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一十九章 剑断神桥

    云渐离所化的文昌帝君口中念诵古老的道语,提笔在书卷上一划。

    文昌帝君言出法随,口中的道语可以化作世间的神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张口吐出道语便可召来风云雷电。

    他的笔,画什么便得什么,画龙,龙飞,画绳,绳缚,画须弥山便有须弥山压下!

    然而即便是云渐离化作文昌帝君,也依旧无法挡住秦牧,秦牧拳意精神摧枯拉朽,文昌帝君的任何神通统统被他打碎。

    近战之中,秦牧几乎无敌!

    又是一面旗帜飞起,罩在败退的云渐离身上,旗帜炸开,三足金乌背负一轮大日升腾而起,扑杀秦牧。

    云渐离连连变化,从大日星君到五曜星君,从七杀星君到天罡地煞,三百六十正神任意变化,让人眼花缭乱。

    云天尊战死时,紫霄碧落功只能算是刚刚成形,而这门功法却在历史中不断进化,被云家人不断完善。

    时至今日,紫霄碧落功才算是大成,展现出与其他功法与众不同的魅力!

    历经几十万年,至今才成熟的功法,云天尊尽管死了,但他的功法也足以与其他天尊并列。

    这正是云天尊的魅力所在。

    秦牧还是以武道神通与云渐离对抗,将延康变法的精神融入到武道精神之中,无论对面是什么古神,统统以拳头打碎,以手掌格杀,骁勇无比。

    云渐离的神通再精妙,变化得再像,在他眼中也是充满了破绽。

    作为太微算经的创始人,云渐离用道祖的经典术数计算出的古神大道符文在他看来,远未达到完美的程度。

    突然,一面面大旗浮空,相继融合,云渐离身形冲天而起,与那些旗帜融为一体。

    天空一片大亮,浮现出一尊伟岸古神的躯体,仿佛是由纯粹的光组成的古神,白眉白发白须,眼睛也是雪白,绽放光明。

    天公。

    云渐离身后,四十九天道形成四十九种异宝,悬于天空。

    云渐离所展示的紫霄碧落功,已经到了极致的完美,倘若没有延康变法的话,完全找不到这门功法的任何破绽。

    秦牧赞叹,眉心的第三只眼终于打开,脑后浮现出一道光晕,那是一道黑暗的光轮,吞噬一切光线,像是一个黑洞。

    他的肉身随之发生变化,眉心的第三只眼越来越明亮,似乎有熊熊的幽都神火在燃烧。

    他的额头上,火焰涌出,长出一对九曲十八弯的牛角,面目化作虎面,肉身节节隆起,越发伟岸。

    恐怖的幽都魔气顿时从瑶海中涌出,将方圆百里化作一片幽都。

    缦回廊阁前,龙麒麟的耳朵里,小土伯钻了出来,瞪大眼睛指着秦牧,叫道:“吓”

    龙麒麟还未来得及说话,烟儿立刻注意到这个小东西,欣喜不已,塞给它一枚灵丹。

    小土伯吃力的抱着灵丹,严肃的询问烟儿:“吓?”

    “是啊,与你长得一模一样。”

    烟儿笑道:“龙胖,这小家伙被你带出来了?”

    龙麒麟点头,小声道:“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我身上的,我见它怪可怜,就带在身边养着。这小家伙若是跑出去,第二天就会饿死。”

    正说着,瑶海上,秦牧所化的土伯与云渐离所化的天公终于碰撞,天公与土伯从未交锋过,谁也不知道这两位古神领袖谁强谁弱,这恐怕也是很多人想要知道的事情。

    这一次,秦牧化身土伯,云渐离化身天公,虽然不是真正的土伯对战天公,但依旧让人兴奋不已。

    恐怖的波动席卷四面八方,站在缦回廊阁前的众人顿时遭到冲击,首先便是空间的波动,空间扭曲,将两人的神通中的威能以波动的形势传递过来!

    海岛山峦被拉伸,有的海岛山峦被拉长了十多倍,有的山头却突然变得无比矮小。

    烟儿看到这一幕,立刻张开翅膀护住缦回廊阁,保护众人。

    第二波冲击是瑶海的海浪,滔天大浪几乎将瑶海掀个底朝天,大洪水淹没一切,甚至连刚才飞在空中的那些神龟也被冲击得立脚不住,背着一座座海岛神山在空中无力的挥舞着四肢。

    海中的那些巨大的金色莲花则在冲击中摇曳不定,散发出成片成片的金光,将冲击挡住,并未被毁。

    第三波冲击是飓风,风势超过声音不知多少倍,卷起一切,风声无比骇人。

    这是许多神祇都不能掌握的力量,而今却被秦牧和云渐离这两个看起来病怏怏的神通者施展出来,着实是令人震撼!

    待到风平浪静,烟儿这才收拢翅膀,齐九嶷、龙麒麟等人看去,只见秦牧和云渐离各自站在海面上,没有继续战斗下去。

    齐九嶷心中的钦佩油然而生:“云渐离是当之无愧的年轻一辈第一人,不愧是云天尊的后人,秦教主也极为了不起,竟能与他平分秋色。倘若秦教主能够活下来,将来未必不能坐实天尊之名。”

    龙麒麟笑道:“三弟,你还是不了解教主,教主是个谦虚的人,做事总是留一线。”

    齐九嶷微微一怔,失笑道:“谦虚?秦教主何时谦虚过?二哥莫开玩笑。”

    “教主一直都很谦虚,只是谦虚得让人想揍他而已。”

    龙麒麟道:“你看,他与云渐离动手,自始至终都没有动用元神,也没有动用他最擅长的剑法。”

    齐九嶷摇头,不以为意:“秦教主哪里还有元神?他连魂魄都没了,自然无法动用元神。至于他的剑法,在这种程度的战斗中,连天道和幽都大道都动用的情况下,剑法又有什么用?”

    瑶海上,云渐离气息渐渐平复,又剧烈咳嗽几声,面色潮红,道:“牧天尊,家祖的紫霄碧落功如何?”

    秦牧由衷赞叹,道:“是好功法,漂亮得很。云天尊不负天尊之名,云兄你也不坏,以你而今的本事遇到少年天尊也可以战上几个回合。”

    云渐离目光闪动,道:“那么天尊以为家祖的功法是否过时?”

    “这是自然。”

    秦牧诚挚万分,道:“你不必自卑,即便是下界,能够胜过你的人也不多,最多两个人在相同境界能够战胜你。你没有接触到延康变法,能有这等成就,没有给云天尊丢脸。”

    云渐离失笑道:“元界中有两个人的本事胜过我?他们比天尊还要强?”

    秦牧摇头道:“他们的本事比我差了一点点儿,比你强了一点点儿,毕竟我是霸体。但即便如此,我也只比你们强了一线。”

    云渐离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剧烈咳嗽起来,喘了几口粗气这才恢复过来,道:“这么说来,刚才天尊没有施展出全力。听闻天尊在下界有着霸体之名,又是剑法高手,当年瑶池之上一招剑法让元姆夫人的投影也无法破解。我想见识一下天尊的剑法!”

    秦牧露出为难之色:“云兄,你是天才,我不想让你受挫,影响你的道心……”

    云渐离正色道:“家祖遗训中对天尊的剑法推崇备至,天尊不必留手,倘若我家传绝学败在天尊手中对我来说并非是打击,而是幸事!”

    他充满了自信和骄傲,诚挚道:“只有我败了,我才能知道我云家的功法依旧不完美,还有提升的空间。倘若我不败,那么我活在这世上便真的没有任何乐趣了!实不相瞒,我还有一招未曾完成的神通没有施展出来,我想请天尊的剑法对上我这一招,让我输得心服口服!”

    他的气势再度爆发。

    而在此时,齐九嶷向不远处看去,只见许多年纪轻轻的男男女女正在乘船渡海,即将来到这里。

    龙麒麟张望,道:“三弟,那些是什么人?”

    齐九嶷看着船上众人,面色凝重:“天庭青华榜神秀榜上的人物。天庭中年轻一辈众多,为了激励年轻人,天庭准备了灵秀榜、青华榜和神秀榜。神秀榜是给天尊弟子、古神弟子、天王弟子、四帝弟子、皇子排名用的。青华榜则是名门大阀的弟子排名的榜单,至于灵秀榜则是给平民子弟排名的榜单。这艘船上的来人,都是神秀榜和青华榜上的人物。”

    他摇了摇头,道:“这些人来者不善。我就知道秦教主来到天庭没有好事,他以为别人不敢动他,不敢杀他,真是笑话。天庭想要杀死一人,别说是天尊,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杀得!”

    那些人越来越近,楼船停下,船上的人准备下船。

    齐九嶷悄声道:“他们必然是来找事的,寻个由头杀掉秦教主。二哥,你不要插手,我来接待他们。毕竟赤帝和黑帝弟子,还是有些脸面的。我只能保住你,保不住秦教主……”

    他又看向烟儿,沉声道:“若是秦教主遇到危险,你也不能出手。这里毕竟是天庭,杀秦教主他们或许还有些忌惮,但杀你他们便没有任何忌惮了!”

    他不等龙麒麟和烟儿回答,便径自迎上前去,哈哈笑道:“诸位,好久不见,今日如何有雅兴来到瑶池了?”

    “原来是九嶷兄。”

    为首一位黄衣男子笑道:“听闻九嶷兄下界,迟迟未归,我还以为九嶷兄身遭不测,没想到九嶷兄还在人世,真是老天瞎了眼。”

    齐九嶷冷笑道:“托福,托福。吉人自有天相,我福大命大,自然死不了。”

    一位背后生翅的女子体态娇柔,看向瑶海中的秦牧和云渐离,饶有兴趣道:“刚才便是牧天尊与云渐离交手吗?果然厉害,神通无量,把人家吓得差点不敢来了呢。”

    “天尊,自然是有些本事的。”

    又有一位道人笑道:“牧天尊虽然是来自下界弹丸之地,但这身本领能够与云渐离不相上下,的确了得。”

    众人纷纷点头,笑道:“难怪下界的土鳖称他为延康霸体,的确有点本事!”

    突然,云渐离的气势再度爆发,众人心中都是一惊:“他们还要打?”

    然而这一次与先前不同,云渐离手掌抬起,符文翻飞,形成霄汉天庭的异象。

    一颗颗星辰形成,一座座神殿神城纷纷出现,他的打熬符文构建出一尊尊古老的神祇,各具异象。

    神祇越来越多,而那座天庭也越来越完备,到后来,霄汉天庭宛如从过去来到现实,那座霄汉天庭的凌霄宝殿中,仿佛有一尊大帝复活。

    洪亮的道音顿时响彻瑶海,振聋发聩!

    即便众人是青华榜和神秀榜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也不禁变色,云渐离施展出的绝学,他从未在人前施展过,应该是他最近开创出来的大神通!

    他的气血无比浓烈,气势无比霸道,让人不禁心生畏惧!

    就在此时,云渐离将这一招大神通的威能彻底绽放,这一印,让云渐离突破到从前无法接触到的道境,让他内心一片空明。

    先前他无法将这一招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而今面对秦牧这个大敌,他终于可以放下一切束缚,一切担忧,痛痛快快的将自己的抱负施展!

    在他心中,这一招已经完美无缺!

    下一刻,一剑飞来,剑满霄汉。

    秦牧的剑光犀利无比,刺穿霄汉天庭,击杀大帝于凌霄殿中,剑光刺入云渐离的体内。

    云渐离听到一声轰鸣,他的神桥竟然被秦牧一剑断去,神桥神藏轰然崩塌!

    牧神记下月冲月票榜,还请大家为牧神记留张保底月票!今晚零点会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