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一十八章 紫气满霄汉,拳意贯长空

    “过时了?”

    云渐离扭头看来,他虽是个病弱之人,此刻却显得神采飞扬:“家祖的功法,是世间第一种帝座功法,叫做紫霄碧落功!在他之前,没有一个人修成帝座境界!这门功法最大的特点便是变!我云家历代男丁随着时代变迁而不断吸收其他功法神通,而今的紫霄碧落功已经比当年强大不知多少!”

    他说起家传功法,话语和气度中便不由流露出无尽的骄傲:“我云家历代男丁,在天庭中相同境界的神通者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若是我们云家的子嗣可以踏过神桥境界,我云家将一代出现一个帝座强者!”

    他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微笑道:“即便是我,在天庭同辈中也罕逢敌手!云天尊的紫霄碧落功,永不会过时!”

    他的身后,突然紫光升腾而起,化作一片紫色天空!

    天空中挂满星辰,星光璀璨,星河碧落从天而降,大河落下,但见一座神峰拔地而起,直插天穹!

    这座神封如同被玄冰冰封,此刻春暖花开冰雪消融,端的是青峰如洗,长河如练,紫霄如斗!

    一道神桥横跨天际,他的元神站在桥上,神桥悬浮在紫霄之下,星河之间,旁边山峰青秀,别的不说,单说这意境已经是令人迷醉。

    万丈融峰插紫霄,路当穷处架神桥。

    上观碧落星辰近,下视红尘世界遥。

    秦牧看着云渐离身后的异象,与这首诗对照,心中更加赞叹。

    云天尊所开创的紫霄碧落功,的确超凡脱俗,不愧是当年第一种帝座功法!

    龙汉初年时的九天尊,每个人都有着他人难以企及的成就,即便是隐居的月天尊,在空间之术上的造诣也高不可量,即便是后起之秀的开皇,剑道三十三重天也是冠绝古今。

    云天尊作为第一个修成帝座的存在,他的成就自然也非同小可。

    “牧天尊,家祖遗训中对你虽然极为推崇,但同时对你这位龙汉霸体颇有微词。”

    云渐离气势提升到极致,他虽然看起来是个弱不禁风的病少年,然而此刻的气势却着实惊人,惨白的面色也多了几分红润,道:“他遗训中说,他不信他所开创的功法,比不上所谓的霸体,期望后人能够为他正名!”

    他的眼眶湿润,低声笑道:“今日,家祖的功法终于要与牧天尊见面了,这是家祖最后一个夙愿!牧天尊……”

    他的声音振聋发聩:“请恕渐离无礼,替家祖出战!”

    秦牧一步跨出,下一刻来到十里外的瑶池海面上,风轻云淡道:“当年我穿越回到龙汉初年,会过几位天尊,只可惜未能与云天尊交手。云天尊是人杰,我不曾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个愿望,云渐离,让我看一看他的成就吧。”

    云渐离泪流满面,却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豪情涌荡在心中。

    他突然纵身而起,飒沓如流星,直击秦牧,快得不可思议:“家祖若是在天有灵,看到今日这一战,一定会激动得落泪!”

    流淌在云渐离体内的云天尊的血脉,此刻仿佛苏醒过来,这一刻他不像是病公子,他仿佛成为一位人族的领袖,世间独一无二的人族天帝!

    作为神藏体系中的神桥神藏的开辟者,作为这世上第一个修成帝座的存在,作为天盟的五位创始元老之一,作为龙汉年间率领人族和其他后天生灵的领袖,云天尊有着太多的骄傲,也有着骄傲的资本。

    哪怕他在人族的危难关头迫不得已冒充秦牧和开皇,哪怕他觉得自己有负于秦牧和开皇,他依旧对自己的成就骄傲无比。

    他是那个野蛮的时代,人族最为耀眼的人物!

    他建立了霄汉天庭,他将看似无敌的龙汉天庭的古神天帝用计谋杀,给了所有生灵喘息的机会。

    他有着无以伦比的骄傲与自信,这种骄傲自信,遗传给他的后世,让他的后世继承着他的精神,他的意志!

    云渐离这一击,像是时隔几十万年,云天尊亲自向秦牧发出的一击!

    霄汉九重天!

    秦牧仰头,九重霄汉扑面而来,那是云天尊的神通,在他眼中很粗糙,应该是最初的紫霄碧落功的神通,不过在天庭其他神祇的眼中也算是难得的绝学。

    先前云渐离说过,云天尊的紫霄碧落功最擅长的便是变。

    这门功法能够随着时代的进步而进步,云家历代人都在将每个时代的道法神通融入到其中。

    不过云渐离此刻用到最原始的霄汉九重天,应该是借这一招来缅怀他的先祖。

    即便是极为古老的神通,这一招还是可以看出许多不凡之处,令人惊叹。

    秦牧看得出云天尊已经试图在这一招中融入天道符文,而且这种天道符文是由术数架构,当然比现在的天庭道门整理而出天道符文要粗糙很多,但是在那个时代却非同小可。

    “这么说来,霄汉天庭时期,云天尊已经与道祖开始研究天公了。道祖帮助天庭用术数来解析古神大道,其实是云天尊在几十万年之前便定下的计策!”

    秦牧心中微动,掌心内扣,如同半个“卯”字,用了半招天印神通硬撼这一招。

    他从云渐离的这一招中想通了从前无法想明白的很多事情。

    道祖此人一直态度暧昧,不知道他是天庭哪一方的人。

    他是天盟的一份子,帮助天庭搜集古神的数据,整理古神大道符文。同时他又知道古神天帝的真实身份,帮助古神天帝做了很多事情。

    而这一切倘若是出自几十万年之前他与云天尊定下的计策,那么便可以解释了。

    云渐离这一招可谓是神通广大,然而面对秦牧这半招天印神通,却无法匹敌,霄汉九重天支离破碎。

    这是必然的事情,云天尊死在龙汉时代的末期,距今已经过了四五十万年。

    用几十万年前神通对战而今的神通,肯定会被轻而易举破去。

    云渐离对此并不意外,然而霄汉九重天之后还是霄汉九重天,不过他这一次再度施展出这一招,便不是云天尊当年的神通了。

    而是融合了天庭道门研究出的最新最全的天道,霄汉九重天,像是九重紫霄天,九座天宫,每座天宫中皆有一尊天帝坐镇!

    而且,云渐离的神通笼罩范围小了无数倍,适才他的霄汉九重天这一招笼罩方圆数里,看起来威能广大,但实则力量分散。

    对付普通人固然是能吓死人,但是对付秦牧这样的强者,便华而不实。

    现在,这一招的笼罩范围只有一丈方圆,威力高度凝聚,极为可怕,迫使秦牧不得不重视!

    云渐离先前的神通,与现在的神通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秦牧不禁动容,云天尊的紫霄碧落功的确是抓住了变这个字,这一招除了吸收天庭道门的研究之外,还有着开皇时代的功法神通的特点。

    开皇时代神通的特点是,不求有多么浩大的气势,竭尽所能将神通的威力控制在方寸之间,力图做到以点破面,减少对环境的破坏而杀伤敌人,以最小的损失发挥最大的威能!

    云渐离的这一招,恰恰做到了这一点。

    “云家的神通,的确很强。”

    秦牧眼中精光四射,霸体三丹功运转,体内滚滚的元气调动起来:“不过,我更强!”

    他的体内武道精神爆发,一拳轰出,磅礴的力量直透霄汉九重天!

    两人拳印交锋的一瞬间,他们身后的瑶海两道大浪浮空而起,向远处奔流而去。

    掀起的滔天大浪甚至将瑶海中的巨型神龟带上天空,那些神龟背负着一座座神山,神山上多有宫阙宝殿,许多瑶池的神女栖息在那里。

    神龟在浪涛中遨游,竭力稳住身形,身上的神山晃动,仿佛地震一般,许多神女纷纷走出宫阙看去,却见两道大浪之间,两个少年的身影在海面上穿梭,飞速交锋,快如闪电,然而招法神通却无比恐怖!

    缦回廊阁前,齐九嶷被两人的气势所惊醒,从云初袖带给他的迷恋中清醒过来,望向瑶海中的两人。

    “云渐离的本事比以前更强了。”

    齐九嶷脸色微变,他与云渐离交过手,深知云渐离的强大与可怕之处。

    这个云家的长男虽然病殃殃的,然而得天独厚,一身修为在天庭的年轻一辈出类拔萃,神通也是强横得可怕。

    那次,他与云渐离交手,第一招便败了,云渐离给他休息的时间,然后第二度交手,败得更加干脆利索,到了第三次,败得更快。

    齐九嶷师从赤帝齐暇瑜和黑帝阴朝槿,身兼两位大帝的绝学,但在云渐离面前一招都走不出去,从此他对云渐离心服口服。

    “我在下界被秦教主挫败,知道了自己的弱点,又从虚生花那里学到了延康变法的成果,本以为能够与云渐离并列,现在看来,我还是差了些火候。最关键的是入道。”

    齐九嶷看到海中两人,此刻云渐离突然一掌按在海面上,海面震动,大海浪涛平息,原本高耸在海面上的巨浪突然变得无比平静,只剩下刚才踏浪而行的神龟依旧在空中。

    那些神龟背着一座座神山海岛,四肢慢悠悠的在天空中游动,使自己不至于坠落下来。

    下方的海面陡然炸开,海水冲天,海面上顿时竖起一面面由海水组成的旗帜。

    旗面上浮现出各种各种符文纹理,不同的纹理共同组成了三百六十尊不同的正神图案!

    先前,云渐离的神通以小见长,而现在则是大。

    三百六十尊正神的旗帜笼罩了方圆百里的范围,组成一个巨大的战阵。

    “云渐离的功法,成了……”齐九嶷有些失魂落魄。

    这阵法布成,云渐离突然后退,如同惊鸿避开秦牧的攻击,下一刻他撞在一面巨大的旗帜上,身形消失在旗帜中。

    “摩”

    旗帜中传来洪亮的声音,一尊身躯伟岸的正神从旗面上走下,那是三百六十正神中的太乙正神!

    这尊太乙正神没有面目,脸上无眼耳口鼻,头上无发,他的四面都是一片空白,又称作北极太乙帝君、太一帝君,群星之首。

    云渐离此刻正是化作太一帝君,宛如太一帝君亲临,身后一轮紫星高悬,举手投足带着无量神通,向秦牧轰下!

    那种神通带着天地大道的道韵,神通天成,威力无量。

    秦牧在他面前,小得可怜,微不足道,然而秦牧这一击的力量却奇大无比,竟然硬生生挡住太一帝君的神通。

    这两人一大一小,在海面上碰撞,拳来脚往,打得天崩地裂。

    突然,太一帝君被秦牧打得生生崩塌,庞大的身躯寸寸断裂,太一帝君倒飞而去,肉身不断瓦解,轰的一声撞在另一面旗帜上。

    旗帜爆开,水雾弥漫,水雾中又是一尊正神走出,这尊古神鸟首人身,一手捧书卷,一手持笔,是文昌正神,又称文昌帝君。

    这尊古神,言出法随。

    云天尊功法的强大一面,终于在云渐离身上展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