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八十二章 为有牺牲多壮志

    烟儿左右为难,那提着灯笼的女子连声催促,烟儿三步一回头的跟随她走入桃林中,渐渐消失在桃林深处。

    龙麒麟来到秦牧身边,道:“教主,咱们去哪儿?”

    秦牧低下头,过了片刻,头颅抬起,道:“先去镶龙城。”

    龙麒麟身躯摇晃,现出真身。

    林轩道主走上前来,向秦牧道:“秦教主,道祖让我道门搬迁,离开延康,前往青云天避难。”

    秦牧默默点头。

    “教主不打算说些什么?”林轩道主忍不住问道。

    秦牧跳到龙麒麟的额头,向下看来,道:“或许留下青山,将来还有点燃薪火的机会。林道主,保重!”

    林轩道主急忙道:“秦教主,你不躲一躲吗?”

    秦牧露出笑容,林轩只觉这厮的笑容竟然有着真正的纯真。

    “赤明革命,为的是证明人也可以像神一样强大。上皇革命,是要争夺人生存的权力,人的性命与神等同,人命大于天。开皇变法,是延续上皇革命的成果,既是人命大于天,也是神魔为人所用,把神魔的权力关在笼子里。”

    秦牧道:“延康变法,延续开皇变法,为的是道归百姓,百姓日用才是正道。三个时代的革命变法,不能就这样在延康时代终结,被域外天庭窃取变法成果。赤明、上皇、开皇,为了革命变法死了太多英雄豪杰,他们用自己的性命作为三个时代革命变法的祭品,献祭自我。这些仁人志士,都是为了让后人活得更好而牺牲。如果延康变法也需要祭品……”

    他抿了抿嘴唇,声音虽轻,但却铿锵有力震撼人心:“就从变法三杰开始!作为延康变法三杰中的天圣教主、人皇秦牧,我已经准备好了。林道主,去青云天吧,为延康变法留下点薪火。龙胖,走”

    龙麒麟迈开脚步,足底生云,向镶龙城方向奔去。

    林轩道主目送他们远去,怔怔出神:“为了一个理想……秦教主,我曾经当你是大墟的弃民,曾经当你是天魔教的魔教主,未曾把你当成延康人,只是没想到大难临头,最坚定的人反倒是你。而作为土生土长的延康人,我却要率领道门离开延康……”

    龙麒麟鼓足所有的法力,一路飞奔疾驰。

    这次他没有再偷懒,没有隐藏自己的速度去骗取更多的灵丹,而是拼了性命奔跑。

    从前,为了换取更多的灵丹,他总是一点点提升自己的速度,让秦牧看到自己的进步,给自己炼制更多的灵丹,现在,他没有了这种小心思。

    龙麒麟奔行两日,还是没有看到原来的大墟边界,而今他耐力悠长,全力奔跑两日倒也不觉得疲惫。

    突然,一只青雀从后方振翅飞来,落在龙麒麟的脑袋上,为了龙麒麟一颗灵丹,笑道:“我又回来了!”

    秦牧和龙麒麟又惊又喜:“烟儿姐,你怎么回来了?”

    “娘娘身边有许多侍女,不差我一个。”

    青雀唧唧喳喳,语速很快:“而且娘娘也不喜欢我伺候她,总是说我想把她喂成大胖子,这次我把我自己喂成大胖子,她估计更不喜欢。与其在那里受气,不如出来快活,最低你们不怕我把你们喂成大胖子。”

    秦牧摇头道:“跟着我们会有危险,烟儿姐,你应该回去。等到动乱爆发的时候只怕元界中唯有桃林才是安全的地方。”

    烟儿笑道:“危险来的时候我会回去的,我只是不放心你们,没有我的照顾你们肯定没办法照顾好自己。你们都是小雏鸟,还有龙胖,你太慢了!”

    她现出真身,化作胖嘟嘟的龙雀,笑道:“到我背上来,我速度更快!”

    她背负秦牧和龙麒麟前行,不到一天时间便飞到镶龙城附近,秦牧降落下来,查看四周地理。元界破封,地理大改,他只是推断出镶龙城的大致位置,没有详细的地理图。

    “那边是……天王庙!”

    秦牧眼睛一亮,目光落在一座破败的天王庙上,道:“天王庙离镶龙城不远,寻到这座天王庙,很快便可以找到镶龙城!龙胖,还记得天王石像骑着你去斩杀龙王那件事吗?前面那座庙便是!”

    龙麒麟哼了一声,对那件事记忆犹新。

    正在此时,一队白骨骷髅飞奔而来,扛着肃静回避的牌子,直奔天王庙而去,远远便听到那些白骨的声音:“镇海天王,开皇有谕:大乱将起,着镇海天王收拢四海之兵,弃大墟,入酆都,暂避域外天庭的锋芒!镇海天王收兵之后,前去与青皇汇合,回归青皇部下。”

    镇海天王的声音传来:“末将得令!”

    那一队白骨骷髅又走出天王庙,扛着牌子飞驰而去。

    秦牧惊疑不定,却听天王庙中传来镇海天王的声音:“刀来!牵我马来!”

    龙麒麟听到牵我马来这句话,不由打个冷战。

    秦牧走上前去,却见庙中走出一尊石像,石像正在飞速蜕变,由石头化作血肉。

    这尊镇海天王浑身披挂,手持青龙偃月刀,翻身跳到庙门前的石马上,那石马也在飞速蜕变,身上龙鳞飞速变成青色,蹄子炸开化作龙爪,马尾化作龙尾,满口獠牙,张口长嘶,嘶声如雷。

    秦牧见礼,道:“镇海天王,我是开皇第一百零七世孙秦牧,与你有过一面之缘。敢问镇海天王,这次开皇有何命令?”

    镇海天王勒住青龙马,看了看他,笑道:“我记得那头龙麒麟,我曾经半夜骑着他去斩杀东海叛龙。开皇从无忧乡中传出旨意,命令我们东方青天宫青皇麾下诸神,弃守大墟,全面收缩,保全实力。你既然是开皇后人,当知局势凶险,可以前往酆都避难。驾”

    他提刀纵马而去。

    秦牧皱眉,心中有些不安。

    开皇的旨意是全面收缩,保全实力,也就意味着樵夫、武斗天师、帝译月、田蜀等四大天师四大天王也会得到开皇的旨意,让他们抛弃延康。

    延康,本来便是靠开皇余部的庇佑存活下来,现在开皇命令一出,四大天师四大天王乃至于酆都,都将收缩,不会帮助延康分毫!

    他定了定神,声音沙哑:“咱们走,去镶龙城。”

    路上,秦牧看到一个个村庄城郭中,一尊尊石像苏醒,从石头化作血肉,开皇时代的神人聚集,汇聚成军,离开他们原本镇守的土地。

    那些大墟的子民们站在村口、城门前,目送这些守护他们的神人离去,他们眼中充满了迷茫和无助。

    秦牧跟着这些神人大军来到镶龙城,那些神人大军从镶龙城的生死之间跨桥而入,走入酆都。

    镶龙城也是一片寂静,城中多有庙宇,石像极多,此刻这些石像也复苏过来,相继进入酆都。

    “秦教主!”

    城中多是天圣教的弟子,很快发现秦牧入城,师天王率领几个堂主走来,惊慌失措道:“教主,出了什么事?”

    秦牧摆了摆手,笑道:“一切有我,无需惊慌。”说罢,他也走上生死之间,进入酆都。

    酆都秦王殿。

    阎王的面孔隐没在黑暗披风之下,道:“秦家子不必说了,我知道你的来意。无论如何,我们始终是开皇的子民,不是延康的子民。开皇的旨意下达,作为开皇的部下,我们一定要遵从!”

    秦牧额头冒出青筋,握紧拳头:“人命呢?延康的芸芸众生的性命呢?你掌握着开皇时代最为强大的军队,难道要看着延康无数生命葬送?那是数以亿计的人命,他们的祖辈,也是开皇人!”

    阎王声音中没有半点情感:“开皇是我义父,他有着他的打算,他将他麾下的神魔交给我,我便要负责。四大天师,四大天王,也各自接到命令,已经从延康撤离。秦家子,秦牧,你毕竟是开皇的后人,来酆都吧,酆都背靠幽都,可退可守。”

    秦牧失望至极,站起身来,嘿嘿笑道:“我是秦家子,但我也是人皇。人皇殿一脉,自初祖人皇开始,到我这一辈,历经三十七代。三十七代人皇都是为了延康的百姓奋力厮杀,前仆后继,无有退者。我不能断了人皇殿的传承。告辞!”

    他走出秦王殿。

    殿外,数千尊神魔躬身而立,静静等候。

    “七杀星君尉獠,参见恩公!”

    为首的神将沉声道:“尉獠已死,不再是开皇的部下,愿随恩公征战!”

    秦牧怔怔的看着他们,露出一丝笑容,勉强笑道:“尉獠星君,你们可能会魂飞魄散……”

    尉獠哈哈大笑:“我们为开皇死过一次,为恩公再死一次又有何妨?兄弟们,你们怕了吗?”

    那数千神魔放声大笑:“两万年前不曾怕过,死后还能再怕?亏当鬼雄!”

    秦牧长揖到地:“我替延康百姓,谢过诸公!还请诸公迁徙大墟中的子民,送到延康各城安顿!”

    他正欲离开,却见一群奇形怪状的老头老太太和俊男靓女们走了过来,吵吵嚷嚷。

    为首的是少年祖师,把龙麒麟踢到一边,笑道:“我们毕竟不是开皇的部下,为延康赴死,义之所在。”

    秦牧怔然,那些俊男靓女和老头老太婆,都是天圣教的历代教主,乌烟瘴气,纷纷道:“我们是天圣教,不是天魔教,窝在这里也是没用,该去办些正事!”

    秦牧不再说话,向天圣教历代教主和少年祖师长揖到地,久久不曾起身。

    少年祖师将他搀起来,笑道:“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我们大家的事,不能让你一个人扛着。你先去吧,我们这些妖魔鬼怪躲在这里这么久,也该出山了。”

    秦牧起身,带着龙麒麟和烟儿离去。

    他来到生死之间,却见一艘小船从奈河上飘来,船上的蓑笠翁摘下斗笠,笑道:“秦人皇,我送你一程。”

    秦牧登上小船,绫璟道人撑着船载着他们逆流而上,来到死者生界,他又化作九指白骨,悠悠道:“这酆都的房价一天天往上涨,我是买不起奈河两岸的房子了。秦人皇,外面的局势很凶险。”

    秦牧沉默片刻,道:“绫璟道人,你已经身死道消,不必再想这些事了。”

    绫璟道人笑道:“我和你师父苏人皇斗了一辈子,他斩掉我一根指头,我很讨厌他,但他取出人皇印的时候,我还是与天魔祖师去帮忙了。无他,人族,还有延康的其他种族,都是人皇救下来的。我在这里撑船引渡,没什么意思,混个几千年几万年,说不定能在奈河两岸买一套小房子。与其如此,不如轰轰烈烈再来一场。天魔祖师去了,我也要去。”

    秦牧涩声道:“绫璟道人,你和祖师为延康赴死,阻截上苍,然而延康的百姓没有人知道你是守护他们的英雄。”

    绫璟道人荡着舟穿过一重重白骨山,笑道:“但我知道,我是英雄。我要跟着我的心去走,去做事。你到岸了,下次再来时,渡船上的人,可能不是我。”

    秦牧跳下船,躬身,小船离去,消失在雾色和白骨之间。

    书友们记得为秦牧、村长比个爱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