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八十三章 唯一生机

    秦牧走出酆都,烟儿化作龙雀载着他与龙麒麟飞往天阴界。

    天阴界,天阴宫中,天阴娘娘和黑沙中的天帝残魂沉默不语,燕泣翎则立在天帝残魂身后。

    秦牧静静等候,等待天帝残魂的答复。

    过了良久,黑沙中的天帝残魂道:“牧天尊,你知道这次下界的御天尊,是谁的武器吗?倘若你知道的话,你应该躲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秦牧心头大震,心中有所猜测。

    “正是逆子。”

    天帝残魂笑道:“正是那个瑶池盛会上,被你打乱了他的布局,又被你当着他娘亲和天下群雄的面一剑重创的昊天尊。而今他的权势和气焰,已经登峰造极,在天庭中说一不二。你啊……”

    他摇了摇头,道:“你应该躲远一些。逆子而今的实力已经到了天庭的境界,虽说不全,但这等实力也可以说是古往今来最为强大的存在了。别说你不行,就算是开皇前来也不行。半个天庭境界,这等本事已经不是几个帝座境界的存在便能抵挡,更何况他驾驭的是御天尊这样的绝世武器?”

    秦牧笑道:“陛下,你需要有人来为你重聚魂魄,重塑灵魂。这个人,只能是我。你不能看着我去送死。”

    黑沙中的天帝残魂直勾勾的看着他,过了良久,这才继续道:“这次最强神器下界,不仅有元界,还有玄都、幽都,以及四帝所在的四方天极。这并非是昊天尊一个人的主意,而是天盟所有巨头的主意。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最强武器下界不是为了针对延康,而是地母元君。我在天盟中虽然也是巨头,但我也是点了头,赞同他们下界。”

    秦牧眉角挑了挑。

    “我帮不了你。”

    天帝残魂叹道:“你我的结盟,到此为止。”

    秦牧心有不甘,道:“我可以重塑你的灵魂,将你复活。”

    天帝残魂摇头,似笑非笑道:“牧天尊,你还是不明白吗?没有胜算啊!一丝一毫的胜算也没有!牧天尊,我帮你,我便会被牵连进去。我虽说只剩下一魂,但毕竟还有一魂,帮了你,这一魂也不会有。”

    秦牧木木的站在那里,过了良久,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跌足:“可笑啊,这些古神真是可笑啊!我也太可笑了,我原不该把希望寄托在古神身上!”

    天帝残魂静静地看着他,并不言语。

    燕泣翎冷哼一声,道:“牧天尊笑从何来?”

    “我笑的是古神太天真!”

    秦牧有些癫狂,抚掌笑道:“也笑我太天真!”

    天帝残魂依旧静静地看着他,并不说话。

    燕泣翎悄悄瞥他一眼,幽幽道:“牧天尊何出此言?”

    “天庭的最强神器下界,并非是为了对付延康,延康的处境只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最强神器下界,要对付的正是古神啊。”

    秦牧笑得流出眼泪:“天庭要对付土伯,土伯胆怯了,不敢言战。天庭要对付天公,天公畏缩了,不敢舍命一博。天庭要对付元界,杀地母,平各个时代的余党,开皇也退缩了,群雄束手。天庭要对付四方四帝,四方四帝束手无策,只能引颈就戮。天庭要将古神的势力悉数铲除,而古神们曾经的陛下也是只能躲在这里,像是秋天地里的蝼蚁一样叽叽咕咕,谈什么利益得失。我太可笑了,竟然来寻你们。”

    燕泣翎脸色大变,喝道:“大胆!什么蝼蚁?陛下面前,岂容你这样胡言乱语?”

    天帝残魂抬手,制止燕泣翎,笑道:“让他说下去。”

    秦牧冷笑道:“我复活古神,其实是借天公土伯之力,这才能复活天阴娘娘。倘若天公死了,土伯死了,就算我有通天的能为也束手无策。天庭这次来杀地母元君,你们古神没有任何反应。下次去杀四帝,你们古神还是会没有任何反应,然后再杀天公,再杀土伯,古神便彻底成为绝响!古神的时代,永远终结!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陛下的不作为。”

    燕泣翎勃然大怒,喝道:“放屁!胆敢对陛下这般说话,陛下要杀你狗头!我师尊贵为古神天帝,古往今来第一大帝,就算是被他们夺权,就算是被他们算计死,也绝不会吃你的激将法!”

    天帝残魂哈哈笑道:“泣翎,好了好了,你不用帮他说话了。”

    燕泣翎躬身,退后一步,气道:“弟子是看不过他折辱师尊,这才为师尊辩解。说什么蝼蚁叽叽咕咕,这厮罪该万死!”

    天帝残魂哭笑不得,道:“牧天尊,你说的确有几分道理,只是眼前局势,强动就是死路一条。在这个局势之下,我也无从帮忙。你说,我该怎么办?”

    “陛下要做的,只是留延康一线生机!”

    秦牧沉声道:“延康被灭,古神,历史上所有的时代,一切都将化作乌有,包括开皇!我唯一的要求,便是请陛下调动一切力量保住延康!”

    天帝残魂沉吟,还是露出难色,叹道:“太难。我还是看不到半点的希望。”

    秦牧还不死心,道:“我可以现在便借用天公土伯之力,将陛下的两魂重塑!”

    天帝残魂摇头,叹息道:“若是换一个情景,我肯定答应你,这个条件对我来说太诱人了,然而你并不知道就算我恢复了所有神魂,也不可能是从前的我了。”

    “是因为陛下的肉身吗?”秦牧突然道。

    灵魂黑沙中的天帝残魂突然大震,冷冷道:“你知道些什么?”

    秦牧取出桃木发簪,道:“我知道陛下的肉身被困在凌天尊的神通之中。”

    “凌天尊的发簪!”天帝残魂探手便向桃木发簪抓来,神情激动万分。

    秦牧松开手掌,任由他拿走发簪。

    天帝残魂将发簪夺在手中,这才怔了怔,剧烈抖动的灵魂黑沙缓缓恢复平静。

    他细细观察桃木发簪,突然轻轻一捏,桃木发簪粉碎,然而下一刻桃木发簪又出现在他手中。

    “果然是凌天尊的桃木发簪,看来她找到你了。”

    天帝残魂又将发簪放回他的手中,嘿嘿笑道:“朕动心了,朕真的动心了。然而,昊天尊下界,他足以摆平一切,我并无下界的理由啊……”

    他起身走来走去,叹道:“逆子权倾朝野,我的势力相比他来说还差了不少。而且倘若被人知道我就是曾经的天帝,我必然会被他们合力除掉。我没有下界的理由。”

    秦牧眼睛一亮,急促道:“倘若昊天尊对付不了元界,陛下是否便有下界的理由?”

    天帝残魂怔了怔。

    秦牧道:“那就要看看陛下是否舍得了。”

    “你是魔头!牧天尊,你真的是魔头!”

    天帝残魂叹了口气,急速走来走去,猛然停步:“朕无论如何都必须舍得!朕已经没有什么舍不得了!可惜了地母元君……但这也是唯一一个让我下界的机会,只有这样,才有一线生机!”

    燕泣翎也顿时明白他们要做什么,娇躯微震,却没有说话。

    “泣翎!”

    燕泣翎躬身:“弟子在。”

    天帝残魂四周的灵魂黑沙涌动,过了片刻,一面圆形的明镜从黑沙中飞出,落在燕泣翎的手中。

    天帝残魂道:“你去见地母元君,让她正面看到这面镜子。”

    燕泣翎默默地收起镜子。

    一旁的天阴娘娘一直默不作声,她很单纯,一直不明白秦牧和天帝残魂在说些什么,然而这面镜子一出,她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只是,她也变得更加沉默。

    天帝残魂道:“牧天尊,朕舍弃朕麾下最强有力的一员大将,你觉得朕的诚意如何?”

    秦牧躬身:“陛下的付出,必有回报!”

    天帝残魂摇头笑道:“朕自然是要有回报,你现在便来为朕作法,让朕的魂魄重组,之后,你可以与泣翎一起前去见新地母元君。”

    秦牧正要答应,天阴娘娘咳嗽一声,秦牧听在耳中,知道她的意思,然而却仿佛没有听见,当即开坛作法。

    当他打开承天之门,借来天公土伯的力量的时候,天公与土伯立刻感知,隔着世界望向这里。

    秦牧躬身下拜,向这两位古神叩首。

    两位古神与天帝有着莫大的仇怨,本来打算收回自己的力量不借给他,然而见他跪拜下来,脑袋磕在祭坛上,磕得流血,这两位古神沉默,面目从承天之门后隐去,没有追究他窃取力量之事。

    秦牧爬起来,继续作法。

    为天帝塑魂,是何等艰难,他累得吐血,然而始终咬牙坚持,将这场法事继续下去!

    等到天帝的二魂被重塑出来,秦牧瞪大眼睛,直挺挺向后倒下,昏死在祭坛上。

    天帝的地魂、神魂凝聚,化作一个伟岸的身姿附身向祭坛上看来,笑道:“若非你还有用,还要借你之手寻到朕的肉身,朕真想现在便处置了你。牧天尊,让你成长下去实在太危险了……”

    “陛下!”

    天阴娘娘迈步上前,躬身道:“陛下金口玉言,不能出尔反尔。”

    天帝二魂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过了良久,叹道:“天阴,你胳膊肘在向外拐。朕不会怪你,毕竟他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太单纯了,这世事险恶,有许多事情你弄不明白。你放心,他死不了,目前还死不得。”

    他屈指一弹,一缕精气飞入秦牧眉心,过了片刻秦牧悠悠转醒。

    “泣翎,你随着牧天尊前去,让牧天尊看看朕的诚意。”

    天帝二魂飞出天阴界,声音传来,笑道:“牧天尊,之后的事情交给你了,怎样让昊天尊那逆子铩羽,则还要看你的本事与手段!朕在天庭,等待你给朕降临到元界的机会!我下界之前,你的延康,需要你们自己来保住!你们能够支撑下来,便有这一线生机!”

    秦牧翻身起来,向燕泣翎道:“多谢。”

    燕泣翎摇了摇头:“我不是帮你,我只是不想看你就这样死了。我还要亲自击败你,让你在我手下求饶。随我走,我带你去见新地母元君。”

    秦牧转身向天阴娘娘道:“娘娘,你不该在天帝面前替我说话,他已经信不过你了。”

    天阴娘娘心乱如麻,突然落泪道:“你们真的要除掉那位地母姐姐吗?她与我一样,都是个可怜人儿。”

    秦牧作别:“她自始至终,都是天帝的棋子。娘娘,你多保重!”

    他转身与燕泣翎一起离去。

    天阴界外,燕泣翎与他一起坐在烟儿所化的龙雀背上,指点烟儿飞行方向,过了良久,燕泣翎突然道:“新地母元君,其实是我师尊这一世的妻子,是我师娘。”

    秦牧身躯微震,默不作声。

    “我有些于心不忍,然而也不得不这么做。”

    燕泣翎怔怔出神,突然笑道:“我自诩才华通天,是看不起天庭中的那些年轻强者的,下界时也自觉轻而易举可平元界,帮助师尊一统元界。直到遇到了你,让我铩羽而归。我又自觉得天之宠,然而经历了这么多事,我才发觉……”

    秦牧探出一根手指,轻轻一点她的脑后。

    燕泣翎脑后的天帝赐福光晕立刻变得浑浊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