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八十六章 元界大尊篇

    地母元君没有给他们叙旧的机会,这尊古神调转元木,元木根须所化的圆球如同一杆大锤,重重捣在还处在惊骇之中的“御天尊”的胸口。

    “御天尊”连翻带滚,砸在元界的壁垒上,像是一颗石子在水面上打水漂,被世界壁垒弹起落下。

    这一击的力量太强,“御天尊”也太强,将元界壁垒砸得出现一个个巨大的洞口。

    这些洞口像是元界的伤口,空间壁垒在慢慢愈合,一时间难以复原。

    地母元君唳啸,两根手指竖起,元木根须所化的球体中无数根须如龙钻出,嗤嗤嗤穿过“御天尊”身上的伤口!

    秦牧说过这是她唯一的机会,那么她便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无论如何都要趁着“御天尊”遭到重创的时候将他斩杀。

    倘若不能,死的就是她!

    “元磁无量!”

    元木根须从“御天尊”的剑伤伤口中穿过,从他的背后穿出,元磁从根须中迸发,带着炫目的神光,与元木根须融为一体。

    无数根须穿梭,将“御天尊”挑了起来,在星空中交错,回流根须圆球,形成一个巨大的“∞”符号形状。

    秦牧向那些根须看去,只见元木根须上元磁符文形成了无数个光晕,围绕根须旋转,而这些根须则带着这些元磁符文不断穿梭,回归根须大球。

    元磁的力量极为强大,带走“御天尊”肉身中的精气,竭尽所能将他削弱,恐怖的元磁神力碾碎“御天尊”体内的大道符文,给他的肉身和元神造成难以估量的损伤。

    从前下界的“御天尊”都只是天庭的至尊们用来试验的实验品,修为只是神桥境界,而这次下界的“御天尊”,则是昊天尊的元神入驻。

    地母元君的神通和元木威力太强,对他的元神也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一座座诸天被恐怖的元磁神光强行拉来,诸天轰隆轰隆压在“御天尊”身上,那等压力,换做任何一个帝座境界的存在只怕轻易便会被压碎!

    “牧天尊,地母,你们小看了天庭这个境界!”

    “御天尊”身后浮现出巍巍的天庭,天宫、宝殿,金碧辉煌,他的力量爆发,元木根须上不断旋转的符文顿时停滞,根须也停止流动,根须形成的那个“∞”符号也顿时舒展,化作一个大圆。

    而那些镇压在他身躯上的诸天也在一个个远离。

    接着,根须上的元磁符文在逆流,刚才被地母夺取的精气竟然在向他的体内回流!

    地母元君长啸不绝,元木根球中更多的根须刺出,一条条粗大无比的根须甚至穿入“御天尊”的天庭之中,搅塌一座座宫殿,试图摧毁天宫。

    元木的树身树冠,只占据真正的元木的十分之一,地母元君最为强大的还是她的根须。

    她的身形也在向“御天尊”接近,元木跟随在她身后飞行。

    树冠中,秦牧却突然纵身一跃,从鸟巢中跳出,身形被无数飞速旋转传送符文包围,化作一道细微的流光,向元界不断收缩的空间壁垒“伤口”飞去。

    “牧天尊,我等你百万年了!”

    “御天尊”的口中传来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声音:“百万年前,你占了后发优势,利用百万年后的神通来对付我,因此我才会败给你!而百万年后,我却占了先发优势,我有百万年的智慧,百万年的时间去修补完善天庭!”

    秦牧在坠落途中回头看去,只见那两尊可怕的神人在近战争锋,“御天尊”的身后,巍巍天庭之中,一座座天宫和宝殿之内,一尊尊没有面目的神人屹立,像是一尊尊天宫之主,一尊尊大帝。

    “昊天尊在天庭这个境界上浸淫这么久,的确有着不可思议之能。”

    秦牧加速坠落,心道:“不过,他已经遭到重创,被地母占据了先手。倘若他拼死一战,还有可能搏杀地母,但他是个爱惜性命的人,百万年前如此,百万年后也是如此。为了他在天庭中的地位,他必然不会让自己受损太重,必然会舍弃地母回归天庭。在他伤势复原之前,他都不会有太大的动作。”

    元界壁垒愈合,他的身形消失在元界中。

    而在天外,两尊无比恐怖的存在还在厮杀,他们的神通甚至屡次将元界的天空撕裂,让下界的众生看到那两位存在可怕的身影,震慑于他们所展现的实力。

    天外搏杀,地母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重,渐渐也是有些力不从心。

    “牧天尊,下面该怎么做?”她的思维波动,这时才发现秦牧已经不在树冠之中。

    地母心中有些慌乱,秦牧的指点让她摆脱挨打的局面,而现在她又落在下风,秦牧却消失无踪,让她心中生出面对死亡时的恐惧。

    然而比她还要恐惧的是昊天尊。

    地母毕竟已经一无所有,而他却还拥有着一切。

    他在天庭的地位太高了,高到他不容许自己有太大的损伤,否则其他天庭中的至尊们便会很乐意夺取他的权位!

    而继续硬拼下去,他将会面临这个苦果。

    然而,倘若不能除掉地母,对他的威信也是一次莫大的伤害。

    至今天庭都没有至尊下界来帮助他,甚至连火天尊这个曾经的跟屁虫也没有下界相帮,天庭中那些平日里对他像是知心道友一样的存在,此刻似乎都在等待着一个机会,让他毛骨悚然的机会。

    就在此时,天外浮现出一张面孔,那是另一个“御天尊”的面孔。

    昊天尊心中一喜,随即一惊,那个“御天尊”并未出手,而是在远远张望,面带笑容。

    “陛下是否需要帮忙?”那个“御天尊”笑道。

    昊天尊听到这个声音,顿知此人是天庭中的哪位至尊。

    元界。

    秦牧落地,放眼看去,满目疮痍。

    昊天尊带来的天庭大军驾驭着楼船大舰开始铲除元界中的势力,推平栖息在元界中的半神种族所建造的一个个国度,烧杀抢掠。

    而今的元界彻底变成一个混乱的世界,妖魔鬼怪横行,天空中乌烟瘴气,有神魔在云雾中厮杀,空中时不时掉下来山峦大小的头颅。

    呼

    他的头顶,巨大的魔神飞过,仓皇逃命,紧随其后的是数百口神兵,劈开天空,将那尊魔神斩杀。

    秦牧没有走出多远,便见血流成河,那尊魔神的尸体横在他的前方,像是一座大山挡住他的去路。

    一队天庭神人从后方赶至,有人笑道:“把尸体挑起来,还有用处!”

    秦牧躲藏在暗处,看着他们将这尊魔神的尸体搬走,等到他们离开,他这才从暗处走出。

    他走在这个混乱充满杀戮的世界中,看到了可怕的天神拔起山峦,压向半神种族的国度,将皇城压得粉碎,数不清的半神种族被压得粉身碎骨。

    他还看到半神中的龙族被剥了皮,天庭的神人们将神龙挂在山上,肆意的调动天火,将神龙烤熟。

    他浑浑噩噩的行走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战场中,到处都是烧杀抢掠的天神,凤族建立的神国被天庭的大军攻克了,不知多少英俊的凤族男女变成了军中的奴隶,被那些天神发泄兽欲。

    他看到有神祇被挂在一座诸天的山门前,而那座元界诸天被打得稀巴烂,无数半神奴隶被穿透身体,在天神的鞭策下负重艰难前行。

    元界处处是战火,天庭的军队用神魔的尸体搭建一座座高耸入云的祭坛,展开血祭。

    天空中到处是炫目的血光,不断有天庭的神魔大军乘坐着楼船大舰通过血祭进入元界,向更加庞大的势力进攻。

    天空中出现的楼船越来越多,天神也越来越多。

    “古神天帝呢?”

    秦牧喃喃道:“你下界了吗?我已经给你出手的机会了啊……人族,大墟中的人族怎么样了?”

    这场战火在蔓延,将会很快延伸到延康去。

    “幽都神子?”

    突然,有天神发现了他,展开一卷画轴,哈哈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幽都神子在此!”

    秦牧漠然,现出三头六臂,身躯越来越高越来越大,他的第三个头颅是一个大头娃娃。

    “吾身所在,既是幽都!”

    大头娃娃迷茫的看着这疮痍混乱的天地:“可是这里,比幽都还要可怕啊。”

    南海,异星崩塌,拖着长长的火焰坠入南海,掀起惊涛骇浪。

    南海的海面上,赤明余族的天宫中,数不清的赤明神人在对抗天庭的天神大军,赤溪率领抵抗军抵挡进攻,给族人撤退的时间。

    他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他一人站在斩神台上,怒吼厮杀,最终他被淹没在神魔的汪洋之中。

    “随我一起上路罢!”

    他发出最后一声怒吼:“祭!”

    他的一身气血被斩神台吞噬,这座帝座强者的斩神台仿佛活了过来,从沉睡中清醒,威力迸发,血色如潮,吞噬四周数不清的天神气血,那些涌上斩神台的天神飞速变成一具具干尸,千姿百态。

    赤溪神人没有了气息,他的双眼渐渐模糊。

    “赤明神子应该带着族人迁徙到很远的地方了吧?还有我那徒儿,不知道是否安好……”

    他在彻底死亡前看到被毁灭的赤明天宫中,大尊像是一个老兔子东躲西藏。

    赤溪神人露出最后的笑容:“他跑得真快……”

    班公措仓皇逃出赤明天宫,在数以百计的天神追杀下逃亡延康,他毕竟是被秦牧尊为逃命第一人,几百尊天神也没能将他拦下,甚至他在路上遭遇瑶池、玉京境界的存在的阻击,也被他逃了出去。

    天空中一片昏暗,日月不明,天图被战火撕碎,被神火点燃,像是燃烧的画卷。

    班公措在这幅画卷下逃亡,终于来到大陆上,他浑身是伤,却露出一丝笑容:“这世上没有人能杀得了我,没有人!秦教主不行,其他人更不行!”

    这时,他看到有神人在前方厮杀,延康的楼船舰队运载着无数凡人向北方驶去,然而一艘艘楼船却在神魔的神通中坠落。

    “不关我的事。”

    他正打算绕过去,寻找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这时他的目光呆住,落在抵挡天庭诸神的那个身影的身上,无法挪开目光。

    那是初祖人皇,在天庭几十位神将的围攻下拼死守护着那些楼船,让楼船上的神通者可以带着这些凡人迁徙。

    战火照亮那些楼船上的面孔,那些面孔惊惶不安,有妇人,有孩子。

    “不管我的事,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好事,万年以来,老子坏事做绝……”

    班公措嘿嘿一笑,远远遁走,这时,初祖人皇的身躯从天空中砸落,滑行数十里停在他的脚边,一尊玉京境界的存在从天而降,一口剑插向初祖胸口。

    班公措不假思索,身形化作黑烟卷起初祖人皇远遁。

    “停下!”

    初祖身躯一震,将黑烟震开,没有看向他,而是盯着追杀而来的天庭强者:“你护送那些人离开!”

    他又冲向那些天神,没有回头。

    班公措怔然,默默飞起落在一艘楼船上,楼船急速向北方而去,后方,黑暗中初祖人皇与那些天神的身影若隐若现,神通的余波冲击到这里,一艘艘楼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随时可能分解。

    “降下楼船,步行吧。”

    班公措向那些绝望的神通者笑道:“老子逃了一辈子,保证能够带你们活着离开!”

    楼船降落下来,人们鱼贯而下。

    “到了漓江学宫便好了。”

    班公措带着他们前行,安慰众人道:“到了漓江学宫,延康国师在那里建造了传送阵台,我们可以直接传送到京城。”

    人们在黑暗中迁徙,不知道身处何方,路上,他们遇到更多的流离失所的人们,队伍越来越大。

    班公措成为这些人的主心骨,天空从来没有出过太阳,月亮星星也不见了,他是唯一一个能够在黑暗中认清道路的人。

    班公措带着他们走了十几个天的时间,越来越多的人掉队,累死在路边。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可以做人皇的。”

    班公措向那些神通者们道:“那时候是上皇时代的末期,老子带着上皇余族走在黑暗中,一路逃亡。老子差点点就成了上皇时代的初祖人皇,嘿嘿……”

    这一日,漓江学宫在望。

    然而难民们绝望的看到一艘天庭的楼船从天而降,船头是一个个如同磐石般的面孔。

    “大尊!”守护难民的神通者们四下寻找,班公措已经不见踪影。

    人群绝望了。

    黑暗中,班公措回头,看着那些天神从楼船上下来,走向自己曾经守护过的人们。

    “老子逃了一辈子,不会栽在这里。老子杀人无算,从不做好事!”

    班公措呼呼喘着粗气,嘿嘿笑道:“从来没有人能够拿下老子!秦教主都不成!嘿嘿,嘿嘿……”

    他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黑暗,向那些天庭的神人们走去:“老子曾经是可以成为人皇的,成为初祖人皇……谁他娘的都干不掉我!来啊!”

    他迎上那些天庭神人,哈哈笑道:“来啊!老子逃了他娘一辈子……”

    那些天神冷漠的看着他。

    他转过头来,向那些延康的神通者笑道:“你们带着他们走,翻过这座山,就可以看到漓江学宫!这里有我!”

    神通者们带着人们仓皇而去。

    过了许久,浑身是血初祖人皇赶到这里,在残破惨烈的战场中寻到了班公措的尸体。

    初祖人皇合上他的双眼,让他瞑目:“当年,我只是个逃兵,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人皇。”

    他继续前行,追上那些逃难的人们。

    前方,漓江学宫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