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二十六章 琅轩神宫惨案

    秦牧他们走过天街,来到另一条街道,这街道也早就空了,见不到一个人影。

    云初袖赞道:“天尊真威风,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小儿止啼!”

    秦牧哈哈大笑:“毕竟我也是天尊,出行自然威风八面!”

    龙麒麟的耳朵里小土伯钻出来,很是严肃的审视四周,威风凛凛。龙麒麟担心他出事,慌忙垂下耳朵,把他堵了回去。

    小土伯在里面敲他耳朵,龙麒麟忍住,始终没有放他出来。

    云初袖注意到这个小土伯,露出惊讶之色,不知想到了什么,这女子突然笑出声来。

    他们来到琅轩神宫前,琅轩神宫的占地虽然不如瑶池广阔,但在天庭中也算是极为宏伟广大的建筑群落,宫殿重重。

    这里金碧辉煌,宫殿与宫殿之间是悬空的,云雾缭绕,没有索道相连,需要飞过去才可以。

    事实上天庭的大部分建筑往往都是如此,每一个地方之间并非是完全相连,比如瑶池漂浮在天空中,四周云雾朵朵,只有天河支流与瑶池相连,而瑶池所在的瑶台与天庭其他地方都没有直接接触。

    天市与其他地方之间也是悬空的,从其他地方到天市需要飞过去。

    天庭的其他建筑之间也往往并非是连在一起,这是因为在龙汉初年天庭刚刚建立的时候,原本的天庭的并没有而今的规模,而且是由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组成,天宫、宝殿、以及玉京城,都是一个个整体。

    这些建筑拼在一起,才构成天庭,因此形成了各宫各殿往往都不相连的情况。

    后来,原本的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中有很多宫殿都迁到宇宙的其他地方,镇守一方。

    再加上霄汉天庭、龙霄天庭与龙汉天庭融合,拼接起来,历史中天庭不断扩张,才有而今的规模。

    但天庭中的各个地方相互独立这个传统,却也保留了下来。

    琅轩神宫已经得知牧天尊向这边赶来,宫中琅轩神皇的弟子不敢怠慢,立刻上报,掌管琅轩神宫的是神皇的大弟子常溪亭,听到牧天尊来访,顿时大感头疼。

    “牧天尊真的来了?”他再三询问。

    “大师兄,他已经到了宫外!”

    常溪亭冷笑道:“他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不怕死吗?”

    众人面面相觑,一人大着胆子道:“大师兄,谁敢杀他?前几日在瑶池中,天尊都出手了,他还不是没死?他若是死在咱们琅轩神宫中,祸事就大了!其他势力得了这个由头,说琅轩神宫害了牧天尊,我们都要给他陪葬!”

    常溪亭头疼欲裂,挥了挥手,道:“我自然知道后果。我听闻他现在没有了魂魄,只凭不灭神识支撑,命不久矣。虽然不能直接杀死他,但却可以让他受挫,死得更快。”

    他目光闪动,微笑道:“倘若堂堂的牧天尊,被琅天尊的弟子击败,而且不是败一次,而是败十次百次!他的信心信念,会受到何等挫折?他会不会死得更快一些?”

    众人眼睛一亮。

    常溪亭微笑道:“咱们是天尊弟子,自幼受天尊指导,修炼的是最上乘的功法,最上乘的神通。而牧天尊不过区区下界土鳖,藉凌天尊的神通穿越回龙汉,这才有了天尊之名。击败他并不难,只要他不死在琅轩神宫,便与我们无关。”

    一位年轻人皱眉道:“大师兄,我听到消息,玉皇子等人曾经前去瑶池挑战他,也抱着折辱他的念头,结果被他打死了。玉皇子在神秀榜上的排名也是颇高,他能击杀玉皇子等人,可见实力非同小可!”

    常溪亭笑道:“神秀榜青华榜是糊弄小孩子的玩意儿,你们看各大天尊的弟子,有几个在榜上的?天尊之间彼此防备异常森严,根本不想被其他天尊摸清自己的功法,几个上榜的天尊弟子用的功法都不是天尊的亲传绝学,只不过是用来迷惑其他天尊的小把戏而已!你们施展老师的绝学,击败他并不困难。我要让他难过得吐血,让他活活抑郁而死!”

    众人都是长舒一口气,纷纷笑道:“有大师兄这句话,我们便放心了。只是,他若是不敢应战呢?”

    常溪亭微笑道:“他不是传闻中的霸体吗?听闻霸体无双,你们抓住这一点,言辞激将,他但凡有点血性都会应战。这个人只不过二三十岁,没有那么深的城府。你们去准备,我去见师尊!”

    众人急忙出去准备。

    神皇殿中,常溪亭躬身侍立,禀告了此事,道:“师尊,弟子这般处置是否得当?师尊是否要亲自出面见他?”

    琅轩神皇头角隆起,面相高古,他乃是世间第一尊半神,他的父母都是古神,赐给他永恒的寿命,因此得以存活下来。

    其人修为实力深不可测,比当年的御天尊昊天尊都要古老,甚至有传闻说他参与过血锈地带的那场大战,不知是真是假。

    他的父母是哪两位古神也一直是个谜。

    他的弟子也多是半神,在半神之中,昊天尊、琅轩神皇和祖神王是三大领袖,号召力极大,是半神之中最有权势的存在之一。

    “你处置的很好,只是要小心,不要弄死他。”

    琅轩神皇皱眉,疑惑道:“这厮竟然敢来?这倒是让我头疼的一个举动。天庭已经被他闹腾得不成样子,十天尊之间相互猜忌相互防备,差点没有厮并开来。这厮大胆,跑去其他天王、四帝那里折腾也就罢了,竟然敢跑到我这里来撩拨虎须。现在是非常之秋……”

    他踱步来去,沉吟道:“我不去见他。天盟就是他创立的,他是创始五老之一,在天盟中的地位甚至在凌天尊之上!而今的创始五老,月天尊残了,云天尊、凌天尊死了,秦天尊躲起来不敢出来,只剩下了他。他是天盟名义上权力最大的人,地位最高的人,我见了他还要低头称他道兄!”

    常溪亭心中暗惊,不敢说话,心道:“这件事处理的好,我便在老师跟前立功了,老师一定会重重褒奖我。”

    琅轩神皇目光深邃,不紧不慢道:“这小子占尽了便宜。龙汉初年,天帝邀请我赴会,我参加的是天庭盛会,他则跑去见御天尊参加瑶池盛会。结果,就成立了天盟,他的地位反倒在我之上……溪亭,我出去云游四方,你们折辱他一番之后便请他离开,不要让他死在我这里。还有!”

    他沉声道:“给我严加保护牧天尊,万万不能让他有事!他若是死在我琅轩神宫中,这就是个莫大的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让我洗都洗不掉!天庭中早有天尊看我不顺眼,巴不得除掉我,只是没有机会。现在他们的机会来了。说不定会有人出手,袭杀牧天尊!”

    常溪亭毛骨悚然,急忙匆匆而去。

    琅轩神皇飘然而去,笑道:“天庭盛会,我的地位还在一些古神之上,没想到天庭盛会没有关系到后世的排位,反倒是不太起眼的瑶池盛会才是定百万年格局的大盛事。幸好,我也早早的加入了天盟,否则连分一碗羹的机会都没有……”

    秦牧瘦骨嶙峋,气血两亏,咳嗽连连,琅轩神宫的许多弟子正在挤兑他,说什么请霸体牧天尊指教之类的话。

    秦牧始终不作声,没有回应,只是气血浮动,显然内心并不平静。

    齐九嶷气不过,厉声道:“琅轩神宫的诸位师兄,你们这是做什么?牧天尊此来是拜会琅天尊的,不是与你们这些弟子扯皮胡闹的!你们想打,冲我来!”

    一个女子笑道:“齐九嶷,我们听过你的名声,只是你不过是四帝的弟子,本事稀松寻常,还是不必献丑了。我们是请牧天尊延康秦霸体指教,你还不够资格。”

    齐九嶷勃然大怒:“挑战也要讲资格吗?”

    众人笑而不语。

    云渐离温和笑道:“那么我够资格吗?我是云天尊后人,可否替牧天尊接下诸位师兄的挑战?”

    常溪亭从外面走来,哈哈笑道:“病公子,你们家的奶奶和太祖奶奶实在太难招惹,你又何必亲自下场?病公子放心,我这些师弟只是想请牧天尊指点一下修行而已。听闻牧天尊在下界变法,被称作延康三杰,又是绝世无双的延康霸体,指点我这些师弟师妹一下,也好让他们开开眼界。”

    众人纷纷躬身:“大师兄!”

    秦牧颤巍巍起身,道:“既然诸位想要见识一下霸体的实力,见识一下延康的绝学,那么我……”

    他突然剧烈咳嗽,身躯摇摇晃晃,伸出手来想要扶住什么。

    云初袖连忙上前搀住他,搀扶着他向外走去,悄声道:“你啊,不要总是逞强,爱惜着点身体。我早就说了咱们不要出来,你偏要出来……”说罢,悄悄在他腋下揪着他一小撮肉转了一圈。

    “我被帝后娘娘调戏了?”

    秦牧心神一荡,急忙推开这少女,气喘吁吁道:“士可杀不可辱,我还撑得住!我是来见琅天尊的,不是来受辱的,作为霸体,我要绝对维护霸体的尊严!来罢!”

    他站直身体,取出元木之芯,拄着这根木棍,尽显傲气傲骨,冷冷道:“延康霸体,从未输过!也从未退缩过!”

    齐九嶷叹了口气,心道:“这次出门,只怕又要死很多人了。先前是瑶池,现在是琅天尊的琅轩神宫,难道秦教主真的铁了心的要把天庭拆一遍吗?”

    云初袖看了看那根木棍,心头一跳:“元界的元木之芯!地母元君那小娘皮为了讨好这小子,倒是下了血本!嘻,刚才琅轩神皇那小鬼偷偷溜走了,不在这里。牧天尊无法发挥出元木之芯的所有威能,我倘若帮他一个小忙,拆掉这里似乎很是简单……”

    她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

    秦牧提起元木之芯,冷冷道:“谁想让我指点指点?”

    他心中也有着自己的盘算:“找过琅天尊的晦气之后,再去其他天庭巨头那里大闹一番,我便可以去天庭道门见道祖了……”

    常溪亭向一个少年抛个眼色,那少年出列,面带浅浅的微笑,躬身道:“琅天尊弟子沈晚舟,请天尊指教!”

    常溪亭咳嗽一声,提醒道:“晚舟师弟,不要伤到了牧天尊,我们是地主,要尽待客之道。”

    秦牧语气硬邦邦道:“不用!尽管伤我!”

    沈晚舟轻笑一声,道:“晚辈可以让牧天尊先出手,让晚辈见识一下霸体的实力。”

    秦牧勃然大怒,元气疯狂涌入元木之芯中,将元木之芯的威能催发,心道:“是否要一击打死他?倘若打死了他,万一其他人不敢向我挑战……”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间一股无比狂暴的法力涌入元木之芯,这股法力如此恐怖深邃,远超他的修为,达到他的修为的几千倍几万倍之多!

    秦牧心中一惊,手中的元木之芯便化作一根擎天巨柱,轰然扫去,沈晚舟直接被碾成齑粉!

    非但沈晚舟被碾成齑粉,琅轩神皇的其他弟子也统统没能逃出厄运,被这根元木之芯碾得粉碎!

    常溪亭看出不妙,抬手抵挡,然而无比恐怖的力量碾压而来,将他压得吐血,倒飞而去。

    他惊恐的看到那根大的不像话的柱子在秦牧的手中扫荡琅轩神宫,棍子之下的空间碎裂,将一座座宫殿生生打得粉碎。

    琅轩神宫的宫阙大殿被恐怖的力量席卷,从天庭掉落下去,一座座破碎的宫殿飞入浩瀚星空。

    秦牧这一棍子,几乎将琅轩神宫摧毁了大半,不由又惊又怒,猛然转头看向云初袖,怒发冲冠,冷笑道:“小娘皮,我忍你很久了!”

    云初袖也不禁动怒,飞身而起:“你这人不知好歹!你以为本宫没有忍你吗?”

    秦牧放声大笑,身形腾空,直击云初袖:“打什么天尊弟子?要打就打天尊!”

    齐九嶷和云初袖看直了眼,齐九嶷急忙踢了踢龙麒麟:“二哥,这是怎么回事?解释解释!”

    四千字大章!不行了,脑子受不了,宅猪得去睡觉了,大家有月票的话,给张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