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八十八章 元界残老村篇

    “魏随风?很普通的一个名字,他总是这样叫,有什么深意?”

    齐康人皇不敢有所动作,看着天庭的神人将这口囚笼连同笼中人一起送入涌江,而涌江的江面下那艘被黑气和锁链笼罩的楼船突然冲出水面,掀起滔天水浪。

    黑色雾气中,隐约能够看到船上有人影,影影幢幢。

    这艘鬼船,齐康人皇在涌江边见过,当时秦牧阻止众人登船,还在江边杀了天庭来的皇子。

    “魏随风,你与这艘鬼船有大渊源。当年你便是这艘船的主人,羽林军的郎将,你逃走了,消失了几十万年,而你麾下的羽林军却还在船上,变成鬼船的一部分。”

    天空中,天庭楼船中那位帝座境界的存在笑道:“你看,你的老部下是多么想你?他们都冒出来了。你混入天盟,自以为隐藏得够深,屡屡破坏天庭的大计,罪该万死,然而你却很有用。”

    囚笼沉入涌江,而鬼船则完全出水,竟然真的有一种奇妙的力量在置换天河物质!

    就在此时,囚笼中的那个汉子突然爆发,只听铮铮铮的爆响不绝,锁住他的一条条粗大锁链突然从中间断去!

    那些锁链锁住鬼船,用力一荡,囚笼破水而出,落在鬼船的甲板上。

    哗啦

    一条条锁链飞起,竟然与鬼船四周的锁链融合,仿佛这些锁链与鬼船四周的锁链本来就是同一件东西!

    “混账!”

    天空中的楼船一个伟岸的身影从天而降,楼船上无数锁链齐飞,刷刷刷向鬼船缠去!

    一尊尊天庭神人也纷纷催动楼船,锁链将鬼船缠绕,打算将这艘鬼船拖出来。

    “东天青帝,你敢登船吗?”

    囚笼中的怪人站了起来,轰隆一声将囚笼撑得四分五裂,他魁梧的身躯冒着一股股浓烈的黑气,整个人在雾化,与鬼船融为一体。

    很快,他变成了笼罩鬼船的黑雾,天上的楼船未能拉动这艘鬼船,反而被拉得不断向下坠去。

    黑雾中传来魏随风的声音,嘿嘿笑道:“你登上船,便会与我一样,与鬼船同化!你根本不知道,鬼船对我来说是一场轮回,你送我过来,只不过是这场轮回的起始!”

    鬼船沉入江中,东天青帝扑至,追赶鬼船,然而鬼船上锁链穿插交错,不断向他锁去,甚至连天庭的楼船也被拉得坠向江面。

    天庭的将士连忙解开锁链,这才没有被拖入黑雾之中。

    两尊帝座境界的存在一个在水下,一个在江上,大打出手,顿时引起莫大的混乱,涌江被震得飞上天空,水中龙宫、龙殿清晰可见。

    齐康人皇急忙趁乱背着林轩道主逃走,向天圣学宫的方向逃去。

    只听涌江中传来那个疯子的叫声:“我叫魏随风,循图救我!”

    “这句话是对我说的?”齐康人皇纳闷。

    混乱中有几尊天神发现了他,立刻衔尾追来,齐康人皇冷笑:“当老子再活一世是白活的?老子可是跟神腿请教过的!”

    他快腿如风,趁着天色昏暗疾驰而去,一路留下一连串的雷响。

    “那个自称瘸子的,神腿虽好,就是喜欢张扬,跑起来的时候总喜欢留下一串雷……”

    齐康人皇心中无奈,他从瘸子那里学得偷天换日玄功,其中偷天神腿什么都好,就是跑起来有雷音。

    当年瘸子偷遍天下,无人能够捉住他,因此养成了张扬的性格,苦主来追的时候瘸子往往留下一连串惊雷扬长而去,追他的人只能跟在后面看到他留下来的一串白烟。

    而现在是几尊天神追击齐康人皇,留下雷暴云的话,分明就是给这些天神指路。

    齐康人皇狂奔十多日,早已经筋疲力竭,元气枯竭,再也跑不动了,他能从几尊天神手中逃到现在,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

    “天圣学宫就在附近……”

    他再也无法坚持,从空中跌落下来,前方就是天圣学宫,只是四周到处弥漫着白色的雾气。

    齐康人皇落在雾气中,竭力向天圣学宫走去,却见迷雾中有些人影一动不动。

    他走到一个人影前,不由毛骨悚然,只见那人的脑袋不见了,脖子上长着一朵鲜艳欲滴的花儿。

    看装束,应该是天庭的一个神将。

    前方还有一人浑身长满青藤,青藤缠绕在他的骨骼上,血肉全无,两片叶子从骷髅的眼眶中钻出来。

    还有一尊天神的脖子上长着一颗大蘑菇,看到他来了,那蘑菇竟然从天神的脖子里抽出根须,舞动着根须慢悠悠的从齐康人皇面前飞过。

    飞行的蘑菇啵啵作响,喷出白色的雾气,雾气中都是细小无比的孢子。

    “这雾气有毒……”

    齐康人皇立刻感觉到浑身麻痹,身躯僵硬,嗓子里好像有数不清的东西钻出来。

    “玉面毒王”他叫出声来,只是声音很微弱。

    他的身后,追击而来的那几尊天庭天神走来,冷笑道:“逃啊,你怎么不逃了?”

    齐康人皇身躯完全僵直,动弹不得,背上的林轩道主鼻孔里啵的一声冒出一个嫩绿的青芽。

    “完了……”齐康人皇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攀上自己的腿骨,那应该是毒物的根须在他体内生长。

    雾气中,那几尊天神的脚步也渐渐慢了下来,突然一尊天神剧烈咳嗽,口中喷出一个个蘑菇,蘑菇们从他面前幽幽飞过,无声无息。

    “雾中有毒!”他怒声叫道。

    突然,他的两个眼睛从眼眶里掉了下来,却而代之的是两个大蘑菇,舒舒服服的住在他的眼眶中。

    而那尊天神却似无所觉。

    他的腿脚的血肉被藤蔓所替换,他也没有任何感觉。

    他的脚在生根,人仿佛变成了许多奇怪的植物,扎根在沃土中。

    他的同伴与他几乎一样,身躯僵直,元神和神藏中也郁郁葱葱,长满了各种毒物。

    雾气中一个身材很高的男子走来,向身后的人笑道:“婆婆,造化之术与医道融合,的确大有可为。牧儿那坏小子的造化之术虽然高明,但说起这医术来便要比我逊色良多。”

    “是!是!”

    他身后的是个女子,不耐烦道:“刚才有人在雾气中叫你,再不过去便被你毒死了。”

    “死不了的,我刚才听到他的叫声,便下令让他体内的毒物停止生长了……咦,是齐康,还有林道人!”

    齐康人皇彻底放下心来,昏睡过去,等到他醒来,却见自己正躺在一只大蜘蛛的背上,大蜘蛛哒哒哒的向前奔跑。

    林轩道主已经痊愈,坐在他旁边。

    他坐起身来,四下看去,只见自己的徒弟飘在空中,背着一口长剑。

    “苏小子,这里是?”齐康人皇又看到其他人,玉面毒王,自称瞎子的神眼枪神,跑路特别快的神偷,画圣天图太子,打铁老汉,最美的司婆婆等人。

    “我们去救人。”

    村长回头,道:“老师,倘若你晚到一会儿,我们便离开天圣学宫了,学宫附近的几座城已经被我们搬空了。”

    齐康人皇四下张望,纳闷道:“你们救的人在哪里?”

    突然大蜘蛛停下,他们来到一处城镇,城镇中还有些老人没有来得及撤走,哑巴嗓门极大,把城镇中的所有人喊出来,叫他们站在一起。

    聋子从蜘蛛背上跳下来,展开一卷画轴,把画卷展开,迎着他们一照,这个城镇所有人都被收入画中。

    齐康人皇向画中看去,只见那些人在画里走来走去,画中还有其他人,数以万计。

    齐康骇然,却见哑巴的箱子里放着几百卷画轴。

    “老师醒来就好。”

    村长道:“我们这一行谁都可以死,惟独聋子不能死,无论如何都要将聋子活着送到延康京城!”

    齐康人皇默默点头,突然声音沙哑道:“到了京城呢?”

    村长沉默片刻,涩声道:“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四大天师,四大天王,他们在哪里?”齐康人皇又道。

    众人还是一片沉默,村长涩然:“我不知道……”

    “他们是开皇的势力,我们是延康。”

    司婆婆温和笑道:“不帮助延康,是理所当然。求他们相帮反而会害了人家。”

    众人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对了,你们谁知道魏随风?”齐康人皇想起囚笼怪人,问道。

    司婆婆惊讶,道:“魏随风是我天圣教的开山祖师,樵夫圣师的大弟子,齐人皇为何知道他的名字?牧儿找他好久了,说是他留下一些地理图,隐藏着许多秘密。”

    齐康人皇呆了呆,失声道:“天圣教的开山祖师?难怪这么魔性!我遇到他了,被天庭的东天青帝拿去沉江了,与鬼船融为一体。他还说循图救他什么的。我觉得……”

    他迟疑一下,道:“我觉得天圣教开山祖师,可能是开皇时代覆灭之后,延康时代至今,最强大的人了。”

    司婆婆摇头道:“这位祖师是个甩手掌柜,创立了天圣教之后便跑的无影无踪。他不会很强,现在能修成神祇都是祖上烧高香了。”

    齐康人皇怔了怔,挠了挠头,道:“他可能已经修炼到帝座境界了,是延康的唯一一个帝座境界的存在。”

    众人惊骇。

    村长道:“你是说他被天庭的东天青帝沉江了,与鬼船融为一体了?”

    齐康人皇点头。

    村长断然道:“那没救了!”

    众人不解,村长解释道:“牧儿曾经跟我说起鬼船,说他是靠古神四帝的神通,和远古最为强大的神魔大军的实力,才破解鬼船的神通,活着走出来。魏随风与鬼船融为一体,到哪里去寻古神四帝?别想着救他了,已经死得特别瓷实了。”

    司婆婆皱眉。

    屠夫笑道:“还是把这件事告诉牧儿吧,救不救随他去。”

    司婆婆松了口气,又犯愁道:“谁知道牧儿这小混蛋跑到哪里去了?”

    齐康人皇连忙道:“他还在大墟,应该是在镶龙城附近!我们经过那里时曾经有天庭的大军说是奉命去围剿幽都神子!”

    村长想了想,断然道:“瘸子,你去通知牧儿,你速度最快,胆子又小,一开打你就跑,这里也没有你的事。”

    憨厚老实的瘸子哼了一声,心里有些不爽。

    瞎子关切道:“瘸子,路上小心些,别死了。”

    “我还没有偷过天庭,怎么会死?”

    瘸子哈哈一笑,飒然消失无踪,一连串雷音从远处传来,已然在几百里外。

    “这厮,跑得贼快!”众人齐齐赞叹。

    瘸子一路疾驰,几个日夜之后奔到镶龙城的附近,四下望去,没有寻到秦牧的踪影,却见天空中突然繁星璀璨,突如其来,在刹那间便涌现出一道璀璨星河。

    瘸子心中一惊,只见天空中的星辰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耳边隐约传来战鼓声。

    那些繁星很快便可以肉眼分辨清楚,却是一尊尊古老的神祇,与人完全不同,如同从神话传说中走出来的古神一般,脑后的光晕像是一颗颗星辰。

    “布下天罗地网,擒拿幽都神子!”天空中传来雷霆般的声音。

    瘸子心头微动,顺着星河流动的方向而去,远远便见无边的黑暗如同一个巨大的黑锅倒扣在元界上,笼罩不知多少万里。

    黑暗中,无数天兵天将驾驭着楼船大舰冲锋,各种神通的光芒撕裂黑暗。

    被撕裂的黑暗中,一尊三头六臂的神祇在大开杀戒,将天庭这次下界的大军近乎三成的军力吸引到这里来。

    瘸子缩了缩脑袋:“这是牧儿?小时候跟我抢冰糖葫芦的牧儿?”

    这些日子一直失眠,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到两三点才能睡着,早上六七点就醒。昨天晚上终于一点钟睡着了,睡到九点才醒,难得睡个好觉。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