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七十一章 红尘入道

    月宫中,秦牧与白璩儿倒是真的在交流剑法,白璩儿的剑法虽然是得自秦牧,然而经过了四万年的磨砺,她的剑法又在秦牧当年的剑法基础上有了质的飞跃。收藏本站

    当年秦牧与大尊他们回到四万年前,在百隆城,秦牧将自己的剑法展示给白璩儿白青府等人,然而上皇时代覆灭,见识到秦牧剑法的人中只有白璩儿活了下来。

    秦牧离开之后,她独自守护着百姓寻找一个可以让上皇时代延续下去的地方,任何艰难险阻,只有她一人承受。

    秦牧的剑法在她手中渐渐演变,变成守护黎民百姓的神祇,她像是另一个初祖人皇,只是与初祖人皇不同,她更加锐意进取。

    她的起点更低,初祖人皇秦武,是开皇的后人,自幼受到最精良的教育,修行最强大的功法和神通。

    而她只是百隆城主的女儿,也不是纯正的龙族,她学到过最好的神通便是秦牧的剑法以及秦牧传授给她的祖龙太玄功,然而那时秦牧并未来得及将自己的剑法完全传给她,祖龙太玄功也残缺不全。

    她只能靠自己摸索,改良改进,虽然她的剑法中还有着秦牧的影子,但剑法的内涵和意境早已偏离秦牧的道路。

    这也是让秦牧佩服和敬重她的地方。

    只有剑法拥有了时代的精神,才可以入道。

    这种入道,并非是靠帝座功法带来的入道,也不是天庭的“御天尊”那种靠术数解构古神大道符文而带来的入道。

    帝座功法入道,靠的是开创者的道行,带给修行者无上的领悟。

    结构符文大道而带来的入道,是用取巧的方式,使自己能够施展古神的大道神通。

    这两种,都是取巧的手段。

    真正的入道,是为一个大时代的精神感染,让自己的道心处在这个时代之中,道心跟随时代而跃动,被时代的气息和脉搏所感动,被红尘世事的激荡了道心,从而入道。

    这种入道,入的是红尘。

    红尘入道,才是真正的入道。

    村长的剑道是在一次又一次挫折中舞剑,缅怀先烈,壮阔心怀。

    延康国师入道,是改革变法,锐意进取。

    屠夫入道,是不服天不服地不服输,向天出刀,快意恩仇。

    秦牧入道,是被初祖人皇激励,背负重担责任而无力回天,在太皇天的战场中愤然一击,想要改变人间的劫运。

    白璩儿的入道,则是用剑来守护百姓平安,保护黎民百姓,给他们带来活下去的希望。

    她的剑道是在上皇时代彻底结束,黎民百姓平安之后这才止步不前的,因为那时没有了战乱,上皇时代的百姓有了繁衍生息的机会。

    那时,她的剑道修炼到二十七重天。

    开皇等后起之秀也在那时崛起,白璩儿这个上皇剑神终于可以放下自己的重担,也正是因为这样,在之后的几万年时间里,她的剑道始终无法再进一步。

    但她的剑法和理念,也影响了之后长达两万年的开皇时代,并且影响到四万年之后的延康。

    秦牧与她交流剑法,传授她自己开创的剑十八式剑十九式,也学习她的剑道大神通。

    他能够从她的剑道大神通中看到这个女孩经历的苦难折磨,和她固执的坚持。

    这一次,秦牧将自己的剑法完整的传授给她,也将祖龙太玄功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她。

    白璩儿这位上皇剑神之所以没能修炼到更高的境界,正是因为祖龙太玄功的残缺,有了这门功法,尽管不能提升她的剑道造诣,却可以让她的修为境界再进一步。

    “你想去寻找归墟?”

    白璩儿听到秦牧说起归墟,想了想,道:“我当年率领族人进入东海,那时元都还未被封印,我在一片海域中遇到了巨龙,像是你说的龙伯。龙伯在那里,归墟应该就在附近。”

    秦牧眼睛一亮,连忙询问她是在哪里遇到的龙伯。

    白璩儿将海事地理图画给他,道:“龙伯脾气很暴躁,是太古神龙的后裔,你若是去那里,一定要当心。”

    天图中,延康的士子们很是勤劳,像是忙碌的工蜂,修补天图中的阵法残缺,改动阵法结构。

    天图是件宝物,延康国师想把这件宝物重新炼制一番,当成延康的一个阵法武器。

    延康国师也想过把天图收走,不过把天图收走只会让天庭更快的把新天图炼制出来,对延康来说,更为不利。

    利用天庭的惰性,让延康看起来更加人畜无害,这才符合延康的利益。

    秦牧和白璩儿也走出月宫,帮助士子们修补天图,改善阵法构造,两人过得很是充实。

    直到这一日,秦牧突然想起了御天尊。

    “糟了,我把御弟扔在江陵学宫快半年了!”

    秦牧迫不得已,只得离开,白璩儿站在月宫前向他挥手作别。

    秦牧站在龙麒麟的脑袋上,龙麒麟向下方的世界奔去。

    他回头看去,那女子在明亮的月亮随剑而舞。

    秦牧怔怔的看着月中起舞的女子,他觉得白璩儿固步不前的剑道,突然间似乎又再有提升,再度有了进步。

    那个女子似乎又找到了值得自己付出性命去守护的人和物,因此剑道上的造诣又再度提升!

    “她是想守护这个继承上皇理念的延康,还是仅仅想守护我……”

    秦牧摇了摇头,失笑道:“她是想守护延康,一定是这样。”

    江陵学宫,秦牧黑着脸,接走被烟儿喂得肥肥胖胖的御天尊和水麒麟,这半年时间,御天尊跟着卫国公,嗓门也变得出奇的大,秦牧的耳朵也被震得嗡嗡作响。

    秦牧的脸色愈发黑了,严令禁止烟儿继续给御天尊和水麒麟投食,路上迫使御天尊疯狂修炼,争取炼去身上的赘肉。

    至于水麒麟,秦牧则交给龙麒麟去训练。

    对于减掉身上的赘肉,龙麒麟也很有一套。

    烟儿没有机会投食,只好去照顾秦牧,秦牧给她买了些葵花籽,让这个女孩一颗一颗的剥给自己吃。

    “公子吃魔神吗?”烟儿抓来一尊雄壮如山的魔神,诱惑他道。

    秦牧摇头。

    烟儿很是失望,把那尊魔神吃了,又飞出去抓来一尊神祇,诱惑道:“公子吃神祇吗?”

    秦牧摇头。

    烟儿吃饱之后打了个饱嗝。

    他们来到玉京学宫,王沐然的玉京学宫要比其他学宫逊色一些,当年最负盛名的延康第一圣地,因为太超然而落后了,没能在第一时间改革,将小玉京的底蕴化作对士子的吸引力。

    然而秦牧却在这里遇到了初祖人皇,除了初祖之外,历代人皇居然也都跑到这里,成为国子监,教导士子。

    小玉京本来便是当年的开皇天庭碎片,初祖对这里的感情很深,当年意志消沉,也是在这里化作石像。

    二祖、三祖、齐康人皇等人,都是开皇覆灭两万年来最为出类拔萃的人杰,这次复活复出,自然是更胜当年。

    这些人皇,竟然都重新开辟了天河神藏,实力极强。

    而且,他们延续了在酆都一霸的作风,让玉京学宫很是热闹。

    初祖人皇又将玉明宫的典籍搬到小玉京,对玉京学宫的提升也是极大。

    秦牧带着御天尊在这里求学,过了十多日,他将变法的成果学完,御天尊还没有学完,他只好在这里等着。

    “秦人皇,你对这小胖子关心的很啊。”

    齐康人皇大咧咧的在“小胖子”的胖脸蛋上揉了揉,把御天尊的嘴挤成一朵花,笑道:“莫非你打算把他当成下代人皇培养?”

    秦牧眼睛一亮,他倒没有想过怎么安排御天尊。

    他只是想不辜负阴差老者的期望,把御天尊栽培成为一个不逊于上一世的存在,再度成为震惊天下的天尊。

    不过,他不可能总是带着御天尊,或许可以把御天尊栽培成为下一代人皇。

    “咱们人皇,是一代比一代强的。”

    齐康人皇笑眯眯道:“你觉得将来他能打得过你吗?”

    秦牧谦逊道:“咱们人皇殿的确有这个传统,御弟也的确出众非凡,远超于我,只是我毕竟是霸体……”

    齐康人皇冷笑,道:“把小胖子留在这里,我们这些老家伙一起教他,保证把你这个霸体打得哭爹叫娘!”

    秦牧哈哈大笑,竟然真的把御天尊留在这里,吩咐道:“不要教他功法,也不要教他如何开辟神藏。谁敢教,我便打得他哭爹叫娘!”

    历代人皇冷笑,打算教训这个欺师灭祖之辈,秦牧连忙唤上龙麒麟带着烟儿,呼啸而去。

    “公子,我们去哪里?”烟儿见他意气风发,不禁笑问道。

    “东海!”秦牧遥指东方,大声道。

    烟儿好奇道:“公子是吃腻了陆地上的神魔吗?想吃海鲜?海里的神魔有些腥气。”

    “我们去寻找归墟!”

    秦牧长声笑道:“去寻找天圣教开山祖师,大师兄魏随风的踪迹,看看他在归墟留下什么秘密给我!”

    龙麒麟欢快奔腾,向东海奔去,到了海面上,撒欢的巨兽踏破海浪万朵。

    数月后,龙麒麟肚皮朝天漂浮在水面上,任由秦牧如何殴打,也不愿起来赶路。

    “根据璩儿给我的海事地理图,她见到龙伯的地方,应该就在附近。”

    秦牧东张西望,对照海事地理图,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他解开眉心柳叶,神识落入秦字大陆中,彬彬有礼道:“天公,你能看到我吗?”

    天公分身过了片刻,道:“能!你这次又要做什么?”

    秦牧连忙:“劳烦天公帮忙,寻找归墟。”

    天公瞪着他。

    秦牧面色不改。

    又过了片刻,天公冷哼道:“海面平坦的很,这里没有归墟。”

    秦牧怔然,又看向熔岩土伯,土伯不理睬他。

    他只得收回神识,唰的一声在身后开启一座承天之门,老老实实的等在门外。

    许久,门中小船悠悠而至,阴差老者站在船头。

    “幽天尊,敢问归墟怎么走?”秦牧问道。

    阴差老者手中的马灯险些熄灭,默默地摇了摇头。

    秦牧追问道:“那么龙伯国呢?”

    阴差老者手中的马灯抖了抖,隔着门户,抬手指向一个方向。

    “谢谢。”秦牧彬彬有礼,打算关闭承天之门。

    “等一下!”

    阴差老者从门里探出一只手来,马灯唰的一声照在秦牧脸上,马灯后的老者面色很是不善:“你叫我出来,就是问路?”

    秦牧点头。

    提着马灯的手掌有些颤抖,马灯后的老者在长长吸气,强自忍耐道:“念在你照顾御天尊……御天尊呢?你把御天尊丢到哪里去了?”

    抱歉,更新晚了半小时。上午那章,是宅猪在高铁上写的,下午一直在外面跑,跑到六点钟才有时间会旅店码字,更新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