过其他各院之后,我再去她那里坐一坐,免得小丫头伤心了。不过漓江学宫这些书院,好像都是很难招惹的家伙,当然,除了大尊……”

    漓江学宫一共有二十余座书院,剑道院,魔道院,神道院等等书院,各有所长,秦牧一一挑战。

    他的目的是为了学习漓江变法成果,因此用漓江学宫的功法神通与各院对决,有输有赢,输得最惨的是班公措的巫法天行院,秦牧与班公措比试逃命之法,一败涂地。

    秦牧面子挂不住,要与他比试巫法,班公措根本不与他比试,赢了他之后便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赢得最轻松的是赤明神子的造化院,在造化之术上,赤明神子的确要比他逊色,哪怕赤明神子的修为实力超过他不知凡几。

    最宽松的是狐灵儿的妖院,秦牧与狐灵儿打闹片刻,便与狐仙等一众妖怪喝得酩酊大醉。

    挨揍最狠的是老农的武道院,进入武道院之后秦牧便开始挨打,直到站不起身。

    而最温情的则还是天刀院,爷儿俩打打停停,屠夫认认真真的指点他的刀法修行,期望他能以刀入道,让秦牧觉得仿佛又回到残老村的岁月,很是温馨。

    不疯的屠夫,有一种长辈的温情。

    这日,星犴走出漓江殿,向秦牧道:“秦教主,可以出发了。”

    秦牧向众人告辞,向屠夫道:“屠爷爷,我这一去只怕有许多凶险,蓝御田先留在这里,让他学习漓江的道法。屠爷爷一定要照看好他,不必教他功法,但也要督促他修炼。”

    屠夫瞥了星犴一眼:“我不放心小犴子,这厮心狠手辣,你独自与他同行,只怕他会对你下手。牧儿,狗改不了吃屎,他看你的眼神不对,我怀疑他很想得到你的身体!”

    秦牧淡然道:“星犴奈何不得我分毫。”

    屠夫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秦牧唤上龙麒麟与烟儿,与星犴一起上路。

    星犴从箱子里取出一头龙,一口气吹去,只见这条神龙顿时活了过来,腾云驾雾,在云雾中穿梭,速度极快。

    秦牧坐在龙麒麟的脑袋上,龙麒麟驾驭火云,发足狂奔,追上神龙。

    “秦教主的这头夯货,修炼速度倒是不慢。”

    星犴回头看来,很是惊讶,道:“秦教主这次与我一起出行,竟然没有带着几个高手,对我倒是放心。”

    秦牧悠然道:“星犴,当年你是何等惊才绝艳,天圣学宫一战,我残老村与延康国的高手几乎全军覆没,只是而今时过境迁,你的本事已经不如从前那般惊艳了。与你同行,用不着其他高手。”

    星犴淡然道:“你小觑我了。我虽然意识到自己的路走错,但天下同辈之中,还是难有我的对手。即便是苏剑神遇到我,也是会逊色一分两分。你应该叫上几位高手,因为你对我很有吸引力。你看到我的箱子里的存活,便应当知道我并未完全舍弃从前的路。”

    秦牧哈哈大笑,烟儿趁着他张嘴大笑,喂了他一颗赤火灵丹。

    秦牧脸色一黑,刚要吐出来,然而竟然觉得赤火灵丹的味道不错,鬼使神差的吃了下去:“难怪龙胖总喜欢吃赤火灵丹,原来味道竟然这么好……呸呸,这是喂龙胖的!”

    有烟儿在身边,他的胆气十足。

    即便龙麒麟全力奔行,连夜兼程,他们也用了两个月才来到星犴所说的那片古老的遗迹。

    龙麒麟降落下来,星犴脚下的神龙也徐徐落地,神龙渐渐缩小,飞入打开的箱子里。

    星犴拎着箱子,轻声道:“就是这里,我在这里九死一生,险些没能活着出来。”

    秦牧向前看去,但见一片残破神山中喷涌出浓烈的神霞,光彩夺目。

    那神霞中有亮光在移动,他正要细看,却见一轮圆坨坨的亮光从霞光里面飞出,剑光从那光亮中喷涌而出,长达数十里!

    “与你的剑法是否很像?”

    秦牧身边,星犴道:“我就是在这里面得到了秦字令牌,又见到了类似你的剑法,所以认为此宝可以打动你。”

    秦牧心神有些悸动,无忧剑又在低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