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九十二章 落后不是原罪,弱小才是

    天庭诸神强忍怒气,东天青帝却很是淡定,面色威严道:“牧天尊,你说这话并无什么不妥,毕竟你贵为天尊,神通广大。而现在,你已经是废人一个,人常说英灵不灭,你没有了魂魄,所依仗的不过是你的英灵而已。”

    延丰帝和延康国师心头一颤,向秦牧看去。

    英灵不灭,说的是秦牧其实已经魂飞魄散,只剩下了灵,没有了魂。

    也就是说,延康变法三杰中的秦牧,其实已经死了!

    延康国师突然落泪,心道:“师兄是不舍得延康,执念不灭,意识不散,强自支撑到这里吗?”

    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人,尽管战死,但内心中有一种强大的执念支撑他们不倒下,即便是死,他们也要继续战斗。

    只是秦牧的情况有些特殊,并非是他所想的那样。

    东天青帝愈发庄严肃穆,声音震动,到处都是洪钟大吕般的回声:“牧天尊,延康只是小国,在元界中占据着弹丸之地,我奉命前来收拾延康残局,已经是看在牧天尊的面子,这才没有下死手。牧天尊不要令我为难,因为魏随风的缘故,我已经是戴罪之身,斩贼首势在必行!”

    秦牧转过身来,似笑非笑道:“不令你为难,会令我为难。”

    东天青帝道:“毁掉他们的肉身,不留半分血脉,牧天尊还能为他们再造肉身,复活不成?”

    秦牧摇头,道:“我只能为他们重聚魂魄,让他们转世。十二年后,我引渡他们,让他们恢复前世记忆,卷土重来。倘若他们肉身还在,你前脚一走,后脚他们复活,更是简单。”

    四周,诸神怒喝。

    东天青帝抬手,冷冷道:“牧天尊,你放肆了!你想置天威于何地?你想毁掉天庭的威信威严?”

    秦牧挥手道:“你做不得主,那就滚回去,找一个能做得主的来见我!”

    诸神动怒,天空阴云密布,雷霆交加,咔嚓咔嚓不断劈落。

    “牧天尊,别反抗天威了!”

    突然,跪下来的延康民众中,一位跪在地上的老者连连磕头,厉声道:“那是上天啊!反抗上天,大逆不道!”

    秦牧怔了怔,眼前一黑,过了片刻这才恢复过来。

    有更多的延康子民在下面叫道:“没错!你凭什么替我们做决定?要杀就杀延康国师和延丰帝!”

    “祸是他们闯出来的,变什么法,改什么革?把那两个逆贼杀了吧!”

    “求上天降怒,把牧天尊这个乱臣贼子也一并杀了!”

    ……

    秦牧眼角剧烈跳动一下,随即面色恢复如常,东天青帝哈哈大笑:“牧天尊,你想保护的那些人,好像并不感激你啊。你保护一群牲口,为牲口死去活来,甚至挖掉自己的眼睛,舍弃幽都神子的身份,让自己只剩下英灵不灭,值得吗?”

    秦牧冷笑道:“滚回去,找个能说话的人来!”

    东天青帝冷哼,豁然起身,便要下令退兵,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悠悠道:“东天青帝,你这样便下令退兵,天庭的威严威信何在?退兵了,天庭的威严便会扫地,今后反抗天威的乱臣贼子更多。”

    东天青帝心中一惊,急忙跪拜下来。

    哗啦,数不清的神人转身叩拜,一个身材与秦牧差不多高大的“御天尊”迈步走来,笑道:“牧天尊真会给我找麻烦。延康,弹丸大小的地方,也需要我亲自跑一趟。”

    秦牧剧烈咳嗽两声,道:“只因道兄欺人太甚。”

    “御天尊”笑道:“延康国师和延丰帝可以不死,但逆天而行,违反天命,不处置天庭威严不存。我可以不杀他们,将他们二人镇压,既是给牧天尊一个颜面,也是给天庭留个颜面,你觉得如何?”

    秦牧道:“须得有个年限,否则道兄还是杀了他们。”

    “御天尊”冷冷道:“你得寸进尺了。”

    秦牧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御天尊”笑道:“元界有许多乱臣贼子,也不能统统都杀了,我正打算建造大狱,那就将他们镇压在元界大狱之中。给你个面子,只关押他们两百年,不容讨价还价。”

    秦牧正要说话,“御天尊”淡然道:“尽管你能够复活他们,但你也别忘了,天庭有的是办法让你无法聚集他们的残魂。蓝御田的一缕残魂,你还不是寻不到?”

    秦牧心头大震,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真正的御天尊始终傻乎乎的,有一缕残魂被镇压在天庭的披香殿中,让他始终无法恢复回到从前。

    天庭的确有办法封印延康国师和延丰帝的魂魄,让他这个大法师也无可奈何。

    “御天尊”来到京城上空,目光落在延丰帝身上,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被永远镇压在大狱之中。延康不可没有皇帝,你选择一个继任者罢。”

    延丰帝转身,看向自己的子嗣,目光落在灵毓秀身上,随即又从灵毓秀身上移开,落在灵玉书身上,笑道:“玉书,你上来,我去之后,你为延康皇帝。”

    延康国师明白他的意思,心头有些酸楚。

    灵玉书上前,躬身跪拜下来。

    就在此时,“御天尊”屈指一弹,灵玉书顿时肉身化作齑粉,魂飞魄散。

    “御天尊”笑道:“你选的孩子,必然是选择最好的,继承你的野心,我不放心。再选一个。”

    延丰帝伏地大哭,泪流满面,过了良久这才爬起来,目光在自己其他子嗣上游走。

    “毓秀,你上来。”

    延丰帝落泪道:“今后延康国便交给你了,不要做的太好,昏聩点,无能点。从今日起,你是延康的皇帝!”

    延康国师心中暗叹一声,知道延丰帝为何先选灵玉书,没有第一个选择灵毓秀。

    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保住灵毓秀而已。

    天庭的神人将延丰帝和延康国师收押,一艘楼船远去,将他们带走前往大狱。其他天庭的天兵天将则留了下来,毁小学大学太学制度,焚毁变法典籍,扶持宗派,砸毁射日神炮、太阳船、月亮船等重型神器,监察延康。

    灵毓秀继位,国号延秀,称作延秀帝。

    “一个小小的延康国,将我绊住这么长时间,人族这种低等生灵真是令人头疼。”

    天帝所化的“御天尊”向秦牧笑道:“而今,朕也该回去了。牧天尊,朕很期待你能从阴影中走出来,早日取回朕的肉身。你知道朕为何要关押延丰帝和延康国师两百年的时间,为何要给你两百年的时间吗?”

    秦牧与他一起走出延康京城,面色平静无波,道:“两百年之后,天公身死道消,被取而代之,那时,我这个万劫不灭大法师成为绝响,将再无复活他人的实力。”

    古神天帝哈哈大笑:“与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省力。两百年内,玄都大道再无秘密可言,天公便可以成为历史,新的天公临世。你借不到玄都的任何力量,你的复生之术成为绝响。那时,你没有任何谈判的资格,也没有任何谈判的本钱。”

    他停下脚步,温和笑道:“牧天尊,朕告诉你一个真理。”

    秦牧也停下脚步:“洗耳恭听。”

    古神天帝悠然道:“落后并非是原罪,弱小才是。”

    “新的天图已经在炼制了,几十年内便会重新浮上天空,成为笼罩整个元界的星图。”

    他仰头望天,天上出现了一轮太阳,那是元界真正的神阳。

    “享受这一切吧。”

    古神天帝笑道:“最近几十年,你们会看到真正的星空,之后,将无人再记得真正的星空的模样。不必送我了,你请回吧。”

    他身形浮空,消失在天际。

    秦牧仰头,回味着他的话,落后会挨打,但延康并不落后,延康的道法神通和理念,甚至还要超过天庭。

    延康之所以挨打,被打得站不起身来,只是因为弱小。

    发展的时间太短,没有反抗天庭的力量,以至于在天庭绝对的力量面前一败涂地。

    他沉默的站在那里,久久不曾动弹,一直站到夜幕降临,灯火亮起。

    这时,他面前的黑暗打开,幽幽灯光从另一个世界中照来,灯光打在他的脸上。

    秦牧看到一座大陆飘在另一个世界中,大陆上的山峦组成了一个秦字,一个身躯庞大的大头娃娃双手抱在胸前盘腿坐在地上向他看过来。

    秦牧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那大头娃娃哼了一声,双手抱得更紧,别过头去不再看他,很是生气。

    秦牧露出笑容:“哥哥,抱歉,我占了你的肉身。”

    他能看出来大头娃娃是借用那颗第三只眼来化作血肉,重造肉身。

    “哼!”大头娃娃噘着嘴,更加生气。

    灯光是从一个阴差老者的手中传来,阴差老者提着马灯站在秦字大陆中,身边站着御天尊,御天尊向他招手。

    天公分身、熔岩土伯、赤皇、大日星君和老佛已经不在秦字大陆上了,他们不知去了何处。

    秦牧向阴差老者和御天尊挥手。

    一艘宝船驶来,宝船上人影幢幢。

    秦牧看到了珍王妃和一个树人,那是他曾经的父母。

    “牧儿,土伯释放我们了,我们打算回无忧乡,你要随我们一起回去吗?”

    珍王妃站在船头,柔声询问道:“这世间的险恶太多,人间凶险比幽都更甚,无忧乡尽管有些险恶,但相比外界无忧乡才是安全之地。”

    秦牧用力挥手,笑道:“我不是秦凤青,不是你们的儿子,我是秦牧,我是大墟的孤儿,是婆婆从江边捡的孩子。我向往无忧乡,但我的心还在人间。过些年,我会去无忧乡找你们,但不是现在!”

    他拔出无忧剑,用力掷出。

    那口开皇的神剑划过长长的弧迹,落在无忧乡的宝船上,秦汉珍拔起无忧剑。

    “你是我的孩子。”

    珍王妃落泪,用力招手:“你是娘亲生下来的骨头,你有家,有亲人,你有着我们的血脉!”

    无忧乡的宝船远去,珍王妃的声音传来:“你要回家,你一定要回来!”

    秦牧面带笑容,用力挥手。

    亲人。

    无忧乡的亲人。

    他曾经无数次想要寻到无忧乡,想要回到故乡,去见一见开皇,见一见亲人,而现在,元界中还有他的亲人,更需要他的人。

    他转过身来,延秀帝站在不远处。

    “我以为你会离开。”曾经的六公主而今的延秀帝轻声道。

    “我离开了,你怎么办?”

    秦牧向她走去,笑道:“回去吧。从今日起,我是你的延康国师!”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