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七十二章 沧海龙吟泛歌声

    秦牧满面笑容,把他的手推回门里,关上承天之门的门户,道:“御天尊很好,我把他留在玉京学宫,而今正跟随着连同初祖人皇一共三十五为人皇修行。他现在厉害着呢,等我退掉人皇之位,他便是第三十八代人皇……”

    阴差老者不打算离开,秦牧用力关门,总算把承天之门关闭,随即心念一动,承天之门散去。

    “公子,海水变黑了。”烟儿向水下看去,道。

    秦牧低头,海水果然变得漆黑,黑暗的海水中一艘纸船漂浮在水下,阴差老者幽怨的提着马灯向他照来。

    龙麒麟看到水下的景象,毛骨悚然,急忙腾身跃起。

    秦牧无奈:“幽天尊,你去玉京学宫看看,便知道我所言是真是假了,何苦跟着我?”

    水下的阴差老者慢慢消失,声音幽幽传来:“我去一趟玉京学宫,若是发现不是如你所说,我会来找你好生谈谈!”

    秦牧脚下的黑暗这才散去。

    没过多久,另一个阴差老者来到玉京学宫。

    阴间阳间有别,阴差老者不愿干涉阳间,因此没有直接现身,而是藏在阴暗中观察。

    然后,他便看到人皇殿的人皇们正在调教一个小胖墩。

    阴差老者脸上的笑容僵硬,心道:“这个小胖墩一定不会是御天尊……”

    “蓝御田,比划比划!”

    五大三粗的齐康人皇自封神藏,然后便开始殴打小胖墩,齐康打过意山打,意山打过蓝珀打。

    阴差老者面目全黑,有一种灭世的冲动。

    好在小胖墩被打得虽狠,但人皇们出手还是很有分寸,性命无碍。

    那些人皇围绕着被打得服服帖帖的御天尊团团转,这招不好,那招不对。

    “咱们人皇殿的传统就是,不打不成器,不揍不成材。”

    “咱们人皇殿还有一个传统,就是学有所成,必殴老师!”

    “不许学我们!我们从来不学师父的东西,都是自创功法,自创神通!你不自创功法自创神通,怎么才能打败姓秦的臭小子?”

    ……

    阴差老者听到这里,放下心来,人皇们的教育方式让他有些不快,但是教育目标还是极好的。

    秦牧烟儿和龙麒麟沿着阴差老者手指的方向继续前进,走了十多日还是没有寻到龙伯国,海上除了浪和飞鱼,什么都没有,进入大海宛如进入荒漠,让人发狂。

    龙麒麟又打算飘在海面上,秦牧也没有了揍他的力气,提着龙麒麟的尾巴走在海面上,拖着这头庞然大物赶路。

    烟儿这些日子吃的都是海鱼海兽,也吃得腻了,站在秦牧的肩膀上双目无神,偶尔抬起爪子扣了扣嘴角,挑出一根鱼刺。

    秦牧翻开白璩儿所画的地理图,看了一眼,随即将地理图丢入海中。

    白璩儿所画的地理图是四万年前的海事地理,沧海桑田,东海的地理早就不是白璩儿当年所见的那样。

    而且,元界被封印过一次,破封之后地理大改。

    尤其是大海,海底的山川改动更是难以察觉,海面上的岛屿也消失了不少,更是难以确定方位。

    突然,秦牧侧着头,声音沙哑道:“烟儿姐,你是否听到歌声?”

    烟儿有气无力道:“公子,你听岔了,哪里有歌声……咦,真的有歌声!”

    他们循着歌声而去,没走出多远便见海面上有巨大的骨架一半在海水中一半耸立在海面上。

    这是一尊难以想象的神龙骨架,海水很深,然而这尊神龙依旧能有一半骨骼立在海面上,可想而知生前是何等庞大。

    歌声便是从骨架处传来,秦牧等人走到附近,这才看到竟然是这尊骨龙在唱歌。

    它的龙首嘴巴开合,歌声从它的口中传出来,然而这尊神龙只剩下了骨骼,为何还会唱歌?

    骨龙的歌声很是粗犷,悠长,而又低沉,它像是海洋中的诗人,歌声中带着忧郁忧伤。

    “公子,他在唱什么?”烟儿听不懂龙语,问道。

    “他用很古老的龙语唱他的故乡。”

    秦牧因为早年一直试着破解真龙之主巢穴上的龙语,因此对龙语的研究很深。

    “他的故乡是龙伯国。”

    秦牧听着骨龙的歌声,道:“他说龙伯国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神龙徜徉在海面上,有着美丽的道语,神龙们在岛屿上建造辉煌气派的建筑,统治着汪洋。海中的各族供奉着他们,献上美食和海中的美玉珠宝,他们其乐融融,很多神龙远走他乡,成为降雨的龙王,很受人尊敬。”

    突然,歌声变得抑郁,带着杀气和迷茫。

    “他说,突然有一天天庭的羽林军来了,毁灭了他的故乡,神龙们妻离子散,被当成奴隶,锁链穿透身体。很多俘虏被砍头,鲜血染红了海水,很多奴隶被押上了船。”

    秦牧听着骨龙的吟唱,继续道:“天庭的羽林军用他们的血肉作为祭品,献祭给天庭的天帝享用。他们的国王,龙伯王也被擒住了,变成了奴隶,送往天庭受审。他的故乡就这样被毁灭了,他变成了没有故乡的漂泊者。想家的时候,他回到满目疮痍的故乡,看到孤魂野鬼在那里飘荡。”

    龙麒麟躲在秦牧身后,胆怯的向神龙骨架张望,道:“教主,他的故乡在哪里?他又为何死在这里?”

    骨龙早已死亡,对故乡的思念让他一直唱着这首龙族的思乡曲,无法回答他们。

    “这位龙伯,是否是璩儿当年在东海遇到的那位龙伯?”

    秦牧想了想,催动万神自然功,点化骨龙。

    矗立在海面上的龙骨突然哗啦啦震动起来,大水滔天,这尊神龙的枯骨拔出水面,站起身来,张口咆哮:“故乡!故乡!我不能埋骨在其他地方,我要回我的故乡”

    秦牧站在下方,大水弥漫,被他的元气避开。

    少年仰头,高声道:“你的故乡在哪里?”

    呼

    那头骨龙突然腾空而起,摇头摆尾向远处飞去,怎奈没有了肉身和法力,飞出里许距离便从空中坠落下来,砸得海面飞琼,龙骨也散了架,四下纷飞。

    秦牧用唤灵的法术把它唤醒,这尊神龙的骨架竟然重组起来,很快恢复如初,没有飞行,而是在大海中游动,速度却也极快。

    “跟上它!”

    秦牧跳到龙麒麟的脑袋上,龙麒麟慌忙跟上,只见那骨龙游动速度越来越快,在海面上横冲直撞,突然,骨龙从他们眼前凭空消失。

    秦牧怔了怔,龙麒麟冲到那里,悄悄探出爪子试探,却见他的爪子伸入前方的空气中,也消失不见。

    “是一种障眼的阵法。”

    秦牧走入其中,眼前的大海突然退去,一片波澜壮阔的场面扑面而来,数不清的神人押着一尊尊龙首人身的龙伯祭刀砍头,不计其数的头颅落下,鲜血化作汪洋,一道道血浪飞起,冲上半空。

    空中是一个巨大的祭坛,祭坛上鲜血涌动,那是一场规模壮观的献祭。

    羽林军的神魔大将们喝令声不断传来,龙伯国的子民们变成了这场献祭的祭品,他们的血肉通过献祭献给天庭,成为天庭的天帝和文武百官们的佳肴。

    秦牧呆滞,晃了晃头。

    突然眼前的幻象消失,苍寥枯弊的现实出现在他的面前。

    先前那幅献祭场面只不过是历史的回光,是龙汉时代,魏随风率领羽林军前往龙伯国平叛,斩杀龙伯国子民向天庭献祭的情形。

    而现在出现在他面前才是现实。

    他的前方,无数巨大的龙骨横七竖八的躺在一片浩瀚广阔的大陆上,到处都是骨架,倒塌的宏伟龙宫中,鬼火卷起白骨,让这些龙伯枯骨站起来四下里走动。

    这里如同幽冥鬼蜮,空中有眼眶里漂浮着鬼火的骨龙,游来游去,浩大的城市中还有骨龙在熙熙攘攘逛着街市,他甚至还看到真正的鬼市。

    那些龙伯像是还活着一般,在龙城内买卖东西,交易物品。

    他甚至还听到讨价还价的声音。

    秦牧带着龙麒麟和烟儿走入龙伯国的城市,与这些巨大的神龙相比,他像是一个小不点儿,哪怕是龙麒麟恢复真身,在这里也是一个矮子。

    史前的神龙们在这里建立起辉煌的文明,宏大的国度,秦牧置身在走动的白骨巨人之中,看着他们像是依旧活着一样无虑无虑的生活。

    只是这一幕说不出的诡异。

    他又看到先前带着他们冲到龙伯国的那头骨龙,这头骨龙化作龙首人身的龙伯,仿佛获得了重生,在空中穿梭。

    秦牧眼中看到的是累累白骨,而它眼中,龙伯国仿佛不是遗迹,而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地方,那些龙伯都还活着。

    它激动的向那些活动的骨架打着招呼,它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死亡,它的族人们也已经死亡。

    这里的一切,只不过是屈死的龙伯忘记了自己已死,在迷茫无知中重复着自己生前做过的事情。

    然而,这位回到故乡的龙伯,它的执念消散了,它得到了安息。

    “教主,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吗?”龙麒麟心惊胆战的问道。

    秦牧还未来得及回答,突然龙伯国所有的神龙仿佛听到了他的话,所有的骨头齐刷刷的转头向龙麒麟看去。

    龙麒麟心中一惊,连忙又躲在秦牧身后,夹紧尾巴瑟瑟发抖。

    哗!

    像是海啸声传来,在一瞬间,刚才还是热热闹闹的龙伯国突然间所有的枯骨崩塌,瓦解,无数骨头倒在地上,眼中的鬼火熄灭,再无一个站起来的龙伯!

    他们原本不知道自己已死,而现在被龙麒麟一句话点醒,顿时亡灵失去了对枯骨的控制力,整个龙伯国突然间一下子死掉!

    白骨倒塌的声音平息,四周无比死寂,听不到任何响声。

    天空渐渐昏暗。

    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空中漂浮起鬼火,一艘艘小纸船从幽都驶来,一个个阴差老者站在船头。

    秦牧见礼,阴差老者们纷纷还礼。

    “这里的龙伯已经死亡近百万年,他们不知自己已死,因此灵魂留恋不去。”

    一个阴差老者向秦牧解释道:“先前他们的生念太强,我无法进入此地接引他们的灵魂,而现在他们意识到自己已死,我才可以进来,接引他们前往幽都。”

    秦牧四下打量,绝大部分龙伯的枯骨都是被斩断头颅,龙头落地,不由皱了皱眉,声音有些沙哑:“幽天尊,当年龙汉天庭的羽林军令主魏随风,是我大师兄,他真的这样残暴吗?真的必须要把龙伯灭族灭国?”

    “残暴的不是魏随风。”

    那个阴差老者道:“残暴的是整个龙汉天庭。”

    秦牧怔了怔。

    “用一个叛变的种族、国家,向天庭献祭,向天帝献祭,在龙汉时代是常有的事情。”

    阴差老者道:“羽林军平叛,打垮了龙伯国,灭国灭族向天帝献祭,让天帝享用血肉之食,在那个时代最正常不过。你的大师兄是入乡随俗,他改变不了什么。改变了,便是异类。整个龙汉时代,这种事情常有发生生。为何天帝一定要死?为何天盟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他?这就是原因。”

    秦牧寒毛竖起。

    古神天帝,死得并不无辜!

    下午回家,宅猪尽力在高铁上写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