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二十五章 祖王宫惨案

    “云初袖的性格有些诡异跳脱,传闻中帝后娘娘天生便有母仪天下的气质,而元姆夫人则性格活泼好动,机灵古怪。”

    秦牧带着云初袖向云渐离和齐九嶷等人走来,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云初袖是否有可能不是帝后娘娘,她是否是元姆夫人?当年的帝后娘娘遇袭事件中,若是死的不是元姆夫人,而是帝后娘娘呢……”

    “天尊,你的后颈起了好多鸡皮疙瘩!”

    云初袖好奇的看着他的后颈,有所发现,惊讶道:“你的后颈还流汗了!好古怪!”

    她伸出柔软温暖的小手摸了摸秦牧的额头,更加惊讶:“额头还是干干的。天尊,你有病!”

    “你才有病!”

    秦牧大怒,甩开这个女人,快速来到众人身边,低声道:“烟儿姐,到我肩头上来。”

    烟儿化作小青雀飞起,落在他的肩头上,秦牧这才松一口气。

    被云初袖挽着手,他说不出的不自在,这女子的性格诡异,喜怒无常,刚才还打生打死,现在就甜得腻死人。

    他摸不清楚云初袖的真实想法。

    云初袖挽着他,让他一种被毒蛇大蟒缠绕的感觉,烟儿停在他的肩头他才可以稍稍放心。

    烟儿也在好奇的看着他的后颈,心道:“公子先前不紧张,怎么现在开始紧张了?”

    “不过还有一个疑点,我为帝后娘娘招魂,发现帝后未死。而且更为古怪的是,水晶棺内的元姆夫人曾经诈尸过一次,被大师兄魏随风镇压起来。”

    秦牧目光闪烁,心中起疑:“那么这个云初袖到底是谁?她若是帝后的话,这性格也太分裂了。还是说,现在才是她的天性?”

    云渐离、齐九嶷等人对云初袖提防万分,虽然还像从前那样彬彬有礼,然而却不敢过分亲昵,只有秦牧还坦然自若,与云初袖的关系甚至比从前还要亲昵一些。

    两人在前面有说有笑,向祖神王的祖王宫走去。

    “姓秦的要来我这里?”

    祖王宫内,祖神王祖天尊已经得到消息,哈哈笑道:“这厮难道不知我要杀他,还敢来自己送死,莫非以为到了我的祖王宫我便下不得手?”

    “天尊真的要杀他?”大日星君问道。

    这个大日星君并非是古神中的那位大日星君,古神大日因为知道得太多背后中了一箭,早已陨落在龙汉时代。

    而今的大日星君是上皇时代的一尊神祇,叫做丹凤来,拜入祖神王门下,被委以重任,成为统领天庭周天星斗的大将。

    祖神王之所以在半神之中能够与昊天尊、琅轩神皇分庭抗礼,正是因为他是天公之子,把控了周天星斗,星斗正神多数都要听他的调遣。

    “当然不会杀他。”

    祖神王呵呵笑道:“你当我真傻?我若是真傻,还能到而今的地位?有时候故意莽撞一些未必会是坏事。比如说瑶池事件,十天尊都来了,都遮住面目让人无法辨出他们是谁。他们九人相互猜忌,唯独我显露真容,他们九人相互猜忌防备,惟独不会猜忌我这个莽夫。”

    他背负双手,悠然道:“牧天尊送上门来给我杀,我都不会动他分毫。他并非是我的敌人,最低现在还不是。他虽有牧天尊之名,但是目前来说只是一个空有名望的小人物,杀他反而会惹一身腥臊。”

    大日星君丹凤来大是佩服,赞道:“天尊圣明。那么,牧天尊来到我祖王宫,我们该如何应付?”

    祖神王道:“牧天尊的天资其实不坏,我在大黑天那里与他交过手,用的是最强武器,我动用的是神桥境界,他能够与我匹敌。我即便是动用道境二十八重天也未能将他拿下,反倒被他击杀了御天尊分身。所以,你约束门下弟子,不要去挑拨他。”

    他微笑道:“你便说我不在,让弟子们对他毕恭毕敬,不要给他任何挑事的机会,要待他如待真正的天尊一般。他在我这里讨不到任何好处,也就会退走了。”

    大日星君丹凤来躬身称是,道:“弟子前去迎迓。”

    祖神王唤住他,道:“还有一事,提防有人潜入祖王宫暗杀他。他在琅轩神宫里已经遭到了暗杀,肯定还会有人来杀他。不要让这个破落户死在我这里。”

    丹凤来离去,率众迎迓秦牧。

    秦牧看了看这位星君,笑道:“大日星君,当年一会,我记忆犹新,我差点死在星君手中。”

    丹凤来笑道:“当年不知是牧天尊,而且我也留了余地,只是出动分身和火鸦军截杀赤明余族,并未把天尊当成对手。牧天尊,老师不在,晚辈代替老师尽一下地主之谊。请”

    秦牧跟随他们走入祖王宫,笑道:“那晚瑶池中,我见到有类似星君的人意图杀我,好不厉害,分身众多,化作三足金乌群,贴着海面飞行。”

    丹凤来哈哈大笑,道:“修炼大日法门的人数不胜数,怎么会是我?天尊说笑了。”

    “这倒也是。”

    秦牧气息委顿,连连咳嗽几声,瞥了瞥大日星君的那些师弟师妹,只见祖神王的这些弟子眼观鼻鼻观心,对他的示弱视而不见。

    丹凤来关切道:“天尊身体不好?”

    秦牧似乎有些失神,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脸色微变,取出几粒灵丹,颤抖着服下,化开药力之后这才吐出一口浊气,叹道:“我无魂无魄,仅靠神识保命,倘若神识散了,也就死了。这次来天庭,不过是故地重游会一会故人。”

    说罢,他悄悄瞥了祖神王那些年轻气盛的弟子一眼。

    那些年轻人脾性出乎意料的好,满面笑容。

    丹凤来愈发关心,道:“天尊身体抱恙,但是吉人自有天相,看来这病是时好时不好,倒是疑难杂症。我听闻天尊在琅轩神宫中大杀四方,厉害得很呢,可见当时病是好的。”说罢,哈哈大笑。

    秦牧也哈哈大笑,中气十足。

    丹凤来心中冷哼:“这厮老不要脸了,竟然脸都不红一下!”

    他对秦牧的脸上功夫却也钦佩不已,吩咐这些师弟师妹,道:“你们伺候好天尊,我召些强者过来保护天尊安危。”

    众人称是,拥着秦牧等人观览祖王宫的盛景。

    丹凤来立刻调动祖王宫内的神魔,在天空中布下天罗,地上布下地网,免得有人前来偷袭,嫁祸祖神王。

    待到他布置妥当,便去寻找秦牧,一个弟子告诉他:“师兄,牧天尊开坛讲法,在临渊台传授神通道法,那些师兄弟都跑去了那里。”

    “临渊台开坛讲法?这厮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丹凤来匆匆赶往临渊台,只见临渊台四周人山人海,都是祖王宫的弟子,坐在台下倾听台上的人传道。

    “……所以才要变法,废掉神桥神藏,开辟天河神藏,天河神藏才是正统。你们看,你们谁在相同境界是我的对手?并非是因为我是牧天尊便比你们强,我之所以这么强,就是因为我开辟了天河神藏。我教你们的,是祖天尊教不了你们的!现在我来教授你们如何感悟天河之力……”

    丹凤来听到这里,有些不解:“这尊瘟神真的在传道讲法,只是有些失心疯了,还在说什么变法废掉神桥之类的昏话。且听听他是如何吹嘘下去,我只需要戒备四周,免得有外敌潜进来谋害他。”

    他取出一个瓶子,打开瓶盖,轻轻一倒,只见瓶子里无数指尖大小的琉璃球落下,这些琉璃球迎风便涨,飞上天空,化作一轮轮光芒耀眼的太阳,太阳中飞出一只只三足金乌,背着太阳飞行,飞上天空。

    那些金乌实力强大,震动翅膀,切开空间钻了进去,潜伏在空间深处,观察一切细微的动静。

    丹凤来则站在不远处的山头上,三足金乌所见的一切景象都会清晰的反映在他的脑海中。

    再加上天上地下布下了天罗地网,祖王宫如同铁桶江山,任何人潜入都瞒不过他!

    他戒备四周,耳边听着秦牧的声音传来,只是即便是他也不知不觉间听得入迷,心道:“这瘟神的确有几分独到见解,他的这个感悟天河之力开辟天河神藏的法门,的确很是可行。倘若天分足够高,真的可以开辟出天河神藏。不过在这之前,需要先废掉神桥神藏……不好!”

    他突然间心神大乱,额头上冷汗滚滚:“大事不好!他的法门,需要废掉神桥神藏!他在这里传道,是要灭我祖王宫的道统!”

    他飞身而起,厉声喝道:“牧天尊妖言惑众,谁都不许听!”

    他的声音洪亮至极,一下子压制住秦牧的声音。

    秦牧哈哈大笑,站起身来,悠然道:“星君为何这么说?我的功法怎么便是妖言了?”

    丹凤来面色铁青,飞临临渊台,喝道:“牧天尊乃是下界叛贼之首,变法的妖孽,他教给你们的是妖法,邪法,不许听!把他的话忘记!谁敢修炼,我便立刻杀了谁!”

    临渊台下,祖王宫的弟子们人山人海,闻言都是面面相觑,不知为何大日星君突然变得如此严厉。

    一个少年笑道:“师兄,我觉得牧天尊的天河神藏的确大为可行,倘若能够废除神桥,开辟天河,我们相同境界的实力比从前只怕提升了四五成之多!”

    他还未来得及说完,丹凤来抬手抓去,那少年不由自主飞起,落入他的手中,被他扣住脖子。

    “我怎么说的?这就是邪法,妖法!”

    丹凤来重重一掼,将那少年狠狠摔在地上,那少年被摔得口吐鲜血,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

    丹凤来正要继续说,突然天空流血,一道道血痕从空间中渗出。

    他脸色剧变,顿知有人潜入祖王宫的空间深处,弄死了自己的分身!

    天空中血流越来越多,他的分身死的速度越来越快,然而他连敌人是谁也没能看到!

    “来者是帝座境界的存在,甚至说不定是一尊天尊!”

    丹凤来额头冒出冷汗,却在此时,天空中宏大的光芒喷涌而出,祖神王巨大的身躯出现在半空中,沉声道:“牧天尊,有人前来杀你。祖王宫并非你的久留之地,还请道兄速速离开,我替道兄挡下刺客!”

    秦牧见礼道:“神王,初次相见,哪里有赶客人走的道理?”

    祖神王还礼,低了半手,以示自己的地位比秦牧低了一线,道:“强敌入侵,我很难护住道兄的周全,道兄尽快离去,免得身遭不测,也会连累到我祖王宫。凤来,送客。”

    丹凤来面色铁青,抬手道:“天尊,请!”

    秦牧与众人起身离开,

    丹凤来将秦牧等人送出琅轩神宫,面色依旧铁青,冷笑道:“牧天尊,并非是我祖王宫要赶你走,而是真有外敌入侵,企图杀你陷害我祖王宫!”

    秦牧称谢,意味深长道:“星君,你怎么知道是外敌入侵?或许是内敌也说不定呢。”

    丹凤来微微一怔,目送他远去,突然醒悟过来,立刻返回祖王宫直奔临渊台而去。

    他还未冲到临渊台,便看到了几具尸体,那是他的师弟师妹的尸体。

    丹凤来心头一颤,疯狂向前冲去,沿途上尸体越来越多,到了临渊台上,只见适才在这里听讲的师弟师妹,包括被他摔断几根骨头的少年也死在那里!

    而祖神王正站在临渊台上,默默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