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九十三章 釜底抽薪

    皇宫中,秦牧与灵毓秀请来玉宸子、林轩道主、王沐然、司芸香等人,很多人都是当初的天盟中人,全部都是年轻人,商议这场剧变之后延康国该如何运作。

    天盟成立之初只有四人,秦牧,林轩,王沐然,虚生花。

    后来秦牧他们在太学院烤鱼,灵毓秀、司芸香、狐灵儿、明心和尚、慕青黛和龙瑜等人也加入其中,秦牧后来把魔猿战空也拉入天盟。

    至于狐灵儿,她喜欢热闹,加入天盟只是凑数,她没放在心上,秦牧等人也没放在心上。

    当时星犴与延丰帝也在场,然而他们对秦牧等人成立的天盟颇为嫌弃,没有加入。

    这次皇宫聚会,缺少了虚生花,狐灵儿、明心、魔猿也没有赶来,然而多了一个玉宸子。

    玉宸子道:“新天图极为广大,炼制起来很是困难,即便是有天庭道门炼制,也需要三五十年才能炼成。而且我青云天是新天图的设计者,自然可以在新天图中留有猫腻。新天图虽然很凶险,但是也不是没有生机。而今最困难的,便是天庭圣旨中那八条。”

    灵毓秀道:“其实只有七条,我父与江国师被镇压在大狱,我们暂时不用考虑他们,只关注前七条,想出对策。今后延康就此停止改革变法,还是继续。倘若继续,怎么突破这七条。”

    玉宸子看向秦牧,秦牧道:“自然是继续走下去。倘若不走下去,单单是每年皇帝祭祀,都足以灭延康的存在基石了。”

    众人不解。

    玉宸子解释道:“天庭中有权有势的半神,是吃血食的。皇帝每年祭天,是用童男童女向天庭献祭。把童男童女献给天庭当成血食,足以断民心,民不敢怨怒上天,只会迁怒延康。”

    “太狠毒了。”

    王沐然皱眉道:“单这一条都足以毁掉延康。”

    灵毓秀道:“所以才需要想出对策。天庭要收走我延康的铸币权,香圣女如何破解?”

    司芸香想了想,笑道:“那么天庭的货币,是在延康境内流通,还是在整个元界流通?”

    秦牧道:“天庭不会为延康专门制造一种货币,现在天庭一统元界,自然是所有势力都用一种货币。”

    司芸香抚掌笑道:“倘若是专门给延康设计一种货币,天庭掌握铸币权,那么经济不存,延康便没救了。倘若整个元界所有势力都用一种货币,这反而并非坏事!”

    众人对这方面了解不多,纷纷询问。

    “整个元界用一种货币,天庭趴在元界上吸血,他们只需要制造货币便可以掠夺元界财富,但是天庭也必须要保证货币可以买卖东西。”

    司芸香笑道:“延康人最擅长的便是做生意,可以通过货殖从元界其他地方赚到更多的钱,保证自己的民生。天庭趴在整个元界上吸血,掠夺元界资源,而我们则通过货殖从元界其他势力上汲取资源。延丰帝曾经说,大丰币要用到所有的国家中去,他为此奋斗了很多年,而统一元界货币,反倒实现了他的梦想。只是现在头顶多了一个天老爷罢了。”

    秦牧道:“商贸货殖,便由你来负责。”

    司芸香道:“我需要你家狐狸精来帮我。”

    秦牧点头,道:“铸币权是第三条,这件事交给司芸香来解决筹划,稳住民生。第一条是焚毁变法典籍,不得变法,所有典籍都有备份,这件事不必理会。第二条是恢复祖制,宗派治国,民间礼敬诸神,宗派礼敬诸神,通过宗派和民间,来掌控延康,这是愚民疲民之策。如何破解?”

    王沐然道:“这七条中,有没有禁止办小学大学太学?”

    灵毓秀道:“没有这一条,但是各地小学大学和太学,都被那些天神捣毁了,书籍也被烧了。”

    王沐然笑道:“那就再建!不取小学大学太学的名字,换一个名,比如玉京派,天圣宗,道门别院之类的,名头往宗派上靠。小学大学和太学,本来便与宗派没有本质区别。”

    秦牧道:“就这么办。第四条不得制造重型神器,那就暂时不造,不必理会。第五条不得擅改神通道法,有能力改动神通道法的,只有少数人,这一条也不必理会。第六条便是祭天,这条太诛心,如何破解?”

    玉宸子思索道:“我在天庭道门有些门路,或许可以请天庭道门的有脸面的人物出面,把献祭的东西改一改,最低不能让皇帝把人族当成牲口献祭。”

    秦牧道:“有劳玉宸师兄了。第七条便是毁掉奇技淫巧之物,这一条也不算什么大事,经过这场浩劫,民众那里的好东西基本上全都没了。”

    他环视一周,露出笑容:“那么我们开始想一想,如何反攻。”

    众人心中一惊。

    反攻?

    说什么大话?

    如何反攻?

    秦牧道:“我这几日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这几日我去京城四处转了转,发现有许多天庭的天兵天将闯入京城的大户人家,把那些所谓奇技淫巧之物抢走,天庭的神们似乎很喜欢这些东西。既然如此,我们免费制造,只收天庭铸币,价格越便宜越好。我们延康,有的是能工巧匠,给他们制造百姓用度之物,可以保留这些能工巧匠的能力。”

    众人还是不太明白。

    秦牧继续道:“玉宸师兄,你能否通过天庭道门的关系,把天庭的一些神器交给延康制造?”

    玉宸子皱眉道:“你想让延康来制造新天图?不可能!天庭断然不会把新天图交给延康来锻造!这等神器,只能有天庭的造父宫来亲自制造!天庭造父宫,是制造最重要的神器之地!天庭几乎所有重器,都是在那里锻造,那里守卫森严!去那里做工,每天都要以生死簿来验明正身!”

    秦牧笑道:“我的意思是,延康先为天庭制造一些日用之物,比如冰鉴、风车之类的东西。再制造天庭大军所需的神铠神甲神兵楼船阵图之类的武器。天庭可以用他们铸造的货币直接向我们延康购买我们制造的宝物。”

    玉宸子怔然。

    众人大皱眉头,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这种好事,天庭自然会愿意。只是……”

    玉宸子为难,道:“延康工匠辛辛苦苦锻造宝物,只能换来天庭的铸币,这未免……”

    秦牧道:“铸币只要能在元界流通便可,不必在乎赚多少钱。你能否办到?”

    玉宸子断然道:“能!”

    秦牧松了口气,道:“那么,延康的督造厂需要多久,才能挤垮天庭的督造厂,让天庭只剩下锻造重型神器的造父宫?”

    玉宸子心头大震,笑道:“你这是釜底抽薪,断天庭的民生经济之根!天庭势力驳杂,有几乎免费的神兵利器可用,那些督造厂坚持不了多久,便会被延康取而代之!到那时,延康各地到处都是能够锻造神兵利器的督造厂,而天庭再无督造厂可用!”

    他走来走去,道:“天庭下辖四极、玄都、元界、幽都、冥都、南天、北天、东天、西天,又有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诸天万界!倘若延康能够供应天庭民生之用,武备之用,诸天万界必然会产业逐渐空心,没有钱财可用。那时,诸天万界民生凋敝,必然造反。”

    秦牧道:“我只问你需要多少年。”

    玉宸子慨然道:“至多百年!”

    秦牧想了想,道:“百年,足够了。你是否能用免费的神兵利器,换皇帝祭天不用童男童女血祭?”

    玉宸子想了想,道:“可以一试。”

    “其他各种细节,诸位比我精通,如何安顿子民,如何重振民众家业,开垦良田,栽种作物,度过眼前的饥荒,朝中的文官多有精通者,请教他们即可。我几位家长,精通剑道、阵法、锻造、医术、书画等各种绝学,你们尽管求教他们。”

    秦牧站起身来,躬身道:“那么,延康便托付给诸位了!”

    众人心中一惊,连忙起身还礼,林轩道主道:“教主为何说出这种话?你不留在延康吗?而今你是延康国师,而且又有牧天尊的身份,不知多少人盯着你。你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还是不要出去乱跑了。”

    秦牧直起腰身,有些头晕目眩,笑道:“我留在延康,天庭会死死盯着这里,盯的不是延康,盯的是我这个牧天尊。作为延康国师,我四处浪荡,延康反而会有喘息的机会和时间。你们不用说了。”

    司芸香看向灵毓秀,灵毓秀面色复杂,道:“国师离京,何时归来?”

    秦牧道:“回来之后,我会来寻你们,至于何时归来,目前还没有打算。”

    “明年的今日归来,如何?”

    灵毓秀看着他,柔声道:“我知道你身体不好,明年这个时候回来,让我知道你还活着。”

    秦牧哈哈大笑,重重点头,道:“明年今日,我回来!”

    他转身向外走去,来到宫门前,唤醒龙麒麟,一起向国师府走去。

    “秦教主的情况危险吗?”王沐然目送他远去,悄声问道。

    “他没有了魂。”

    玉宸子低声道:“我从未见过没有魂还能活下来的人。”

    “教主不会是要一个人躲到角落里,默默的死掉吧?”

    司芸香突然担心起来,忍不住眼圈一红,低声道:“我怕他会担心我们伤心,自己躲起来慢慢死掉。就算被人发现他的尸体,也没有人知道他是牧天尊,秦教主,延康的国师……”

    灵毓秀摇头:“他会回来的,一年后的今日,他会在这里与我们再会!”

    京城中有两个国师府,一个是前代延康国师江白圭的国师府,另一个是秦牧在这里的别院,别院中是一株元木,郁郁葱葱。

    秦牧来到元木下,抚摸树身,突然,绿裙子的公孙从树后绕了过来,拎着一个小水壶,笑道:“弟弟,你回来了?烟儿,你家公子回来了!”

    树冠的鸟巢中,烟儿探出头,接着胖嘟嘟的青雀飞了下来,停在秦牧肩头,笑道:“这里的鸟巢真舒服,我都不想起身了。公子,打算出门吗?”

    秦牧点头,笑道:“烟儿姐,既然这里的鸟巢舒服,你便留在这里罢,也可以照看延康。”

    烟儿迟疑一下,摇头道:“娘娘让我跟着你,我不能留下,而且儿比我还会照顾人,我都被她伺候得舒舒服服。那个凤巢里啥都有,她给我准备了各种果子,还有虫子给我吃!我没见过比我还体贴的,我都胖了。”

    龙麒麟从秦牧背后探出头,正要说话,圆滚滚青雀瞪他一眼,恶狠狠道:“龙胖闭嘴!”

    龙麒麟不敢说话。

    公孙为难道:“我也想随你们一起出去,只是我扎根在这里……”

    秦牧温和笑道:“那就留在这里,这里也是我的根,我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