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二十一章 安得胜负手,执子落天庭(第二更,求月票!)

    缦回廊阁中一片寂静。

    鹊惊雪等人陷入沉默,面色复杂,心中纠结不已。

    天河神藏给他们很大的触动,然而触动更大的则是秦牧字字诛心的话。

    秦牧没有说错,天庭之所以敌视变法,并非是担心下界威胁到自己的统治。以天庭现在的规模,哪怕给延康几千年乃至上万年,延康也不是天庭的对手。

    天庭敌视变法的原因,是因为掌控天庭权力的人不能从变法中得到任何好处,支持变法或者无视变法,便会动摇自己的统治根基!

    天庭的掌权者接受了变法,自己便有可能陨落,便有可能被政敌所趁。

    就算他们不转世,也需要修改自己的功法,重新参悟自己的功法,相当于从头来过!

    变法花费的精力太大,花费的时间也太长,倘若有后辈新人在这期间超越了自己呢?倘若有后辈新人取代了自己呢?

    他们怎么甘心把权力和地位拱手相让?

    而无视变法,那就会新神换旧神,新的神祇比他们这些旧神更加强大,更有干劲,迟早会推翻他们的统治,就像是他们推翻古神统治一样!

    因此,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变法当成叛逆,当成大逆不道之徒,当成必须要扼杀的对象!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陨落,保证自己的统治长久,保证后来者没有替代自己的机会。

    然而即便明白这一点,鹊惊雪等人还是面临着一个两难抉择。

    要不要修炼天河神藏,要不要接受延康变法?

    不接受,将来死在战场,天河神藏带来的好处是传统的神桥神藏无法匹敌的,将来他们若是在战场中遇到开辟神藏的人,肯定会被对方击杀!

    接受变法,他们的师门首先便容不下他们,从前的师门长辈会立刻换一张嘴脸,将他们杀掉,甚至还会牵连到族人!

    齐九嶷从外面走来,默默地坐下,没有说话。

    他身上传来一丝血腥气。

    阁中的众人心中一惊,刚才齐九嶷说要送一送离开的那几人,而现在他身上带有血腥气,只怕刚才那几人凶多吉少。

    秦牧露出询问之色,齐九嶷淡然道:“已经处理妥当了。天庭命他们前来,无非就是让他们来杀牧天尊,那么他们便是死在牧天尊之手。”

    秦牧皱了皱眉,道:“你又何必除掉他们?放他们走便是。”

    齐九嶷冷笑道:“放他们走?秦教主,你是想借他们之口扰乱天庭吧?你太小看天庭了。他们走后,今日所有来到瑶池的年轻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死掉,一个都不会剩下,包括我!”

    鹊惊雪等人心中凛然,有些后怕。

    秦牧关切道:“那么齐兄处理得干净吗?”

    “魂飞魄散,很干净。”

    齐九嶷带着一丝傲气:“秦教主不必怀疑我的本事,我自从开辟天河神藏之后,早已今非昔比!他们的功法神通,统统落伍,从前我或许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他们不堪一击。”

    他身后浮现出九首凤凰翱翔在天河之上,那九首凤凰元神桀骜不驯,凶恶异常:“他们是牧天尊杀的,他们向牧天尊挑战,却不料牧天尊穷凶极恶,直接灭了他们的元神!这点罪名,牧天尊应该不在乎吧?”

    秦牧露出笑容:“我不在乎,我扛得起。”

    齐九嶷环视一周,目光愈发凶恶:“诸位可以放心,他们已经被我杀了,你们就算修炼天河神藏也不会被人知道。”

    一个年轻男子颤声道:“倘若我们之中有人不修炼天河神藏呢?”

    齐九嶷不再说话,身后的九首凤凰振翅,烈焰熊熊。

    那人绝望道:“我们开辟天河神藏之后,肯定瞒不过同门师兄弟,更瞒不过师尊!我师尊乃是天庭的天王!”

    云渐离突然道:“可以去元界。”

    众人都怔了怔,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这么说。

    云渐离道:“去元界是一条生路,避开师门的检查。而且下界有延康变法,可以汲取更多的变法长处。我见识到牧天尊的本事后,也很想去下界走一走。在天庭中便是坐井观天,见不到真正的天地。我辈神通者,也是求道者,既然天庭死气沉沉,上神把持权位不思进取,留在天庭我们也看不到任何希望,不如索性下界去!”

    鹊惊雪起身便走,咯咯笑道:“牧天尊,云渐离,还有九颗脑袋的凶残家伙,将来我们元界再会!”

    突然,她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阁中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黄衫少年:“玉皇子,你是皇室中人,不可能支持变法对不对?你也不可能修炼天河神藏对不对?”

    那黄衫少年脸色剧变,急忙起身,警觉道:“惊雪师姐,你说什么呢?我就算是有着再高的修为,也不可能坐上帝位!天帝不老不死不灭,我自然是要造反的,我支持变法!”

    “说得好!然而我信不过你。”

    鹊惊雪笑道:“诸位青华榜、神秀榜的道友,我们手上都需要沾一点血,才能放心彼此,否则我们修炼天河神藏之事传出去,谁也活不了!”

    阁中众人默默起身。

    黄衫少年心知不妙,立刻腾空而起,试图破开缦回廊阁的屋顶,从上方逃脱。

    他身形移动的一刹那,缦回廊阁中几乎所有人齐齐出手,一道道人影闪动,不知多少神通在刹那间爆发,将那黄衫少年打得粉身碎骨!

    他的元神也没能逃脱,被众人硬生生打得魂飞魄散!

    众人落地,衣衫猎猎,久久方才平息。

    秦牧、齐九嶷和云渐离默默的看着这一幕,没有阻止,也没有说话。

    鹊惊雪擦掉手上的血痕,深深看了秦牧一眼,试探道:“玉皇子挑战牧天尊,被牧天尊格杀在缦回廊阁中。”

    秦牧点头:“我杀的。”

    “多谢天尊成全!”

    鹊惊雪向秦牧一拜到地,起身离去。

    其他人也纷纷向秦牧拜下,各自离开。

    很快阁中只剩下秦牧、齐九嶷、云渐离等人,门外则有烟儿和龙麒麟守着。

    秦牧率先打破沉默,叹道:“我来到天庭,原本心存杀人立威,大闹天庭的想法。不曾想没有杀掉一个人,反倒背了许多条人命。”

    云渐离咳嗽几声,眉心黑气愈发浓了,道:“这正是牧天尊的厉害之处。天尊,你一下子便把青华榜和神秀榜上的天才挖去了二十多人,他们都是天庭的天王、天尊、古神千辛万苦栽培出来的天才人物,被你就这样策反,而且不得不反。我不禁好奇,天尊在元界是做什么的?”

    秦牧来了兴致,侧身道:“云兄听说过天圣教吗?你看齐兄总是称我为秦教主,正是因为我是天圣教主。云兄有没有兴趣……”

    云渐离哈哈大笑,又剧烈咳嗽。

    秦牧心中凛然,眉心竖眼张开,检查一番,道:“你开辟天河神藏之后,修为实力大增,距离死期越来越近了!”

    云渐离笑道:“我的死期虽然不远,但是天尊的死期更近。你背了许多条人命,过了不久便会有上神来杀你!”

    秦牧悠然道:“天庭中想我死的人很多,不想我死的人也有很多,因为我除了是延康霸体变法三杰和牧天尊之外,还是万劫不灭大法师。我与你一战,动用全力之后,不想我死的人见到我的能力,便会竭尽所能的保护我。牢不可破的天庭,便会因为我的到来分裂为两个部分,一分为二。他们之间的积怨,会越来越深,会渐渐明朗。”

    云渐离毛骨悚然,过了片刻叹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何不知死活,执意要来天庭了。你在元界,天庭内部的矛盾还可以压下来,你到了天庭,天庭内部的矛盾便会激发,爆发,导致天庭分裂。从此之后,天庭再也不会把目光放在下界。攘外必先安内,他们一定会先处理内部的危机。牧天尊,你的心机如此深沉吗?”

    秦牧似笑非笑道:“在下界,我们管这个叫做老江湖。我被老江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以至于延康劫爆发。我现在不过是讨回一点利息。”

    门外,龙麒麟的声音传来:“教主,云初袖姑娘来了。”

    他们立刻停止这个话题,秦牧笑道:“我命人为你们兄妹安排房间,你们暂且住下。”

    云初袖来到缦回廊阁,这个姑娘很是活泼好动,忙来忙去,总是在秦牧和云渐离身边打转,齐九嶷则在她身边打转,让这姑娘不胜其扰。

    云渐离因为修为深厚,情况越来越危急,秦牧加紧苦修太微垣上识,壮大自己的神识,为炼去他的血脉大咒做准备。

    他的神识越来越强,太微垣上识经过他的改良,修炼速度之快超乎他的想象。

    “要不了多久,我便可以尝试着破去云渐离的血脉大咒!”

    突然,天空渐渐变得昏暗不明,秦牧心中微动停止修炼,快步走出缦回廊阁。缦回廊阁是帝后娘娘的所居之地,原本应该永昼光明,不可能天色变黑。

    然而此刻天上的日月昏暗不明,群星越来越暗淡,天色黄昏。

    缦回廊阁中许多宫女也纷纷走了出来,有的宫女则急忙去寻找灯笼,打算把灯笼挂起来。

    云渐离、云初袖和齐九嶷等人也走了出来,抬头看天。

    天上,太阳忽然慢慢隐去,月亮也顿时昏暗下来,看不到月光,天空中一颗颗星辰相继消失,夜色越来越浓。

    “整个天庭都是如此吗?”

    一个宫女高声叫道:“还是只有我瑶池天色变黑了?”

    其他宫女都在忙着点起灯笼,把灯笼挂起来,没有人回答她。

    缦回廊阁中的灯光越来越多,在黑暗中煞是醒目。

    云渐离心中一惊,急忙向缦回廊阁奔去,高声道:“不好!不要点灯!快把灯笼灭掉!”

    秦牧扯住他,笑道:“云兄不必着急。让我们来看看各方实力如何!”

    云渐离额头冒出冷汗,云初袖则好奇的打量四周,突然惊声道:“瑶海里有东西来了!有什么东西从天河支流,进入瑶海了!”

    黑暗中,瑶海的海面上突然海浪高高隆起,矗立在天空中,海浪如同一堵连接天与地的高墙,以恐怖的速度移动,直扑缦回廊阁而来!

    咔嚓

    天空中电闪雷鸣,无数雷霆迸发,不知何时瑶池上空竟然遍布阴云,雷层中突然浮现出火光,火光越来越亮,把乌云照耀得像是要燃烧一般。

    接着,雷层和乌云中探出一个虬髯神王的狰狞面孔,雷霆仿佛组成他的胡须,四面八方张开,如同虬龙乱舞,说不出的恐怖!

    那虬髯雷霆神王看向下方瑶海中的大浪,猛然张开狰狞大口,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将大浪震塌!

    海中巨物升腾,龙吟声震动,如同无比庞大的黑青色海岛从海底冉冉升起。

    秦牧看着恐怖的异象,目光越来越明亮,轻声吟道:“安得胜负手,执子落天庭?天庭,从今夜分裂。”

    云初袖闻言,突然转头看向他,目光复杂。

    秦牧冲她微笑,云初袖回报以甜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