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六十六章 不死之身

    “御天尊”没有动用自己的全部实力,他同样也没有。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逼“御天尊”动用全部实力,看看这个“御天尊”背后的那人,是否是当年的九天尊之一。

    就算此人不是九天尊,也可以从他的神通中看看他都有哪些成就。

    秦牧击败上一个“御天尊”,那个“御天尊”致死也没有施展自己的真实本领,不愿意暴露身份,而这个御天尊打算施展自己的绝学,倒是令他极为期待。

    天庭中,有资格得到御天尊肉身,并且操控御天尊肉身下界的不多,只有天盟的领袖、首脑才有这个资格。

    他想看一看,掌控天庭的存在到底强大到何种境地!

    他的体内,霸体三丹功已然全力运行,将他的十四座神藏统统连接到一起!

    天河浩荡,穿透生死、天人、七星、六合、五曜、灵胎,转而又流经玄都,进入魔道神藏,十四座神藏合为一体!

    他的元神统一了神魔,霸体三丹功将所有力量融为一体,元神屹立在天河之上,随时准备爆发出他的一切力量和一切潜能!

    这将是他有生以来,最为强大的一击!

    大黑宫四周的黑暗再度袭来,将他和“御天尊”淹没。

    突然,大黑宫后传来巨响,那个巨大的星体猛地裂开一道长长的峡谷,横贯星球东西。

    峡谷向两旁分开,群山后退,大海退潮,峡谷越来越大,越来越宽,露出一个难以想象的眼珠。

    这只巨大的魔眼看向黑暗,等待着黑暗中的“御天尊”和秦牧的动作,对这一战极为期待。

    这只眼睛,是大黑天本体的眼睛。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大黑天并非是他真正的身体,他毕竟是第一尊魔神,真正的身体太大,用本体示人,即便是神魔也很难看清他的全貌。

    因此他用假体示人,而真正的身体则隐藏在黑暗之中。

    秦牧来到大黑宫,在这里住下之后,曾经走入黑暗,在黑暗中摸索,触摸到黑暗中有恐怖的庞然大物,然后含笑返回宫内。

    那时,他便是觉察到真正的大黑天隐藏在黑暗中,知道自己无法离开,所以索性乐呵呵的折返回来。

    黑暗中,剧烈的动荡突然传来,像是空间连续震颤不知多少万次,连带着大黑宫前的众人也站不稳脚步!

    这并非是秦牧与“御天尊”的神通碰撞,而是“御天尊”的神通启动迸发出的能量。

    很难想象,一个神桥境界的躯体,体内竟然可以容纳如此庞大磅礴的力量!

    黑暗中秦牧处在动荡的中心,“御天尊”的神通仿佛一场天地大劫爆发,带着无尽的忿怒,惩罚这世间一切大逆不道!

    秦牧也彻底爆发,脑中再无其他念头,其他任何想法。

    他的气血如同狂潮,仿佛是一个时代的精神在他的气血中燃烧,如火如荼,烈火烹油!

    他向前狂奔而去,浮光掠影,他的速度之快,让如汪洋大海般的气血险些跟不上他的身影。

    气血大海被他带着,竖了起来,像是一面染血的旗帜,这片竖起的气血大海无尽的浪涛澎湃作响,发出阵阵轰鸣!

    他手中的剑丸化作无匹的剑意,向黑暗中那尊忿怒的神祇刺去!

    大黑宫前,摩三通薛泰斗等人向黑暗中的秦牧与“御天尊”看去,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黑暗遮挡了他们的视线。

    而黑暗中一尊尊伟岸神魔的目光也在四下扫视,试图看清这一战,他们的目光如炬,像是一道道光柱切开黑暗,却只能看到支离破碎的画面,只能捕捉到一个个飞速闪动的身影和不断爆发的神通异象。

    秦牧与“御天尊”速度太快,而且四周都是黑暗,他们的目光能够洞察的地方不多。

    突然,一切平息下来。

    “结束了吗?”一尊诸天之主喃喃道。

    这时,远在几百里外又有神通爆发的波动传来,众人急忙看去,目光刚刚落在那里,秦牧与“御天尊”却已经不翼而飞,只留下一座被打得折断的山峰,正在山头正在坠落,砸入山谷中发出沉闷的声响。

    接着百里之外又传来神通爆发的巨响,三百余位诸天之主急忙向那里看去,一道道光柱将那里照亮。

    只见秦牧的身体挂在一座山崖上,三头六臂被打得残破不堪,“御天尊”向他躬身一拜,山崖炸开,秦牧被轰至山崖的另一端,不知飞往何处,而“御天尊”的身影也紧跟着消失。

    终于,他们又感应到另一股神通波动。

    三百余位诸天之主的目光照耀在那里时,秦牧手中剑光长达数十里,不像是剑,而像是一根丈余粗细的柱子,碾压着“御天尊”从一座山峰的半山腰处扫过。

    那座山峰被拦腰折断,山头却不曾坠落,因为秦牧的剑速度太快,山头虽然短了一截,然而却平平坠在山体上。

    诸天之主都是神魔之中顶尖的存在,目光照耀在那里,便将秦牧手中的剑柱看得分明。

    那并非是剑柱,而是由无数跃动的飞剑,每一口飞剑施展不同的剑招,诡异的在剑柱中跃动。

    远远看去,就像是秦牧抓起一根长达数十里的柱子。

    “御天尊”看似被剑柱碾压,实则在抵挡剑柱中不断涌动刺来的剑光,身中数十剑,眼中露出惊骇之色,正在张口说话,只是距离太远,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他到底在说什么?”

    诸天之主们心中纳闷,黑暗再度涌来,秦牧与“御天尊”身形消失。

    神通波动再度出现时,“御天尊”断去三根指头的手掌压在秦牧脸上,将他狠狠砸在黑暗中的一片大湖上,湖水炸开,所有的湖水几乎完全被掀飞在空中,像是陨石撞击在湖面上一般。

    几百道目光注视那里,湖底,“御天尊”拳如狂风暴雨,压着秦牧疯狂向下锤去,那片湖泊四周的地面不断龟裂,一条条裂缝触目惊心,深达数十丈,还在不加加深。

    突然,“御天尊”如同惊鸿腾空,险之又险的避开一座漆黑的门户。

    在他避开这座承天之门时,门中一道剑光刺出,门中立着一道身影,被打得面目全非,赫然便是秦牧,一剑刺在他的眉心。

    “御天尊”挥手斩剑,竟然用手掌将那口神剑生生斩断。

    两人再度消失。

    这二人又一次出现时,秦牧正在奔逃,躲避后方的恐怖威能,面带惊恐之色。

    然而前方突然出现无数星光,星光交织如链,秦牧措手不及从星光组成的链网中跑过,突然碎成几百块,脑袋也掉了下来。

    “霸体输了!”

    三百多位诸天之主都是松了口气。露出笑容:“小土伯之约也可以解除了。”

    就在此时,他们看到碎成几百块的秦牧纷纷长出胳膊腿儿,满地乱跑,跑着跑着竟能又聚在一起,变成一个完整的秦牧。

    北方诸天的神魔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有些迷茫。

    “不死之身?”

    大黑宫后的那只巨大魔眼怔了怔:“不是随着赤皇的消失而失传了吗?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够修炼到赤皇那般境地?”

    秦牧后方,突然无数飞剑破土而出,如同剑山剑林,将追杀而来的神通破开。

    秦牧转身,六臂高举,剑山剑林呼啸而起,随着他的六条手臂的斩下而斩下!

    御天尊一条手臂被斩断,身形向后退去,两人再度消失在黑暗中。

    这次消失,久久没有声息传来,也无神通波动。

    大黑宫四周的诸天之主纷纷凝聚目力,一道道光柱破开黑暗,四下里寻找,只是大黑宫的黑暗笼罩方圆万里,任由他们的目力强大,一时片刻间也无法寻到这二人。

    “他们打到何处去了?”

    正在此时,突然诸神中间霹雳炸响,无数雷霆将四周照耀得雪亮一片,秦牧胸口插着一条手臂,从空中跌落下来,还未落在地上突然一座承天之门出现,将他吞没进去。

    承天之门消失,地面空无一物。

    远处一道剑光乍现,承天之门出现,门中两具白骨正在杀得天昏地暗。

    其中一具白骨胸口插着一条手臂,而另一具白骨则断了一臂。

    那座巍峨的承天之门在空中飘忽来去,吸引住众人的目光,门户中,两具白骨依旧在舍命搏杀。

    “这两个家伙,是要同归于尽吗?”

    突然,那座承天之门轰然坠落,竖在大黑宫前,门户猛然关闭,里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应该是那两个白骨还在互殴。

    四周一片寂静,众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静静地等待。

    过了许久,突然声音平息。

    众人继续等待,过了片刻,门户咯吱咯吱作响,慢慢的打开,突然,鲜血喷涌,从门中像是洪水般涌出,血浆中带着一块块破碎的骨头。

    众人一惊,又等待片刻。

    却见那门户中,一个白骨骷髅扶着门户走出,噗通一声跌倒在血泊中,身上有血肉在慢慢的滋生。

    “延康霸体,果然名不虚传!天庭最为强大的巨头,在相同的境界也不能奈何你。”

    大黑天突然哈哈大笑,抚掌道:“你赢了,是我输了。三百一十六诸天之主任由你处置,不过我北方诸天,你休想染指!诸天之主,带着你们的主子,离开我的地界!”

    那三百余位诸天之主没有动弹,目光各自落在倒在血泊中,血肉滋生的秦牧身上。

    “弄死了他,又何必担心小土伯之约?”一尊魔神喃喃道。

    突然,一尊尊神魔身形齐动,向血泊中的秦牧杀去!

    大黑天闭上眼睛,喃喃道:“我麾下怎么这么多蠢货?”

    感谢厐煌白银盟主的打赏,抱歉哈,宅猪后知后觉了,才发现多了一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