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九十四章 劫剑第三篇,应劫篇

    公孙嬿有些不舍,但还是只能送秦牧离去。

    “他说这里是他的根,他果然是株树……何时我的凤巢里才能引来凤凰呢?”这女孩憧憬着未来。

    秦牧来到前国师江白圭的府邸,国师夫人正在教导江云间修炼神通道法,他们还有一个小女儿,只有五岁,叫做江轻舟。

    “弟妹放心,师弟不会被困在大狱中太久。”

    秦牧指点江云间如何修行,又将御天尊的灵胎神藏和星河神藏修炼之法传给他,向国师夫人道:“你们只管放心,他会回来。这些年,我会让人送来吃穿用度的财物,你们无需为生计操劳,只管把侄儿侄女教导好。”

    国师夫人称谢,只是有些奇怪,道:“为何只有两个神藏?后面的神藏呢?”

    秦牧笑道:“那就要等某人开创出来,才能知道。我希望是对我的神藏的颠覆。云间能够在几年之内开辟这两个神藏就算是了不起了,先让他练着,等明年我回来时,给他找个傻乎乎的老师。”

    国师夫人哭笑不得:“傻乎乎的老师?不知道教主说的是哪位……”

    秦牧来到京城外,城外已经开始建造新城,给民众栖息之地,千里一城,还很简朴,只能栖息之用。

    还有神通者去开辟农田,开水利交通,这事急不得,却又最急。

    秦牧寻到残老村的老人,药师率领诸多士子在农田中劳作,用造化之术来栽种粮食,暂缓燃眉之急,哑巴等人则在重建督造厂,村长他们也各有各的工作。

    药师检查秦牧的身体,笑道:“没什么大碍,该吃吃该喝喝,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秦牧道:“我就说没什么大碍,村长他们总是担心。”

    药师目送他离开,村长道:“药师,关于霸体这件事我不曾瞒你,你也不能瞒着我什么。牧儿的状态到底怎样?”

    药师迟疑一下,摇头道:“不太好。他的不灭神识很强,但是没有强大到可以亘古不灭的程度,现在的他就像是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

    村长怔然。

    药师道:“我又感觉到他体内有一种勃然的生机在孕育,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新生,是一种不同于造化之术的力量。有希望,但是希望还在萌芽中,具体能不能破茧而出,我便不知道了。”

    村长沉默良久,道:“我突然希望真的有霸体……”

    秦牧又寻到燕泣翎,燕泣翎道:“我还是要回到天庭,回到陛下身边,不会留在下界了。”

    秦牧道:“你师娘临终前让我照顾你……”

    “照顾好你自己吧!”

    燕泣翎似笑非笑,道:“虽然天帝不希望你死,但你别忘了还是有很多人希望你死。这元界虽说是落在天帝的掌控,然而天帝无法完全掌握占领元界的天庭大军。天盟巨头不会任由天帝吃掉元界,肯定会安插了不知多少眼线耳目和势力。你现在没有魂魄,他们毁掉你的意识,你便真的死了。你对天帝来说是宝贝,对他们来说不是。”

    她显然听到很多风声,知道一些内幕,道:“元界中已经有神魔打算对付你了,你要当心。我走啦!”

    秦牧挥手作别。

    哲华黎走来,深深看了秦牧一眼,道:“秦教主,目前的延康,还有希望吗?”

    “作为以刀入道的人,你不该问出这句话。”

    秦牧道:“问出这句话,你有愧于你的妖刀。”

    哲华黎笑道:“我只是担心你而已,你不死,我便觉得延康还有救,还有希望。你死的话,我会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

    秦牧哈哈笑道:“你放心,你会永远被绊在这片土地上!”

    哲华黎大笑离去。

    秦牧也离开京城,坐在龙麒麟的脑袋上,烟儿给龙麒麟喂着灵丹。天色渐渐昏暗,秦牧趁着夜色取出灵玉书的一件遗物,施展牵魂引,为灵玉书聚集破灭的魂魄。

    他自己没有了魂,但修为实力还在,眼界见识还在,很快将灵玉书的魂魄聚集起来。

    灵玉书的魂魄站在愁云之中盯着他,秦牧道:“玉书殿下,阴差会赶到这里来,接引你前往幽都。你不要恨延丰帝,他也是为了延康着想。”

    灵玉书依旧盯着他,身躯飘渺虚妄,道:“我本来便比不上妹妹,她像父皇一样有着我不曾有的魄力。那日他叫我上来,我便知道他要牺牲我保护毓秀,我尽管知道但心甘情愿。”

    这时,黑暗中一缕灯光照来,阴差老者驾驭着纸船从幽都来到这里,接引灵玉书登船。

    灵玉书依旧死死盯着他,不愿登船。

    秦牧道:“你有什么心愿未了?”

    “离我妹妹远点!”灵玉书道。

    秦牧脸色一黑,阴差老者提灯一照,把灵玉书拿了去,灵玉书站在船上,叫道:“要么你现在就娶了她,要么你离她远点!若是让我知道你勾三搭四,我变成鬼掐死你!掐不死你也要天天托梦吓死你!”

    阴差老者顿下纸船,不知从何处取来一块玉佩抛给秦牧,秦牧微微一怔,只见那块玉佩上面有个秦字,正是藏着秦字大陆的那块玉佩。

    “你哥哥走了,离开了幽都,与你父母去了无忧乡,开皇可以保护他。”

    阴差老者道:“他去了那里,反而会更安全,土伯也无需在担心他的安危。土伯说,他已经是一个称职的小土伯了,跟在你身边,他成长的很快。这块玉佩是土伯之角,原本用来镇压他的,也是因为这块玉佩让你与幽都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土伯说,玉佩赠予你了。”

    秦牧接过玉佩,细细查看一下,玉佩中的秦字大陆中空空荡荡,只有一些山峦和他在归墟搜刮的渊铁,除此之外便是元姆夫人的水晶棺。

    天公、土伯、赤皇、大日和老佛等人都已经消失不见。

    秦牧心中感慨万千,取出一条丝带串起来,挂在脖子上。

    “天公、土伯都回去了,大日星君也回到了幽都,赤皇寻到赤明神子返回了悬空界,佛界的大梵天睡醒了,收走了老佛。”

    阴差老者道:“杀生鼎是阿丑土伯之物,土伯说他已经不是阿丑了,你才是,送给你了。或许可以助你度过几次难关。”

    他看着秦牧,过了良久,突然他躬身道:“牧天尊,保重!”

    秦牧还礼。

    他直起腰身时,阴差老者和鬼船已经消失无踪。

    “不要擅动元气,会损伤你的意识。”阴差老者的声音从另一个世界中传来。

    秦牧剧烈咳嗽,感觉到自己的神藏也随着咳嗽声剧烈动荡,不灭神识也难以稳住。

    过了片刻,神藏这才恢复平静,不过他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元气在流逝。

    没有了魂,肉身就是无根之木,即便是不灭神识也难以束缚他体内庞大的元气,以至于元气在慢慢流逝。

    大梵天王佛的无量劫经可以暂缓这种流逝,但也只是暂缓而已。

    倘若秦牧修炼到帝座的境界,倒可以像赤皇那样把不灭神识修炼到极致,没有魂魄也可以长久存在,然而他远远做不到这一步。

    他只能靠三元神不灭神识经和无量劫经稳住,不至于意识消散。

    秦牧坐在龙麒麟的大脑袋上,闭目养神,不知不觉间睡去,龙麒麟漫无目的前进,从黑夜走到白天,又从白天走到黑夜。

    秦牧偶尔醒来,烟儿已经烧好饭菜,味道很是可口,日子倒也惬意。

    这一日,天空中升起一轮残月,月光中有女子相邀,龙麒麟跑到月亮上,这轮月亮是天图的一角,里面还有月宫。

    原本笼罩延康的天图已经毁于战火,只剩下零星的阵图。

    秦牧他们在月宫中住了一段时间,他的元气还在流逝,修为日渐低落。

    灵胎与魂魄结合,才是元神,他的灵胎原本是站在天河上,距离南天门很近,现在没有了魂魄,法力难以束缚,灵胎渐渐离南天门越来越远。

    从他的灵胎的角度去看,南天门变得越来越朦胧。

    月宫中的女孩对他道:“留下来,我可以照顾你一生一世。”

    秦牧还是选择离开,笑道:“生死未卜,我不能耽误你。”

    那个女孩站在月宫前,大声道:“我不在乎!我已经等了四万年了,我不在乎啊”

    “我在乎。”秦牧向她挥手,转身离去。

    从月宫下来之后,他意志消沉了一段时间,修为流逝更快,灵胎已经从天河的中流落到建木上,还在不断向下沉去。

    再向下沉,便会沉到幽都,沉入生死神藏。

    这日,秦牧突然精神焕发,一扫从前的颓唐,催动霸体三丹功努力修行,然而不催动还好,催动起来元气流逝更快!

    秦牧立刻止住,口中念念有词,龙麒麟和烟儿听在耳中,秦牧说的却是一些修炼上的诀窍,各种各样的法门,不成体系,似乎陷入了魔怔之中。

    又过两日,秦牧呼呼睡去,龙麒麟和烟儿看到他一个无形的泡泡从他的眉心中涌出,许许多多小巧的秦牧从秦牧的头脑中钻了出来,在泡泡世界中叽叽咕咕,说着无人能懂的语言。

    那些秦牧各自修炼着不同功法,霸体三丹功,三元神不灭神识,无漏造化玄经,祖龙太玄功,帝释天王经,天地心圣诀,武斗天功,幽都魔道,黑暗魔珈经,甚至还有小巧的秦牧在修炼无量劫经,在泡泡世界中制造出一个个更小的泡泡世界!

    “龙胖,他在做什么?”烟儿问道。

    龙麒麟想了想,道:“教主在推测自己活下来的可能,从无数个可能中寻找出一条生路。”

    “龙胖懂得真多。”烟儿大赞,塞给他一粒灵丹,继续紧张兮兮的关注着泡泡世界中的秦牧。

    只见泡泡世界中,一个个小巧的秦牧相继死去,各种死状,惨不忍睹。

    有的正在修炼,突然意识消散,吐舌而死,有的走火入魔,突然嘭的一声炸开,有的死在梦中,有的突然着火,烧得一干二净!

    泡泡世界中的小小秦牧越来越少,十几日后,泡泡世界中尸体狼藉,然而却有一个小巧的秦牧顽强的存活下来,虽然气息微弱,但却面带笑容。

    突然,泡泡世界啵的一声炸开,消失不见,秦牧张开眼睛,从睡梦中醒来,打个哈欠,笑道:“烟儿姐,我又饿了。”

    烟儿连忙做饭,秦牧吃饱之后又沉沉睡去。

    梦中世界再度化作泡泡,秦牧的眼耳口鼻中又有许多小巧的秦牧钻出来,这些秦牧却没有再寻找生路,而是面色严肃的聚在一起,叽叽咕咕说着令人不懂的话。

    接着,那些小人儿便在梦中世界中修炼剑法,相互打斗,一招招剑法迸发出来,很多小巧的秦牧死在互殴之中。

    “龙胖,公子在做什么?”烟儿问道。

    龙麒麟也看不懂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烟儿眯了眯眼睛,克扣粮食,没有喂他灵丹。

    龙麒麟垂头丧气。

    最终,一道剑光崩现,仅存的小小秦牧竟然挥剑,突然间便切开秦牧的梦中世界,从梦里杀到梦外!

    秦牧猛然间从睡梦中醒来,骨碌起身,那个小小的秦牧也消失不见。

    “翻身惊牛斗,沉吟应劫迟!”

    秦牧拔剑长啸,一剑突如其来,斩向自己的神藏和天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