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五十七章 天盟元老

    秦牧将天龙王的大脑袋引入另一处遗迹,那处遗迹中遍地骸骨,山崖和地面渗出血液,充满了不祥的气息。

    随着越走越深,四周浮现出越来越多白色身影。

    这些白色身影先是出现一两个,然后越来越多,有的突然出现在山头,有的突然出现在平地上,怔怔的看着他们,没有多余动作。

    秦牧向他们看去,却看不到这些白色身影的面目。

    “公子,你脖子上骑着个白衣服的人。”烟儿悄声道。

    秦牧急忙转头,却看不到任何东西,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急忙取出一面镜子,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脖子上果然骑着个白色身影,一张看不到面目的脸正从自己的脖子后探出来,似乎在打量镜子。

    秦牧头皮发麻,打量龙麒麟,龙麒麟身上竟然不知何时也趴着几个白色身影,朦朦胧胧。

    他看向烟儿,烟儿的后背上竟也趴着一个白色身影,对着她的后脑勺做出吸气的姿态。

    秦牧望向天龙王的大脑袋,天龙王脑袋上趴着的白色身影更多。

    “此地不宜久留!”

    秦牧当机立断,打开承天之门,龙麒麟带着他们纵身跃入承天之门,从那个遗迹中逃脱出去,来到幽都。

    在踏入幽都的一瞬间,秦牧隐约听到一声声若有若无却又凄厉的叫声从他们背上传来,他急忙抬头望去,只见承天之门外挤满了一个个白色身影,纷纷探出手向幽都抓来。

    秦牧散去承天之门,只见一只只断臂从承天之门消失处跌落下来,坠入黑暗中。

    “元界的遗迹真是古怪……”

    秦牧惊魂甫定,龙麒麟和烟儿手舞足蹈向幽都的黑暗跌落,秦牧神藏颠倒,化作魔道神藏,施展幽都神通将他们抓了回来。

    秦牧笑道:“这里你们的法力无法动用,我还得带着你们走,咱们先不急着离开,等人来接我们,搭一趟顺风船。”

    烟儿颇为不解,四下张望,好奇道:“哪里有顺风船?”

    秦牧颇为笃定,笑道:“很快便到!”

    过了片刻,他的脸色不禁黑了,悻悻道:“幽天尊今天偷懒了吗?竟然还没有出现,以往都是我刚打开承天之门,他的小船便会来到这里接我的……”

    “以往都是教主站在我头上,这次可以站在教主头上了吗?”龙麒麟又惊又喜。

    秦牧将眉心的柳叶揭开,神识传到秦字大陆中,落地化作自己的影像,询问道:“土伯,为何今日幽天尊没有来接我?”

    熔岩土伯与自己的本体取得感应,道:“有个诸天毁灭了,死者太多,幽天尊前往那里接引亡灵。”

    “原来如此。土伯能否派来一个高手,送我前往漓江学宫?”秦牧问道。

    熔岩土伯盯着他,秦牧目光真诚,面不改色道:“从幽都走,我不知道去漓江学宫的路径。”

    熔岩土伯沉默片刻,道:“我亲自送你前去,如何?”

    秦牧大喜过望,连声道:“这如何使得?”

    他收回神识,心中不无得意,向龙麒麟和烟儿谦逊道:“土伯说亲自送我们前往漓江学宫。”

    龙麒麟有些失望,却在此时,突然幽都深处一股狂风呼啸吹来,将秦牧连同龙麒麟、烟儿一起卷起,一路风驰电掣,连翻带滚,霎时间不知飞出多远。

    三人头晕眼花,空间错乱,等到狂风过后,只见龙麒麟面朝山崖,被嵌在漓江学宫外的山崖上,烟儿化作青鸟,肚皮朝天挂在崖顶的树梢上,秦牧则一头栽在漓江中。

    过了片刻,三人收拾整齐,秦牧面色阴沉,恶狠狠道:“今天的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谁敢说出去我便杀了谁!知道吗?”

    龙麒麟和青雀连连点头。

    秦牧盯着龙麒麟,和颜悦色道:“大日星君是怎么死的,龙胖你知道吗?”

    龙麒麟连忙道:“教主,我口风最严,你看,祖师平日里的糗事我从没有说过!”

    两个月后,秦牧接回御天尊,来到涌江源头,只见而今的涌江已经不是从大墟的断崖中流出,而是流过一个个诸天世界。

    那道天河从悬挂在天外的诸天中流出,奔流而下,飞琼泄玉,煞是壮观。

    他在涌江源头等待了半日时间,坐在江面上,然而江中的迷雾却始终不曾出现。

    “凌天尊应该是在这里截断天河,同时施展神通,将自己替代天河物质,施展出那一道惊艳的神通。”

    秦牧起身,寻找到天阴界。

    天阴界中一艘艘满载着天阴之金的运沙船正在驶出,顺着天河前往延康。

    秦牧登上一艘运沙船询问,镇守运沙船的神通者道:“是国师吩咐让我们来运天阴之金。国师说而今延康分裂,各城各地难以防守,于是让我们采集天阴之金炼制射日神炮,但凡大城,每个城都要备上一座射日神炮。”

    “药石问题如何解决?”秦牧问道。

    “这就不知了。”

    秦牧再问:“路上安全吗?”

    那神通者道:“这一路上有豢龙君率领河中龙王守护沙船,倒也算是安宁,只是偶尔有河中妖物作祟,毁了几艘船。”

    秦牧点了点头,让他们离去。

    天阴界,天阴娘娘的海上天阴宫前,秦牧遥望海边,只见许多神通者正在辛勤劳作,海里捞沙,将海中的天阴之金捞上来,运往外界。

    海边则还有一些城镇,延康和大墟的人们生活在那里,避开混乱的外界,也有不少神通者在教学,让这里不再冷清。

    “天阴界能够变成这个样子,是朕不曾料到的。”

    秦牧身后,黑沙滚动,形成一个伟岸男子的身躯,开口道:“延康的确是非同凡响,倘若给你们时间,你们会壮大到何种程度?你们令朕也感觉到恐惧。”

    秦牧转过身来,笑道:“我原应该早就想到陛下的灵魂黑沙藏在天阴界,因为陛下的灵魂藏在天阴界,所以天阴娘娘才会因此而死。阴天子之所以要掌控天阴界,并非是为了对付天阴娘娘,而是为了看住陛下魂飞魄散的灵魂。可惜天阴娘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才会被阴天子暗算。”

    那涌动的灵魂黑沙中隐约可见一个身影,开口说话时,灵魂黑沙被震得向外膨胀,但始终难逃束缚。

    “牧天尊能够复活天阴娘娘,也能够复活朕。你复活天阴娘娘之后,朕便意识到机会来了,可惜牧天尊不愧是牧天尊,实在棘手得很,总是洗刷朕。”

    那黑沙中的身影道:“不过你说的没错,朕毕竟是已故的古神,你的确有资格与我讨价还价,有资格与我结盟。”

    秦牧上下打量他,突然道:“是谁为你聚魂?”

    黑沙中的身影微微一怔,笑道:“爱卿何出此言?”

    “复活灵魂的法术,是我开创的,是否有人为你聚魂,我一看便知。”

    秦牧淡淡道:“天下间,拥有复活古神这等实力的人不多,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然而能够聚魂的却有不少。当年我邀请五人来到这里,整理天阴界的符文体系,酆都阎王,延康国师,虚生花,初祖人皇,还有樵夫圣人。他们完善了天阴界的符文体系,将符文烙印在海边的山崖上。尽管有天阴界符文体系,但想要推演推导出聚魂的法术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为天帝聚魂,更是需要高手中的高手。这个人是谁?”

    黑沙中的天帝不答。

    这时,天阴宫中,一个身影走了出来,笑道:“是我。牧天尊,好久不见了,还记得你在贫道的罗盘上拨弄的那一下吗?”

    秦牧瞪大眼睛向那个身影看去,只见一个邋遢老道走了出来,头发乱糟糟的不修边幅,手中托着一块罗盘。

    他虽然看起来苍老而又落魄,但目光却极为明亮,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智慧。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笑道:“道祖,好久不见。”

    那邋遢老道上前见礼:“天盟老道人,见过牧天尊。”

    秦牧心头大震,眼角跳了跳,失声道:“道祖,你也是天盟中人?”

    邋遢老道人笑道:“牧天尊想来已经见过了老和尚了吧?他也是天盟的元老之一。”

    秦牧头脑晕沉。

    大梵天王佛也是天盟中人?

    这尊大佛的一尊化身,一直待在他眉心中的秦字大陆中,虽是在睡懒觉,但秦字大陆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瞒不过他!

    难道说,掌控天庭,也有他们一份儿?

    天阴娘娘走来,道:“诸位,请入宫小憩。”

    秦牧定了定神,跟随她走入天阴宫中,回头道:“龙胖,烟儿姐,你们留在外面。御弟,你……你跟进来!”

    御天尊懵懵懂懂跟在他的身后,来到宫中,众人各自落座下来,没有主宾之分。

    秦牧心境平复,心道:“大不了撕破脸,老子直接与哥哥合体化作小土伯,把这里化作幽都,将土伯引进来干翻他们全部!”

    他想到这里,露出笑容,笑道:“道祖将我引到守藏阁,让我着实开了眼界,那么道祖是何时意识到天阴界的符文体系确立了?又是何时寻到这里的?栽培出燕泣翎这样的弟子,可不是一年两年便能办到的事情。你即便将天帝复活,他也不可能在短短时间栽培出如此出色的弟子。”

    邋遢老道人笑道:“天帝还有一魂未散,藏在天庭中。他这一魂也是天盟元老之一,自然教了很多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