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一十五章 会向瑶台月下逢

    “百万年前的那个人,回来了。”

    天庭金碧辉煌,神人无数,不知多少神魔居住在这个无比奢华的世界中,原本天庭一片祥和,最低也是表面祥和,即便是天庭的大军下界,铲除地母元君,趟平元界,在天庭中也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然而现在原本风平浪静的天庭,此刻却仿佛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石子,荡起一股股涟漪。

    各种消息在四下里传播,不仅流传到宫闱之中,也流传到天尊的耳中,成为席卷天庭的话题。

    那个人回来了。

    百万年前的龙汉初年,那个人被天帝封为天尊,成为九天尊之一,以无双的道法神通折服了一个时代。

    他代御天尊传法,为世人确立了天宫修炼体系,并且重创了昊天尊,让昊天尊躺在病榻上许多年都不曾痊愈。

    而今天帝不问世事,昊天尊已经是执天庭权柄的至尊,高高在上。

    重伤他的那个人却消失无踪,从世间消失了百万年之久。

    还有消息传来,昊天尊操控最强武器下界平叛时,那个人借地母之手将昊天尊的元神重创。

    又有消息说,那个人是幽都神子,遇到天庭四帝的阻击,身受重伤。

    还有消息说,那个人挖去了自己的魂魄,成为了无魂之人,而今已经手无缚鸡之力。

    然而还有消息传来,那个人在元界杀了许多天庭的年轻强者,不知多少古神和四帝的弟子死在他的手中。

    还有从下界返回天庭的神魔说,那个人气息微弱,已经命不久矣。

    不知多少人都在议论着那个人的到来,说着那个人的话题,天庭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氛围,平静的表面下涌动着暗流。

    “南帝朱雀的船今日到了天庭,是否与那个人有关?”

    “我听说东帝离开了东极,还有西帝也离开了西极。”

    “天河的水有所异动,最近水涨船高,有人怀疑是北帝玄武已经暗中到了天庭!”

    “我还听说天庭四帝上书天帝,说是近期回到天庭,据说黑帝早已经到了!”

    “听说许多大荒古神来天庭述职,大日星君等人也到了天庭!我还听闻消失了许多年的道祖回到了天庭道门,睡了不知多少年的大梵天王佛醒来也到了天庭,第一时间便去见道祖!”

    “天庭的局势有些诡异啊。”

    “听说那人到瑶池了,说是要拜见帝后娘娘!真是胆大包天!百万年前他就是在瑶池重创了昊天尊!”

    “帝后娘娘许他住在缦回廊阁,当年御天尊被暗杀的地方!”

    “我亲自跑到瑶池,见到了那个人,他气息枯败,骨瘦如柴,气色很是不好,元气时时刻刻都在流失。我怀疑他是来缅怀故人,趁机寻死的,就看谁忍不住杀了他,然后背负万古骂名!”

    “谁敢杀他?不怕被政敌攻击?”

    “想杀他的人可多了,杀他的办法也多了,杀过之后找几个替死鬼便是。”

    “现在的天庭,已经不是当年他了解的那个天庭了。”

    ……

    瑶池圣境,缦回廊阁。

    秦牧来到缦回廊阁的窗前,望着瑶海中的一朵朵巨大的莲花,还有神龟背着一座座神山在瑶海中遨游,一如从前。

    他的身躯有些枯瘦,气色的确不算太好,故地重游,让他不禁感慨万千。

    而今的天庭与龙汉初年的天庭虽然主体未变,但却大有不同。

    当年的天庭附近便有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而今那些天宫和宝殿多数已经迁离此地,分居在宇宙各地,镇压乾坤,只有少数几座天宫保留下来。

    即便如此,天庭的规模却要比当年更加宏大,千楼万殿,奢华无比。

    瑶池也经过了重建,当年的瑶池已经是极为广阔,历经百万年,这座瑶池更像是瑶海,圣景美不胜收。

    他就是在这里参加瑶池盛会,经历了一场大变故,那场变故影响了百万年的历史进程。

    当年的他和开皇都是取巧,用领先了龙汉初年百万年的知识底蕴惊艳了一个时代,倘若他与开皇生在那个时代,或许他们只是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不起眼的两个人。

    这也是天庭中许多年轻一辈看不起他的原因所在,这些年轻人认为倘若换做他们穿越回到龙汉初年,只会做的比他更好,不会更差。

    烟儿来到他的身边,捧着一盘果子,道:“公子,宫女们摘了些果子,我适才让龙胖和齐公子尝了尝,龙胖和齐公子至今没死,应该没有毒。”

    跟在她身后的齐九嶷和龙麒麟闻言不由脸色一黑,心窝一阵绞痛。

    凤凰船把他们送到南天门外,便立刻返回元界,只有齐九嶷因为担心龙麒麟的安危而留了下来。

    秦牧来到天庭后消息便传遍天庭,他求见帝后娘娘,不过帝后娘娘没有现身,而是命人请他入住瑶池,住在当年御天尊被暗杀的这座缦回廊阁中。

    这里的宫女都是侍奉帝后娘娘的,个个都是神祇,花枝招展,美艳动人。

    只是烟儿担心有人会下毒暗算秦牧,所以每一种食物都让齐九嶷和龙麒麟先尝一尝,他们俩没事,她才敢给秦牧吃。

    “烟儿姐不必如此小心,我也精通医术,想要用食物下毒这种手段应该并不容易。”

    秦牧笑道:“而且天庭也没有必要用下毒这种手段来除掉我。他们有的是各种办法。”

    齐九嶷目光闪动,打量四周,道:“秦教主知道了。这里便是九天尊之首的御天尊被害的地方?”

    秦牧轻轻点头:“这里也是龙汉到延康,一场场浩劫的起源之地。”

    齐九嶷道:“听说天盟就是起源在这里,凌天尊、云天尊和月天尊在这里成立天盟,与牧天尊秦天尊一起并成为天盟创始五元老。”

    秦牧眉头挑了挑,道:“当时我已经离开了。”

    齐九嶷瞥他一眼,道:“听闻后来天盟成事,天盟的首脑也会时常来到这里议事,这里算是天盟的一个总坛。”

    秦牧来了兴致,道:“天盟有哪些首脑?”

    “而今的天盟有十大首脑,都被天帝陛下封了天尊的称号,只是而今有古神不认这十位天尊,只认原来的九天尊。”

    齐九嶷道:“第一位的便是昊天尊,第二位是火天尊,第三位便是晓天尊,第四位是祖神王,被称作祖天尊。第五位是琅轩神皇,琅天尊。第六位是嫱天妃,被封为嫱天尊。第七位是妍天妃,被封为妍天尊。第八位是鸿天尊,第九位是虚天尊,第十位是宫天尊。”

    秦牧皱眉,这十位新的天尊他只认得昊、火三人,还有便是祖神王,不过他只是与祖神王的御天尊武器交过手,并未见过真人。

    至于天尊,他更是不曾见过。

    “还有月天尊、幽天尊,为何不在十天尊之中?”秦牧问道。

    齐九嶷摇头道:“月天尊幽天尊听闻他们早就隐居避世,名声不显,陛下重定天尊排名时,并未将他们算在其中。新十大天尊则都在天庭中有着莫大势力,不过,新的天尊排名其实不能服众。”

    他四下看了一眼,压低嗓音,道:“有人说,从前的九天尊除了秦天尊之外都有着莫大的功德,确立了神藏修炼体系和天宫修炼体系,功业之大,福泽万世。即便是秦天尊,当年他在瑶池一战,他的神通也影响了后世不知多少人,勉强也算有大功德。而现在的天尊,都是靠实力,靠战功,至于影响后世的大功德,那就没有了,因此天庭中很多人不服,很少有人会说十天尊,都是说九天尊。”

    秦牧笑道:“那么齐兄也认为我有大功德,当得起牧天尊之名了?”

    齐九嶷先是大怒,突然又失声笑了起来,道:“我虽然看你很是不爽,但自从知道你便是传授成神法的牧天尊之后,对你油然起敬。只是每次看到你,还是忍不住心生厌恶。”

    秦牧哈哈大笑,正欲向他打听晓天尊、祖天尊等人的来历,突然有宫女走上缦回廊阁,献上拜帖,道:“天尊,有客来访。”

    秦牧只得按捺下来,接过来拜帖,笑道:“我早知会有人主动前来寻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有请。”

    那宫女退下。

    秦牧打开拜帖,只见献上拜帖的人叫做云渐离,秦牧将拜帖交给齐九嶷,道:“这位云渐离是?”

    齐九嶷脸色微变,有些不太好看,道:“云渐离是云家的人。”

    秦牧疑惑道:“云家?哪个云家?”

    “云天尊的后裔。”

    齐九嶷道:“据说云天尊死后,云家存活下来,只是云家人丁稀少,每一代都是单传,勉强保持血脉不断绝而已。但是云家每一代人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极为出色,不过诡异的是云家的每一代人在修炼到神桥境界时,往往还没有来得及踏上天宫便会突然暴毙而亡。因此云家往往只有一个男丁,其他的都是寡妇。云渐离便是这一代云家之子,天庭的后起之秀,被称为病公子。他的才华嘛……”

    他眼角抖了抖,道:“我奉命下界除掉你之前,曾经来到这里,与天庭的年轻高手交过手。他很厉害。”

    秦牧微微一笑,道:“那时的你师承赤帝和黑帝,兼修两大帝座绝学。我当初与你交手,你的实力之惊人,令我和哲华黎都钦佩不已。只是你是借赤帝的功法入道,神通反应速度不如我和哲华黎。你比这位病公子云渐离如何?”

    “输得很干脆。”

    齐九嶷并不否认,道:“我至今也不曾服你,觉得自己有可能战胜你,却对他心服口服,自认远远不及。不过我经历了延康变法的洗礼,倘若今日再战,胜负尚未可知。”

    秦牧动容。

    齐九嶷原本便极为厉害,再加上他一直留在下界,帮虚生花建立上苍学宫,他的眼界见识早已今非昔比。

    虚生花也是延康变法的集大成者,才华绝代,齐九嶷而今的实力绝对要胜过从前许多。然而齐九嶷却只敢说今日再战胜负尚未可知,可想而知当初齐九嶷输得有多惨!

    就在此时,那宫女引领着一男一女走上缦回廊阁,为首的那个年轻人身材瘦高,衣着是淡雅的云白色衣裳,面色有些苍白,但却俊秀。

    他虽然丰神隽永,但眉心却带有一点黑气不散,像是病入膏肓。

    病公子云渐离向秦牧躬身拜下,毕恭毕敬道:“云家子,拜见牧天尊。”

    秦牧正要搀他起身,却见云渐离身后的那女子也款款拜下,道:“云初袖,拜见牧天尊。”

    秦牧看到那女子云初袖的面容,不由心神大震。

    跟在他身后的烟儿立刻看到秦牧的后颈上绽起密密麻麻的小疹子,显然秦牧现在感觉到凶险,紧张无比!

    “公子为何对这个叫云初袖的女孩如此紧张?”

    烟儿向那女孩看去,不由也有些痴醉,心中暗赞:“云想衣裳花想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倒是天下少有,比公子的婆婆司幼幽也不遑多让。”

    那女子的容貌清丽脱俗,像是世间最美丽的神女从故事传说中走出来,从画中走出来,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浑然天成,寻不出半点毛病。

    然而秦牧却感觉到无比的寒冷,奇寒彻骨。

    他见过这女子。

    秦牧心底的寒气不住的往上涌:“她不是应该与帝后娘娘葬在一起,都在鬼船之上的棺椁中吗?绝无尘,你怎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