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六十章 凶威盖世

    秦牧兴致勃勃的向江陵学宫走去,对于樵夫和子兮天师的举动,他自然明白这两人的深意。

    元界破封后,各种势力都冒了出来,延康在里面就是沧海一粟,被人看不起,当成软柿子。

    当所有势力都把你当成软柿子,都跑来捏的时候,你真的会被捏软。

    延康想要在遍布危险的元界存活下来,仅靠开皇旧部的力量是不够的,须得先打出一个响亮的招牌来。

    对于五百年一出的圣人这个称号,元界各大诸天根本不会买账,而打遍各界无对手的延康霸体这个招牌更加响亮,于是把秦牧推出去做招牌是理所当然。

    更为关键的是小土伯之约。

    小土伯就是幽都神子,就是秦牧体内另一个“自己”,哥哥秦凤青。

    樵夫与北方诸天的诸神定下小土伯之约,就是对秦凤青发誓,也是对秦牧发誓,倘若北方诸天的强者打败了秦牧,延康国即便不投降,秦牧也不会把樵夫怎么样。

    约束哥哥秦凤青,秦牧还是有这个把握的,秦凤青肯定会嘟囔,但秦牧有信心说服他。

    而倘若北方诸天的诸神输了,不打算履行小土伯之约的话,后果自然是被兴高采烈的秦凤青吃掉。

    一直让秦牧犯愁的哥哥饮食难题,一下子便被解决了。

    更为关键的是,延康国是一个赌注,樵夫和子兮只有这么一个赌金,去与北方诸天对赌,北方诸天数以百计,简直是空手套白狼!

    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樵夫和子兮这两位天师一肚子坏水,当然想得出这种主意。

    江陵学宫。

    这座学宫是延康国师打造设计,没有建在江陵城中,江陵城以商贸为主,没有多少地方可供学宫发展,因此延康国师把江陵学宫建在金江三角洲上。

    三角洲中,延康国师请来延康国的力士,搬运几座大山,学宫依山而建。

    他还请来瞎子这等阵法大家,打造了几座浮空的宫殿,用索道相连,环绕山头四周,如同花朵的花瓣。

    除此之外,还有学宫弟子试验阵法,在山石上烙印各种阵势,以至于围绕学宫飞行的除了宫殿之外还有一颗颗巨石。

    有些士子懒得走路,便在空中的巨石上跳来跳去,也算是江陵学宫的一个独特风景。

    秦牧带着御天尊来到这里,远远看去,只见江陵学宫极为热闹,江面上有年轻人在斗法,打得异常激烈,江面上一道道水浪炸开,神通爆发,竟然发出巨兽的嘶吼声,在江中兴风作浪。

    突然,江面上一座座大浪化作巨大的冰山,冰山飞行,旋转,铮铮铮的爆响不绝,一口口冰剑从冰山中生长出来,飞出去便四面八方连斩!

    江水中更多的冰山飞起,极为壮观,冰剑在冰山剑飞行,剑法之精妙,令人叹为观止!

    秦牧停下脚步,赞叹不已。

    江陵学宫虽然在阵法上有着不浅的造诣,但最出名的还是剑法,这一手冰川剑法将十八招基础剑法融入其中,已经是少有的绝学。

    “国师教出了不少出类拔萃的人物,施展剑法的,多半是学宫中的一位剑学博士。”

    他向剑阵中心看去,却是一个二十许岁的女子在施展剑法,只是他并不认得,应该是延康的后起之秀。

    就在此时,冰山剑阵中只听一声怒吼传来,一尊高大十多丈的半神巨人顶着剑阵冲向那位剑学博士。

    其人肉身狰狞,长着四臂,手持盾与锤,将冰山砸烂,将冰剑打碎,盾锤相碰,法力爆发,一圈圈阵纹四面八方横扫,将飞来的飞剑统统震碎。

    这尊四臂半神冲向那位女子,纵身跃起,大锤狠狠砸下,骁勇异常。

    论神通精妙,他是不敌这位江陵学宫的剑学博士,然而作为半神,肉身强横,法力也要超过人族。

    而且半神拥有古神血脉,有着古神的某些特殊天赋,比起人族,在先天上要占据很大的优势,近战中更是可以借助体魄强大,破去对方神通。

    这尊四臂半神大锤一击,打得江水炸裂,那女子被高高弹飞出去,虽然败落却丝毫不乱,挥手一撒,但见无数江水浮空,化作一面面水镜竖在空中。

    镜中一道道剑光向那尊半神攒射,那尊半神大吼,将空中的水镜震碎,大盾向前重重推出,金江的江面上顿时竖起一道厚重的水墙,高达百丈,向那女子压去。

    四周传来一片叫好声。

    “邱小乙这手神通,端叫这小娘皮起不了身!”

    “江陵学宫已经输了十多局了,延康霸体何在?还不出来献丑?”

    “把你们五百年一出的国师叫出来受死!”

    ……

    秦牧循声看去,只见许许多多半神站在江陵学宫的山门处,各种异象漂浮在空中,很是热闹。

    还有些半神已经修炼到神境,神光冲霄,江陵学宫中虽然有神祇坐镇,但是气势要比他们弱不少。

    这些神祇相互对峙,江陵学宫的神祇被压在下风,对士气的打击很大。

    江陵学宫的士子也不少人垂头丧气,应该是被北方诸天的半神堵门,输多赢少,士气衰落。

    论神通,他们自然精妙,然而先天上的差距极大,以至于人族士子相同境界想要获胜很难。

    对于秦牧、虚生花、哲华黎这等天才人物来说,他们走在时代的最前沿,引领着时代的进步,感觉不到人族与半神的差距,然而对于其他神通者来说,差距太明显了。

    而且,江陵学宫是以一个学宫的士子去对抗北方几百个诸天中最为出类拔萃的弟子!

    可想而知,江陵学宫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秦牧心中微动,迈步向江陵学宫走去。

    他的身边,江水缓缓的升了起来,成片成片的大水漂浮在空中,越升越高,渐渐地宽达数十里的江面悉数飞起,飘向空中。

    江陵学宫前,无论是江陵士子还是北方诸天的半神、神魔,此刻都不禁抬起头来,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壮观一幕。

    只见金江飞上了空中,江水中一条条长达数丈的大鱼也在空中游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向空中游去。

    还有面目狰狞凶恶的河怪,水妖,此刻也在手舞足蹈,跟着金江飞上空中。

    金江江面上的一艘艘运输货物的大船此刻飞上了空中,依旧行驶在江面上,船上的丹炉还在运转,轮机还在转动,镇守货船的神通者纷纷来到船帮边,探头向下张望,显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适才正在争斗的那尊四臂半神与那位学宫剑学博士此刻也被这股力量托起,两人被那股力量卷住,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那股力量束缚,身不由己的飘在河面上。

    金江浮空几百丈高,从江陵学宫的群山山头上空飞过,飞出几十里的距离,划过一个弧线,这才重新返回金江河道,继续向前奔流。

    这幅景象令人心悸。

    “延康的神来了吗?”

    一尊北方诸天的神祇抬头看向空中,冷笑道:“有些实力,但也只是卖弄。”

    他收回目光,向前看去,在这道惊心动魄的大江下面,一个少年脚踩空气,一步一步的向江陵学宫走来,可谓是闲庭信步。

    他的身后,跟着一头龙麒麟一头水麒麟,还有一个脸蛋稍胖的少年,好奇的东张西望。

    空中的涛声,水流声,清晰入耳。

    走在前方的那个少年脚步虽慢,速度却是不慢,一步步走来时,天空突然阴暗下来,越来越黑。

    只见一座伟岸的门户出现在那少年身后,越来越清晰,巨大的黑暗门户开启,幽都魔气涌出,染黑了天空。

    “北方诸天的弟子。”

    那座门户仿佛一张吞噬天地的大口,门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声浪扑面而来,让站在山门前的所有北方诸天的半神神通者脸皮褶皱向后哗啦啦抖动。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声浪扑来,众人头发凌乱飞舞,衣衫向后飘扬。

    几个修为稍低的半神立脚不住,被声浪掀飞在空中,风车一般向后跌去。

    那声音充满了魔性,似乎能勾起人心中最恐怖的感觉,声音一出,让人如坠幽都,在黑暗中不断沉沦坠落!

    来自北方诸天的半神浑身大汗淋漓,腿脚抖动。

    突然,异象消失,金江一分为二,缓缓落下,从江陵学宫的两边奔腾驶过。

    而天空中的黑暗猛然一收,消失在那座巍峨门户之中,门户隐去,消失,很快天空又恢复明亮。

    那个少年已经走到江陵学宫的山门前,面带笑容,含笑看着学宫山门前的那些惊魂甫定的半神神通者。

    一尊半神神祇眼中精光四射,落在那少年身上,暴喝道:“一尊神祇在这里兴风作浪,恐吓我北方诸天的神通者,这便是延康的待客之道?”

    就在此时,只听江陵学宫中传来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笑声:“众士子,随我出宫,迎接延康秦霸体!”

    学宫中一片喧哗,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神祇满面红光,率领着江陵学宫的万千士子走出学宫,那老神祇躬身,声音如雷,震得金江江水跳动不休:“江陵代祭酒卫国公,率众士子恭迎延康秦霸体大驾光临!”

    万千士子的嗓门比卫国公还大,惊天动地:“恭迎延康秦霸体大驾光临!”

    众人直起腰身,卫国公再度躬身,笑道:“天圣教卫天王,参见教主圣师!”

    秦牧哈哈大笑,搀住他的双臂,声音却比他小了很多,笑道:“樵夫圣师做事,没有通知我,我迟来了几日。国公,这些日子委屈你了。北方诸天,有哪位想要挑战我的?”

    他环视一周,双眸如电,虚空生光,这一瞬间江陵学宫四周方圆百十里一片雪亮,等到秦牧收回目光,所有人的视线这才恢复正常。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粗重的喘息声,与牙齿的碰撞声,没有一个半神神通者胆敢说话。

    泪奔,月票榜被压到第六了,挥着小旗子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