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二十七章 龙丕老祖(第二更!)

    龙麒麟抬头仰望,只见秦牧和云初袖正在破碎的宫殿之上纵跳如飞,两人身形纵横交击,速度极快。

    “云初袖可能是帝后娘娘或者她的妹妹元姆夫人。”

    龙麒麟道:“适才教主取出的木棍叫做元木之芯,有着五千万年以上的年轮,厉害无比,是地母元君所炼的重宝。教主发挥不出这件古神重宝的威力,适才元木之芯却威能迸发,所以教主猜测是云初袖动了手脚。”

    “帝后娘娘,元姆夫人?”

    云渐离闻言不由骇然,有些后怕,他竟然与这样的存在结为兄妹,而且还带着这样可怕的存在监视她,看看她有什么打算。

    现在想一想,他便有些毛骨悚然!

    但他也不禁纳闷起来,好奇道:“龙丕兄,你是如何知道云初袖便是帝后或者元姆夫人的?”

    齐九嶷失声道:“这么美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是帝后或者元姆夫人?”

    同时他也是极为好奇,这些日子龙麒麟一直都在他们身边,不是吃就是睡,浑浑噩噩的,没有看到过他与秦牧有什么交流。

    为何龙麒麟能够识破云初袖的真面目,他们反而一无所知?

    琅轩神宫被元木之芯打得几乎变成了废墟,数不清的宫阙大殿脱离了原来的阵法,四下乱撞,混乱不堪。

    秦牧站在一座凌乱飞行的神殿上,而云初袖距离他极为遥远,也是站在一座神宫之上,两座建筑飞行的方向完全不同,一个向天上飞去,一个则在坠落。

    两座建筑之间还有不知多少巨大的柱子,倒塌的宫阙,漫无目的撞来撞去,还有不少神山也在呼啸飞行,场面极度混乱。

    云初袖适才突然绽放天尊的法力,将元木之芯的威能激发,把琅天尊的琅轩神宫摧残了大半,这便是秦牧大为恼火的原因。

    他这次来只是抱着挑起一点小矛盾的打算,并不想与琅轩神皇琅天尊撕破脸,自己只要不理亏,琅天尊便拿自己无可奈何。

    不料云初袖这样做,相当于直接拎着琅天尊的脖子,翻来覆去扇了十几个巴掌!

    即便自己是牧天尊,天盟的创始五老之一,琅天尊也绝对会坐不住,从暗中对自己下手变成明里对自己动手。

    这个屎盆子太大太臭,自己根本扛不起来。

    秦牧虽然胆大包天,看似胆敢不顾生死硬闯天庭,深入龙潭虎穴而不惧一切,实则他是步步为营,每次看似惊险无比,实则生机暗藏。

    既能撕裂天庭,也能给自己留下足够的腾挪空间,保住自己的性命。

    而云初袖此举却一下子将他推到琅天尊的对立面,而且还是理亏的那种!

    秦牧抬手一掌飞出,隔着一座座错乱飞行的宫殿向云初袖拍去,他这一掌拍出,身后无数星光攒动,霎时间星辰漫天飞舞,在他身后化作璀璨星河!

    星光汇聚,星辰之间的元磁神力顿时爆发,星河化作洪流随着秦牧这一掌向前汹涌扑去!

    空中,那些凌乱飞行的建筑顿时被他这一招神通牵引,元磁神力捕捉到这些庞然重物,无穷的地磁元力锁住云初袖的身躯,带着这些庞然重物一发向那少女压下!

    地磁元力如此强大如此恐怖,让云初袖四周的空间扭曲,扭曲的空间这个少女跌落,连同那些巨大的宫殿一起崩碎的石柱残垣,破砖烂瓦,一起砸向云初袖!

    这场面恐怖无比,秦牧施展元磁神通,占据天时地利,除了他的神通威能之外,还有琅轩神宫的那些建筑乃是神金所造,也是沉重无比,助涨他的神通威能。

    这些重量加在一起,即便是真神也扛不起来!

    齐九嶷等人仰望这一幕,但见残垣断壁如同流星轰向云初袖,空间被地磁元力压得扭曲,让这些残垣断壁的速度更快,其威力不逊于神兵!

    龙麒麟道:“烟儿姐还记得归墟的并蒂双莲吗?那里有一口水晶棺,棺内葬着一个女子,教主说她是帝后的妹妹元姆夫人。”

    烟儿连连点头,她当然记得。

    她还在归墟的花中世界中捉到一只大大的虫子,吃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才吃完。

    虽然秦牧告诉她那美人蛇并非是虫子,而是归墟中孕生出的一尊古神,是并蒂双莲的花蕊所化的大道精灵。不过,烟儿还是当成虫子,她吃掉了那尊美人蛇古神,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消化掉,以至于自己还是胖嘟嘟的。

    龙麒麟道:“瑶池事件时,两尊天尊共同对付幽天尊,局势危急,教主便取出这口水晶棺放在云初袖的面前,打算复活元姆夫人。之后便来了一尊天尊,让局势恢复平衡,势均力敌,教主也就没有复活元姆夫人。那么是谁前来相帮?”

    齐九嶷和云渐离满脸惊讶,怔怔的看着这头龙麒麟。

    龙麒麟道:“自然是云初袖相帮。那么云初袖便只能是元姆夫人或者帝后娘娘。”

    他的话音刚落,云初袖那个少女双手张开,虚虚一划,但见一口无底深渊出现,秦牧那看似无比强大的一招顿时瓦解!

    云初袖站在深渊之上,那是她的神通所形成的归墟大渊,仿佛可以吞噬天地万物,即便是秦牧这一招神通迸发出的滚滚星河,扭曲的元磁神力,无数残垣断壁和破烂宫阙大殿,统统坠入归墟大渊之中!

    齐九嶷、云渐离等人看到这一幕,心头大震,这种神通正是传闻中帝后姐妹所精通的神通!

    看来,云初袖的确有可能是她们姐妹中的一人!

    齐九嶷失声道:“二哥,你不是一直在睡觉吗?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

    龙麒麟鄙夷的瞥他一眼,老神在在道:“你们只看到我在睡觉,却不知我有多么勤奋好学,我是在假寐修炼!这世上最勤快的人便是教主,第二勤快的人便是我。”

    烟儿大赞,取出灵丹,龙麒麟适时的张开嘴,烟儿的灵丹恰恰送来,送到他的口中。

    龙麒麟吃着灵丹,眯了眯眼睛,淡然道:“我跟随教主这么多年,见识的人都是各种鼎鼎有名的神祇,或者修为深厚莫测,或者智谋高深莫测,或者是变法强者,或者是天尊神圣。我的眼界见识自然水涨船高!”

    云初袖的归墟大渊神通吞噬了秦牧神通连同那些残破建筑,大渊震荡扭曲,猛然喷发,那些被吞下的东西化作暗色洪流,正要喷向秦牧,突然后续而来的星河猛然化作天公的虚影,一拳轰入归墟大渊!

    云初袖脸色微变,秦牧先是以元磁神力施展神通,星辰之间的元磁神力极为强大,没想到他却借星辰而演化天公。

    他先前那招神通看似一招,实则是两招!

    地母元君与天公之间,本来便有着诸多不清不楚的关系。地母还曾经潜入玄都,盗取天公精气,生下了几个子嗣。

    这两尊古神的大道有互补的作用,只是地母元君与其他古神也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位地母还曾经潜入幽都,盗取土伯精气生了几个孩子,其他古神也屡有被她盗取精气的经历,因此天公对地母并不太待见。

    秦牧一招得手,身躯已然来到云初袖的上空,武道大神通爆发,一拳轰下!

    “你不是说你已经跳出古神束缚了吗?”

    秦牧一身修为酣畅淋漓的爆发,冷笑道:“为何还施展古神神通?”

    云初袖脚下的那座大殿四分五裂,只听咻的一声,两人压垮大殿如同流星般坠落,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

    下一刻,一道长河出现,云初袖站在长河之上,五大云雷化作火铃神兵,一个个巨大的铃铛围绕着秦牧震荡,天河盘绕,将秦牧紧锁在其中。

    她身后龙龟腾蛇盘绕,愤然大吼,千羽大蛇与天河相容,大河旋转,羽翼如刀,在河水中唰唰唰的劈出,向被困在中央的秦牧劈去,快如闪电,势如奔雷!

    而那五大云雷形成的火铃神兵震荡不绝,轰得秦牧四周的空间不断浮酥龟裂。

    龙龟摇动身躯,一块块龟甲腾空,嘭嘭嘭在空中组合,化作一个厚重无比的立方体封印,将秦牧困在其中,让他无法逃脱,只能被五大云雷和天河腾蛇炼死!

    “倘若云初袖真的是帝后或者元姆夫人,那么她真的跳出了古神的束缚!”

    齐九嶷脸色微变,转头看向云渐离:“病公子,你是怎么与她结实,结拜为兄妹的?”

    云渐离脸色有些苍白,苦笑一声,道:“我哪里知道她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同境界一战,牧天尊也不能胜她……”

    正在此时,琅天尊的大弟子常溪亭凌空飞来,远远便向秦牧和云初袖扑去,他被元木之芯重创,琅轩神宫也被打得四分五裂,吃亏极大,不由陷入盛怒之中,脑海中再无其他想法,只想干掉秦牧!

    烟儿振翅而起,化作龙雀,元神飞出,硬生生挡下他的一击。

    常溪亭怒不可遏,正要与烟儿拼个你死我活,突然云渐离高声道:“常师兄稍安勿躁!并非是牧天尊毁你琅轩神宫,而是帝后出手!”

    “放你娘……”

    常溪亭正要骂出口,突然如同被一盆冷水浇下,浇得透心凉,颤声道:“病公子,你说什么?”

    云渐离不以为意,道:“帝后娘娘借牧天尊的神兵,摧毁了你琅轩神宫。”

    常溪亭脸色剧变,看向正在凌乱的废墟中厮杀的少女和秦牧,颤声道:“帝后娘娘?”

    龙麒麟瞥他一眼,慢吞吞道:“你现在逃走,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琅轩神宫被毁,你师父琅天尊饶不了你。你现在又知道是帝后娘娘暗中使坏,帝后也饶不了你……”

    常溪亭手足冰凉,立刻飞身便走,呼啸而去。

    他知道厉害,琅轩神皇倒不会饶不了他,但也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知道要被镇压多少年才会把他放出来,毕竟琅轩神宫被毁,这位天尊的大损颜面,必须要惩戒他。

    然而知道帝后娘娘出手,那就非同小可了。

    帝后娘娘肯定不会放过他,让他把事情真相告诉琅轩神皇!

    所以他当机立断,立刻抛弃琅轩神宫独自亡命。

    另一边,玄武封印突然炸开,秦牧双手持刀,生生劈开云初袖的大神通,斩向那个少女,法力变得无比狂暴。

    “姓秦的,你不要不知进退!”

    云初袖被他一刀险些斩中螓首,不由动怒,压低嗓音道:“本宫已经让你了,否则本宫的法力岂是你能抗衡?这屎盆子,本宫赏给你的,你背牢它便是!”

    第二更来到,晚上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