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八百九十六章 延康秦霸体,龙汉牧天尊

    龙麒麟和烟儿等到秦牧心境平复,这才上前。

    “教主,你的伤好了?”

    龙麒麟打量秦牧,秦牧的元气不再流失,气色比先前也好了许多,试探道:“现在是否没有了性命之忧?”

    “算是好了。只是新生的魂魄还很虚弱。我先前流失的元气太多,这次只是解决性命之忧,修为没有回到从前巅峰状态。”

    秦牧审视自身,道:“我的魂魄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孩,很是危险,但灵胎却又无比强大,估计要修炼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平衡。”

    烟儿松了口气,笑道:“公子的魂魄刚刚出生,那么公子你现在几岁?”

    秦牧仔细想了想,失声笑道:“倘若以肉身来论,我现在三十二岁。倘若以魂魄来论,我才刚刚出生,只存在于世一天的时间,我还是个婴儿!古怪,真是古怪!”

    龙麒麟和烟儿笑了起来。

    烟儿笑道:“今天是个大日子,牧天尊出世。”

    秦牧摇了摇头,心中翻起古怪的情绪。

    他明明已经活了三十二年,而今天才算是真正的出生,却是古怪。

    他的修为距离巅峰状态还很遥远,尽管解决了生死难题,但是因为之前损耗太多,他现在的元气修为只有从前的五分之一,可谓是折损惨重。

    而且,他现在不知道自己的修为境界处在哪一截断,因为神藏修炼体系中的七大神藏,已经无法衡量现在的他,他无法拿自己与其他神通者对比。

    最令他头疼的是,他只剩下灵胎神藏,从前任何功法都无法完美的催动。

    无论是他所学的帝座境界的功法还是他自创的霸体三丹功,统统运转涩滞,元气运行极为紊乱。

    秦牧先前入梦,在梦中世界试验了无数次,最终梦中入道,改良霸体三丹功,可以让自己活下来。

    他也是依照改良后的霸体三丹功摧毁天宫和各大神藏,最终做到开天辟地赋神魂,从而获得新生。

    然而即便是改良后的霸体三丹功,现在的他也无法修炼!

    因为,改良后的霸体三丹功是建立在七大神藏的修炼体系之上,而现在的他只有一个灵胎神藏,这个灵胎神藏也与所有神通者或者神祇的灵胎神藏不一样。

    神通者和神祇的功法是建立在神藏和天宫的基础上的,基础变了,从前的功法便无法再用。

    唯一能够催动的便是大梵天王佛的无量劫经,这是因为老佛的功法是一种心学,梦中入道靠的是心灵,在梦中修炼提升修为靠的才是神藏修炼体系。

    他可以借助这门功法入梦,但也无法在梦中世界修炼。

    秦牧尝试催动神通,不由松了口气,神通的威力还在,不至于完全推翻从前所学所悟。

    倘若那样的话,那就太耗时耗力了。

    他再度入梦,梦中世界中无数小小的秦牧又从他的眼耳口鼻眉心中钻了出来,有的还从他的头发间钻出。

    这些小巧的秦牧在泡泡世界中神态严肃的讨论如何适应新的灵胎神藏,说着龙麒麟和烟儿听不懂的语言。

    一个小秦牧站在高处,用元气比划来比划去,构建出秦牧的灵胎神藏,标记出元气运行路径,振臂一呼,高声道:“叽咕!叽咕叽咕!”

    其他小巧的秦牧纷纷露出冷笑,交头接耳道:“叽叽咕咕!咕叽咕叽!”

    那个小秦牧大怒,立刻催动自己开创的功法,片刻后突然鲜血狂喷。

    其他小巧的秦牧纷纷笑了起来:“玛哈玛哈!”

    又有一个小巧的秦牧登上高处,打算把那个吐血的秦牧推下去。吐血的秦牧还有一口气,抓住他的衣袖,气若游丝:“咕叽……”

    “玛哈!”

    另一个小秦牧将他扔下去,兴奋构件自己的灵胎神藏功法,向下面无数个小小秦牧展示,高声道:“咕叽!咕叽咕叽!”

    其他秦牧观摩,连连点头,称赞道:“咕叽!”

    那个小巧的秦牧催动灵胎神藏功法,突然全身爆开,四下里飙血,倒地气绝。

    台下的众多小巧秦牧开怀大笑,纷纷道:“玛哈玛哈!”

    龙麒麟和烟儿对此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不过烟儿对秦牧梦中世界中的小巧秦牧还是极为好奇,趴在梦中世界外,笑看这些小人儿的各种死法。

    那些小巧秦牧开创功法,试验功法,然后便是千奇百怪的死亡方式。

    还有更多的小巧秦牧从秦牧的脑海中钻出,继续试验,悍不畏死。

    他们有着自己的独特语言,烟儿也听不懂,然而小小秦牧却交流无碍,保证了信息的流通。

    龙麒麟则载着他们继续前行,这一日终于接近涌江,听到江水滔滔,澎湃作响。

    就在此时,龙麒麟只听得脑袋上,秦牧的梦中世界中传来异常吵闹的喧哗声,无数小巧秦牧在梦中世界里撒欢般奔走,欢呼,将一个小巧秦牧抛起,接住,再抛起再接住,欢呼声不绝。

    “烟儿姐,发生了什么事?”龙麒麟连忙问道。

    烟儿兴奋道:“公子开创出属于他自己的功法了!”

    龙麒麟慌忙停下脚步,元气把熟睡中的秦牧卷起,放在地上,只见环绕秦牧周围的梦中世界里,尸山尸海,死了不知多少个小巧秦牧,当真是惨烈无比。

    而其他小秦牧欢呼雀跃,把一个小家伙抛起老高,那个小巧秦牧脸上带着骄傲,任由下面无数个自己把他抛起来,显然心里满怀得意。

    突然,所有的小巧秦牧惊慌起来,四散而逃,而那个立功的小巧秦牧则无人接住,啪嗒一声摔在地上,恼怒的站起身来:“叽叽咕咕!”

    那些奔逃中的小小秦牧没头苍蝇一般乱窜,哭天抢地,突然一个个消失,立功的小秦牧也慌张起来,四下里乱窜,突然趴在梦中世界的壁垒上,双手锤打壁垒,哭求外面的烟儿搭救。

    烟儿于心不忍,正要救出他,梦中世界啵的一声散去,所有的小小秦牧悉数消失。

    秦牧张开眼睛,坐起身来,舒展身躯,笑道:“我这一觉醒来,历劫无量,终于功法成了。”

    烟儿还在惋惜梦中世界的那个小巧秦牧,黯然神伤,对秦牧很是不爽:“你一觉醒来,小可怜们就都死了,别想再让我喂你吃饭!”

    秦牧催动新的功法,再无走火入魔之忧,元气运行无比舒畅,刚出生没有多久的魂魄也在不断成长,壮大,心中很是开心。

    龙麒麟见他心情开朗,问道:“教主,你的法门可以传授给其他人吗?”

    秦牧摇头道:“太难。到了我这一步,我所走的路只是最适合我的路,想要学我的功法,需要先修炼到天河境界,对不易神通有所研究。还要精通术数、造化,而且还要学会大梵天王佛的无量劫经,在武道、剑道上也有着过人的造诣。总而言之,别人学不会。”

    龙麒麟暗道一声可惜。

    “不过御天尊开创的法门却较为适合大众。”

    秦牧道:“只是对悟性的要求也是颇高,推广起来颇为不易。我们到涌江了吗?”

    龙麒麟道:“前面便是涌江学宫。”

    他们来到涌江学宫,只见这里早已被天庭的神人占据,正在大兴土木,建造奢华的宫殿。许许多多龙神和江中的神祇被拘来,当成奴隶,辛苦劳作。

    他们已经在这里打造出一座金碧辉煌的神城,这座神城极为广阔,秦牧来到这里时,奴隶们正在用自己的血在神城的表面烙印阵法,城中的一座座宫殿已经在阵法的加持下飞上天空。

    这些神宫神殿被锁链拴住,否则会飞到天外去。

    等到整座大城飞起来,神城才会稳固,漂浮在空中,成为天庭统治这里的一大重器。

    涌江就是天河,物产丰富,对元界来说极为重要。

    而古神天帝统治元界,自然对涌江极为重视,必须要屯下重兵在这里。

    秦牧看到神城中有豢龙君,这厮竟然成为监督龙神江神的一个小头目,正在监工。

    “豢龙君!”

    龙麒麟高声道:“教主找你!”

    豢龙君闻言转头看来,见到是秦牧,慌忙跑来,向秦牧见礼,心中惴惴不安。

    秦牧笑道:“不必担心。你倘若背叛我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你也是为了自己性命,暂时投靠天庭而已。豢龙君,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豢龙君与他定下小土伯之约,被秦凤青看得死死的,早就视他为食材,豢龙君倘若叛变,肯定会被秦凤青拿去吃掉。

    既然秦凤青没有吃掉他,那就说明豢龙君不曾背叛。

    秦牧尽管对哥哥秦凤青的人品不怎么信得过,却信得过他的胃口。

    豢龙君松了口气,道:“天庭的大军打到这里时,我便率领江中的龙神投降了。有许多龙神打算背叛主公,当场便死了,莫名其妙就成了尸体。我虽然投降,却不敢背叛主公,天庭的大军见我还有用,便留我性命,让我督造神城。”

    秦牧问道:“镇守涌江的神祇是谁?”

    “东天青帝的弟子武极神尊。”

    豢龙君道:“东天青帝扫荡半神各族,已经将所有势力平定,离开元界返回东天去了,留下武极神尊镇压这里。主公还是赶快离开吧,天庭下来很多人,龙蛇混杂,有些人还在向我打听主公,言语中很是不善。”

    秦牧轻轻点头,笑道:“我早已听闻天庭中有人要对付我这个牧天尊,已经有所防备,不不用担心。”

    正说着,突然只听爽朗的大笑声传来,正在修建的神城上空,一座大殿之中,有人高声笑道:“牧天尊远道而来,武极有失迎迓,恕罪,恕罪!牧天尊,请上来一叙。”

    豢龙君脸色微变,示意秦牧赶快离开,秦牧笑道:“无妨,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我若是处处躲藏,要躲到猴年马月?你先下去。”

    豢龙君还打算再劝说,秦牧似笑非笑道:“东天青帝来了,见我也要礼让三分,更何况是他的弟子?”

    豢龙君道:“主公,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天庭的神人来意不善,何必自讨其辱?那个武极神尊也并非善类……”

    秦牧挥了挥手,站在龙麒麟的脑门上,向天上的神殿而去。

    神殿前,武极神尊与一众神人和年轻俊秀列队相迎,哈哈笑道:“延康秦霸体,龙汉牧天尊,变法三杰,即便是我老师见了也要恭恭敬敬见礼!”

    他躬身向秦牧见礼,瞥了一眼两旁的天庭神人,不由勃然大怒,喝道:“你们见了牧天尊,为何不见礼?”

    一尊神人冷笑道:“霸体?牧天尊?一介废人而已,当得起我等天神一拜?”

    武极神尊大怒,喝骂连连,向秦牧歉然道:“牧天尊,这些娘希匹没见识,您老大人有大肚量,不要责怪他们。里面请。”

    秦牧从龙麒麟脑袋上走下,来到他的面前,微笑道:“不计较,神尊请。”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