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一十四章 造物主叔钧

    秦牧毛骨悚然,这个神识的来源,正是来自他的第三神眼中的那块造化神石!

    他才刚开始布置周天星斗正神的大道符文,便被那个藏匿在神石中的史前造物主察觉!

    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从容布置,不料这位史前造物主竟然是如此警觉。

    秦牧当机立断让自己的额头冒出冷汗,鼓动气血使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表明自己处在恐惧之中,颤声道:“谁?谁在我的脑海里?”

    他额头的冷汗一半是真一半是假,说实话他真的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如此小心翼翼竟然还是被那个史前造物主察觉。

    至于鼓动气血使心脏剧烈跳动则是假的,他还不至于如此不堪。

    那个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晦涩神识沉默片刻,神识波动,道:“你无需如此防备,也不用这么刻意。我先前的确存了害你的心思,但是看到你的手段后,我觉得还是开诚布公,让我们好生谈一谈,说不定会是一个较好的结局,免得鱼死网破。”

    秦牧的心脏不再剧烈跳动,气血恢复如常,神识波动,笑道:“前辈懂得我的语言?”

    “不懂。”

    那个神识道:“我只是借助神识与你对话。神识碰撞,不用语言也可以明白彼此的意思。小友,适才是我有错在先,不该偷偷对你下手。你也没有必要偷偷对我下手,我们完全可以合作共赢!”

    秦牧的灵胎疯狂调动元气,继续烙印自己的第三神眼,让第二尊星斗正神烙印成型,接着立刻着手第三尊正神。

    “前辈说笑了,你现在有对付我的手段,我却没有对付你的手段,怎么可能合作共赢?”

    秦牧神识波动,继续烙印,笑道:“前辈先前差点便夺走我一身气血和元气,置我于死地,合作可以,但是我必须要先有自保之力才能与你谈合作。前辈怎么称呼?”

    那个神识道:“我叫叔钧,乃是方伯国的……罢了,种族已灭,又何必说我生前身份?小友,你就算布置妥当,也奈何不得我。”

    秦牧继续布置,道:“虽然奈何不得前辈,但多少也可以让我心里舒服一些。”

    他故意将减去一些星斗正神大道符文,留下各种破绽,正是为了让这个史前造物主以为自己无法奈何他。

    只要把三百六十尊星斗正神的大道符文布置出来,他便可以一瞬间补上缺失的部分,到那时,他便可以占据主动!

    那神识叔钧任由他布置,道:“我只是想复活过来而已,真的没有恶意。倘若你可以借给我一些气血和神识,助我复生,我可以将这块太初原石赠予你。你可知道这块原石的来历?这块神石乃是太古之初的神石,我们搜遍宇宙乾坤,也只寻到一块,被太帝居余氏夺走。”

    秦牧嗯了一声,不关心这块神石是造化神石还是太初原石,笑道:“这块石头本来便是我的,是我大师兄寻到赠给我的。”

    叔钧沉默片刻,道:“这世间有两种神石,一种是太初神石,一种是太初原石。太初神石是普通的菱形晶体,可以强大神识。而太初原石的威力更强!我可以教你如何催动太初原石的威力,让你掌握太帝居余氏那般强大的力量!”

    秦牧好奇道:“如何催动太初原石?”

    叔钧道:“太初原石内藏无尽威能,我们发现这种石头之后,研究出许多种用法,我教你其中一种用法,你再看看是否与我合作。现在,让你的神识进入原石中。”

    秦牧微微皱眉,担心他借机让自己的神识流经原石中的祭坛。

    叔钧道:“你可以布置好之后再来试探。”

    秦牧当机立断加快速度,过了不知多久,他总算将周天星斗正神大阵布置完成,不过他并未补上缺漏。

    “现在你可以试一试了。”叔钧的神识波动,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秦牧释放一些神识流入太初原石中,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如何催动太初原石?”

    “太初原石与其他神石不同的地方便是,所想即所得。神识越强,所得便越发真实。”

    叔钧道:“你试想一下火。”

    秦牧心念微动,想了一下火,就在此时,他脑后元气形成的光轮旋转,元气化作熊熊火焰,形成一道火焰轮,内藏神通,火力扭曲,将圆轮化作椭圆形态,与火天尊脑后的那道火焰轮有些相似!

    秦牧心头大震:“我没有主动改变元气属性,只是心中所想,这元气轮便化作火焰轮,真是奇妙!”

    叔钧道:“所想即所得,这正是太初原石的珍贵之处。你的神识还不足够强大,神识越强,火性便越重,威力便越是惊人!这块原石在太帝居余氏的眉心中,甚至可以化作灭世之火,轻易便把星球烧成灰烬!”

    秦牧尝试加大神识,他的不灭神识涌入太初原石中,顿时脑后的火力直线提升,威力越来越强,甚至让空间隐隐扭曲!

    就在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少了一些,却是被叔钧趁机盗取了一些。

    秦牧哼了一声,立刻削减神识,叔钧没有继续盗取他的神识,道:“你还可以尝试其他的,但凡所想,都可以化作真实。”

    秦牧心中想着天河,火焰轮立刻化作天河轮,天河水势滔滔,天河轮看似很短,周长不过四五尺,然而细看过去却仿佛是一条几百里的大河!

    “这种圆轮像是古神赐福形成的圆轮,与血锈地带的那些古神虚影脑后的圆轮也有些相似。”

    秦牧惊讶不已,太初原石向他展现出一种完全不同的修炼方式和神通方式。

    神通者修炼神通,靠的是符文和元气。

    神通者学习各种功法,首先开启灵胎神藏,灵胎神藏以古神为模仿对象,从而获得不同的元气属性,这就是延康的四大灵体的来源。

    想要修成神通,则需要修炼不同的功法,学习依据古神的构造而得来的神通符文,以元气构建这些符文让神通发挥威力。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战技流派和剑法神通,便不是根据古神符文来架构的,而是人们后天创造而出。

    但是鸿蒙时代的造物主们,却完全背离了这一点,他们不用符文和元气,也不用研究古神的构造琢磨出大道符文。

    他们用的是神识。

    他们的神识天生便无比强大,经过太初神石或者太初原石的加强,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威能。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修炼体系。

    他心念再动,脑后的天河轮化作青龙轮,如同一条青龙首尾相连,运行之时龙吟雷鸣,竟然迸发出祖龙八音般的异响,震荡肉身。

    青龙轮对肉身元气的提升巨大,比他亲自催动祖龙八音也丝毫不逊,甚至更强。

    他心中所想不断变化,青龙轮又化作金光轮,金光万道,如同无数口金剑形成的光轮。

    金光又化作玄都星光轮,如同星河盘绕在脑后,随即又化作幽都魔刹轮,一道黑气成轮,仿佛一道直达幽都的门户。

    幽都魔刹轮形成没多久,便见有灯光从魔轮后的黑暗中照来,阴差老者提着马灯乘着纸船向这边赶来,查看是谁擅自打开现实世界与幽都世界的壁垒。

    不过阴差老者还未来到跟前,秦牧脑后的幽都魔刹轮已经化作元都元磁轮。

    “何妨妖孽,兴风作浪?”阴差老者扑了个空,不由大怒。

    只是当他穿过幽都世界壁垒来到现实世界中时,凤凰船早已远去。

    秦牧各种属性的光轮随意切换,心满意足,只是每次他催动太初原石都会被叔钧盗走一些气血和神识。

    “叔钧前辈,太初原石是否还有其他妙用?你们造物主的神识无比强大,这种原石一定可以壮大神识吧?”他试探道。

    叔钧不答,道:“你现在见识到了太初原石的强大,是否与我合作?倘若你肯借给我足够的气血和神识,助我复活,我可以把太初神识的使用方法和修炼方法悉数传授给你。”

    秦牧沉吟。

    “这种神轮相当于古神赐福,相当于时时刻刻有一道强大的神通守护自身,多了一重保障!不过,这个叔钧明显不怀好意,太初原石如此贵重,他倘若复活过来,肯定会杀了我夺走这块神石。”

    他眯了眯眼睛,复活后的叔钧毕竟是史前的造物主,单凭肉身都足以碾压秦牧了。

    “然而不帮他,这太初原石的奥妙只怕我难以摸索出来。太初原石不仅可以提升我的神通威力,还可以壮大神识,壮大肉身。倘若能够与而今的功法神通相结合,那就太恐怖了。”

    秦牧想到这里,笑道:“前辈,我没有如此庞大的气血让你一下子复活,不过我可以在修炼时分给你一些气血和神识,助你慢慢恢复。”

    叔钧呵呵笑道:“这样也不无不可。我也可以每次传授你一两种用法。”

    “老狐狸!”秦牧与叔钧心中同时暗骂一声。

    凤凰船疾驰飞行,翱翔于星空,途中经历一座座璀璨的天宫,那是组成天庭的三十六天宫,坐镇在一个个银河星系的中央,极为宏大明亮,胜过其他亿万星辰。

    龙麒麟和烟儿来到船头,欣赏这些天宫的壮阔景致,赞叹连连。

    突然,前方大放光明,一条巨大的天河从星空深处奔流而来,无数星辰围绕那条宽广的大河旋转,这等奇景当真是壮阔绝伦!

    凤凰船行驶到天河之上,逆流而上,沿着天河驶去,只见河面上有着零星的船只从围绕天河运转的那些星球中驶来,船上多是神祇和他们的子弟。

    凤凰船是赤帝齐暇瑜的座驾,远比其他楼船更加华丽广大,那些楼船驶来都要退让。

    龙麒麟和烟儿东张西望,浏览天河两岸的圣境,啧啧称奇。

    天河两岸除了一颗颗星球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陆地,从河面上看去,那些陆地似乎不大,然而实际上都是广阔万里甚至几十万里庞大大陆。

    这些大陆上下左右悬浮在天河的四周,还有的从他们头顶飘过,山清水秀,绿意盎然,栖息的不知道是什么种族。

    “二弟,天河是从哪里而来,流向哪里的?”龙麒麟问道。

    齐九嶷道:“不知。不过天河曾经流往元界,注入归墟。”

    烟儿好奇道:“既然天河流往元界,那么我们为何不从元界逆流而上,反而要从星空中绕路?”

    “沿着天河逆流而上,只会在四极大世界绕一圈,反而更远,而且还需要突破一个个世界壁垒。”

    齐九嶷解释道:“四极世界又叫四极天,处在宇宙四极,是古神四帝的所居之地,每一个世界虽然比元都要小一些,但是四个世界加在一起比元都还要大。从那里绕路的话,就算是凤凰船也须得行驶十几年才能来到天庭。”

    正说着,前方金光璀璨,一座巨大的南天门出现在他们眼前,高居中天之上。

    天庭,终于到了!

    齐九嶷道:“来人,去请秦教主下船!”

    “不用了。”

    秦牧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齐九嶷心中一惊,却见秦牧不知何时走出船舱,正在向他们走来,脑后一轮光焰如同龙雀衔天,化作圆轮。

    烟儿心中一惊:“公子竟然使出了我的神通!奇怪,他现在给我的气息就像是一个血统纯正的龙雀!”

    秦牧走到他们身边,仰望越来越近的南天门,不觉想起百万年前,自己与牛三多来到龙汉天庭,天庭盛会,瑶池盛会,九天尊齐聚,精彩纷呈。

    然而,那可能是唯一一次九天尊悉数到场的盛会了。

    而今,御天尊死而复生,浑浑噩噩,云天尊身死,秦天尊躲入无忧乡,月天尊隐居避世,幽天尊做了幽都的阴差。

    现在,他这位牧天尊终于回来了,故土重游。

    故人今何在?

    天河水奔流。

    天庭还是那个天庭,牧天尊已经不是当年的牧天尊,不过就算他没有了原来的魂魄,他的初心依旧不改。

    秦牧心潮澎湃起伏,千言万语最终化作一声大笑,震动南天门:“龙汉天庭,牧天尊又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