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二十八章 真假牧天尊

    天盟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推翻古神统治,推翻“天”,而“天”在龙汉时代就是古神。

    当时云天尊作为天盟的盟主,他必须要团结一切力量,无论半神还是后天生灵,只要有志于推翻古神,都可以加入天盟。

    等到他们铲除古神天帝后,天盟的势力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云天尊发现,他们推翻了“天”的同时也成为了“天”。

    然而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无力改变此时的天盟,他成为天盟统治天下的一个障碍。

    他知道自己必死,为了将来,他制定了一个计划,通过道祖之手来实施的计划。

    “云天尊是想通过古神天帝来分裂天盟,必要时,甚至可以把天帝捅出来,这样就可以天盟暂时放弃对下界的压制,投入到绞杀天帝的战斗中。”

    道祖继续道:“如此一来,便可以为下界争取发展的时机。”

    秦牧心头大震。

    云天尊想的的确极为深远!

    天盟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古神天帝复生,只有古神天帝死亡,他们才没有敌手。倘若古神天帝复生,他们的一切努力都将白费。

    因为,任何古神都有着其不足之处,有着其弱点,都需要依循其大道规则行事,而古神天帝不是。

    他不被天地大道所束缚。

    这样的天帝是最为可怕的。

    若是他们知道古神天帝死而不僵,他的魂魄转世,混入他们十天尊之中,十天尊形成的联盟便会立刻分崩离析,土崩瓦解。

    倘若知道古神天帝是谁,他们便会放下彼此之间的一切恩怨,合力将其除掉。

    “那么,延康劫爆发时,道祖为何不曾公布古神天帝是谁?”秦牧问道。

    他心中黯然,延康劫死了那么多人,也是他最无力的时候,最受打击的时候,他差点一蹶不振,然而为了活下来的人他也活了下来,并且走出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然而倘若那个时候道主公布古神天帝是谁,将祸水印向古神天帝,或许延康劫便不会发生了。

    道祖摇头道:“还不到时候。”

    秦牧声音沙哑:“还不到时候?何时才到时候?死多少人才到时候?”

    道祖目光深邃,道:“开皇劫爆发时,我也不曾说出古神天帝,延康劫也不是时候。关键的问题在于,古神天帝的实力不足以与而今的天盟抗衡。以一敌九,他挡不住的。他死之后,下界根本没有抵抗天盟的实力和手段。后天生灵必须要拥有足够的实力抗衡天盟,古神天帝也须得有足够的实力撕裂天盟,那时候才是最佳时机。”

    他的神色淡漠,道:“我作为云天尊计划的执剑者,必须要绝对理智,等待这个时机的到来。在此之前,死多少人我都必须要等下去。”

    秦牧沉默片刻,道:“古神天帝到底是哪位天尊?”

    “牧天尊,我不会告诉你的。”

    道祖面色平静道:“你不适合做云天尊计划的执剑者,你太冲动,往往会因为一时意气而暴露底牌。而我不会,我可以无视亿万人的性命。你是万人敬仰的天尊,天尊不必背负这等骂名和罪孽。这等罪孽和骂名,必须要由云天尊计划的执剑者来背。”

    他的老脸露出一丝笑容:“我已经准备了五十万年之久了,牧天尊不要抢我的功劳。”

    秦牧长揖到地,道祖连忙还礼。

    “秦某只是一介莽夫,籍籍无名之辈,机缘巧合穿越回到龙汉初年,侥幸能够见识到那个时代的前辈先贤,侥幸成了天尊。然而我空有天尊之名,却没有做过什么便回到现在。”

    秦牧感慨道:“倒是你们为此奋斗,牺牲流血,我不配做天尊,你们才配啊。”

    道祖道:“传成神之法,让世人知道还有天庭这个境界,单单此举,天尊之名便当之无愧。更何况,天尊所做的还不止于此。牧天尊,或许你该离开天庭了。”

    秦牧微微一怔,不解其意。

    道祖道:“昊天尊来访我,询问我一件事情,是否可以利用造父天宫的造化神器,创造出一尊牧天尊出来。他想请我打造出一尊牧天尊,瑶池事件的那天晚上,我也到了瑶池,观察牧天尊良久。不日之前,我已经将牧天尊的设计图交给了他。”

    秦牧瞠目结舌:“道祖,你、你……”

    道祖淡然道:“我就算不给他牧天尊设计图,他也会寻其他精通术数的人制造出一个牧天尊,所以我就给了他。昊天尊利用造化神器创造出一个新的牧天尊之后,便会趁机将你处死,用创造出的那个你来代替你。他的大仇得报,而且还可以利用你的威望来做很多事情。”

    秦牧瞪大眼睛,徐徐吐出一口浊气。

    道祖道:“所以,天庭要对付你,有的是手段。昊天尊看似鲁莽,但实则心机深沉,瑶池事件的那晚他也在其中,然而他的目的却并非是杀死你,只是做个样子罢了,看看天庭中还有多少反对他的人。他已经达到目的,而且我还记录下你的肉身数据,再造一个听话的牧天尊。”

    秦牧心头大震,道祖口中的昊天尊,与人们印象中的昊天尊,几乎是两个人!

    “所以你该离开天庭了。”

    道祖道:“我可以送你回下界。”

    秦牧定了定神,摇头道:“天庭尚未大乱,我岂可回去?我到了你这里之后便突然消失,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你把我送走,我不能连累你。”

    他笑了笑:“昊天尊想要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我还有一件事想请教道祖,道祖知道怎么前往太虚吗?”

    道祖摇了摇头,道:“你不要惹事,还是尽快离开天庭。”

    烟儿和龙麒麟正在小庙外,与那两只癞蛤蟆聊天,这两只癞蛤蟆生性懒惰,与他们说话时眼睛都是陷入脑壳中,平平整整,只有烟儿拿出灵丹诱惑它们时,它们的眼睛才会从脑袋里撑起来。

    “这两个蛤蟆肯定很好吃。”齐九嶷笑道。

    突然,那两个癞蛤蟆撑出眼睛,瞥了他一眼,齐九嶷如坠冰窟,眼前一切景象消失,只剩下四只硕大的眼睛将自己围住。

    秦牧走出小庙,诧异的看了看身躯僵硬的齐九嶷一眼,齐九嶷眼前的异象这才消失。

    他不禁连打几个冷战,眼中有些恐惧,这两只癞蛤蟆的本事之高,让他望尘莫及。

    天庭道主相送,把他们送出玉清天宫。

    秦牧沉吟片刻,向云初袖道:“听闻天庭有个造父天宫,里面有一个造化神器,好妹妹可以带我去看看吗?我打算借用造父天宫,打造几座灵能对迁桥,方便天庭与下界的往来。”

    云初袖白他一眼,噗嗤笑道:“叫人家好妹妹……”

    齐九嶷和云渐离毛骨悚然,惊恐的看着这两人,这女子不是帝后娘娘便是元姆夫人,秦牧竟然敢称她为好妹妹。

    “这位下界上来的牧天尊,知道死字有多少种写法吗?”

    云渐离心脏突突直跳,心道:“是了,我也曾经称云初袖为妹妹,我也是不知死活……我早点下界去!”

    “灵能对迁桥?”

    云初袖好奇道:“方便下界与天庭的往来?天尊难道不怕天庭的神魔下界,将延康众生糟蹋了?”

    秦牧面色严肃:“延康已经归顺天庭,是天庭的下属,对天庭忠心耿耿,好妹妹,天庭不会对付忠臣义士!”

    “信你才有鬼!”

    云初袖噗嗤一笑,眼珠子转了转,正色道:“你把灵能对迁桥的图纸给我,我帮你制造出几座灵能对迁桥。打通天庭与下界的世界壁垒,事关重大,你还没有在天庭立足,这件事你做不得主,须得有天尊点头。”

    秦牧将灵能对迁桥的图纸取出,统统交给她,图纸如山,数量极多。云初袖抽出几张看到上面的术数符文,也不禁大皱眉头,见到这么多图纸便不由心烦意乱,道:“这件事还是交给道门,让道门带着图纸去造父天宫,制造几座灵能对迁桥……哥,天尊,九哥哥,我先走一步!”

    她带着图纸飞速远去,返回玉清天宫,心道:“这灵能对迁桥倒是大有用处,可以连接天庭与其他诸天,并非是只连接元界。倘若打造出这种灵能对迁桥,本宫便可以统治更多的诸天世界……”

    秦牧与齐九嶷、云渐离等人则走向瑶池,云渐离心中生疑,忍了良久,这才问道:“天尊为何将灵能对迁桥交给云初袖?这种灵能对迁桥作用极大,倘若连接了天庭与元界,天庭诸神想什么时候下界便什么时候下界,让元界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天庭的统治,只会更加稳固!”

    秦牧点头,笑道:“延康而今只是天庭麾下的一个小小的属国,又不造反,有何惧哉?”

    云渐离心中疑惑更深,道:“我不信你会如此愚钝,不知道灵能对迁桥的作用。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秦牧不答,笑道:“有了灵能对迁桥,你也可以下界去了,不必留在天庭。”

    他为延康定下了未来战略,破解古神天帝针对延康变法定下的八条禁法,其中最关键一条便是让延康发展铸造,为天庭铸造神兵利器。

    而若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打通商路。

    从延康运送货物到天庭,即便是凤凰船这样的天下无双的快船,来回也需要一年的时间,倘若换作其他普通楼船,来回一趟只怕便是百年过去。

    灵能对迁桥则可以打开商路,让延康与天庭的贸易时间大大缩短,这样一来,延康的铸造兴国的道路便可以也大大缩短。

    若是灵能对迁桥遍布诸天万界,贸易往来,诸天万界被延康挤垮,诸天万界造反的时间也会大大提前!

    不过灵能对迁桥不能由他来建,由他提出的话,会引起其他天尊的怀疑,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交给帝后娘娘,由帝后娘娘来建造。

    帝后娘娘建造之后,其他天尊为了获取利益也会建造,从而连接诸天万界,达到他的目的!

    他们还未来到瑶池,突然一尊神人挡路,躬身道:“牧天尊,昊天尊请阁下前往昊天宫赴宴。”

    秦牧心头一突,冷笑道:“我与他有仇,他的宴会定然没有好事,我不去!”

    那尊神人怔然。

    秦牧快步离去,停在他肩头的烟儿又看到秦牧的后颈上冒出许多细密的鸡皮疙瘩。

    “昊天尊这厮只怕用造化神器制造出另一个我了,请我去赴宴,其实是杀我!”

    他们还未来到瑶池,又有一个女子前来,道:“云公子,云霄夫人请你回去。”

    云渐离没有见过那人,心中诧异,但还是依言跟着那女子离开。

    又过不久,一位南天赤帝麾下的神人挡住去路,躬身道:“赤帝想念公子,请公子前去。”

    齐九嶷惊讶道:“我师尊来了?她不是在下界吗?二哥,你随我走一趟罢!”

    龙麒麟看向秦牧,秦牧心中微动,道:“你尽管前去。”

    齐九嶷与龙麒麟一起跟随那尊神人离开。

    秦牧笑道:“待会便会有南帝朱雀门下来人,请烟儿姐去见南帝。”

    烟儿诧异,笑道:“你怎么知道?”

    秦牧不答。

    过了片刻,果然又有一尊神女前来,笑道:“烟公主,南帝想你,让我来请公主回去相见。”

    烟儿看了看秦牧,秦牧轻轻点头,道:“母女相见是正事,不可耽误。”

    烟儿跟随那神女离去。

    秦牧返回瑶池,回到缦回廊阁,只见缦回廊阁中另一个秦牧站在凉亭中背负着双手,正在等候自己的到来。