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一十七章 路当穷处架神桥

    云渐离和云初袖悄悄打量秦牧,秦牧用眉心的第三只眼观察云渐离很久了,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烟儿和龙麒麟也是诧异,秦牧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声,也没有其他动作,仿佛静止了一般。

    他们却不知道,秦牧正在领悟叔钧传授他的法门,试图借助太初原石来修炼自己的神识。

    这门造物主锤炼神识的妙诀用当今的语言来说,应该叫做太微垣上识,是利用太初原石来观想太微垣。

    秦牧原本以为这些造物主的功法应该很简单粗犷,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太微垣上识竟然极为复杂。

    这种神识功法通过观想星宿古神的形态来修炼,神识在太初原石中结出二十座星宿,七十八尊古神星君,共同构成太微垣,点亮太初原石的空间。

    只要按照这种方式修炼,便可以让神识壮大。

    不过秦牧细细体会,觉得太微垣上识只能将太初原石的一部分点亮,应该只是一门功法的残篇,并非是完整的功法。

    显然,叔钧还是藏私了,没有将完整的修炼神识的法门传授给他。

    “我们修炼神识的法门,可能不适合你们,毕竟种族不同。”

    叔钧道:“而且,你的神识尚且弱小,目前你还无法解开这个少年的血脉大咒,需要修炼一段时间。”

    秦牧信心满满,立刻催动太微垣上识,道:“我是霸体,肯定能够修炼!”

    叔钧愕然:“霸体?霸体是什么种族?”

    秦牧不答,太初原石的祭坛上,那个大肉球滚动一下,两片肉向两旁分开,露出一只巨大的眼球看向四周。

    只见原石红光弥漫的空间中,突然有一颗颗星辰亮起,点缀原石空间,很快形成二十星宿。

    “这小子的悟性不坏,不过点亮太微垣二十星宿容易,观想二十星宿中的七十八尊正神那就困难了。我并未传授给他观想图……”

    那只大眼球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眼皮子剧烈跳动一下,但见星光越来越亮,有无数元气蜂拥而来,与秦牧的神识混杂!

    “这不是我传授给他的太微垣上识!这厮改动我传授给他的法决……”

    他刚刚想到这里,只见秦牧的元气与神识结合,形成各种大道符文!

    那只大眼球大怒,险些跳将起来,冷笑道:“小鬼,你擅改我族功法,出了岔子,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就在此时,原石空间中浮现出一尊星宿古神的虚影,那是三公星宿中的司禄古神!

    大眼球心中一惊,顿时醒悟过来,秦牧是在用他这个时代的知识,填补太微垣上识中的不足。

    太微垣上识只是观想古神,而秦牧利用元气糅合神识,却并非是观想古神,而是以经典术数和太微术数来重构古神的大道!

    太微垣上识虽然很是复杂,但即便是古神观想图也只是简单的观想古神,与秦牧的古神大道符文相比逊色良多。

    毕竟,古神大道符文是百万年的智慧结晶,甚至还囊括了秦牧的太微算经这种新生的术数。

    七十八尊星斗正神架构成形,秦牧顿时感觉到自己的神识不断凝聚,开始飞速提升!

    “再加上三元神不灭神识,修炼速度是否会更快?”

    他想到便做,立刻催动三元神不灭神识,叔钧当即看到原石空间中浮现出三重星空,三重太微垣,各种古神形态也多达三份!

    接着,三重太微垣重叠,一尊尊古神也相继重叠!

    “这小子……”

    那只大眼球瞪得滚圆,心道:“太微垣上识经过他的改变,比完整的三垣上识也不遑多让!三垣上识包括太微垣上识、紫薇垣上识和天市垣上识,三大上识构建出来便是完整的功法。他仅凭太微垣上识便能做到这一步,难道他是太帝居余氏?”

    秦牧对他的想法浑然不知,短短片刻,他便感觉到自己的神识有了惊人的飞跃。

    “这门史前功法当真是非同凡响。”他忍不住赞叹。

    突然,他眉心的眼睛转动一下,终于从云渐离身上移开,落在云初袖的身上。

    云初袖冲他甜甜一笑。

    秦牧回报以微笑,他用第三只眼去看云初袖,却没有看出这女子有什么猫腻。

    这女子就像是最清纯的少女,胴体洋溢着青春的活力,而且她还有着自己的灵魂,有着自己的元神,神藏,天宫,神识,元气,都没有任何问题!

    她的元神很活泼,像是少女一样好动。

    “叔钧,你能否看出这女子是否有问题?”秦牧神识波动,询问道。

    太初原石的祭坛上,大眼球猛地一缩,变成一个大肉球,里面传来叔钧的声音:“我要你连续提供给我气血和神识三个月,气血神识源源不断,让我生长出头颅!然后,我再告诉你这女子是否有问题。”

    “嗯,那算了。”秦牧道。

    叔钧大怒,大肉球几乎跳将起来。

    秦牧深深的看了云初袖一眼,收回目光,眉心眼睛缓缓闭合,沉吟片刻,向云渐离道:“你体内藏有一种血脉大咒,会随着血脉代代遗传,或许会有办法医治。只是我并未见过这种大咒,需要准备一段时间。”

    “血脉大咒?天尊有办法医治?”

    云渐离又惊又喜,他太过激动,突然神识紊乱,险些元气失控,连忙取出几粒灵丹快速服下。

    云渐离催动药力,紊乱的神识这才平静下来,道:“天尊见谅,我有些失态了。若是不嫌弃,天尊可以住在我云家。云府毕竟也是天尊府,动云府的话,任谁也须得掂量掂量。”

    他苦笑道:“我们云家的男儿虽然本事不怎么样,但是娶的妻子却都厉害非常。实不相瞒,内子也是一个厉害人物,本事比我高多了。历代祖奶奶太祖奶奶也都是强人,厉害得很,就是对我太宠了点。”

    秦牧笑道:“我自己便是天尊,倘若想要杀我,你们云家的天尊府也护不住我。他们敢杀天尊,又岂会在乎云家?”

    云渐离微微蹙眉,向云初袖道:“妹妹,我在这里小住几日,你先回云府,向我娘亲和祖奶奶太祖奶奶她们报声平安。”

    云初袖应声称是,起身笑道:“我也想留宿在此,打算向天尊请教修炼上的难题。我待会回来,天尊不会赶我走吧?”

    秦牧摇头道:“不会。这里屋舍颇多,两位尽管住下。”

    云初袖走出缦回廊阁。

    秦牧起身,笑道:“我带你去找一个落脚之处。”

    云渐离跟上他,两人走出缦回廊阁,齐九嶷、烟儿和龙麒麟也走了出来。

    瑶池景色美不胜收,比秦牧当年来到这里时还要壮丽缤纷,秦牧慢慢走着,沿途欣赏景色,突然道:“云兄是怎么认识云初袖的?”

    云渐离笑道:“天尊对她有意?”

    秦牧哈哈大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虽然快要死了,但我觉得我还可以好逑一次。”

    云渐离面色渐渐凝重,道:“不瞒天尊,我并不知道她的根脚。”

    秦牧微微一怔:“她是你的义妹,你不知道她的来历?”

    云渐离继续道:“我从前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物,她前不久突然间出现在天庭,一出现便轰动天庭,有不知多少追求者。然而她却与我走的很近,屡有暧昧之意,差点给我带来杀身之祸。前不久,我被她的那些追求者挑战了无数次!幸好我有点儿本事,活了下来。我心中便警觉起来。”

    秦牧笑道:“云兄为何警觉?”

    “我是将死之人,她这样美丽的女子有着无数的追求者,即便是高高在上的神王也垂青于她。她有着大好的前程,然而却接近我这个将死之人。”

    云渐离淡然道:“我没有齐九嶷那么自恋,知道她接近我另有目的,于是索性与她义结金兰,将她带在身边,看看她到底打算做什么。”

    齐九嶷还在浑浑噩噩,没有从云初袖的美丽中清醒过来,突然低笑道:“我们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

    秦牧诧异的瞥他一眼,不知道齐九嶷在发什么呆。

    “云兄发现云初袖的目的了吗?”秦牧问道。

    云渐离微笑道:“发现了。她接近我的目的,就是牧天尊。”

    秦牧怔了怔,失笑道:“云初袖的目的是我?这怎么可能?云兄莫开玩笑!”

    云渐离正色道:“牧天尊来到天庭,我作为云家的唯一男丁,一定会依照祖宗遗训前来拜见,通过我是结识牧天尊的最佳途径。而且……”

    他停下脚步,秦牧也停下脚步,笑道:“而且什么?”

    “而且作为天庭神桥境界的最强者之一,倘若因为与牧天尊争风吃醋,而格杀牧天尊的话,对云家很是不利。”

    云渐离笑道:“若是我这个云家唯一的长男死在牧天尊的手中的话,那就更有意思了。云家的祖奶奶和太祖奶奶们便会一怒格杀牧天尊,这样的话,牧天尊死了,云家也会被灭门,一举两得。”

    秦牧哈哈大笑,道:“你会吃醋吗?”

    云渐离喘了几口气,摇头道:“不会。我早已看淡生死,岂会被她挑拨?我只是担心牧天尊经不起他挑拨。”

    秦牧道:“这倒不至于。她虽然很漂亮,但是在我心中她并非是最漂亮的。”

    云渐离好奇道:“那么牧天尊以为什么才是最漂亮的女子?”

    秦牧不假思索道:“胸脯要大,屁股要翘,身上要有肉,很壮很结实!”

    云渐离瞠目结舌。

    过了良久,他才回过神来,笑道:“牧天尊的对心上人的看法真是别致。实不相瞒,我遣走云初袖还有一个目的。那是家祖的另一个遗训。”

    秦牧肃然道:“云天尊的遗训说了什么?”

    云渐离道:“家祖曾经屡次以牧天尊的面目示人,冒充牧天尊行走在龙汉年代,那时候有些人便说牧天尊变弱了,以为家祖不如牧天尊。家祖是心高气傲的人。”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秦牧笑道:“云天尊不弱于我。”

    “但是世人却不那么想。”

    云渐离叹了口气,道:“家祖临终前留下遗训,一是就借用牧天尊身份一事向牧天尊磕头赔罪,我已经做过了。二是,家祖很想知道他的功法到底能否胜过牧天尊?家祖的遗训中说,让后世的子孙遇到牧天尊时,将他的功法展示给牧天尊看一看。”

    秦牧微笑道:“然而你的身体不好,行不行吗?”

    云渐离满面笑容:“牧天尊的身体也不好,我担心天尊不行呢。”

    秦牧哈哈大笑:“倘若在外人面前,我的身子骨肯定不行,倘若是你,我的身子骨好得很。云天尊的功法叫什么?”

    云渐离凭栏眺望瑶海,这位病公子高声吟道:“万丈融峰插紫霄,路当穷处架神桥。上观碧落星辰近,下视红尘世界遥!”

    “路当穷处架神桥?”

    秦牧体会这句话的意思,终于明白云天尊为何会开辟神桥神藏。

    “在那个时代,幽天尊开辟了生死神藏之后,神通者的前方已经没有了路,云天尊在路穷之处架起一座神桥神藏。也是这座神桥启迪了御天尊,御天尊因此在神桥尽头开辟天宫。”

    他抚掌赞道:“路当穷处架神桥,好,真是好!可惜,过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