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五十五章 黄雀伺蝉

    “御天尊”晃了晃头,他看到有白色的东西从自己的眉心中飞了出来。

    他抬手摸了摸额头,手上有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迹。

    “这一剑,还真是快啊,让人猝不及防……”

    他伸出一根手指往眉心戳了戳,手指陷入脑中。

    他摸了摸后脑勺,也是同样的情况。

    秦牧斜斜落地,向前走出两步,身后天河浩荡,徐徐收归,在他身后飘荡,而天河之上隐约可见一片天宫。

    天宫中,神音喧嚣,像是有无数神魔在那里念诵,随着秦牧的气息回落,那种念诵声才徐徐低沉下来,慢慢消失。

    秦牧的元神持剑而归,立在天宫的南天门外、天河的河面上,看着“御天尊”没有多余动作。

    “御天尊”又晃了晃头,头脑越来越昏沉,笑道:“这具身体的确不完美,还有许多需要补充的地方。下界的神通进步之快,也超过我的想象。”

    秦牧摇头道:“你只是在用这具身体的本体力量,没有动用你自己的力量。这具身体中藏着几乎所有古神的大道法则,惟独没有你自己的东西。你是想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是你的力量难以突破世界壁垒?不过没有自己的东西,你便注定要死在我手里。”

    他说的是一个基础的原则。

    突破世界壁垒,修为越强,阻力越大,因此从天庭下界的人往往都是神通者,很少有神魔。

    除非能够强大到让世界壁垒崩塌的程度,才能贯穿两界,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大规模的神魔大战时期。

    比如开皇时代、上皇时代覆灭的时候,世界壁垒不存。

    而除此之外,还有少数情况可以突破世界壁垒的限制。

    比如秦牧与黑虎神一起设计制造的灵能对迁桥,亦或者赤帝齐暇瑜的凤凰船,亦或者是大梵天王佛的入梦法门,也可以绕过世界壁垒。

    或许还有其他秘密途径,只是秦牧并不知道。

    依照这个规则,从天庭下来的强者往往都是神通者,比如齐九嶷、秋冥皇子,他们还是神通者,来到元都之后寻找天庭留在元都的强者,让这些强者成为自己的追随者。

    还有青云天中的天庭使者,萧淳风、羽红袖以及周天正神的弟子,他们都是神通者,受命下界来完善天图。

    因为青云天是天庭道门下属的一个诸天,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去寻神魔的保护,青云天便可以提供给他们保护。只是他们没有料到秦牧和林轩道主会摸到青云天,道院一战将他们杀得几乎全军覆没。

    而当年楼云曲等人则是借赤帝齐暇瑜的凤凰船来到下界,免得被世界壁垒排斥,同时因为冥都与幽都相同的特性,他们可以借助冥都天门穿梭冥都。

    “御天尊”下界,也需要遵循这个原则。

    “御天尊”的境界需要被限制在神通者这个水准上,最多修炼到神桥境界的巅峰,容纳更多的力量便无法穿过元都的世界壁垒。

    除非天庭中的天尊强行打破世界壁垒,不过那样造成的动荡便不可想象了。

    秦牧笃定自己能够斩杀“御天尊”,便是这个道理。

    他有着无比强大的信心和信念,这世上能够在相同境界战胜霸体的存在,根本不存在,哪怕对方是天庭制造出来容纳所有古神大道规则的御天尊!

    “御天尊”脑浆还在往外流,他的大脑已经被秦牧那一剑震碎,体内的神藏体系也被摧毁。

    秦牧元神御剑,一剑飞天,已经刺杀了他的肉身,震碎了这具身体中的元神。

    “你身后的不是神桥,为何你的第七神藏是一道天河?”

    “御天尊”有些迷惑,头脑中的脑浆几乎快要流干,依旧在打量秦牧,打量他身后的天河神藏。

    他体内的大道虽多,但都是先天大道,是古神的大道,而造化大道并不在其中。

    他无法像秦牧那样动用造化大道修复肌体损伤,只能任由自己的脑浆流尽。

    “你开创了一种全新的神藏?有了这座神藏,你便可以连接天宫与其他神藏,形成一个完整的整体?”

    “御天尊”又一次晃了晃头,头颅中已经空了。

    然而他却还能说话,还能思索,道:“牧天尊不愧是牧天尊,你做到这一步,已经完全可以与七天尊并列了。可笑天庭中其他人却还在争名夺利,争夺权势,对下界的变化视而不见。嘿嘿,倘若天帝不是一群人,那就方便多了。”

    秦牧目光直视他的双眼,沉声道:“你见到我的第七神藏有什么想法吗,云天尊?”

    “御天尊”微微一笑,悠然道:“原来你把我想象成他,所以不惜暴露你的天河,就是为了借着第七神藏来让云天尊露出马脚。毕竟,云天尊是神桥神藏的开辟者,他见到你的第七神藏之后肯定会心神大乱,因为你开辟的第七神藏比他的神桥神藏更好,更妙。然而你猜错了,我并非是他。”

    他周身突然燃起道火,微笑道:“牧天尊,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么早便暴露自己的本钱。这具身体不过是我的一个实验品,我仅仅是想试验一下御天尊的战力,现在发现这具身体还有诸多不足之处。我知道了你的本钱,而你却无法得到这具身体得知其中的奥妙,下次你再度见到另一个御天尊时,便是你的死期……”

    突然,他身上的道火熄灭。

    “御天尊”心中一惊,再度催动道火试图焚化这具身躯,然而道火却始终无法燃烧!

    “你的身体,我收藏了。”

    他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御天尊”转头看去,只见星犴从黑暗中走来,一手提着箱子,另一只手抬起,五指叉开,不知用什么手段压制住他的道火。

    星犴目光狂热,放下箱子,箱子长出腿脚,哒的一声打开,很是兴奋。

    星犴的目光却没有落在“御天尊”身上,而是落在秦牧身上,他在防备秦牧。

    秦牧淡淡道:“星犴,隐藏在这具躯体中的意识,来头之大是你不可想象,你想收藏这具躯体,不怕死吗?”

    箱子中,一条条手臂探出来,抓住箱子边缘,一头庞然大物从中爬出,这多臂多头的魔神驮着一人,赫然便是慕秋白!

    慕秋白竟然被他擒拿,炼成了傀儡。

    星犴眯了眯眼睛,幽幽道:“是天尊吗?连天尊也欣赏这具躯体,说明这具躯体神妙莫测,那么我更要弄到手。不仅这具躯体我要弄到手,连天尊的意识我也想要!”

    他指尖微动,一根根纤细无比的飞针突然间插在“御天尊”全身各处!

    “御天尊”脸色大变,却不能动弹,连他的这一缕意识也被封印在这具身体之中,无法收回!

    “下界的小辈,何时猖狂如斯了?”

    他不禁震怒异常,秦牧杀他这具身体和体内的元神倒也罢了,毕竟秦牧是牧天尊,当年的九天尊之一。

    而这个提着箱子的少年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想将他的这一缕意识也一起弄到手!

    “我还想收集一尊真正的天尊……”

    星犴眯着眼睛,如同一条人形大毒蛇盯着秦牧:“真正的天尊,肉身更加美妙。”

    秦牧微笑道:“星犴,你得了好处便滚吧,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一起除掉。”

    星犴哼了一声,悄悄叉开五指,指缝间一道道细微的毫光流转,轻声道:“你与他一战,一定也受了伤,他的神通我注意到了,强横无匹,你只是用画道等神通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他的修为,甚至还要超过你。”

    秦牧并不说话,身后嗡的一声浮现出承天之门。

    星犴眼角跳了跳,有些迟疑。

    “我又回来啦”

    他身后传来天龙王的怪笑声:“我看到你们了!吃掉你们,我便可以长回身体!”

    星犴脸色微变,箱子立刻上前将“御天尊”吞了下去,而那多臂多头的魔神也驮着慕秋白悄悄后退,退到箱子里,抬手抓住箱门将箱子关闭。

    星犴提着箱子隐入黑暗中。

    秦牧松了口气,突然噗的一声,口中喷出一道血雾。

    “我嗅到了鲜血的味道。”

    黑暗中绿油油的天龙王大脑袋飞来,张开血盆大口向秦牧咬去!

    秦牧身躯向后倒下,化作一个黑影紧紧贴在地面上,然而天龙王却没有飞走,突然两道绿油油的目光照在秦牧所化的影子上。

    “这头尸龙,怎么便聪明了?”

    秦牧脸色剧变,只听嘭的一声,黑影炸开,化作黑烟遁去。

    天龙王追着黑暗呼啸冲去,张开大口用力一吸,黑烟竟然要被他统统吸入口中。

    就在此时,黑烟晃动,化作一朵莲花,莲花中坐着秦牧,花瓣开始收拢,将花中的秦牧层层叠叠包裹起来。

    天龙王大口将莲花吞下,远处的黑暗中生长出一朵莲花,莲花无声无息绽放,秦牧坐在花中,慌忙起身,压下涌到喉头的血,匆匆离去,心道:“大尊,多谢了,下次我绝不打死你。”

    天龙王吃掉了花,以为吃掉了秦牧,不禁欢天喜地,四处游荡,搜寻其他猎物。

    不久之后,秦牧看到黑暗中有红色的灯光,心中微动,悄悄接近,却见是一个女子提着灯笼警觉地打量四周。

    “烟儿姐。”

    秦牧松了口气,踉跄上前,烟儿见到他,不由喜道:“公子,你看到龙胖了吗?我把龙胖弄丢了!”

    秦牧飞速催动霸体三丹功,修复身体损伤,“御天尊”的天罗地网神通将他打得着实够呛。

    “龙胖多半是睡着了,不必去寻他,等待悬棺回到堕神谷便会开启,那时候便能看到他在哪里。星犴,你还不走?”

    他猛地转头,黑暗中,两只眼眸出现,星犴提着箱子悄然退走。

    天才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