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五十九章 星河神藏

    尽管龙麒麟只说了一个“对”字,然而秦牧也像是受到莫大的鼓励,重新变得神采飞扬。

    烟儿看到这一幕,不禁啧啧称奇,塞给龙麒麟一颗灵丹。

    水麒麟见了很是羡慕,心道:“等到主公迷茫时,我也要说对,这样就能混到更多口粮。不过我家主公好像一直都很迷茫……”

    天阴娘娘殷勤将他们送出天阴界,临别前,这位娘娘小声道:“大法师不会对我的作为生气吧?天帝毕竟是我们古神的陛下,他虽然对其他古神做过很多不好的事情,但归根结底也算是不坏。道祖找到我,想要得到天阴界的符文为陛下聚魂,我不能拒绝。”

    “娘娘不必说了,我都明白。”

    秦牧笑道:“娘娘念及旧情,有所选择是理所当然。不过娘娘,你已经不是天生地养的古神了。作为古神的你已经死了,你现在是全新的生命,你与我们一样,都是后天生灵。”

    天阴娘娘怔了怔。

    “娘娘是个单纯的人,单纯到对外人不加防备,不知自己为何会死,单纯到重新投入到古神天帝的麾下。但娘娘没有想过吗?你死之时,古神天帝的一缕魂魄已经身在天盟之中担任高层了。”

    秦牧躬身作别,诚挚万分道:“他并没有阻止阴天子向你下手。同样,他也没有阻止天盟向地母元君出手。娘娘,你被毁掉肉身,我复活你时你只剩下了皮囊,你复活之后也与天帝不一样,他的古神肉身还在,他还可以成为古神。你与他已经不是同一物种了。”

    天阴娘娘露出迷茫之色,目送他们远去,秦牧的声音还在她的耳边回响:“娘娘,不可这么单纯了。”

    龙麒麟用元气束缚着一面大镜子,背着镜子前行,秦牧却不在他的脑袋上,水麒麟跟在一旁,御天尊也不翼而飞,只有烟儿跳来跳去,忙着喂他们吃灵丹。

    这个姑娘偶尔还捏着灵丹,把手探进镜子里,镜子里御天尊便会张开嘴把灵丹接住。

    秦牧也在镜中世界里,取出一面小镜子,背对着镜中的玉简,举起镜子观看镜中玉简上的符文。

    随即他取出诸多运算灵兵,组成一个巨大的运算工具,不断演算,试图将林轩道主完善的太微算经融入其中,完善这些符文。

    御天尊则在旁边怔怔出神,他修炼到了瓶颈,已经来到灵胎境界的巅峰,打算再进一步。

    秦牧没有传授他如何开辟五曜神藏,也没有教他如何修炼,他也不问,因为秦牧告诉过他,他们这样的霸体都是自创功法,自己摸索道路。

    因此他固执的决定自己寻找出一条道路。

    龙麒麟沿着涌江河面向东方赶去,涌江的江面上有许多运沙船顺着河道也在向东行驶,而在这些大船下面,豢龙君与一些龙王现出真身,在天河中游动,动用法力借助水势,使运沙船的速度更快。

    天阴之金在天阴界并不少见,然而在外界却是稀罕物,路上有不少打劫的,甚至连天河也连通不少诸天,有些诸天的神魔前来劫道,被豢龙君与一众龙王击退。

    秦牧并未让龙麒麟全力赶路,因此他的速度比下方的运沙船快不了多少,一路享用灵丹倒也惬意。

    偶尔水下有龙王飞出,知道他是秦牧的坐骑,献上水产美食,龙麒麟很少吃荤,只收下龙珠之类的宝物,烟儿与水麒麟却是荤素不忌。

    有一部分运沙船行驶到涌江学宫便开始卸船,把天阴之金运到这里冶炼,然而还有一部分运沙船则继续东进,一直驶到大海。

    而今的海面比从前更加宽广,龙麒麟向东方看去,但见天图遮不住海面,太阳竟然是从半空升起的,并非是从海平面下升起。

    更为古怪的是,海面上还有巨大的星球,有的砸入大海,露出半个圆形的星体,有的则挂在天幕上,显得极为庞大。

    这些星球把天图撕裂了,让天空呈现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守护天图的神祇早已经破罐子破摔,对破损的天图不闻不问,根本不去修补。

    突然,秦牧从镜子里探出一个脑袋,四处打量一番,也被眼前的景象镇住,道:“这里是涌江的入海口?镇守天图的神,越发懈怠了,不堪入目。”

    龙麒麟道:“已经到入海口了。”

    镜子的另一边,御天尊探出脑袋,好奇的东张西望。

    “在远古时期,天河一直奔流,会流入归墟,而现在天河入海,少了一大截。想要寻到归墟,只怕极为困难。”

    秦牧突然调转镜子,将镜子立起来,身躯与大海平行向下望去,只见一艘艘运沙船结成舰队,沿着海岸线向北方驶去,道:“运沙船没有了龙王们的保护,岂不是危险?”

    正说着,海面上露出巨大的青背,如同海岛,却是一条条大鱼游来,守护在这些运沙船的四周。

    又有一头头玄武巨兽从海中游来,伴随着运沙船向前游去。

    而在此时,又有一艘楼船从海岸边的一个码头处驶来,只见那艘楼船上异象腾空而起,化作土木水建形成的长河大坝。

    那长河大坝一横一竖,坝长八百丈,河长数百里,极为壮观。

    有几条青背大鱼向异象游来,突然跃出水面,化作男女,登上那艘楼船。

    还有几只巨型玄武游来,也化作人形登上楼船。

    “这等水利土木的异象,是延康国的大司空魏平波。看来是延康水利之神亲自坐镇沿海,守护运沙船。”

    秦牧张望一眼,道:“而海面上的青背大鱼是鲲族,那些玄武则是玄武神族,当年神断山脉一战,他们受人皇印之约前来助战,死伤惨重。有水利之神和海中神族,运沙船没有多大危险。”

    他放下心来,脑袋缩回镜子里继续钻研。

    御天尊则从镜子里爬出来,有模有样的坐在水麒麟脑袋上,向烟儿道:“姐姐不要喂我吃东西了,我这几日要闭关。”

    烟儿惴惴不安,道:“会不会饿到?要不先吃饱?”

    御天尊想了想:“那还是先吃饱罢。”

    龙麒麟放快速度,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北而去,奔行了近二十天时间这才金江入海口。

    期间,有一天夜里异象突发,天上星象紊乱,星力汇聚成流,肉眼可见,疯狂向御天尊体内钻去。

    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天几夜这才止歇。

    烟儿与水麒麟打算唤醒御天尊,询问缘由,龙麒麟连忙止住他们,道:“蓝胖在悟道之中,不能打扰。教主说悟道的状态很难得,一个人一生有一两次便算是了不起了。”

    水麒麟狐疑道:“真的?我记得主公开辟灵胎神藏时就悟道了。我看他悟道很容易。”

    龙麒麟也有些不解,道:“教主是这么说的。”

    龙麒麟从入海口逆行,来到江陵,这才将镜子从背上放下来,敲了敲镜面,道:“教主,江陵到了。”

    秦牧从镜子里跳出来,挥袖一拂,将镜子收入自己的饕餮袋中。

    御天尊醒来,兴奋道:“哥,我开辟第二个神藏了!”

    秦牧从龙麒麟脑袋上跳下来,示意他们步行,笑道:“你开辟了什么神藏?”

    他一直没有教御天尊如何开辟神藏,也没有教他功法或者神通,只让他学不必强炼。

    而今的延康是知识大丰富的时代,各大学院学宫的功法神通都可以对外传授,御天尊已经看遍了太学院、涌江学宫、天圣学宫、漓江学宫、道门学宫的典籍,他的知识储备已经极为深厚,眼界见识非凡,胜过远古时期的御天尊不知凡几。

    秦牧坚信,他即便不修行其他人的法门,也可以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星河神藏!”

    御天尊兴奋雀跃,道:“我观天象而有所思,所以在灵胎四周开辟星河。”

    秦牧停下脚步,呆了呆,试探道:“星河神藏?不是五曜神藏,也不是六合神藏?”

    御天尊摇了摇头。

    秦牧又呆了呆,道:“这个星河神藏是什么样子?”

    御天尊想了想,开启自己的神藏,展示给秦牧。

    秦牧向他的神藏看去,头脑懵然,只见御天尊的灵胎胖嘟嘟的,坐在灵台之上,四周是浩瀚星河围绕他运转。

    最关键的是,没有神藏之间的壁垒!

    秦牧晃了晃头,仔细看了看,的确没有看到神藏之间的壁垒!

    也就是说,御天尊的灵胎神藏和星河神藏是一体的!

    “教主,蓝胖在开辟星河神藏时又陷入悟道的状态了。”

    龙麒麟小心翼翼道:“而且一入定便是十天。教主,我觉得吧,这个霸体雄的还是雌的并不重要……”

    秦牧脸皮挂不住,点头道:“龙胖,你说得很有道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好想打人!”

    他面色不善,走向江陵的督造厂。

    江陵是延康国师的起家之地,江陵学宫也建在这里,这里也聚集了延康国最多的督造厂,比涌江学宫附近的督造厂还要多。

    运沙船到了这里,便会在督造厂卸货,冶炼天阴之金。

    秦牧看到许许多多巨大的射日神炮部件已经在建造之中,尚未开始组装。

    秦牧来到督造厂,有天圣教天工堂的人迎上前来,秦牧吩咐他们取来射日神炮的图纸,查看一番,笑道:“果然被瞎爷爷改良了,加上了开皇时代借助天地之力的阵法。这样一来,射日神炮便可以借用天地之力浮空,无需消耗太多的药石。”

    天工堂弟子道:“教主,射日神炮需要在一瞬间聚集可以射杀神魔的能量,还是需要药石来催动丹炉,才能快速射出。”

    秦牧点头,笑道:“国师是否在江陵。”

    “国师不在,不过江陵最近来了许多异族客人,前往江陵挑战。”

    那天工堂弟子道:“据说是来自北方诸天的年轻强者,来挑战……”

    他瞥了瞥秦牧,小心翼翼道:“来挑战延康霸体的。这些强者,已经将江陵学宫堵住十多日了。”

    “北方诸天,挑战延康霸体?”

    秦牧惊讶道:“我何时这么有名气了?”

    那天工堂弟子愈发小心,额头甚至冒出一些细密的汗珠,道:“弟子听闻……弟子只是听闻,做不得数。弟子听闻樵夫圣师和子兮天师去拜会北方诸天,大肆宣扬延康有一位霸体,打遍各界无对手。又说,只要能在相同境界打败延康霸体,延康便举国投降。弟子还听闻,樵夫圣师与北方诸天的诸神定下了不知多少赌约,立的是什么小土伯之约……”

    秦牧目瞪口呆,过了片刻,这才回过神来。

    “把矛盾转移到我身上?老师真是、真是……老混蛋啊!不过,我正想打人!”

    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