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六十一章 邪气凛然

    过了良久,一尊北方诸天的牛首人身神魔沉声道:“延康霸体是一尊神祇吗?闻天阁那个老狐狸,可没有说过延康霸体已经修炼到神境!你若是神祇,那么我们自当选择神境的强者出来挑战!”

    秦牧气势爆发,神藏开启,让所有人都看得分明,摇头道:“我刚打开第七神藏没有多久。”

    一股无形的气势像是乌云压城一样笼罩江陵学宫,这一刻众人有一种难以喘息的感觉。

    像是有一尊神祇肆无忌惮的绽放自己的气势,即便相隔万里数万里只怕都能感觉到他的恐怖威压!

    好在秦牧并没有过分,稍稍绽放气势之后,便收敛起来。

    村长和村里人经常教导他要低调行事,若是没有特殊情况,他也不会一上来便展露自己的全部实力。

    “这次展露四成的修为,应该还算是低调。”

    秦牧笑眯眯的环视一周,心中暗道:“我留了两手,没有揭开眉心的柳叶,也没有展露魔道神藏。”

    诸多北方诸天的神魔各自皱眉,看着秦牧身后浮现出的一座座神藏虚影,眼角乱跳。

    这人实在太强了,强得不像是人,不像是神通者!

    这种强横,不是神通道法的强横,而是单纯的法力强横。

    他的法力,与登临天宫,站在南天门的门前的尊神不相上下,甚至更强!

    如此强横的法力,甚至让人怀疑他倘若走入南天门,只怕能够承受住南天门的重压而直接成为真神!

    当然,修为越强,进入南天门所要承受的压力越大,因此他们更怀疑秦牧走入南天门中,便直接被压得粉碎!

    更为可怕的是,秦牧的神藏与众不同,竟然连成一个整体,没有神藏壁垒!

    他的第七神藏更是让人看不出头绪,不知道是六合大陆上的那株参天巨木,还是从天宫流出的天河。

    “这是什么怪胎?”

    几尊神魔对视一眼,同时想道:“难道这就是霸体?”

    “这次北方诸天来的年轻高手尽管都是精挑细选的出类拔萃之士,然而面对如此恐怖的家伙,根本不是对手!”

    卫国公却很理解秦牧,秦牧来到江陵学宫时,直接露一手法力架空金江,便已经展露出精绝的实力。

    根据卫国公对秦牧的理解,秦牧并非是单纯为了给自己这个霸体立威,而是想先吓退一部分挑战者,不想与本事低微的人交手。

    秦牧虽然一向和善待人,但内心很是骄傲,倘若修为本事低了,他连与对方交手的兴趣也没有。

    “不过看样子,教主不是吓退一部分挑战者,而是要将所有北方诸天的年轻高手统统吓退。”

    卫国公四下看了一眼,心道:“北方诸天的年轻高手虽然很强,但强得不算离谱,这些人就算一起上,只怕也是一时片刻间便会被教主屠杀干净。”

    “哈哈哈!延康霸体果然名不虚传!”

    突然那尊牛首神魔放声大笑,朗声道:“秦霸体的实力高绝,我们这些使者已经看到了,有资格与我们北方诸天较量。我们并非是前来挑战秦霸体的,而是前来送战书的。”

    他此言一出,其他北方诸天的神魔都露出不解之色。

    他们明明是觉得延康是个软柿子,前来捏一捏,欺负欺负这个延康霸体,顺便把延康占了。

    那尊牛首神魔面不改色,正气凛然:“我们先前见到你们延康神通者的实力,还担心霸体不过如此,而今见到你的本事,觉得你有资格接下我们北方诸天的战书!”

    其他神魔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们带来的神通者不是这个生猛的家伙的对手,说成送战书,还可以挽回颜面。”

    那尊牛首神魔面色严肃,沉声道:“我北方诸天,统一在大黑天名下。既然秦霸体有这个实力,那么便请秦霸体前往北方诸天,我等恭候大驾!”

    其他神魔纷纷点头,道:“恭候大驾!”

    卫国公好奇道:“你们的战书呢?”

    牛首神魔脸色不变,道:“延康,蕞尔小国,何须下战书?只是口信而已。”

    卫国公冷笑。

    牛首神魔脸皮极厚,沉声道:“战书已经送到,我等返回北方诸天,请秦霸体早日前往。我们走”

    他转过身去,打算带领北方诸天的神通者离开。

    “且慢。”秦牧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

    牛首神魔背上肌肉有些僵硬,急忙转身,免得被秦牧偷袭。

    秦牧温和笑道:“北方诸天的诸位前辈没有礼数,说送战书又不送,但我延康不能没有礼数。我须回战书一封,你回去之后,让北方诸天的豪杰看一看。”

    牛首神魔放下心来,笑道:“秦霸体,请!”

    铮

    秦牧的饕餮袋中,无忧剑飞出,秦牧并指刺出,无忧剑嗤的一声刺在空中。

    他移动脚步,剑指变化,连连点动,只见无忧剑不断移动,在空中画出一个少年背负长剑,神采飞扬的身影。

    很快,秦牧用无忧剑将这一幅背剑图画完。

    他是模仿聋子所画的剑神背剑图,不过图中的人却不是少年时期的村长,而是秦牧自己。

    “这便是我的战书。”

    秦牧握住无忧剑,轻轻抖手,将空中的背剑图切了下来,用手压一压,只见背剑图化作半尺长短。

    卫国公命人取来一本拜帖,秦牧将背剑图夹在拜帖中,道:“诸君回去之后,选拔年轻强者,然后打开我的战帖。还有,修为低的人,不要看拜帖。待我感应到战帖中的背剑图被毁,我会亲自前往北方诸天,一一拜访。”

    他迟疑一下,诚挚万分道:“为了诸君性命,这战帖你们一定不要打开看。选出你们各界的最强神通者,才可以打开。而且,不能外人看到战帖中的内容,很是危险!切记,切记!诸君,你们请吧。”

    那尊牛首神魔面色凝重,接过拜帖,喝道:“我们走!”

    一尊尊神魔带着北方诸天的神通者飞速离去。

    待他们远离江陵学宫,一位神通者道:“老师,这个战帖真的如此厉害?可否打开让我们看一看?”

    牛首神魔摇头道:“轻易开不得。战帖中的背剑图藏着他的神通,打开后,便会触发他的神通。”

    又有一尊神魔笑道:“言重了吧?他画的是一幅背剑图,虽然内藏神通,但倘若打开一次神通便会爆发,战帖岂不是便会毁了?以我之见,只要不动用元气,便不会触动他的神通,打开看一看却也无妨。”

    其他神魔纷纷笑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牛首神魔迟疑一下,取出战帖,道:“你们看一看无妨,但一定不要有元气波动,免得触发他的神通。我还需要用这个拜帖去见大黑天,我们诸天中没有这等可怕的高手,唯有大黑天麾下才有与他抗衡的强者。”

    他小心翼翼打开战帖,果然,秦牧的神通不曾爆发,这才松一口气,道:“你们可以上来看了。”

    众人凑上前来,向战帖中的背剑图看去。

    秦牧以无忧剑为笔,在空间中作画,将自己的剑法烙印在空间之中。

    想要做到这一步,须得拥有尊神的实力,只有尊神才能将神通烙印在空间中,经久不灭。

    众人观看背剑图,只见图中的秦牧仿佛真人一般,很是立体,活灵活现。

    “这个延康霸体真是多才多艺,倘若他去街头卖画一定是把好手!”众人纷纷笑道。

    牛首神魔连忙喝道:“让你们看,不是看他的画功如何,而是看他的剑法走势,知道他的深浅!说不定可以从这幅画中寻出他的神通,找到对付他的办法。”

    众人凛然,细细看去。

    突然,一尊半神大叫一声,气势爆发,体内传来轰轰轰一连串的神藏开启声,双手如封似闭向前挡去,叫道:“他在向我出剑!”

    牛首神魔脸色大变,正要挡住他,免得元气波动冲击到战帖,突然那尊半神眉心裂开,元神竟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斩杀,魂魄顿时飞散,死于非命!

    牛首神魔心中一惊,上前查看,却见这尊半神眉心出现的是一个剑痕形状的伤口,然而这股力量却不是从外发出,而是从内部发出。

    “这是什么神通?”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又有几个半神神通者慌乱起来,催动灵兵四下攻击,厉声道:“他在攻击我!”

    话音未落,突然这几尊半神身体上迸发出嗤嗤嗤的声响,全身上下迸发出不知多少道血箭,一个个身躯大震,接着元神湮灭,倒了下去!

    “不要看战帖!”

    牛首神魔醒悟过来,急忙合上战帖,将战帖收起。

    然而为时已晚。

    那些跟随他们前来延康挑战延康霸体的神通者一个个仿佛陷入癫狂之中,神通、灵兵四面八方攻去,像是在和无形的敌人输死拼搏!

    其他神魔连忙上前,试图将他们控制住,但是哪怕这些半神被他们镇压,身上还是千疮百孔,一个个元神被斩,命丧黄泉!

    牛首神魔与其他神魔心中一片冰凉,呆呆的看着四周,他们脚下,一地尸体。

    “邪门!”

    一尊神魔凄厉叫道:“真他娘的邪门!”

    其他神魔面色苍白,秦牧自始至终都没有向这些挑战者出手过,他只是在江陵学宫前展露了一手法力,震慑诸天的神通者。

    然而,秦牧虽然不曾出手,他的战帖却让这些神通者丧命!

    “什么缘故?什么神通?”一尊神魔颤声道。

    “剑法。”

    牛首神魔声音沙哑道:“入道的剑法!看到这剑法时,便会在心中烙印上他的剑法,这种剑法太邪门,攻击精神意志,精神意志崩溃,便会盗用你的法力,用你的法力在你体内施展出剑法的威能。他们的精神意志敌不过背剑图中蕴藏的剑道意志,因此才会死。我们是神境的存在,背剑图中的剑道意志对我们不起作用。”

    众多神魔悚然。

    牛首神魔厉声喝道:“走!去见大黑天!”

    众人慌忙跟上他,一尊神祇忍不住道:“他的剑图中怎么可能蕴藏如此恐怖的剑道意志?这世间有如此强大的意志吗?”

    “这并非是意志,而是不灭神识。”

    黑天宫,黑暗从这座传奇的宫殿中溢出,笼罩方圆万里,然而殿内却是一片灯火通明,大黑天脑后一轮黑色大日,坐在宝座上,展开秦牧的战帖,细细打量,悠悠道:“这种不灭神识传自赤明时代,是赤明时代的第一尊伪帝赤皇的功法。你们不认得,却也是理所当然。赤皇的功法,连天庭也不曾有。这背剑图一点也不邪,反倒是堂堂正正,大气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