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四十九章 棺中逢故人

    秦牧看向那口棺椁,棺椁是被竖在空中的,没有着地,四周弥漫的霞光围绕这口棺椁和石井飘来荡去,很是静谧。

    这里的一切仿佛静止了,听不到其他声音,黑漆漆的棺椁悬在那里,正对井口。

    而霞光是从井中喷出的,很轻,很淡。

    秦牧疑惑道:“星犴,棺材并未打开,那么你捡到令牌的地方是?”

    棺椁被锁链缠住,并未打开,而这片谷地中除了这口黑棺那那口井之外,别无他物,因此他有些不解。

    星犴放下箱子,箱子哒的一声打开。

    “令牌是在棺材顶端放着。”

    星犴不知施展了什么法门,只见箱子里一尊又一尊半神肉身自动从箱子里跳出,箱子有些不安,吧嗒吧嗒的跳来跳去,想要将这些神人吞入箱子里。

    过了片刻,秦牧四周便站着百十尊神人。

    这些神人没有气息,已经被星犴炼化。

    星犴双手竖起剑指,鬼魅般移动,在一尊尊半神的眉心各自点了一下,随即站立不动。

    “开!”

    他眉心突然裂开,露出一只漆黑的眼睛,那只眼睛骨碌滚动了一周,一条条黑线从这只黑眼中射出,在空中游走如烟,钻入这些半神的眉心。

    “幽都法术。”秦牧惊讶。

    星犴的这只眉心竖眼有些像是他的第三只眼,都是用来驾驭幽都的力量的,只是星犴的这只眼睛还很初级,远不如秦牧的第三只眼精妙。

    然而,星犴的幽都神通却有令人眼前一亮之处。

    “教主,他在模仿你。”龙麒麟悄声道。

    秦牧不动声色道:“不要瞎说。”

    话虽如此,他却有些警觉,星犴的眉心竖眼的确在模仿他,说明星犴对秦牧的肉身极为看重。

    以星犴的性子,看中了什么东西便一定要弄到手!

    更让他心惊的是,星犴箱子里跳出来的这些半神一个个极为强大,竟然都是真神境界的存在,被星犴捉住炼死,可见星犴的实力是何等可怕。

    星犴作法完毕,突然一尊半神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身前的一尊半神吞下!

    秦牧心中一惊,却见另一尊半神将这尊半神一口吞噬,而后又被身后的一尊半神吞噬,眨眼间,这百十尊半神便只剩下一人!

    这种情况就像是大鱼吃小鱼,随即被更大的鱼吃掉。

    仅剩的那尊半神立刻纵身跃起,从山顶狂奔而下,直奔悬棺下的那口古井而去。

    这尊半神跑着跑着,身上的血肉不断落下,只来得及冲到半山腰,便被霞光中的威能化作奔跑的白骨。

    就在此时白骨炸开,又有一尊半神从破开的白骨中冲出,继续狂奔,很快又在霞光中化作白骨。

    白骨再度炸开,第三尊半神冲出,然后是第四尊、第五尊……

    这些半神一个个从白骨中出现,像是接力一般冲向古井。

    星犴面色有些紧张,口中数着数字,待到他数到一百零七,最后一尊半神冲到井边,随即在浓烈的霞光中化作白骨。

    那白骨半神纵身一跃,跳入井中。

    井内传来咚的一声轻响。

    星犴松了口气,提起箱子道:“另一道剑桥就要出现了,紧跟着我!现在,跳!”

    那口井中突然有光芒冉冉升起,是一道剑光的形态,没有实质,这道剑光漂浮在空中,剑尖向下,悬垂在那里。

    突然,剑光一动,顿时四面八方出现无数口剑,平平铺开,铺开的剑光震动,又是无数口剑铺开,在刹那间,无数口剑铺满了堕神谷!

    秦牧在星犴说出跳字的一刹那,便纵身跳起,龙麒麟晚了一步,还未醒悟过来,随即便被秦牧抓住拎了起来。

    唰

    一口口剑光从他们脚底板下方铺开,星犴轻轻落下,踩在剑光上,沉声道:“这道铺满山谷的剑光很快便会消失,沉入井中,咱们快走!”

    秦牧连忙带着龙麒麟飞速来到那口悬棺前,星犴纵身跳到悬棺上,道:“这里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突然满谷的剑光猛地一收,收回到那道悬垂在井上的剑光中。

    那道剑光缓缓沉入井中,消失不见,霞光再起,笼罩山谷,而悬棺四周则没有霞光。

    这种霞光极为诡异,走入霞光中,肉身便会不断消融,死得惨不忍睹。

    而在此时,燕泣翎、慕秋白和天龙王等人赶到山崖上,遥遥望向秦牧等人,各自皱眉。

    慕秋白立起门户,把门打开,而天龙王怒吼连连,一道道龙须向后飞去,只听空中传来无比压抑沉闷的声响,却是这头老龙王一身蛮力无穷,竟然将火龙鸦所在的那个诸天世界强行拉了过来!

    “他们用性命堆,说不定能够堆出一条道路,激发井中剑。不过,不知要死多少人才能来到这里。”

    星犴目光闪动,看向秦牧:“倘若换做秦教主来到这里,没有我带路,你如何破这里的封禁?”

    秦牧思索片刻,道:“我会试图寻找到这里霞光中蕴藏的神通奥妙,然后破解。倘若能够认得霞光中的神通,这些霞光便伤不了我。”

    星犴微微一笑:“你还是不承认你不如我。令牌就是在这口悬棺上捡到的,你低头看看。”

    秦牧低头看去,微微一怔。

    那口棺材顶端很是宽敞,有四步方圆,他们站在这里却也不显拥挤,棺材顶端刻着许多瑰丽的花纹,除此之外,还有一行小字。

    小字旁边是一个凹槽,恰恰可以嵌入天尊令牌。

    秦牧读去,道:“遇秦、牧则开。”

    他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星犴:“原来你将令牌给我,不全是用令牌换你性命,也是为了引我前来,为你打开这口悬棺。星犴,你很机灵,一箭双雕。你给我绘制的地理图,我无法看懂,想来地理图上你也动了手脚,故意让我看不懂,不得不让你带着我前来。”

    星犴露出笑容,抚掌笑道:“你醒悟过来也已经晚了。现在你已经来到了这里,又能怎么办?我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得到了那块令牌,又看到棺材上有你的名字。我即便用秦字令牌也无法打开这口棺材,于是便想只有你才能用这块令牌打开悬棺,因此便找上了你。”

    他们二人站在悬棺上,下方,无数火龙鸦和鸟翼半神疯狂涌向悬棺下的古井,然而却在霞光中纷纷血肉消融,变成无数白骨。

    即便如此,还是有数不清的火龙鸦和鸟翼半神向古井狂奔,只见下方白骨越堆越高,哗啦啦向前滚动,再过不久,白骨堆积,便会滚到井口。

    “堕神谷并不大,四面环山,探索一遍并不难,然而我却察觉到堕神谷只是真正的宝藏的入口。”

    星犴盯着秦牧,悠悠道:“秦教主当断则断,否则那些强者堆几十万条性命,也可以触发井中的剑光。”

    “星犴,你若是将聪明才智用在正道上,你的成就不逊于延康国师。可惜,你总是把聪明用在邪路上。”

    秦牧摇了摇头,取出牧天尊令牌,淡然道:“你得到的秦字令牌我用不了,这口棺材上面的秦牧二字,指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便是秦字令牌的主人。打开这口棺材,须得我亲自动用我自己的令牌。”

    他将令牌放在凹槽中,正好卡住,就在此时,下方白骨成山,堆到古井边,顿时有几具白骨跌入井中。

    井内,那道剑光再度升起,悬于棺椁下方。

    凹槽卡住牧天尊令牌,但见锁链抖动,哗啦,一条锁链解开,垂了下去,接着又是一道锁链解开。

    秦牧站在悬棺顶端,悬棺开始摇晃,又是一道道锁链自动打开,而在此时下方的剑光突然爆发,铺满堕神谷。

    天龙王、燕泣翎和慕秋白等人立刻脚踩剑光飞奔而来,向悬棺冲去。

    终于,所有锁链悉数解开,悬棺猛地一沉,秦牧脚下一空,与龙麒麟、星犴一起呼啸坠下,眼前一片黑暗。

    “我们坠入这口悬棺中了!”

    他肩膀生疼,却是肩头的青雀烟儿此刻不由紧张起来,鸟爪刺入他的血肉。

    秦牧连忙拍了拍烟儿的背,这青雀才醒悟过来,松开鸟爪。

    他们还在坠落,这口悬棺看起来不大,但内部空间却着实惊人。秦牧抬头看去,只见悬棺顶端有四角形的亮光,接着亮光猛地一暗,又有几人趁着悬棺还未闭合,也冲了进来。

    那几人冲入悬棺的一刹那,悬棺闭合。

    咚。

    外面传来落水的声音,秦牧心中微动:“这口悬棺落入古井中了。”

    竖起的悬棺落入井中,向井底沉去,即便是在漆黑无光的悬棺中,他们也能感觉到悬棺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

    不仅如此,他们也在棺中不断坠落,这口悬棺的深度惊人。

    终于,秦牧看到下方有亮光传来,急忙催动法力,稳住身形,不多久,他脚踏实地,抬头看去,但见这悬棺内部竟然有一座八角凉亭,凉亭悬挂着八盏灯笼,灯光幽幽。

    星犴心中凛然,小心翼翼的打量凉亭,没有上前。

    这口悬棺太诡异,没有什么恐怖的尸体,只有一个凉亭,但他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凉亭有亮光,然而四周则是一片黑暗,谁知道会不会从黑暗中猛地跳出一个绿毛尸体来?

    秦牧却向前走去,来到亭中,只见亭内有一石桌,四个石凳。

    石桌上放着两个茶盅,一壶茶,其中一个茶盅是空的,另一个茶盅却是满的,茶水碧绿,冒着腾腾热气。

    秦牧坐在有茶的那一边,双手捧起茶盅,向对面拱手,头颅低垂,向空气见礼。

    他抬起头来,心中感慨万千:“咱们相见时,你叫我师弟,我总是凶你,你还怪我高傲。你不知道咱们隔着一百多代,而我却知道。后来你再度遇到牛犇牛三多时,应该知道了。你留下这杯茶,是想与我对饮吗?”

    星犴走过来,冷冷道:“秦教主,这里的茶你也敢喝?当心有毒!”

    秦牧仰头一饮而尽,心潮澎湃起伏,茶青涩回甘,依旧温热,仿佛对面的饮茶人为他斟了这一盅茶后,起身刚刚离开。

    秦牧面色复杂,放下茶盅,提起茶壶在对面的空茶盅中斟满了一盅绿茶,又为自己斟了一盅,轻声道:“我多希望你能坐在我的对面,咱们对饮。可惜,你不在这里。”

    他仰头一饮而尽,虽然是茶,但他却有些醺醺醉意,独自饮着,低声道:“你会回来吗?”

    虽然对面空着,但星犴依旧不敢坐下,而是站在凉亭外。

    这时,燕泣翎、慕秋白带着几个侍女落下,几个侍女警觉地打量四周,天龙王也带着几尊地母麾下的强者降落下来,那几个强者各自眼中神光爆发,洞彻黑暗,搜寻四周是否危险。

    而燕泣翎、慕秋白和天龙王的目光则齐齐落在石桌边独饮的秦牧身上。

    秦牧肩头,青雀飞起,落在旁边的石凳上化作一个乖巧可人的少女,提着茶壶为秦牧斟茶,又端起茶盅送到秦牧嘴边。

    秦牧美人在旁,红袖依偎,显得有些放浪形骸。

    “堕神谷隐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

    慕秋白突然道:“我们师兄妹是奉天帝陛下之命来探索此地。天龙王,你应该是奉地母元君之命罢?地母元君久居元都,堕神谷的秘密自然瞒不过她。”

    天龙王沉默片刻,道:“地母告诉我,这里埋葬了一位天尊,因此让我前来寻到这位天尊。”

    突然,星犴耸了耸鼻子,疑惑道:“你们前来寻找这位已故的天尊,是否还带来一人?”

    众人微微一怔。

    星犴道:“我嗅到另一个人的气息。莫非有人趁着你们进入悬棺的同时,跟在你们身后溜了进来?”

    他此言一出,众人也立刻感觉到这悬棺中还有一人,不由得紧张起来。

    他们都是了不起的强者,谁能混在他们身后连他们也无法察觉?

    “大家不用紧张。”

    黑暗中传来一个笑声,笑声向凉亭这边接近,渐渐地一个年轻的面孔被凉亭的灯光照亮。

    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满面笑容,向众人团团作揖,笑道:“我并无恶意,只是前来寻访故人。”

    “啪!”秦牧手中的茶盅突然炸开,茶水四溅。

    他的胸膛剧烈起伏,那个从黑暗中浮现的面孔,正是“御天尊”,与蓝御田一模一样的“御天尊”!

    四千字大章,可否弱弱的求月票?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