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零五章 西土虚生花

    西土。

    一座巨大的城池从秦牧面前狂奔而过,秦牧怔然,急忙高声道:“来者是禾依依姐姐么?”

    那座奔跑的城市放慢脚步,城头上立着几尊神祇,探出头来,道:“这是白帝城的座驾,不是什么姐姐。你是何人?”

    秦牧道:“牧天尊。敢问上苍学宫是否归入白帝门下?”

    城头上一尊神祇道:“上苍学宫?你是说上苍?那并非是我白帝城的势力,那里有个叫齐九嶷的,是赤帝齐暇瑜的徒弟。赤帝便与白帝商议,把西土分了一半,赤帝又把南土分了一半给白帝……你刚才说你是谁?”

    “牧天尊。”秦牧笑道。

    那城楼上几尊神祇回过神来,面面相觑。

    秦牧问道:“那么,上苍学宫怎么走?”

    那几尊神祇商议片刻,一尊神祇道:“天尊请看。那边淡青色的诸天,便是上苍。天尊来到上苍下,便可以遇到那里的人,问他们便知道上苍学宫的准确方位。”

    秦牧称谢,让龙麒麟赶往上苍诸天的方向,道:“我从前觉得上苍好生神秘,监察大墟和延康的动静。现在才知道,原来上苍不过是元界的诸天万界之一,算不得什么。”

    龙麒麟道:“教主,从前你只是个小神通者,觉得上苍是个恐怖的庞然大物。现在你是牧天尊,再看上苍也不过如此了。”

    秦牧笑道:“龙胖越来越有见地了。你也是如此,也成长了。”

    那几尊神祇目送他们远去,又是面面相觑,一位神祇道:“牧天尊来到元界西土了,要不要通知白帝城?”

    “他是去赤帝的,倘若我白帝城的强者堵截他,岂不是要得罪赤帝?”

    一位年长的神祇毕竟老成,道:“况且他又是天尊,谁敢动他?由他去便是。”

    那几位神祇称是,这座大城又迈开脚步,浓烟滚滚,飞奔而去。

    秦牧一路上遇到许多这样的陆地飞城,速度极快,都是西土的神魔用来赶路的代步工具,搬运军队,四处平叛,极为方便。

    “这是真天宫的法术,不过真天宫正是来自域外天庭。”

    秦牧低声道:“真天老母便是域外天庭的一尊真神,多半真天老母便是白帝的麾下……”

    西土因为有上苍和真天宫的缘故,经历的战火并没有延康那般恐怖,这里的百姓还算可以维持生计。

    秦牧来到赤帝的领地,发现这里治理得比白帝领地更好一些,西土百姓安居乐业,似乎与从前并无区别。

    有些西土的女孩儿见到他,竟然还认得他,主动招呼。

    “而今没有上苍学宫了,只有上苍神宗,宗主是原来的上苍学宫大祭酒虚生花。”

    那些女孩告诉他:“至于齐九嶷,那就更了不起了,上苍神宗的宗主他是看不上眼,而今住在赤帝行宫里,是西土的少主,管控着西土半壁江山的神魔,威风得很哩!”

    龙麒麟兴奋道:“齐九嶷是我弟弟!”

    “虚生花果然聪明,把上苍学宫改成上苍神宗,变成了宗派。”

    秦牧赞叹:“他这种人,把心思用到修炼上,便精勇猛进,心思用在感情上,便至情至圣,用在人情世故上便是八面玲珑。不逊于我啊”

    他问清上苍神宗和赤帝行宫方位,向那些女孩告辞,动身前往上苍神宗。

    上苍神宗就是原来的上苍学宫,在赤帝行宫旁边,赤帝行宫是建立在天上,而上苍神宗则是建立在真天宫附近。

    不多日,龙麒麟来到上苍神宗,立刻抛下秦牧奔向天上的赤帝行宫,叫道:“教主,我去看望我的把兄弟!”

    “当心惹怒了齐九嶷,把你烤了吃了!”秦牧高声道。

    龙麒麟叫道:“放心,我与他立过土伯之约,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烟儿姐,你来不来?”

    烟儿立刻飞了过去,道:“公子,我去看着龙胖,免得他真被人吃了!”

    秦牧摇了摇头,来到走入上苍神宗,虚生花闻讯立刻迎来,笑道:“教主,几年不见了,你清瘦许多!延康是否还好?”

    秦牧道:“一言难尽。我是来看你和西土是否挺过来,见到西土百姓还算安全,你也无恙,我便放心了。”

    “这次是多亏齐九嶷,倘若没有他这层关系,西土必遭大劫。”

    虚生花道:“虽说西土有上苍、真天宫这层关系,但倘若天庭要灭西土,根本不会在乎这层关系。齐九嶷是赤帝的弟子,正是有他出面,这才保住了西土。”

    秦牧听到赤帝齐暇瑜这几个字,不由陷入沉默。

    天庭围剿他时,齐暇瑜也在其中,四帝一起出手,将他逼到绝境,迫使他不得不与哥哥分别。

    他割舍魂魄所要忍受的痛苦,他从来没有对人说过,但是那种滋味比刀子刮骨还要疼痛百倍!

    但最让他感觉到痛的是,割舍了灵魂,他便与哥哥秦凤青分别,甚至不再是兄弟,不再是秦汉珍和珍王妃的儿子。

    他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这里面有这位赤帝齐暇瑜的功劳。

    虚生花不知道他的遭遇,也不知他承受的苦难是何等之重,何等可怕。

    西土的人们也不知道延康承受了多么大的苦痛,这场浩劫,延康人口从几十亿人跌落到几亿人口,有的死在逃难途中,有的被天神抓去当成口粮,有的被妖魔鬼怪祸害,更多的人被抓去成为了奴隶。

    十不存一,是延康民众的现状。

    一个无比昌盛的国度,就此险些灭亡。

    而这是延康的神通者和神祇们拼死反抗拼死救护的结果,倘若不反抗,不救护,延康人死的更多,就算是活下来的人也只会成为被圈养的牲口,只有做奴隶或者被吃掉这一个下场。

    这也是秦牧无论如何都要在延康京城露面,顶撞东天青帝,顶撞古神天帝的原因。

    他必须要打出自己牧天尊的名号,否则迎接延康的不止是灭顶之灾!

    “我来见你,是因为我要离开元界,前往天庭为延康寻找一条生路。”

    秦牧笑道:“你最近些年没有回到延康,道路也断了,消息不通,延康变法的成果你一直没有接触到。灾变发生前,我正好游历各大学院学宫,将变法成果学会。我这一去,不知能否生还,所以我想先把延康的成果传授给你。”

    虚生花怔了怔,微笑道:“天庭吗?我随你前去。”

    秦牧心中感动,摇头道:“你不能去。延康变法不能断绝,倘若我死在天庭,还有你延续变法。你的霸体虽然是个雌的,比我逊色了那么一点点儿,但延康有你的话,不至于让我们的智慧断绝传承。”

    虚生花还待再说,秦牧长揖到地:“道友啊,拜托了!”

    虚生花连忙搀他起身,道:“我不去便是。你……自己当心。”

    秦牧露出笑容:“我会小心的。虚兄,还记得当年你我之间的赌约吗?谁先解决开辟第七神藏这个难题,谁便是雄的。”

    虚生花微笑道:“巧了,你走之后没多久,我参悟出开辟多种第七神藏的办法,最终,我选择了最优的那个。我一直等你来寻我,不料浩劫降临,断绝了与延康的联系。”

    秦牧眯了眯眼睛,道:“你将你的第七神藏写出来,我也写出我的第七神藏,咱们看看谁的更好。”

    虚生花称是,两人背过身去,各自写下自己开辟的第七神藏。

    两人同时转身,只见秦牧写的是天河神藏四个字,虚生花写的是涌江神藏四个字。

    天河就是涌江,虚生花写涌江神藏却也没错。

    两人大眼瞪小眼,秦牧悻悻道:“你开启天河神藏的时间肯定比我晚,我开辟天河神藏的时候有天地异象!”

    虚生花道:“我开辟涌江神藏的时候,感觉到天地大道在若有若无的波动,道在变化,虽然很是轻微,但大道的变动瞒不过我。”

    秦牧心头一跳,他开辟天河神藏时,并未感觉到天地大道随之改变!

    这说明,虚生花开辟涌江神藏的时间,的确要在他之前!

    “我当时一一试验二十余种神藏,寻找最佳神藏,耽误了很多时间,虚生花这家伙却是选择最优的那个,没有试验其他神藏!”

    秦牧终于知道自己为何晚了一步,面不改色,笑道:“你我多半是同时开辟,我开辟天河神藏时异象很吓人的!这次算是平手,下次再比!”

    虚生花微微一笑,没有与他争辩,向赶来的京燕道:“夫人,我与秦教主要一起闭关一段时间,夫人这些日子只需送饭给我们,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要打搅我们。”

    秦牧躬身道:“麻烦嫂夫人了。”

    京燕笑道:“送饭不难,你们不要太劳累了。”

    “嫂夫人放心,不会累到你家相公。”

    两人进入一座大殿,虚生花双手翻飞,无数符文如同光流从殿顶流下,像是一口大钟倒扣下来,将这座大殿封印,道:“京燕懂得我的神通,能够进来,其他人无法进入这里。秦教主,你可以传法给我了。”

    秦牧打个哈欠,笑道:“我在梦中传给你。”说罢,侧身卧下,酣然入睡。

    虚生花惊讶,笑道:“是大梵天王佛的功法吗?我久有耳闻,只是不曾见过。”

    他也合身卧下,躺在秦牧旁边,不多时也沉沉睡去。

    虚生花眼前的黑暗像是一块幕布,从左向右拉开,明媚的阳光照耀过来。

    虚生花抬手遮挡一下刺眼的光线,等到眼睛适应这才放下手,走入这个阳光灿烂的世界,只见秦牧迎面走来,笑道:“虚兄来了。那么,我们开始传法。”

    “我们?”

    虚生花一怔,接着看到一个个秦牧走来,很快多达百十人,而在后面还有乌央乌央成群成片的秦牧坐在桌子前,正在奋笔疾书,将延康变法的成果写下来。

    虚生花心中骇然,失声道:“这要学到什么时候?”

    “我将延康的变法成果学了七八成,用了两三年时间。”

    一个秦牧抬头道:“你也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不过在我的梦境中,你只是要睡几觉而已。现在开始吧!”

    虚生花静下心来,用心学习。

    期间,京燕前来送饭,走入殿内,却见两人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不禁摇头,把饭菜篮子放在两人身边,然后悄悄退去。

    秦牧和虚生花一觉醒来,饥肠辘辘,连忙把篮子里的饭菜吃了。

    秦牧还打算洗碗洗盘子,虚生花哭笑不得,道:“教主,你不用这么强迫自己,把碗筷放在这里,内子会来收拾的。咱们继续入梦。”

    秦牧点头。

    两人合身躺下,过了片刻,虚生花骨碌一下爬起来,道:“不洗碗睡不着,还是起来洗一洗吧。”

    秦牧也无法入梦,立刻翻身起来,笑道:“我也睡不着,没洗碗总有心思。”

    两人以造化之术化出清水,把碗筷清洗干净,虚生花又把这座大殿的地面拖了一遍,擦拭干净,两人终于没了心事,这才可以安睡。

    “真不知国师和延丰帝在大狱里是怎么过来的,那么脏……”秦牧嘟囔一句,鼾声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