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零二章 天尊劫狱

    元木之芯无声无息飞回,那狱守打算细细观察,却不知元木之芯被秦牧藏在何处。

    过了片刻,他引领着秦牧等来到一座白骨神殿前,道:“想要探监江白圭,还需要到闫判官那里备案。”

    正在此时,白骨神殿中走出一位神祇,满面笑容:“牧天尊乃是天尊,何须备案?你先退下,天尊,大狱凶险,我亲自引领天尊下去。”

    秦牧称谢。

    “天尊为何如此多礼?闫某何德何能?”

    那位闫判官连忙还礼,笑道:“你是天尊,从古至今,只有九位存在能当得起天尊之名,天尊倘若向我见礼,岂不是折煞我了?请!”

    秦牧跟上他,只见这位闫判官带着他们来到大狱的入口,这大狱是建在元木的根须之下,在其中一条粗大如山的根须上开了个洞口,用元木雕琢出门户,有重兵把守,防御森严。

    走入门户后,只见一条木头阶梯蜿蜒向下而去,两旁有神魔骨骼挂在墙上照明,只是神魔尸骨散发出的神光魔光有些昏暗。

    “闫判官怎么称呼?”秦牧四下打量,问道。

    “晚辈闫少青。”

    闫判官笑道:“晚辈在天庭籍籍无名,牧天尊可能不曾听说过我的名头。”

    秦牧心头一跳,笑道:“天庭左少弼闫少青,精通精神神通,将开皇的冥都天王田蜀骗入帝阙神刀中,把这位天王困在刀中七八百万年。”

    闫判官惊讶道:“天尊竟然听过我的名头?”

    秦牧道:“我也被困在帝阙神刀中好几年时间,好不容易才逃脱。帝阙神刀中,我见过左少弼用来欺骗田蜀天王的美酒。精神神通,左少弼是我所见过强者之中的第一人,无人能及!”

    龙麒麟道:“我喝过你的酒,还与田蜀拜了把子。”

    闫少青笑道:“天尊过誉。我称不上第一。天尊称之为精神,我称之为神识,神识神通第一人,其实是赤明时代的赤皇。”

    秦牧心中微动。

    赤皇的三元神不灭神识的确已经传给了他,但是这门帝座功法中的神通,赤皇并未传授给他。

    赤皇毕竟是上古初期的人物,他的不灭神识侧重于修炼三元神,壮大自身的元神,对于神识神通的开发则远不如闫少青这等后起之秀。

    神识神通,闫少青可谓是天庭最顶尖的存在!

    闫少青与田蜀的官职一样,一个是域外天庭的左少弼,一个是开皇天庭的左少弼。田蜀强于幽都神通,在幽都魔道上的天分和造诣都是极高,与阴天子不相上下。

    而闫少青强于神识神通,他能够不费吹灰之力便暗算田蜀,田蜀也称他为老对头,可见他的实力只怕极高,曾经与田蜀斗过不止一次。

    他们两人应该修炼的都是幽都的大道体系,只是修炼的方向不同。

    “天庭一直缺少一门帝座级别的神识功法,可惜赤皇已经死了四十万年,他的三元神不灭神识失传。”

    闫少青道:“天庭寄希望于我,期望我能开创出神识帝座功法,然而我却屡屡辜负天庭的厚望,于是这次便被发落下来,做了大狱的判官。我到了下界,才发现天庭苦苦搜寻的三元神不灭神识原来是大白菜,几乎是个神通者都学过,只是造诣有高有低。”

    秦牧微笑。

    闫少青道:“江白圭将这门功法传给了我,因此我对他颇为照顾,没有让他受苦。我这些日子参悟三元神不灭神识,受益良多。天尊能够无魂而不死,应该也是不灭神识的作用吧?”

    秦牧笑道:“这门功法是我传出去的,我自然懂得。”

    闫少青哈哈笑道:“那么我便不必班门弄斧了。”

    他的言语中有警告的意思,警告秦牧不要在他面前班门弄斧。

    他们已经深入地下,地底愈发阴暗潮湿,这里很是腥臭,有血河从外界流下来,沿着河道蜿蜒向前,流过一个个囚笼。

    元木根须错综复杂,一条条根须结成囚笼,将犯人镇压在囚笼中,较细的根须如同锁链,锁住一尊尊神魔,把他们的肉身元神洞穿。

    这些囚犯被吊在囚笼中,日夜惨嚎,身上的神魔血液顺着根须滴落下来,落在下方的血河中。

    这血河污秽污浊,里面诞生了许多魔物,像是大虫豸,多手多脚,千奇百怪,趴在那些囚犯身上吸食血液。

    狱守走来时魔物们便躲在囚犯身后的阴影中,等到狱守走后,这些魔物才探头探脑的爬出来继续吸血。

    大狱中的狱守来回巡视,防御森严。

    秦牧细细观察,元木的根须无比坚硬,这元木是地母元君的本体,这等古神的肉身坚硬程度简直堪比帝座神兵,须得用帝阙神刀这等宝物才能砍断。

    而且元木根须表面的符文也是地母元君本体的大道符文,因此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被镇压在这里的不乏有玉京、凌霄境界的存在,是地母麾下各族的领袖,统治元界各大诸天的存在,但现在也变成阶下囚。

    对于他们,狱守颇为照顾,用大盆接他们身上流下的神血魔血,接满一盆便小心翼翼的送到外面。

    “他们身上的血很有用,是最好的颜料。”

    闫少青在前方引路,道:“建造神城,在城墙上烙印符文稳固城墙,可以用一般的神魔之血,只有统治者的宫殿才有资格用到这等凌霄、玉京境界强者的宝血。不同种族,血液颜色不同,用这等强者的宝血作为颜料绘画,壁画会永不退色,永远新鲜,因此很是抢手。还有些天庭上神喜欢饮血,然而又不喜欢喝普通的血,因此也需要我大狱供应。”

    秦牧眯了眯眼睛,大狱的狱守们中还有精通医术的神祇,正在给这些囚犯治疗伤势,让他们不至于死掉,从而能源源不断产生“颜料”。

    “闫少青,老子要弄死你!”

    一尊麒麟首人身的囚犯怒吼连连,厉声道:“倘若老子脱困,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闫少青哈哈大笑,眉心中突然有一只眼睛张开,眼中飞出一朵莲花,没入那麒麟族的领袖脑海之中。

    那麒麟族领袖顿时浑浑噩噩,脸上浮现出温柔之色,不再吵闹。

    “神识神通,可以让他永远的沉醉在温柔乡中,醉生梦死。”

    闫少青向秦牧解释道:“我用神通在他的意识中塑造了一个真实的幻想世界,他在里面要什么有什么,永远也走不出来。他甚至可以在我给他制造的幻想世界中通过努力奋斗,经过打拼,成为天帝,获得莫大快乐。这样也可以减少他的伤痛,让他快乐的生产颜料。”

    龙麒麟连打几个冷战,那个麒麟族领袖他认得,当年在地母地宫中,这个麒麟族领袖指点他修行。

    不曾想,这位强横存在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这里与其说是大狱,不如说是一个神血魔血的生产工厂!

    “前面便是江白圭和延丰帝的囚笼。”

    闫少青引领着他们来到两个囚笼前,秦牧向囚笼中看去,却见延丰帝和延康国师并未被根须穿过身体,只是被关在囚笼中。

    延丰帝手里抓住一直吱吱叫的魔怪,张开嘴正准备吃,突然见到囚笼外的秦牧,不由呆滞,慌忙把那魔怪塞到身后,正襟危坐。

    另一个囚笼中,延康国师则正在施展火焰神通,把一只魔怪烤的半生不熟,见到秦牧来了,他倒是坦然,并未把魔怪藏起来。

    “左少弼,可否给我一点私人时间?”

    秦牧笑道:“我有些话,不方便在外人面前说。”

    闫少青身躯不动,微笑道:“天尊有大法师之名,让你单独留在这里,我不放心。其他人敢不敢劫狱我不知道,但是天尊一定敢。天尊是敢大闹瑶池盛会的人,更何况我这小小的大狱?”

    秦牧无奈,向延丰帝与延康国师道:“两位住在这里可还安好?”

    延丰帝怒道:“你在这里住几日试试,看看是否安好!”

    延康国师倒是安之若素,很是坦然,道:“师兄,你为何来了?”

    “我来是向你们报声平安。”

    秦牧笑道:“延康一切安好,你们可以放心。我打算离开元界,前往天庭,这一去不知生死如何,所以来见一见你们。”

    延丰帝沉默片刻,涩声道:“前往天庭?去作为质子吗?”

    秦牧哈哈大笑:“我是天尊,前往天庭怎么会给他们做质子?陛下说笑了。我去天庭探望老友。”

    延康国师目光闪动,道:“师兄前往天庭的确是个好主意,置之死地而后生,算是唯一一条生路了。只是你的身体……”

    秦牧打个哈欠,道:“我现在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没有了灵魂,修为实力日渐低微,只能勉强吊住性命不死,经常走着走着便会昏睡过去,一睡便是三四天。”

    延康国师皱眉道:“你这样的状态前往天庭,岂不是送死?”

    秦牧精神又有些不济,睡眼惺忪,道:“我自有打算……”

    他突然鼾声渐起,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

    闫少青含笑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也没有搀扶秦牧,任由他躺下来。

    龙麒麟和烟儿似乎对此司空见惯,没有半点惊讶。

    延丰帝哽咽,落泪道:“秦教主真是不行了……”

    闫少青等了三四日之久,秦牧终于悠悠转醒,失声道:“我又睡过去了?我睡了几日?”

    闫少青道:“天尊睡了三日零五个时辰。”

    秦牧歉然,道:“我竟然睡了这么久,耽误左少弼的事情,也罢,探监就到此为止,我该走了!陛下,师弟,告辞了!”

    延丰帝与延康国师起身,与他拜别。

    闫少青送秦牧离开大狱,大狱的木门关闭,将地底牢狱封锁,闫少青细致入微的检查一下门上的符文锁,这才放心。

    他又将秦牧送出白骨城,秦牧转身道:“左少弼留步,不必再送了。”

    闫少青躬身道:“恭送天尊。”

    他目送秦牧坐在龙麒麟的脑袋上远去,消失在视野之外,这才回到判官神殿,打开公务册子,提笔打算写下秦牧前来探监一事,突然微微一怔。

    闫少青脸色微变,放下笔,急速翻开册子,只见其他书页一片空白!

    闫少青额头冒出冷汗,这公务册子上应该有他的字迹,记载着大狱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而今他亲笔写下的字竟然悉数消失不见!

    “牧天尊,我神识神通已经达到绝顶,更是得到三元神不灭神识,距离帝座只有半步!你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闫少青眉心中神识爆发,厉声道:“给我破!”

    他的神识神通波动,冲击四面八方,下一刻天地陡变,世界仿佛褪了颜色,从多姿多彩变成黑白二色!

    接着,黑白二色褪去,闫少青发现自己并非是在判官神殿中,而是依旧站在大狱深处,延康国师和延丰帝的牢笼前!

    早上给老家打电话,洪水还没有退去,等洪水退了,宅猪把父母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