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八十五章 万劫不灭大法师

    (上一章出BUG了,上皇的魂魄应该是镇压在帝棺中,是我记错啦,已改。后续情节按照改动的情节来。)

    那八尊上皇大帝尽管是地母所生,但是种族却各不相同,一位半神大帝是地母元君感应元界大陆的祖龙之脉而受孕,生下一子,龙首人身,被尊为上皇龙玺。

    一位是地母元君感应天空之气受孕,生下一女,是为凤首人身双翅,被尊为上皇凤幽。

    一位是地母元君感应天河受孕,生下一子,龟背人身,被尊为上皇河洛。

    一位是地母感应元界最为庞大的须弥山受孕,生下一子,身如磐石,被尊为上皇迦摩。

    一位是地母感应幽都而受孕,生下一子,牛首人身三目,被尊为上皇夜伯。

    一位是地母感应玄都受孕,生下一女,通体雪白,眼睛无瞳而现白光,被尊为上皇玄女。

    上皇渊君是地母感应归墟受孕所生,体黑,体表长有漩涡纹。

    只有地母元君的长女上皇妹英,是她结出的地元道果脱落,落地所化。

    除了这些上皇和被凤秋云带入鬼船的那位上皇尸身之外,其他上皇则是死在外面,魂飞魄散,还有传闻有几尊上皇被人捡了去,炼制成宝。

    这些上皇天生强大,虽是地母所生,但因为地母感应的天地之气不同,因此模样大异,一出生便各具神通。

    他们的神通与地母有关,也与地母所感应的天地之气有关,但与天公、土伯并无血缘关系。

    上皇时代又是一个狂野的时代,这些上皇修炼得无比强大,冲上天空迎上“御天尊”时,八位上皇身后飘扬的天宫破破烂烂,但却尽显奔放!

    那强大的肉身扭曲空间,上皇玄女直接探手抓向天空中漂浮的诸天,将诸天中的日月星辰抓出,恐怖的力量探入太阳中,将星核挖出来直接炼制成兵,杀向“御天尊”!

    一颗颗星辰在她手中像是玩物,那是真正的星辰,元磁与星光爆发,星球甚至在燃烧!

    上皇河洛直接截断一段天河,将天河炼成武器,长不可量的天河如同天空中最绚丽的鞭子,又像是最庞大的神龙!

    上皇夜伯挥手,方圆数十万里数不清的半神血肉炸开,被他一口气将所有的血气吞入腹中,提升自己的战力。

    他的气血点亮了双角,两条弯曲牛角被烧得赤红,像是两道九幽黄泉从天而降,牛蹄所踏之处,竟然生出冥海!

    上皇迦摩则像是一尊佛陀,立在那里仿佛天地的中心,佛法浩荡,明着慈悲却有无尽大忿怒,像是一尊怒火灭世的大佛。

    上皇凤幽身披彩翼,彩翼翻飞,化作长达万里的霞光,那是上皇时代最锋利的刀,最灼热的火,当年在上皇时代无物不斩,等闲帝座强者也难以直面其锋芒!

    上皇龙玺则以变化著称,肉身膨胀开来,竟然不逊于“御天尊”,身后浮现出一座诸天,诸天中无数青雷攒动,他以雷霆为剑,降下灭世雷劫,雷海涌向他的手掌,化作上皇时代最锋利的剑!

    上皇渊君头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吞噬万物,在上皇时代,他可以撕碎对方的一切神通,一切神兵。

    上皇妹英仿佛一尊小地母元君,驾驭元界大地最伟岸的力量,她的血脉最是正统,反而对元磁的领悟最为纯粹。

    八位上皇各展神通,一时间天崩地裂,天空被他们的神通压垮,一道道长达万里的空间裂痕出现,触目惊心。

    “御天尊”笑道:“蝼蚁。”

    他周身迸发出元磁神光,手掌迎上上皇妹英,下一刻,这尊号称拥有着最为强大的肉身力量的帝座强者被他生生压垮,从天空砸到地面,砸得骨断筋折,砸得跪在地上!

    上皇妹英正要艰难的站起来,然而一只大脚踩下,将她生生踩碎,半点不存!

    “御天尊”的另一只手掌迎上上皇夜伯,那是幽都神通,幽都神通对阵幽都神通。

    上皇夜伯的黄泉牛角断裂,脚下冥海蒸发,被“御天尊”一掌拍得贴在大地上,肉身几乎瓦解。

    “没有得到土伯的大道符文,被你逃过一劫。”

    “御天尊”哈哈大笑,没有追击上皇夜伯,然而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他的头发翻飞,数以千计的发丝像是最纤细的剑从上皇夜伯身上一晃而过,仿佛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上皇夜伯呆了呆,肉身元神在刹那间被切成数千份,齐齐整整,厚度分毫不差。

    “从今日起,帝座不再是无敌的境界!”

    “御天尊”的发丝收回,手掌迎上上皇龙玺的灭世雷劫剑,号称无物不斩的神剑被他的手掌斩断,龙玺的脑袋从脖子上脱落,旋转着飞出,双眼中一道道粗大的雷霆四面八方嗞滋啦啦乱劈。

    “御天尊”双眼放光,两道目光直接射入渊君的神通归墟大渊之中,将大渊洞穿,渊君额头破开两个血洞!

    天河卷来,狠狠的抽在“御天尊”的身上,将他的肉身抽得见血,随即天河将他卷住。

    然而下一瞬间,天河所化的长鞭炸开,上皇河洛的手掌也被炸得血肉模糊。

    “御天尊”竟然重新凝聚天河,天河之水冲来,将上皇河洛冲击得血肉模糊,很快见到累累白骨。

    上皇凤幽的最锋利的剑只能斩入他的肉身表皮,无法刺入他的身体,上皇玄女的元磁和星光所化的阵势也无法困住他。

    “御天尊”大开大合,短短片刻,将八尊上皇打得再无站起来的可能。

    他抬手抓向那株越来越大越来越高的元木,手掌与空气摩擦燃起熊熊天火。

    秦牧还在围绕着元木飞行,催动法术,为地母元君重塑魂魄。

    “御天尊”的手掌抓来,他根本无从躲避。

    就在此时,承天之门中,天公和土伯的力量突然爆发,浩浩荡荡的力量从承天之门中涌出,这一瞬间迸发出来的力量,竟然超过秦牧借来的力量的百倍!

    这股浩瀚深邃的力量在秦牧的神通中,化作重塑灵魂的能量,涌入元木之中。

    秦牧心中微动:“天公,土伯,你们还是坐不住了吗?”

    “御天尊”的手掌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即将连他带着元木一起握住,笑道:“延康变法三杰之中的霸体秦牧,古神之中流传着一个传闻,说你是万劫不灭明心见性的大法师,能够让人死而复生,万劫不灭。秦牧大法师,我们终于见面了!”

    突然,元木拔地而起,无尽的光芒随着元木枝叶枝条翻飞,重重一刷,“御天尊”闷哼一声,连翻带滚向天外砸去!

    “终于……”

    大地之中无数根须跟随着冉冉升起的元木翻飞,沸腾,地母元君屹立在元木之下,从地底升起,咯咯笑道:“终于重见天日!当年你们欠我的,夺取我的,今日统统给本宫还回来!”

    元木像是一头硕大无朋的鱿鱼在天空中飞行,撑破元界壁垒,在地母元君的驾驭下直奔天外。

    秦牧被死死压在元木的树身上,也被她带着冲向天外。

    地母飞起的速度实在太快,空气、空间压在秦牧身上,形成震荡的激波,撕裂他的肌肤。

    “地母,你就算复活又有何能?”

    “御天尊”的面孔浮现在元界的天幕上,虽然承受巅峰状态的地母元君一击,他却仿佛没有受到多重的伤,哈哈笑道:“你复活之后,也不过是再死一场!只是这次死亡,你便再无复生的可能。”

    他的肉身急剧缩小,但即便缩小到极致,也还有百丈。

    地母元君不敢怠慢,急忙缩小肉身。

    面对比自己弱小的存在,伟岸的肉身会形成无比恐怖的震慑力,而面对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存在,肉身越大,破绽越多。

    然而她缩小到极致,也有八百丈高,相比“御天尊”来说依旧极为庞大,对她很是不利。

    元木也在缩小,无数根须在急剧收缩,化作一个仿佛线团一般的庞然大物。

    而树身缩小,元木树身上的秦牧被挤压得肉身咯咯吱吱,正在此时,他眉心中一股股幽都力量涌来,却是秦凤青将自身的力量借给他。

    秦牧立刻沿着树身而上,来到元木的树冠中,树冠中有一凤巢,金光灿灿,四周都是恐怖的神光,惟独凤巢中很是安宁。

    秦牧立刻冲入鸟巢中,终于安全下来。

    “地母,你不是昊天尊的对手,你只有一个机会。”

    秦牧不灭神识从鸟巢中涌出,传入地母元君的耳中,沉声道:“我曾经与他交过手,知道他的弱点何在。”

    此时,地母元君手持元木对上“御天尊”,两大强者在星空中碰撞,澎湃的威能将栖息在元界表面上的万千诸天推开。

    地母元君闷哼一声,在第一个照面便尝到了天庭境界的强者是何等恐怖。

    那是调动诸天万道的力量的强者,尽管驾驭这件武器的昊天尊的天庭还不完美,未曾构建出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然而单纯论法力,昊天尊的法力已经丝毫不弱于她。

    更为可怕的是,昊天尊在神通和大道上的完备,是她这尊古神所不能企及!

    地母元君与“御天尊”再度碰撞,神通被破,不由得吐血。

    “御天尊”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任由她掌握着元木这件恐怖的武器,也不能伤到“御天尊”分毫,自己反而不断受伤。

    她固然强大,然而她自身的大道符文早已被天庭研究透彻,“御天尊”施展出的元磁神通,甚至比她的元磁神通还要精妙,还要可怕!

    而她的任何招式,仿佛都是破绽百出,没有攻击到“御天尊”的可能。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她已经没有半点秘密可言。

    她思维波动,与秦牧的不灭神识相连:“他的破绽何在?”

    一个不灭神识,一个是浩瀚深邃的思维,在碰撞的一刹那,地母元君眼前一片恍惚,仿佛回到了龙汉初年的天庭。

    她站在瑶池上,对面的是昊天尊。

    而她,则仿佛变成了一个带着怒火,要为真正的御天尊讨回一个公道的少年。

    她仿佛变成了另一位消失在历史中的天尊,牧天尊。

    “看我的神通!”

    秦牧神识波动:“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

    “御天尊”攻来,神通之精妙,之完美,有着无法描述的美丽与炫目,地母元君却仿佛看不到这一切,她的思维与秦牧的不灭神识融合。

    她手持元木,却没有催动元磁神通刷来刷去,而是以元木为剑,施展了一招剑法。

    她的剑法,穿过了“御天尊”看似完美的神通,树冠重重的击在“御天尊”的胸口。

    “御天尊”脸上露出惊讶,惊讶变成了骇然,骇然变成了恐惧。

    元木的树枝以诡异莫测的韵律跃动,破开这具看似完美的肉身,插入他的体内。

    这是剑法,每一根树枝,每一片元木叶子,所施展的都是剑法,一个让他曾经几千年几万年不断做恶梦的人的剑法!

    “牧天尊”

    他口中发出凄厉的叫声,挣脱元木,身上鲜血喷涌:“好久不见!”

    秦牧站在鸟巢中,衣袂在枝条散发出的神光中飘荡,面带微笑,向他道:“是啊。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