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七十五章 花中有女颜如玉

    黑暗天河回落的洪流向下冲击,速度越来越快,而那两朵大花也在缓缓下沉,从大渊中传来的恐怖引力也越来越强!

    黑暗天河加上引力的重压,让秦牧、龙麒麟身体顿时变得无比沉重,无法维持平衡,身不由己向深渊中坠落。

    “龙雀衔天!”

    秦牧肩头的青雀,突然唳啸,她的元神浮现出来,在她身后化作一个首尾相连的龙雀,半朱雀,半青龙,有着朱雀的身体和尾羽,然而从尾羽中延伸出来青龙的尾巴。

    龙雀展翅,做飞翔状,仰头尖啸,口中发出雀鸣和龙吟,喷出熊熊圣火。

    她的龙尾长的不可思议,几乎与她的头颅连在一起,形成一个环,将众人纳在环中。

    她口中喷出的朱雀圣火唰的一声将她的青龙尾点燃,很快圣火流遍全身,形成一道火焰环,挡住归墟的恐怖力量。

    龙雀衔天,口衔尾,身体成环,中央是一个独立的天地,形成一个安全的小诸天。

    秦牧还是头一次见到烟儿施展出自己的绝学,竟然是如此强大,挡下了黑暗天河的回流和归墟引力。

    这个丫头平日里抓抓元界的神魔打打牙祭,然而秦牧基本上没有看到过她出手,平日里这个丫头还是特别喜欢伺候人,除了喂食之外,还喜欢帮秦牧整理衣衫,抹平褶皱。

    而现在,烟儿的实力爆发出来,秦牧才知道是何等强大和恐怖,竟然初祖人皇还要强,还要生猛!

    要知道,初祖人皇已经是玉京境界的存在!

    “不知道烟儿姐的实力,比帝释天王佛如何?”

    秦牧立刻加快速度,向那两朵大花奔去。

    他更加好奇的是被南帝朱雀送给月天尊当丫鬟的烟儿的身份,心道:“同时拥有朱雀血脉和青龙血脉,那么烟儿姐与南帝朱雀、东帝青龙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眨眨眼睛,这个喜欢伺候人的女孩,该不会是南帝朱雀和东帝青龙的女儿吧?

    作为二帝之女,贵为公主,怎么会养成喜欢伺候人的古怪毛病?

    终于,他们在两朵大花彻底合拢之前,从花瓣的缝隙中冲了进去!

    后方,花瓣完全合拢,截断了大渊中传来的可怕引力和黑暗天河的压力,然而引力和压力消失,烟儿一时间难以控制身形,顿时狠狠砸在大地上。

    她的元神包围的小诸天也顿时破灭,秦牧和龙麒麟也被砸了下来,连翻带滚,撞在一根粗大的花蕊上,被弹飞出去,撞在另一根花蕊上,又被弹了回来。

    花蕊很软,尽管秦牧等人摔得非常狠,然而却没有受伤,只是被弹来弹去,有些头晕脑胀,没有大碍。

    秦牧站起身来,将烟儿拉起来,龙麒麟也爬了起来,只觉脚下柔软,踩了踩地面,只见这里的地面竟然也是软的,不禁啧啧称奇。

    秦牧四下望去,相比外界,这里出奇的平静,出奇的广阔,两朵花形成相并相接的两个相连的世界。

    这两个世界一点也不小,堪比外界的诸天,只是天空中没有日月星辰。

    而且古怪的是,归墟中一片黑暗,而这里却有光芒,一边是粉红色的世界,一边是暗黑色的世界。他们坠入的是红色的世界,花瓣的纹理在天空中交织,纹理很是奇特,那些纹理不断闪烁着红光。

    两个世界交汇之处有两座宫殿,也是一红一黑,宫殿应该相通。

    龙麒麟东张西望,小心翼翼道:“刚才有星星掉下来,才出现了天河暗流。万一今后一直没有星星掉下来,我们岂不是要被困在这里?”

    烟儿很严肃的看着他,龙麒麟低下头,不再说话。

    刚才他已经见识到烟儿的厉害,因此决定从心而动,对这位总是给自己投食的姐姐保持绝对的尊重。

    烟儿又在给秦牧整理衣裳,把他的衣角展平。

    秦牧早已习惯,举步来到天边,轻轻抚摸这个花中世界的花壁,花壁手感很是柔软,像是少女的肌肤,甚至比少女的肌肤的触感还要细腻和独特。

    “我们是处在这两朵花的花房之中,这两朵花竟然是真花,不是神兵之类的东西。”

    秦牧面色古怪,惊讶道:“什么花能够承受得住归墟这般恐怖的引力和破坏力?”

    花壁上的那些纹理竟然在轻轻流动,接着浮现出一个少女的面孔,从花壁上浮现出来,闭上眼睛用脸蛋轻轻蹭着他的手掌,似乎很是受用。

    秦牧吓了一跳,急忙缩回手掌。

    “帝后!”

    他毫不怀疑自己如果是一只猫的话,肯定全身的毛都会炸开!

    从花壁上浮现出的面孔,竟然会是帝后娘娘的面孔!

    他在鬼船棺椁中,见过帝后娘娘的尸身,这张面孔,他绝不会认错!

    花壁上面孔又生长出来一些,追上他的手掌,主动在他掌心蹭来蹭去,很是旖旎。

    “小哥哥!”帝后娘娘的面孔发出悦耳的笑声。

    秦牧身躯绷紧,一动不动,从花壁中生长出来的姑娘脖子很长,没有身躯,像是一条美人蛇。

    “小哥哥,这里好久没有人来了呢。”

    美人蛇围绕他徐徐转动,脖子上竟然生长出许多逆鳞,划过秦牧的脖颈,秦牧脖子上立刻出现一道道划痕,有鲜血渗出。

    他的肉身,早已被炼得像神魔一般强大,然而在这条美人蛇的逆鳞面前,他的身躯就像是豆腐做的一般脆弱。

    “归墟中的古神,不止是帝后姐妹花!”

    他心神大震:“这还诞生了其他古神!”

    秦牧肩头的烟儿急忙飞起,落在龙麒麟的脑袋上,好奇的侧着头打量这条从花壁中延伸出来的美人蛇。

    “人家奉姐姐的命令镇守这里,寂寞了好多万年。”

    帝后娘娘的面孔后面的脖子缠住秦牧的身躯,脸颊触碰秦牧的脸颊,温柔的蹭来蹭去,吃吃笑道:“帝后姐姐总是让我看家,让我守在这里,人家都闷死了呢,等了这么久,总算等到了一个漂亮的小哥哥。”

    她伸出舌头,那舌头并非是少女的小香舌,而是分叉的舌头,又长又柔软,而且灵活,舔着秦牧的脸颊,笑道:“小哥哥是奉姐姐的命令前来的吗?”

    秦牧不动声色,道:“我的确是奉帝后娘娘懿旨前来。”

    那面孔突然趴在秦牧的胸口,去听他的心跳声,咯咯笑道:“你的心跳频率没有变化,血液流动的压力也没有变化,倘若你撒谎的话,一定是撒谎的行家。”

    秦牧笑道:“姐姐,我怎么敢撒谎?”

    那美人蛇噗嗤笑道:“嘴儿倒甜。口令。”

    秦牧心里一沉,眼角抖了一下,那美人蛇脸色大变,唰的一声将秦牧勒紧,高高扬起头颅,笑道:“你果然是个撒谎的行家!差点便把我骗了过去!嘻嘻,刚才我便好想吃掉你,现在终于可以开荤了!”

    她的嘴巴分开,越来越大,就在此时,烟儿清脆的声音传来,带着无尽的欢喜:“好可爱的……大虫子!”

    那青雀振翅飞来,身躯变得无比庞大,一口啄住美人蛇的脖子,用力向外撕扯。

    秦牧被勒得半死,急忙身躯化作一道影子摆脱束缚,贴在地面上,飞速遁走。

    那美人蛇被青雀叼住脖子,发出凄厉的叫声:“小鸟儿,我不是虫子!”

    烟儿咬住她的脖子不断后退,迈开一步便后退十多里地,只见美人蛇被拉得越来越长,更多的身体从花壁中被抽了出来。

    秦牧刚刚从影子状态解脱出来,便见青雀从自己的头上垮了过去,美人蛇被拉得笔直。

    “烟儿姐,那不是虫子,是古神!”

    秦牧急忙高声道:“是归墟中的古神!”

    “是虫子!”

    青雀显露真身,现出龙尾,化作完全体的龙雀形态,鸟爪也化作粗壮的龙爪,奋力向后撕扯,打算把这条“大虫子”从花壁中彻底拖出来吃掉,叫道:“是条大虫子!这朵花里长虫子了!”

    秦牧和龙麒麟毛骨悚然,只见美人蛇已经被拉出了几百里长短,还是没有完全拉出。

    “那也是古神虫子!”秦牧气急败坏道。

    突然,这个花中世界内部,那些柔软的花蕊摇曳扭曲,花蕊顶端浮现出一张张帝后娘娘的面孔,娇呼道:“疼”

    “小鸟儿,你弄疼我了!”

    一根根高不知多少里的花蕊像是蛇一般扭曲身躯,穿梭来去,闪电般向龙雀扑去!

    烟儿顿时兴奋起来:“这虫子长了好多头!而且比我想象的更大,可以吃好久!”

    她振翅飞起,忽大忽小,躲开那些花蕊的攻击,时而双翼斩落,将花蕊砍得流血,时而张口喷出朱雀圣火,将那些花蕊烧得发出楚楚可怜的娇呼,时而又引动天雷,轰来轰去。

    秦牧带着龙麒麟飞速冲向两个世界的交汇处,直奔那一红一黑两座宫殿而去,避开这两头庞然大物的神通余波。

    然而天空中,烟儿与那多头美人蛇越打越猛,神通的威力也越来越强,迫使他不断躲避。

    “烟儿姐会不会有事?”

    他匆忙中回头看去,却见烟儿所化的龙雀施展出的本事超出了南帝和东帝的雷火范畴,她的神通变得奇特。

    她的身躯每次移动,竟然会出现一连串的镜像,共有十三个镜像,镜像拥有着她本体的实力,向那些美人蛇攻去,丝毫不落下风!

    镜像十三叠。

    “难道月天尊将自己的本事传给了她?”

    秦牧怔了怔,突然有些期待,倘若能够从烟儿这里学到月天尊的绝学,倒也是一件幸事!

    烟儿与那尊归墟古神的战斗越来越凶,迫使他与龙麒麟不断远去,躲避她们的神通余波。

    终于,他们来到两个世界交汇处。

    秦牧走到红色的宫殿前,龙麒麟探头向殿内张望,道:“这里面会不会也有敌人?”

    “乌鸦嘴!”

    秦牧大怒,一脚飞起将他踢入宫中,龙麒麟发出惨叫,叫了半晌,声音依旧无比嘹亮。

    秦牧放下心来,走入宫殿中,笑道:“龙胖,不要叫了,没有敌人……”

    他突然怔住,只见龙麒麟被他踢到一口水晶棺椁上,四只爪子扣在棺材的四角,趴在那里不敢动弹。

    龙麒麟最怕的便是灵异之物,秦牧将他踢到棺材上,把他吓蒙了,一直盯着水晶棺椁中的尸体叫个不停。

    秦牧摇了摇头,走上前去,道:“跟我这么久,你还没有做到见怪不怪?我……”

    他看到水晶棺中的面孔,张大嘴巴,瞪大眼睛,再也说不下去。

    水晶棺中躺着的是另一个帝后娘娘,只是与鬼船上的帝后娘娘有一点不同,棺中的帝后娘娘眉心有一点黑痣,而鬼船上的帝后娘娘是一点红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