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零三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闫少青四下看去,心中凛然,只见不远处的狱守正在搬运神魔宝血,换了一个大木盆。

    旁边的血河中有魔怪从污血中滋生,正在向外爬,偷偷的爬到一个囚犯的身上吸血。

    闫少青收回目光,秦牧就在自己身边,正在与延康国师和延丰帝说话,笑容满面,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龙麒麟则在秦牧脚边匍匐,正在呼呼大睡,他的头上还站着一个圆嘟嘟的胖青雀,百无聊赖的理着羽毛。

    闫少青眯了眯眼睛,冷冷道“天尊,探监时间到了,天尊该离开了!”

    秦牧道“陛下,师弟,你们安稳的住在这里,将来会有离开之日,我先走了。”

    “保重!”延丰帝和延康国师作别。

    秦牧还礼,闫少青一路跟在他的身后,严防死守,免得他再动什么手脚。

    到了狱门外,闫少青再度检查木门上的符文锁,更加细致,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他顾不得送秦牧出城,立刻飞身来到判官神殿,翻看公务册子,上面的字迹都在,这才松了口气,前去送秦牧出城。

    到了城外,秦牧转身笑道“左少弼留步,不必再送了。”

    闫少青躬身,道“恭送天尊……”

    他怔了怔,这次他说的话竟然与上次被秦牧以神识神通戏弄时说的话一模一样!

    闫少青额头冒出冷汗,神通爆发,厉声道“给我破!”

    世界再度褪去颜色,变成黑白,黑白褪去,真实的世界出现,闫少青张开眼睛,打量四周,额头冷汗津津。

    只见他依旧站在大狱中,不远处的狱守正在换木盆接血,血河中的魔怪诞生,偷偷的爬到囚笼中的囚犯身上吸血。

    龙麒麟还在酣睡,烟儿还在理着羽毛,秦牧还在于延康国师延丰帝说话。

    闫少青额头出现豆大的汗珠,声音沙哑道“江白圭!你传给我的三元神不灭神识是否藏着漏洞?”

    囚笼中,延康国师转过头来,目光呆滞,眼神空空洞洞,仿佛行尸走肉,嘴巴开合像是人偶“天庭的神通太陈旧了,漏洞不仅是三元神不灭神识,而且还来自左少弼自身。左少弼,你出生的早,你从前所学的道法神通在而今看来都是错的。比如神藏。”

    另一个囚笼中,延丰帝转过头来,同样是目光呆滞,空空洞洞,嘴巴一开一合“你从前修炼的神藏是灵胎、五曜、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神桥,但延康变法的神藏却大为不同。你已经修炼到凌霄境界,境界固定,你无法改变基础神藏,你境界极高,也无需去改变基础神藏。然而这就留下了你功法中的破绽。”

    延康国师木木道“赤皇的三元神不灭神识同样也是如此,这门功法也是通过神桥来修炼,对而今的延康功法来说存在着巨大的破绽。”

    延丰帝露出一丝憨厚的笑容“国师传授给你的三元神不灭神识没有动任何手脚,不过他传授给你的不灭神识是赤皇的不灭神识,并非是天河神藏的不灭神识。”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我便是从你功法中的破绽入手!”

    “功法有破绽,神通便到处都是破绽!”

    “你想要破去我的神通也可以,废掉神桥神藏,开辟天河神藏,重修一遍!”

    ……

    两个囚笼中,国师与延丰帝你一言我一语,将这件事情说明白。

    闫少青神识爆发,厉声道“让我自毁修为?我乃是凌霄境界的存在,距离帝座只有半步,我的修为法力胜过你不知凡几,仅凭修为便可以碾压你的一切神通!就算你神通再精妙,也不能困住我!”

    “给我破”

    轰隆!

    剧烈的震荡传来,世界再度褪色。

    闫少青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大汗淋漓,只见他还是站在囚笼前,延康国师延丰帝还在笼中,龙麒麟在沉睡,秦牧在与延丰帝延康国师说话,似乎时间回流到刚才那一刻,一切都没有变过。

    “给我破!”

    闫少青连连催动神识神通,厉声道“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神通快,还是我的神通快!”

    他疯狂催动神通,世界一而再再而三褪色,新的世界尚未形成便再度遭到冲击,一时间空间紊乱,褪色中的世界也挂上越来越多的裂痕。

    终于,闫少青在一瞬间催动千百次神通,超过了这个世界的限制,整个世界支离破碎!

    闫少青呼呼喘着粗气,看向四周。

    只见秦牧站在囚笼前,面色骇然,惊恐的看着他,而大狱中不知多少魔怪和狱守都被闫少青的神识神通冲击得昏死过去。

    秦牧脚边的龙麒麟也被神识冲击,昏迷不醒,只有那只胖乎乎的青雀还是清醒。

    闫少青探手抓起秦牧,怒气冲天,喝道“你是天尊,我不杀你,请你立刻离开!”

    他元气卷起龙麒麟向外冲去,那青雀扑闪着翅膀跟着他,叫道“放下公子,否则我向你动粗了!”

    闫少青充耳不闻,将秦牧送出大狱,送出白骨神城,这才把秦牧放下,冷冷道“牧天尊,就此别过,永不相见!”

    秦牧笑道“你这人,开不得半点玩笑。你把田蜀天王关在帝阙神刀中几百万年,我也被困在那里面数年之久,你看我可曾生气?”

    闫少青阴沉着脸,转身返回大狱,来到判官神殿,提笔记录下秦牧探监一事。

    他松了口气,突然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又起身向大狱木门走去,心道“我真的破开了他的不灭神识了吗?再查一查,不容有错……”

    他来到大狱深处,突然身躯僵硬,只见几个狱守正将接满神血的木盆拖出来,换上新木盆,旁边血河中有魔物诞生,钻入囚笼中吸血。

    闫少青身躯冰凉,艰难的向前走去,看到龙麒麟匍匐在延康国师和延丰帝的囚笼前酣睡,龙麒麟的脑袋上,青雀百无聊赖的理着羽毛。

    而秦牧则在牢笼前与延康国师和延丰帝说话。

    闫少青晃了晃头,有些头晕目眩,双腿也越来越沉,只好扶着牢笼。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无法喘息,颓然跪坐下来,喃喃道“为什么你还在这里?为什么……我的修为胜过你不知凡几,为何还无法破开你的神通……”

    他身边的囚笼中,被镇压在这里的魔神突然张开眼睛,神情木然,像是被控制的人偶,嘴巴僵硬的开合“因为基础错了。延康变法,最大的改变是基础,从基础符文到基础神通,到基础的功法,你统统错了!你想破这种精神神通,先自费修为!”

    闫少青大怒,探手抓去,将那尊魔神捏得粉碎!

    他前方的囚笼中,被关押在那里的神祇突然张开眼睛,木木道“闫少青,我被困在帝阙神刀中数年,你只不过被困住几天时间,便难以忍受了?”

    闫少青怒不可遏,将这尊神祇格杀。

    一个经过他身边的狱守突然停步,抬头木然道“闫少青,我的神通不仅仅是不灭神识,还有无量劫经,你以为一切都是我的神识造成的幻象,那就大错特错了。”

    闫少青一拳将那狱守打得粉碎,向前方的秦牧走去。

    又一个狱守面色诡异,直勾勾的看着他“闫少青,我是看出了你的基础中的破绽,将无量劫经种在你的体内,你想破去其实也很简单,只需要废掉神桥。”

    闫少青脸色铁青,抓起这狱守的脑袋摁在地上,狱守血肉模糊。

    秦牧抬头,木然道“你这样做是没用的。”

    闫少青将面前的秦牧撕得粉碎,世界再度变得黑白一片,还是原来的那幅情形,没有任何变化。

    闫少青颓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道“一定有破解的办法,一定有不需要废掉神桥神藏也可以破解的办法……”

    他闭目凝神,陷入苦思冥想之中。

    这一坐便是不知多少天过去,闫少青头发花白,还是没有想出破解之道。

    突然,外面传来狱守的声音,道“闫判官,冥都上使来了!”

    闫少青心中一怔,露出狂喜之色,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靠我自己无法破解你的神通,然而只要遇到外力,你的神通便不破自解!牧天尊,你的神通就算能克制我,但只要外面来人,来者便会成为你神通中的变数!人数越多,你的神通便越是破绽百出!”

    他向秦牧的方向看去,只见秦牧、龙麒麟和胖青雀不翼而飞,竟然不知何时溜走了。

    不过囚笼中、延康国师和延丰帝都在。

    闫少青稍稍放心,冷笑一声“果然逃了!”

    他向外走去,准备迎接冥都上使,然而那冥都上使却已经来到大狱中,声音传来,道“左少弼,各大天宫的弟子来到你这里,说是要对付牧天尊,他们久久不归,上头命我前来查看。”

    闫少青迎上前去,只见来人阴天子门下的楼云曲,连忙道“原来是楼老弟。各大天宫的弟子都已经身遭不测,死在那牧天尊的手中。”

    他与楼云曲很是熟络。

    冥都天王田蜀与阴天子是死对头,阴天子亲自下手,打算对付田蜀,结果被田蜀逃脱,后来田蜀砍了土伯之角,肉身被土伯捏着,只剩下元神,阴天子便是请闫少青出手将田蜀骗入帝阙神刀之中镇压。

    楼云曲脸色微变,失声道“各大天宫的弟子都死了?”

    闫少青点头。

    楼云曲跺脚道“这如何交代?各大天宫的弟子死在你这里,你祸事大了!死在这里,还有我几个师弟,是黑帝老师的得意弟子!”

    闫少青不以为意“天庭一直没有完整的神识帝座功法,我不修成帝座境界,各大天宫谁敢动我?楼老弟,你此来可曾见到牧天尊?他刚才从这里逃了出去。”

    楼云曲摇头道“不曾见到。”

    闫少青目光闪动,突然道“楼老弟既然是奉黑帝命令前来,那么一定有黑帝的手谕罢?还请楼老弟拿出手谕看看。”

    楼云曲笑道“左少弼何时变得这么小心了?难不成我是牧天尊变化的不成?”

    话虽如此,他还是取出阴天子的手谕。

    闫少青细细检查,的确是阴天子的手笔,这才稍稍放心。

    楼云曲道“我曾经与牧天尊交锋过几次,深知他的厉害,他既然来到你这里,多半会劫狱,将延康国师和延丰帝救走。这二人是否还在?”

    闫少青道“他们还在狱中。”

    楼云曲前去查看,站在囚笼外半晌没有动弹。闫少青看向囚笼,延丰帝和延康国师都在囚笼之中,不由笑道“楼老弟,怎么了?”

    楼云曲面色苍白,声音沙哑道“这两个囚笼空空如也,你看不出来吗?那两个重犯已经逃了!”

    闫少青心头大震,仔细打量延丰帝和延康国师,却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他连忙打开囚笼,伸手触摸,延丰帝和延康国师的确是血肉之躯,感觉不到任何异样。

    闫少青脑中轰然“我以神识神通化作的美酒,可以让田蜀这等凌霄境界的奇才也会喝醉,牧天尊的精神神通根植在我的神藏之中,让我触摸空气也可以感觉到是触摸真人……栽了,我真的栽了……”

    他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回头看去,楼云曲已经不知何时离开,显然是回去禀告阴天子去了。

    闫少青万念俱灰,把自己关在囚笼中,默默等候。

    不久后,元木树冠的天宫中,有神人下来,将他收押,在元界天宫斩神台上,闫少青被斩首,天帝驾驭“御天尊”这件武器亲自监斩。

    刀光闪过,斩神玄刀将他头颅斩下。

    闫少青头颅滚落下来,元神渐渐枯寂,三只眼睛慢慢闭合,世界陷入一片昏暗。

    不知过了多久,他像是从睡梦中醒来,耳畔传来秦牧的声音“左少弼,左少弼!”

    闫少青猛地张开眼睛,只见自己躺在地上,不远处的狱守正拖着接满宝血的大木盆,换了一个木盆继续接血。

    血河中,一个魔怪诞生,钻入囚笼趴在囚犯身上吸血。

    他的面前,龙麒麟在酣睡,胖青雀在理羽毛,延康国师和延丰帝在囚笼中,与秦牧话别。

    秦牧关切道“左少弼,你怎么睡着了?我已经探过监,心满意足,该是离开了。”

    闫少青木木的坐在地上,突然发出如哭如泣的刺耳笑声“假的,一切都是假的!现在也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