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四十八章 堕神谷剑桥

    秦牧握持无忧剑,这口神剑才缓缓的停止低鸣。

    “开皇的剑法与我的剑法的确有相似之处,我从父亲那里学得了一部分无忧乡的传承,又在瑶池盛会上与开皇相遇,估计彼此都有一些影响。”

    他打量片刻,只见圆坨坨的亮光并未移动,移动的是霞光,给人造成错觉,以为是亮光在移动。

    他们前方,到处都是尸骨,巨大的神魔尸骨漫山遍野,霞光在四周飘荡,有些尸骨上还布满了金色的符文,神霞飘过时,那些符文亮起,噼里啪啦作响,随即在神霞中湮灭。

    秦牧心中凛然,这些神霞蕴藏着可怕的威能,将这里封锁。

    “亮光是剑法在空间中留下的烙印,而霞光也是一种神通留下的烙印。”

    星犴提着箱子,向这片遗迹中走去,道:“你小心跟上我,这片遗迹与众不同,我们需要走在这些烙印在空间的神通上。”

    秦牧微微一怔,走在烙印在空间的神通上?

    他也进入过不少遗迹,往往都是避开神通烙印,因为这些神通烙印依旧蕴藏着恐怖的威能,触碰到便有可能爆发,将入侵者绞杀。

    走在神通上,岂不是最危险的途径?

    正在此时,只听一个声音笑道:“牧天尊!好久不见!”

    秦牧心中微动,循声看去,不由笑容满面,遥遥招手,笑道:“燕泣翎姐姐,上次一别,我甚是想念。姐姐这些日子可好?”

    星犴停下脚步,向那边看去,只见一艘画舫从空中飞来,一众神女拥着一个女子站在画舫船头,那女孩脑后有光晕流动,显得神圣非凡,那光晕并非是正圆,而是椭圆,带着很多奇妙的纹理。

    星犴并不认得她,然而却眼睛一亮,赞道:“这个女子值得收藏!”

    秦牧道:“古神天帝的弟子,本事与我相差不多,自然值得收藏。不过她身边的女子厉害了,本事极高,深不可测。”

    燕泣翎也来到这片遗迹边,停下画舫,距离秦牧还有百丈远近。

    燕泣翎与一众女子下船,船上又走下来一位少年,年纪与燕泣翎仿佛,脑后也有一道光晕。

    “这少年难道也是天帝的弟子?”秦牧心道。

    星犴也注意到这少年,赞道:“此子也值得收藏!”

    燕泣翎笑道:“上次被牧天尊打伤,小妹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复原。天尊,陛下对你很生气呢,你戏耍陛下,把陛下赐福给了一头黑野猪,陛下与那头黑野猪聊了很久这才发现端倪,暴跳如雷,骂了你很久。”

    她噗嗤笑出声来,然而身边的那个少年脸色却很不好看,沉声道:“师妹,此獠有辱陛下,罪该万死,你还与他说笑?”

    燕泣翎低声道:“慕师兄,陛下还需要他来做事,需要留他性命。”

    那位少年慕秋白脸色还是不太好看,冷笑道:“侮辱陛下,罪责难逃。”

    秦牧得意洋洋,笑道:“陛下想要控制我,我自然要防备一些。对了,那头黑野猪还好吗?”

    燕泣翎摇头道:“陛下很恼火,命人去抓那头猪妖,然而那猪妖却机灵,带着一家老小跑掉了。陛下还叹惋说,这头猪妖狡猾得很,早晚会借着他的赐福变成了不起的角色,会成为他的一个污点。牧天尊来到这堕神谷做什么?”

    “这里叫做堕神谷?”

    秦牧大喜,连忙取出星犴的地理图,在堕神谷的位置写上名字,笑道:“谢谢燕泣翎姐姐。燕姐姐,地母元君的伤势如何?”

    燕泣翎这才知道他根本不知道这里叫什么,还未来得及说话,突然大地隆起,一连串山脉不断从地底钻出,十几尊神人站在一个山头上,呼啸而来。

    “有劳牧天尊垂询,地母元君而今很好。”

    一个洪亮的声音如雷炸响,秦牧向那突然出现的山头上看去,但见为首的是一头老龙王,眉须低垂,老眼昏花,但开合间神光四射,瓮声瓮气道:“地母很想念阁下,等着阁下回去为地母塑魂!”

    秦牧心中凛然,这头老龙正是地母地宫前的那头老龙王,是与凤秋云齐名的存在!

    凤秋云被鬼船带走,至今不知所踪,地母元君则先被另一个地母重创,再被书生子兮重创,后来杀到延康京城又被武斗天师濯茶和冥都天王田蜀重创,至今未有动作。

    龙麒麟欣喜道:“天龙王,还记得小弟吗?”

    那老龙脸色一黑,装作没有看到他,龙麒麟用灵丹贿赂他,与他称兄道弟,在地宫中混了不知多少好处,是他此生的一大污点,他自然不愿提起此事。

    天龙王道:“牧天尊,堕神谷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为了天尊的安全起见,天尊还是到我这边来,我送你去见地母。”

    慕秋白目光雪亮,向天龙王看去:“牧天尊必须要随我们回去。天龙王,你还是请回吧。”

    天龙王昏花老眼突然露出凶光,杀气凛然。

    秦牧哈哈笑道:“你们都想让我去见地母,然而地母有两个,我到底去见谁?还是等两位地母分出胜负生死,我再做出决断罢。”

    天龙王哼了一声。

    慕秋白道:“天龙王,你是忠于天帝,还是忠于地母?”

    天龙王淡淡道:“我只知地母,不知天帝。谁敢挡地母的道路,我便杀谁。”

    星犴看了看四周,他们的退路已经被这两拨强者堵死,只剩下进入堕神谷这一条路。

    这突然间出现的诸多强者,让他也大感棘手。

    突然,燕泣翎笑道:“诸位,我们都是为了堕神谷而来,并非是为了争夺牧天尊,何必现在便大打出手?既然是为了堕神谷而来,那么理当先探索堕神谷。天龙王意下如何?”

    天龙王显然也有所忌惮,徐徐点头,率领身后诸多半神从山上走下来,突然身躯一震,一条条雪白的龙须向后飘摇,唰唰唰洞穿一个诸天。

    那个诸天世界被他的龙须打开,只见无数火龙鸦从诸天世界中飞出,向堕神谷飞去。

    他并无把握探索这个禁地,所以先让火龙鸦探路,这些火龙鸦长着龙口鸦首,龙尾鸦翅,长约五六丈,是有着龙族血脉的半神,数量极多。

    燕泣翎和慕秋白身边的一个侍女取出一扇门户,立在平地上,那女子抓住门把手,将这扇门打开,门后竟然也是一个诸天世界,里面许许多多鸟翼半神纷纷飞出,向堕神谷飞去。

    星犴摇头冷笑:“这些蠢货只知道用性命堆,没点脑子,不知死活。”

    那些鸟翼半神和火龙鸦飞到堕神谷遗迹的半途中,便见一个个突然变成白骨,纷纷坠地,然而却有不少火龙鸦和鸟翼半神活着深入,来到堕神谷的山脚处。

    燕泣翎、天龙王等人探明道路,纷纷动身,向堕神谷走去。

    秦牧看向星犴,星犴悠然道:“那条路是死路,真正的生路就在我们脚下。注意脚下,与我的脚保持同样高度,头的高度不要超过我的头。”

    秦牧连忙抬脚低头,龙麒麟也慌忙缩小体型,变成丈余长短,身高没有超过星犴,烟儿比星犴矮一些,突然化作一只青雀,停在秦牧的肩膀上。

    星犴取出一个巨型的运算灵兵,无数符号噼里啪啦变幻,运算一番,这才迈出脚步。

    “这运算灵兵,与我的简直一样!”

    秦牧面色古怪,心道:“星犴抄袭我的灵兵!”

    星犴这一步迈出,突然只见那个圆坨坨的亮光迸发,一道长达数十里的剑光迎面而来,剑气磅礴,让人不寒而栗!

    这道剑光如此恐怖,一路洞穿了几十道五彩绚烂的霞光,所过之处,空间被切开!

    剑光蕴藏的威能沛然,摧枯拉朽,这道剑光别说星犴秦牧抵挡不住,恐怕等闲玉京境界的强者也会被一剑击杀!

    这道剑光恰恰来到他们脚下,让他们只觉如同被无数细小的剑光穿透身体,有一种很强的刺痛感,不过古怪的是,剑光并未伤到他们,让他们有刺痛感的是这一道剑光中蕴藏的剑意。

    星犴踩着剑光加快脚步,沉声道:“速度快一点,这道剑光很快便会收回去。”

    秦牧连忙带着龙麒麟,跟上他的脚步。

    而下方,燕泣翎、慕秋白与天龙王等人纷纷抬头,只见秦牧星犴带着龙麒麟在他们头顶奔过,众人心中一惊:“这剑光不是堕神谷的杀阵,而是一道桥梁?”

    他们四周,还有诸多半神不断在神霞中消融,走着走着便化作一堆白骨倒下,众人倍感压力。

    燕泣翎连忙纵身而起,跳到剑桥上,道:“这里安全。”

    其他人纷纷跃起,突然有六七人的身躯较高,刚刚跳到剑桥上,却见脑袋不翼而飞,还有人被削掉了半个脑袋,极为恐怖!

    “小心,这条剑桥只能护住七尺高度,放低身体!”天龙王连忙喝道。

    等到他们落在剑桥上,秦牧与星犴已经来到剑桥的尽头,那团亮光前,亮光后方是一片山崖,有一道浮桥连接山崖对岸。

    星犴从剑光上跳下,恰恰落在浮桥上,秦牧也连忙跳下,他刚刚落在浮桥上,便听嗡的一声,那道剑光猛然收入他们头顶的亮光中,被剑光斩断的神霞又再度合拢。

    刚刚落在桥上的燕泣翎等人顿时脚下一空,暗道一声糟糕,但见漫天神霞涌来。

    “退出去!”天龙王断然喝道。

    众人纷纷往后退去,又有几人跑着跑着便化作白骨倒在地上。

    众人逃出堕神谷,慕秋白再度打开那座门户,让更多的鸟翼半神飞出来,喝道:“探出那道剑桥!”

    唰

    剑桥再现,将数以百计的鸟翼半神的脑袋斩去,留下一地尸体,慕秋白终于确定剑桥的准确方位。

    而在山崖边的浮桥上,星犴摇了摇头,道:“这些家伙只懂得用命堆。”

    秦牧笑道:“那么你死了几条命,才寻到那道剑桥的?”

    星犴沉默,强忍住打死他的冲动。

    他们来到对面崖顶,崖后是一片山谷,山谷四周峭壁陡峭,一条条锁链连接四面八方,拴住一口棺椁,棺椁竖起,下方则是一口石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