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六十四章 黑暗魔珈经

    秦牧在大黑宫安心住下,每日里除了修炼便是闲逛,很是舒心,似乎对大黑天和恐怖阴森的大黑宫没有丝毫戒备。

    大黑宫中灯火通明,但来到宫外便是一片黑暗,仿佛任何光线都被黑暗吸收,看不了多远。

    他走出大黑宫几次,也无人阻拦,不过秦牧走到黑暗中没多久便自己折返回来,笑容满面,似乎很是开心。

    只有龙麒麟很不开心,对待那个给他炼制灵丹的魔女很是严厉,指责魔女炼制的灵丹口感不好,口味不对,灵药纯度不对,炼药手法不对,挑三拣四。

    那魔女被他训哭了十多次,最后终于忍不住,掩面大哭而去。

    “教主,这女孩脾气不好。”

    龙麒麟吃着灵丹,向秦牧道:“什么事都可以做,但什么都不会做,连灵丹也炼不好。”

    秦牧捏来一颗灵丹,尝了尝,点头道:“她炼丹的手法不对,灵药也没有提纯,火候、时机、配比等各方面都有些小毛病,以至于口感口味药效都有了细微的偏差。”

    龙麒麟大有知音之感,道:“她做错了,还有脸哭,恬不知耻。”

    正在此时,只听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怒道:“谁敢欺负我表妹?表妹别哭,我去将他打死给你出气!”

    秦牧笑道:“来事了。”

    龙麒麟纳闷道:“教主,什么来事了?”

    刚才被气哭的那个魔女带着一个魔族少年走来,抬手指向秦牧,哭得梨花带雨,哽咽道:“就是他!”

    那魔族少年向秦牧看来,冷笑道:“你欺负我表妹了?哪怕你是我师父大黑天的客人,我也容不得你,今天一定要你给个公道!”

    秦牧没有理会他,向龙麒麟解释道:“大黑天这几日一直没有动作,他将我留在大黑宫,要与我再赌一局,然而他着实没有获胜的把握,哪怕是他一手教导提拔的弟子,他也没有底是否能够胜过我。因此他需要挑事。”

    龙麒麟还是有些不解。

    秦牧笑道:“倘若他的弟子主动寻事前来挑战我,那么这一战便不在赌约中,哪怕他的弟子死在我手中,我与他的对赌他也不算输。而他的其他弟子,却可以借机观战,在暗处观察我的道法神通,从而寻找出克制我的办法。”

    龙麒麟恍然大悟,那个气势冲冲而来的魔族少年也是心中凛然。

    龙麒麟瞥了那少年一眼,道:“那么教主,大黑天的弟子中第一个出来挑事的,会是什么下场?”

    秦牧叹了口气,道:“是被他的师兄弟们推出来送死的。”

    那个魔族少年脸色大变,紧紧握住拳头。

    秦牧不紧不慢道:“他死了之后,他的师兄弟们便可以看到我的几招神通,然后研究一番,又会派出第二个送死的人,用他们研究出的法门来继续对付我。”

    龙麒麟好奇道:“教主,然后呢?”

    秦牧悠然道:“然后第二个人会死掉,轻而易举的死在我在杀第一个挑事者时,故意留下的破绽中。我在杀第一个挑事者时,会故意留下破绽,他们针对我的破绽做研究,因此第二个人也会死的无比干脆利索。”

    那个魔族少年脸色苍白,目光有些迷茫,转过身去无助的看向后方,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按照计划,继续挑衅秦牧。

    龙麒麟吃着灵丹,道:“那么教主真的会在大黑天的大黑宫中,杀大黑天的弟子吗?”

    “有些人,总是把我想象的太仁慈了,以为我是天圣教主,却不知天圣教其实也是天魔教。”

    秦牧似笑非笑:“我一张战帖送到北方诸天,为了破解战帖,我不清楚北方诸天的神通者死了多少人,大黑天的弟子还能不清楚吗?这么多神通者都因为我的一张战帖而死,那么我亲自动手杀几个大黑天的弟子,还能算得上穷凶极恶吗?”

    那个魔族少年面色如土,看着他如同看着一尊择人而噬的恐怖魔王。

    他气势汹汹而来,此刻却浑然没有了战意。

    能够成为大黑天的弟子,自然是从北方各大诸天的少年中千挑万选,选拔出资质最佳的年轻人,经历种种生死磨砺生死考验,踩着不知多少同辈的尸骨,才能被大黑天看重。

    因此,大黑天的每个弟子的实力,都要比风化雨还要强横!

    他们有着非凡之处,过人之处,也有着无比的自信和骄傲。

    然而,此刻这个魔族少年的骄傲和自信,却不翼而飞,剩下的只是恐惧、迷茫,还有无助。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小羊羔,盯上他的秦牧是一头狰狞凶恶的黑龙,黑暗中雷霆交加,大雨倾盆,把自己浇得透心凉。

    自己随时可能成为这头恶龙口中的开胃餐点!

    秦牧悠悠道:“这位师兄,你不是要来出头的吗?”

    那魔族少年面孔扭曲,身躯颤抖。

    秦牧瞥他一眼:“要战不战,要退不退,你很让我为难。”

    那魔族少年身上汗如雨下,突然抬起头来,咬牙道:“我倘若退下,我的道心便完了,我老师大黑天也会将我逐出师门,我将在北方诸天抬不起头,我这一生都会毁掉!”

    他声音沙哑,嘶声道:“因此我必须要战,哪怕是死也要战!只有这样,我才能稳住道心,稳住我在北方诸天的地位,不被人耻笑。只有扛住你的攻击,我才能让自己坚定的走下去!”

    秦牧露出欣赏之色:“你叫什么名字?”

    那魔族少年道:“摩三通!”

    秦牧点了点头,道:“摩三通,你最擅长的是什么?你以什么入道?”

    摩三通怔了怔,道:“我跟随大黑天老师修炼黑暗魔珈经,参悟出大黑天斗战法,神通入道。我又跟随挛镝师兄,参研参悟延康的变法成果,对延康变法有所了解。”

    “黑暗魔珈经,大黑天斗战法,神通入道。”

    秦牧笑道:“已经很不坏了。我便没有神通入道。神通入道很是困难,我目前只做到剑法入道,以武入道。不过挛镝可汗所学的延康变法已经陈旧不堪,他指点你的变法成果早已过时。你将你的所学施展出来,向我攻击,我用神通来抵挡。我很欣赏你,你不死之后,便去寻你那些师兄弟交代。”

    摩三通眼睛一亮,气势爆发。

    他的身后一道道魔轮竖起,只见他的元神出现在巨大的魔轮前方,缓缓站起,越来越伟岸。

    这是一尊大腹便便的魔神形态的元神,长有四臂,额头上八只眼睛一字排开,一条条幽都符文组成的飘带四下飘扬。

    用元神来施展神通,可以将神通的威能发挥到极致,在神通入道,展现出自己的元神,显然造诣非凡!

    摩三通爆喝,四臂八目的魔神元神催动大黑天斗战法,向秦牧攻去!

    这一刻,黑暗魔珈经的强大之处展露无余!

    魔道神通原本便诡异莫测,然而黑暗魔珈经却有着大气磅礴的一面!

    四臂八目的魔神元神催动神通,那神通是一道道魔轮随着他的四臂向秦牧轰去,不仅如此,魔神元神的八只眼睛中也有一道道魔轮向秦牧飞去。

    这些魔轮中带着极为复杂的幽都符文,暗藏的威力威能极为恐怖!

    秦牧抬手,动用的神通却是司婆婆所开创的元磁大神通,身前身后,星河环绕,元磁爆发,与他硬拼一记。

    秦牧并未以神通入道,不过司婆婆却是神通入道的大高手,他只是学习了司婆婆的入道大神通,信手施展。

    大黑宫的后院中顿时掀起一股股风暴,风暴中,摩三通倒飞而去,狠狠撞在一根粗大的柱子上。

    随即又是轰隆一声巨响,他被压得趴在地上,地面陡然出现一个方圆数十丈深达数十丈的大坑!

    那元磁神通蕴藏的力量带来扭曲空间的力量,将他的身体和元神时而拉长时而压扁,各种力量在瞬息间转换了不知多少次,坑底的摩三通难受异常,险些被撕裂。

    秦牧散去神通,周围的星河也随之散去,迈步来到大坑边,道:“我在神通精妙上不如你,我只是在法力上要比你雄浑数倍,但因为你神通入道,我用神通很难杀死你。现在,你可以回去向你的师兄弟们交代了。”

    摩三通艰难起身,走出大坑,向秦牧躬身。

    秦牧微微还礼,道:“你的幽都符文还有些欠缺,无法将幽都的大道符文威能完全施展出来。”

    摩三通原本打算离开,闻言微微一怔,欠身道:“敢请霸体赐教。”

    秦牧欣然道:“指点你却也没有什么。你再度施展出你的魔神元神,催动大黑天斗战法。”

    摩三通依言施展出大黑天斗战法,秦牧来到他的元神旁,从魔轮中摘下几十个大道符文,心念微动,将自己的元气化作魔元,改变一下这些大道符文的结构,道:“你再度催动你的大神通试试看。”

    摩三通催动大黑天斗战法,顿时只觉自己的入道大神通威能竟然提升了两三成之多,不禁又惊又喜,连忙求教,道:“敢问霸体,为何这样修改?”

    秦牧看了看四周,只见四周一片狼藉,笑道:“这里太乱,我们寻个干净地方慢慢谈。”

    摩三通与他走到宫内的凉亭中,摩三通想再度施展出大黑天斗战法,只是修为不足,施展不出来。

    秦牧为他炼制一炉魔元丹,道:“你服用之后,催动黑暗魔珈经,可以迅速恢复修为。”

    摩三通依言催动魔珈经,果然修为飞速复原,对他钦佩不已。

    秦牧指点他幽都的大道符文,摩三通只觉字如珠玑,心中更是钦佩,他将自己修炼中遇到的难题也一并提出,秦牧略略思考,便随口给出解答。

    摩三通佩服得五体投地。

    两人聊了半日,摩三通早已折服,站起身来,向秦牧拜道:“盛名之下无虚士,秦霸体学究天人,我彻底服了。”

    秦牧连忙搀他起身,笑道:“我也要多谢你。你可以回去见你的师兄弟了。”

    摩三通心中纳闷,却不好多问,转身离开。

    他绕过几道长廊,很快被一些师兄弟们堵住,摩三通连忙道:“他指点了我半日时间,我的神通比以前更加完美了!”

    过了不久,只听一个怒气冲天的声音传来,叫道:“延康秦霸体,你欺负我师弟,我来为他报仇!”

    秦牧起身,笑道:“敢问阁下是?”

    那大步冲来的魁梧魔族双手叉腰,冷笑道:“大黑天门下,薛泰斗!”

    秦牧含笑道:“薛兄是什么入道?”

    薛泰斗冷冷道:“我是魔刀入道。”

    秦牧面带难色,道:“我刀法并未入道。这样,薛兄施展出入道的神通,我以刀法相迎。”

    薛泰斗瞪着眼睛看着他,突然眉开眼笑道:“你打败我之后,是否也要指点一下我?”

    ……

    大黑宫正殿,大黑天坐在主位上,悠然的饮茶,耳边传来后面阵阵神通道法爆发出的巨响,而在他的前方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潭,黑潭如镜,竟然将秦牧与他的弟子争斗时的情形清晰无余的展露出来,甚至可以调转不同角度,观察到秦牧神通的每一个方面。

    “大黑天,他虽然是指点你的弟子,然而实际上却是在偷学你的黑暗魔珈经。”

    突然,一个年轻的声音笑道:“这一点,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大黑天放下茶杯,微微皱眉,眼中黑光在酝酿,道:“我们是为了看他的神通道法,他却要从我的弟子身上学习我的绝学,难道世上真有霸体不成?”

    “霸体之说,由来已久。”

    黑暗中那个年轻的声音接近,道:“当年在龙汉初年时,便有霸体的传闻。这个秦霸体的确是非常厉害,你的这些弟子得到了他的指点,他也很快便会将你的魔珈经摸索得一清二楚!”

    大黑天似笑非笑道:“然而,他以为我是用我的弟子来对付他,却没想到我真正用来对付他的人却是你。他算计我的魔珈经,只是白费功夫,反倒替我教导了我的弟子。”

    那个年轻人从黑暗中完全走出,饶有趣味的看着黑水潭中秦牧的身影,笑道:“所以你老奸巨猾,才能从太古活到现在。”

    他的面孔被照亮,与御天尊蓝御田模样仿佛,只是略瘦一些。

    “御天尊”笑道:“再让他玩下去,你的魔珈经便会完全暴露给他,若是那样,你的魔珈经便不值钱了。”

    大黑天唤来一人,悄声吩咐两句,那人连忙下去。

    “你在四处搜寻帝座功法,不是早就想得到我的魔珈经了吗?”

    大黑天笑道:“现在就是一个机会,击败了他,我给你我的魔珈经!”

    “御天尊”盯着黑水潭中的秦牧,只见秦牧身边已经没有了其他人,黑水中,秦牧竟然在催动黑暗魔珈经,身后一道道黑轮转动,接着黑轮越来越密集,竟然化作一轮黑色大日,与大黑天的黑色大日有些相似!

    饶是大黑天,此刻脸皮也不禁乱抖,死死的盯着水潭中的秦牧。

    而在此时,水潭中的秦牧似有所察,突然抬头向他们看来,与他们的目光对视。

    “御天尊”心中一惊,便见水潭中黑水隆起,慢慢的在他们面前化作秦牧的模样!

    “秦牧”迈开脚步,从黑水潭中走出,身上的黑水像是黑油一般退去,很快消失不见。

    “大黑天,你请来的帮手到了?”

    他身上的黑油完全退去,露出笑容看向大黑天和“御天尊”。

    两人死死的盯着他,看不出这个从黑水中走出的秦牧是真是假。

    突然,殿外传来秦牧的声音,笑道:“既然到了,那么请吧。”

    两人心中一惊,却见他们面前的“秦牧”诡异一笑,突然崩塌,化作一地黑油。

    “霸体诡异莫测,你一定要当心!”

    大黑天沉声道:“我从未见过如此邪门的人!比魔神还要邪气!”

    想写五千字大章的,结果没写到,这章四千六百字,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