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一十二章 三眼异变

    九首凤凰从船中飞起,羽翼连天,将整艘船护住,硬生生抗住这一击。那是齐暇瑜的法力从元界传来,将他们救下。

    船上飞起的所有人纷纷撞在九凤的羽翼上,很是柔软,并未摔伤。

    天钟的冲击波愈发猛烈,让凤凰船飞行不稳,在血锈地带横冲直撞。

    这艘船与那些大陆擦身而过,甚至撞在一颗颗残破的星辰上,撞在大陆中,只见血锈地带中一座座古老的残破大陆上,史前的遗迹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一道道光芒闪耀,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

    一座座大陆上,数之不清的遗迹中,光芒爆发,一尊尊可怕的古神虚影从那些大陆中升腾而起!

    血锈地带长度惊人,而且是一片暗红色的星体和残破大陆,此刻却有点点亮光将这片地带照亮。

    九凤虚影努力控制凤凰船穿行,避开一道道可怕的攻击,其中一颗凤首的口中传来齐暇瑜愤怒的声音:“血锈地带是何等凶险?在天庭也算是禁区!你们谁捅出的大篓子?”

    船上六千多尊神人齐刷刷转头向秦牧看来,一条条手臂抬起来,指向秦牧。

    烟儿也抬起翅膀,指着秦牧。

    龙麒麟迟疑一下,没有指向秦牧。

    不过,他的耳朵里,那个小土伯却走出耳洞,抬手指着秦牧,神态严肃:“哞”

    龙麒麟慌忙悄声道:“不能瞎说。灵丹都是教主炼制的,你瞎指乱指,教主不给你饭吃。”

    小土伯放下手,低着头转身走入耳洞中,像是做错事了一般。

    秦牧顿时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面色不改的站在那里,心中却惴惴不安,唯恐被盛怒中的众人丢下船去。

    “牧天尊,我只帮你这一次,下次休想我再救你!”

    九凤虚影将凤凰船催发到极致,但见血锈地带如同一锅乱粥,无数经天纬地的光芒中一尊尊千奇百怪与古神形态有些相似的神魔纷纷出手,让铁锈地带几乎沸腾,向凤凰船抓去!

    船上众人各自寻找可以抓住的地方,免得被翻滚的凤凰船甩飞出去。

    九凤虚影驾驭着这艘船急速穿梭,然而血锈地带很长,星空连绵无尽,一时片刻间无法飞出此地。

    而且,那些大陆的祭坛上空的身影扰乱血锈地带,让前方更多的遗迹中的祭坛被惊动,从前方飞出的古神灵体数量也越来越多。

    这些古神灵体堪称神通广大,各种神通赫然都是古神大道神通,威能极强。

    倘若是单对单,齐暇瑜即便是在元界操控凤凰船也谁都不惧,然而这里的古神灵体实在太多。

    她只能全力驾驭凤凰船,险之又险的避开一个个巨型灵体的袭击,竭尽所能护住船上的人的安全,逃离此地。

    凤凰船上下穿梭,实在躲避不及,便缩小船体,迎着古神灵体横冲直撞,从灵体的体内穿过,骁勇无比。

    只是每一次撞击对齐暇瑜来说都有些力不从心,她毕竟不是亲自赶来,在元界驾驭凤凰船对她来说应变不及,法力也有些不济,让九首凤凰的虚影越来越暗淡。

    终于,在她法力几乎耗尽之时,凤凰船总算飞出那片可怕的血锈地带,船上众人都是松了口气。

    九首凤凰的虚影几乎消失不见,显然齐暇瑜的消耗也是极大,这次搭救众人,让她精疲力尽。

    “把他送到天庭,扔在南天门前即可,立刻给本宫开船回来,别让本宫再见到他!”九凤丢下这句话,便径自散去。

    秦牧悻悻不语。

    齐九嶷瞥他一眼:“秦教主,我告诉过你了,血锈地带极为凶险,你还不信。这里是禁区,即便是帝座境界的存在轻易也不敢涉足,更何况我们?来人啊,给我搀扶着秦教主去舱里歇息!”

    几尊神人上前,两尊神人一左一右将秦牧架起,还有几尊神人跟在后面,把秦牧送到船舱中。

    齐九嶷还是不放心,担心他跑出来,命人施加重重封印,道:“秦教主,这路上还有几处凶险的遗迹,你且忍耐些时日,到了天庭再放你出来。”

    烟儿好奇道:“路上还有凶险之地?比血锈地带如何?”

    齐九嶷道:“不比这里逊色。再往前走两日路程,便是明皇陨落地,明皇战死在那里,凶险无比犹胜此地。”

    烟儿严肃道:“那么你麾下的神人困不住公子。公子精通各种破禁之法,你麾下的神人虽然修为比他高,但是他轻而易举便可以破掉你们的封印。须得我来施加封印,他才不能破去。”

    说罢,她在舱门上施加重重封印,免得秦牧逃出来再度惹祸。

    舱内传来秦牧恼怒的声音:“烟儿姐,你叛变了!”

    龙麒麟连忙道:“教主,烟儿姐也是为你好,免得你又闯祸。下次没有赤帝搭救,那就真的死了!”

    秦牧大怒:“龙胖,你也叛变了,过年的时候杀你上桌!”

    凤凰船加快速度继续前进。

    船舱中,秦牧取出那块红色的造化神石,他得到这件宝物后还未曾仔细查看。

    这粒造化神石不大,应该是完整的造化神石的一块碎片,魏随风多半是搜寻血锈地带的遗迹得到了这件宝物。

    魏随风知道许多秘密,这位大师兄为了做到立功可谓是费尽心思,他留下这块造化神石给秦牧一定大有深意。

    秦牧将造化神石放在眉心处,心无所想,神识涌入其中,就在此时异常突发!

    他的眉心处鼓起的小包突然异动,一股可怕的能量涌来,卷起他的所有气血,让他的气血统统流向眉心!

    秦牧心中一惊,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无比苍白,他全身各处的血液都在涌向眉心,整个人刹那间变得干瘦无比,如同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糟糕!”

    他正要催动元气控制流向眉心的气血,不料不动用元气尚好,动用元气之时元气也顿时失控,向眉心流去!

    “大师兄给我的这块造化神石,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秦牧头皮发麻,枯瘦的手掌死死抓住造化神石,抵抗眉心中传来的力量,那股力量似乎迫切想要得到造化神石,牵引着神石向他眉心靠近。

    这股力量如此之大,让秦牧几乎无法掌握住神石。

    “不是我的眉心想要得到这枚神石,而是这枚神石想要钻入我的眉心!”秦牧顿时醒悟过来。

    他体内的力量都是属于他自己,没有幽都神子的力量,自从他开天辟地塑神魂,让自己获得重生,他就对自己体内的力量了如指掌。

    现在的他,体内绝对没有外来的力量。

    那么,力量肯定是来自这枚造化神石!

    是造化神石调动了他气血,调动了他的元气,这枚宝石想要钻入他的眉心,当成他的第三只眼!

    秦牧死死抵抗,张开嘴想要呼喊烟儿,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颤抖的伸出另一只手掌,想抓起什么东西打碎,惊动门外守着的龙麒麟和烟儿,只是无法移动身体,也无法调动任何元气。

    甚至连他的元神也被困在体内,无法调动!

    突然,他的眉心传来撕裂般的疼痛,眉心肌肤啪的一声裂开,出现一道血淋漓的伤口。

    秦牧的对面恰恰是一面镜子,他向镜中看去,只见自己眉心处伤口外翻,却没有任何血液流出。

    眉心中的那个小血包终于显露真容,那是一枚眼睛,出现在原本的第三只眼的眼眶中,他的气血和元气涌来,被这只眼睛疯狂吸收!

    秦牧的元气和气血在急速流失,他的气血和元气无比浑厚,堪比真神,然而这枚眼睛却像是无底洞一般,怎么也填不满!

    秦牧心中大恐,他对于眉心的那个小血包早有猜测,怀疑是自己挖掉第三只眼后,眼眶里又长出一枚眼睛。

    毕竟他精通造化之术,第三只眼重生也并非难事。

    只是这个小血包一直没有动静,每当他催动霸体三丹功,元气运行到眉心处时,还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元气和气血流入小血包之中便不翼而飞。

    因为消耗的比较少,而且秦牧正值重生之后的修为爆发期,一身修为突飞猛涨,所以没有放在心上。

    谁曾想这次被造化神石把他的气血和元气都吸引到眉心处,这枚尚未形成的眼睛竟然将他的一身气血都吞噬干净!

    “我不会被自己的眼睛弄死吧?”

    他毛骨悚然,渐渐控制不住手掌,手中的造化神石距离第三只眼越来越近,这块神石似有灵性,迫切想要住在他的眉心,将他的第三只眼挤爆,取而代之!

    “魏随风,你大爷……每次都把我害得很惨!”

    秦牧咬紧牙关,手掌颤抖,越发难以对抗神石中传来的力量。

    突然,他的第三只眼将他的气血和元气吞噬得一干二净,无法从他体内夺取气血,这枚眼睛中一股力量喷发,一道光芒从眼中射出,照耀在血色神石上。

    他的这枚眼睛竟然试图夺取造化神石的力量!

    “我的眼睛也是怪物!”

    秦牧暗骂一句,第三只眼和造化神石一个想要夺取对方的力量,一个想要挤掉对方鸠占鹊巢,相互争斗。

    秦牧艰难的移动另一个手掌,慢慢的接近自己的胸口,把脖子上挂着的玉佩扯下。

    那玉佩是秦字玉佩,秦凤青去无忧乡时把这块玉佩交给幽天尊,托幽天尊转交给他,他一直挂在脖子上。

    秦牧抓住玉佩,慢慢移动,终于来到眉心处,吃力的抵抗第三只眼和造化神石的力量,艰难无比的把秦字玉佩塞到眼睛和造化神石中央。

    这枚玉佩乃是土伯之角所炼,看似玉佩,实则是一片浩瀚大陆,是土伯用来镇压秦凤青的宝物。

    玉佩出现在第三只眼和造化神石中央,隔断那两股可怕的力量,秦牧握住造化神石的手掌一松,眼睛和神识不再相互吸引,他这才舒了口气。

    就在此时,造化神石突然脱手飞出,叮的一声撞击在玉佩上,让他措手不及!

    秦牧瞪大眼睛,想要抓住那块神石,神石已然顶着玉佩撞在他的眉心第三神眼上!

    他的眉心光芒爆发,造化神石、第三只眼和玉佩中蕴藏的力量相互碰撞,只在一瞬间秦牧

    的意识便被冲击得浑浑噩噩,仰头便倒,昏死过去。

    “魏随风,你大爷的……”他昏迷之前,艰难的吐了口气嘟囔着骂了一句。

    “明皇陨落地到了,严加戒备!”

    甲板上传来一尊尊神人的高呼,守在舱门外的龙麒麟和烟儿慌忙跑了出去,观看这尊赤明时代的天帝最后的战场。

    等到凤凰船飞离,他们这才回来。

    “这次教主倒是安分得很,没有那么重的好奇心。”

    龙麒麟笑道:“真是难得。教主就应该经常关一关,才能收一收他的心。”

    烟儿深有同感。

    秦牧直挺挺躺在船舱中,一动不动,呼吸微弱,眉心处的第三只眼、玉佩和造化神石的较量还在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