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二十六章 问道于蟾和求道于人

    丹凤来手足冰凉,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祖神王是十天尊中的祖天尊,这些人都是他门下的弟子,他的弟子众多,桃李满天下,然而祖神王没有这么多精力去教弟子。

    因此教导这些师弟师妹的,都是丹凤来!

    丹凤来对他们有师恩,而他们对丹凤来也极为敬重,这种感情,常人难以想象。

    祖王宫这么多师弟师妹都死在这里,他的心痛如刀割,然而还是一狠心把嘶吼声压下,咽回肚子里!

    祖神王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不轻不淡道:“牧天尊作恶多端,趁着我不在宫中,杀了我二百多位弟子。我的徒儿凤来亲眼所见,是否是这样,凤来?”

    丹凤来躬身,麻木道:“正是如此,弟子亲眼所见。”

    祖神王满意的点了点头,从临渊台上走下,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变法这种事情,大逆不道,你也听到了一些天河神藏,但是你的修为已经很高。我相信你知道利与害,不会妄为。”

    丹凤来称是,木然道:“弟子明白。变法有违祖宗之法,大逆不道,弟子对这种无耻行径深恶痛绝,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祖神王从他身边走过,悠然道:“牧天尊这厮,祸害了琅轩神皇之后又来祸害我,他准备祸害的下一个天尊是谁?这小子来到天庭,很多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却没想到他反而越来越活跃……凤来,好生安顿这些师弟师妹,他们的家人,厚赏。”

    “弟子遵旨。”

    丹凤来抬起头来,目送他远去,心中默默道:“师弟师妹们是因为牧天尊而死,倘若他不传法,不讲道,师尊根本不会杀死他们!牧天尊,我与你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他不敢记恨祖神王,这种仇恨只能转嫁到秦牧的身上。

    “牧天尊,鸿天尊闭关潜修,我鸿天宫已经封宫,不见外客。”

    云初袖带着秦牧等人来到鸿天宫,看守宫门的神祇歉然道:“天尊前来造访一事,等鸿天尊出关之后小神会禀告鸿天尊知晓,鸿天尊定然会回访。牧天尊请回吧。”

    秦牧等人只得离开。

    云初袖又将他们引到晓天尊的府邸,也是一样的答复。

    他们来到火天尊的天宫,看守宫门的神祇道:“太虚有异动,火天尊带着众弟子云游太虚查看缘由,不知何时才会归来。”

    到了晓天尊那里,有神人道:“晓天尊与火天尊一起带着弟子云游太虚了,不在宫中。牧天尊请回吧。”

    云初袖叹了口气,纳闷道:“难道所有的天尊都跑出去了?”

    云渐离目光闪动,笑道:“不如去妍天尊、嫱天尊那里看看。”

    云初袖瞥他一眼,甜甜笑道:“哥,你忘记了,这两位天尊是天妃,居住在后宫中的,咱们岂能见到她们?不如去拜访昊天尊。昊天尊总该不会也出门了吧?”

    云渐离笑而不语,心道:“她到底是哪位天尊?天庭十天尊中,除了嫱天尊、妍天尊之外,还有宫天尊与虚天尊是女子。可是这两位天尊也是避而不见,不知道云初袖的真身到底是哪个。有没有可能,帝后姐妹变成了男人?”

    秦牧道:“不去见昊天尊了,我与他之间有些龌蹉,彼此不和,去了他也是赶我出门。听闻道祖回归天庭,那就去一趟天庭道门,拜访一下这个老道人。”

    云初袖唯恐天下不乱,然而秦牧说去见道祖,她便有些兴致缺缺。

    秦牧的目的就是为了来见道祖,只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把琅轩神宫和祖王宫闹得天翻地覆,其他天尊也对他避而不见。

    不过他去天庭道门拜访道祖,也就不显得那么突兀了。

    天庭道门。

    道门似乎并未想到秦牧竟然来拜访这里,以至于守山门的老道人和守门神兽呆呆的看着秦牧等人走来,直到走到门前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奔回道门前去报讯。

    过了不久,一个老道人率领着许多道门弟子迎上前来,赔罪道:“天尊远道而来,未曾迎迓,还望恕罪。”

    秦牧打量那老道人,并非是他在龙汉时期见到的道祖,不过听这老道人的声音应该是与火天尊一起走入守藏阁的那个老道。

    “天尊,这位是道门的道主。”云渐离提醒道。

    “道祖在吗?”秦牧问道。

    天庭道主连忙道:“道祖不日前回归道门,正在闭关,要不天尊改日再来?”

    秦牧笑道:“无妨,我可以等他出关。”

    天庭道主无奈,只得请他入山。

    天庭道门占地极广,比延康道门要奢华不知多少,是一座天宫,叫做玉清天宫。

    林轩道主掌管的道门,尽管昆仑境都属于道门的地盘,然而道门仅占了其中一个山头,零星的几座道观,没什么香火。

    然而天庭道门却极尽奢华之能,宫阙殿宇富丽堂皇,千楼万阁,这里的道人也并非是一身朴素的道袍,他们衣冠奢华,没有道人的装束,甚至还有仆人扈从,伺候饮食起居。

    其实,进入天庭道门的并非是道士,道士是修道之人,很少有欲求,而天庭道门中的弟子只是前来学习道门的功法和术数,当成一个学习道法神通的地方。

    而对于道门的教法内核,他们则一点也不关心。

    他们并非是真道士,而是天庭的权贵把自己的后人送到这里镀金。

    相反,延康道门则还保留了道祖开创道门时确定的教法内核,并且一力秉承,无论是先前的老道主还是而今的林轩道主,都做的很不错。

    当然,天庭道门中也有一些身着道袍的道人,道骨仙风,只是数量实在太少。

    秦牧一路走来,感慨良多。

    和尚有真和尚假和尚,道士也有真道士假道士,倘若仅仅只是披个外衣,没有内在的修养,也只不过是糊弄人罢了。

    “道门的真传,不在天庭之中。”

    秦牧看着一些鲜衣怒马的年轻男女,心道:“难怪道祖也不经常回到道门。”

    就在此时,一个道人匆匆赶来,向天庭道主低声说了几句。

    天庭道主轻轻点头,笑道:“天尊,几位,道祖已经出关,听闻天尊拜访,命我请诸位过去。请随我来。”

    秦牧心中一喜,跟随他向前走去,众人跟在后面。

    云初袖笑道:“牧天尊前去拜访各位天尊,无论哪个天尊都不敢接见,道祖倒是大胆,竟然敢见牧天尊。”

    天庭道主连忙陪笑道:“道祖只是我道门的道祖,岂敢与天尊并列?天尊来访,道祖岂敢不见?”

    他们来到道门的正殿,这正殿是道门玉清天宫的凌霄殿所处的位置,只是并未按照凌霄殿的格局来建造。

    相反,这座正殿出乎意料的寒酸,是一个草庐搭建而成的道观,左右有六七丈方圆,门前也没有什么神兽镇守,秦牧看到门前的石阶上一左一右蹲着两只癞蛤蟆。

    那两只癞蛤蟆似有灵性,听到脚步声,便把眼睛从脑袋里撑出来,慢吞吞的张开眼帘,看了他们一眼,呱的叫了一声。

    然后两只癞蛤蟆又慢吞吞的把眼睛收入脑袋里,盖得严严实实,平平整整。

    烟儿从秦牧肩头跳下去,鸟喙敲了敲其中一只癞蛤蟆的脑壳。

    那癞蛤蟆又慢吞吞的撑出两只眼睛,慢条斯理道:“何事?”

    “会说话!”

    烟儿吓了一跳,向后跳出两步,警惕道:“你们是妖怪?”

    那癞蛤蟆翻了翻眼帘,不悦道:“你不也会说话?”

    “我不一样,我是半神,你是蛤蟆!”

    烟儿蹦蹦跳跳上前,笑道:“你这蛤蟆若是凡种,便不能说话,除非你修成妖精。”

    那癞蛤蟆道:“我是道,并非是蛤蟆,自然会说话。”

    烟儿惊讶不已,龙麒麟大脑袋凑到跟前,好奇道:“你是道?谁告诉你的?”

    “老道士说的。”

    那癞蛤蟆一脸严肃,道:“他说道是癞蛤蟆,他想求道,有求于我们,便把我们带过来给他充门面了。你们不懂,退散。”

    烟儿和龙麒麟大眼瞪小眼。

    秦牧跟随天庭道主走入这个小破庙,天庭道主转身,向云渐离、齐九嶷等人赔笑道:“几位,道祖只见天尊,几位还请留步。”

    云渐离和齐九嶷连忙道:“不敢。道主请便。”

    他们都知道天庭道门的道主虽然看似个点头哈腰没有主见的老道士,然则实力深不可测,是道门中仅次于道祖的存在。

    只是云初袖有些不开心,也想跟进去听听道祖与秦牧说些什么,然而天庭道主守在门内,面带笑容,显然不打算让除了秦牧之外的任何人进去。

    “这个邋遢道人神神秘秘,鬼鬼祟祟,到底想做什么?”云初袖冷哼一声。

    秦牧走入草庐,却见一个邋里邋遢老道人坐在青灯下,见到他来了,那老道人起身,笑道:“牧天尊,许久不见。”

    秦牧笑道:“许久不见。”

    老道人拔下木簪子,挑了挑灯芯,笑道:“人多耳杂,天尊与我一起去灯里说话。”

    那盏青灯炸开一朵灯花,光芒耀眼,那光芒恢复如初时,老道人与秦牧已然消失无踪!

    等到秦牧视线恢复,只见他们已经来到灯芯中的一个诸天中,那诸天的入口处可以看到是一道灯焰状的火焰,只是这火焰高达万丈,极为惊人。

    道祖就在他的身旁,悠悠道:“延康劫爆发,延康变法中断,牧天尊只身入天庭,老道听到这个消息便匆匆赶回来,打算帮忙,以报当年点拨之恩。不料天尊手段过人,竟然轻描淡写便化解了自身的危机。只是天尊的处事未免太伤天和,天尊,你扰乱天庭,可知天庭会因为你的举动而死多少人,死多少神魔?”

    秦牧冷笑一声,道:“道祖慈悲,是否知道延康劫死了多少人?十不存一!几十亿条人命,灰飞烟灭!道祖可曾同情过他们?”

    道祖叹了口气,道:“延康劫爆发,我也无可奈何。”

    秦牧道:“道门崇尚无为,然而当今世道,无为是要死人的!你不能救天下众生,却要因为我扰乱天庭死一些天尊弟子便责怪我吗?”

    “不敢。”

    道祖道:“只是花草树木皆是性命……”

    “愚昧!虚伪!”

    秦牧摇头道:“道祖,你帮助天庭研究古神大道神通,因你而死的人有多少?延康劫死这么多人,你也有罪。这些人命不如你口中的花草树木?我不过祸害了琅轩神宫和祖王宫,你便来责问我,谁来责问你?你说道是癞蛤蟆,可是癞蛤蟆不懂得道,人懂!人非但懂,还会创造道。”

    “道祖,你问道于盲了!你想得道,不是要学道问道,而是要创造属于你的道!能够创造道的人,才是道!”

    他喝了一声:“求道于道,不如求道于人!”

    道祖脑中轰然,肃然道:“道人当年曾受天尊点拨,今日又受天尊点拨,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